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八十七章 鬼子六之死

第六百八十七章 鬼子六之死

        按照曹炎忠的安排,拿下了铁岭城后,吴军只留下了邓嗣源所部驻守铁岭,筹备继续向北进兵,江忠济和丁汝昌两支吴军步骑主力则立即掉头南下,准备协助曹炎忠攻打沈阳城,夺取伪满州国在东北的最大重镇和立足地,也争取歼灭沈阳清军和沙俄军队的残余力量,为全面光复东北夯实基础。

        两天后,江丁二军顺利回到沈阳城外时,曹炎忠这边也已经完成了对清军俘虏的收编工作,并以这些新投降的清军为前锋,立即向着沈阳城外的清军残余工事起了进攻,又在用时两天之后,颇为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彻底扫清了敌人的外围屏障,也打通了吴军将士直抵沈阳城下的道路。

        但这并不代表着吴军在沈阳战场上就已经稳操胜算,沈阳是大型城市,吴军的火炮再多也没办法可以做到用炮火覆盖全城,想靠炮击破城是难如登天。同时沈阳城里的粮草极多,根据吴军掌握的情报分析,光是在大石桥战前,城中粮草就足够清俄联军的主力支撑到来年春天,大石桥战后清俄联军的军队数量锐减,城里粮食可以支用的时间自然也就更长,所以吴军如果想和沈阳敌人比拼粮草消耗,吃亏的也只会是自己。

        清俄联军也明显是在打这个主意,在外围屏障的争夺战中,清俄联军不但很少出击援救城据点,还只要一有机会就尽量收回城外的溃败士卒,拼命保存实力以备守城作战,同时以鬼子六为的部分伪满州国权贵还在沈阳城中大肆散播吴军破城后必将屠城的谣言,妄图恐吓和逼迫城中百姓支持清俄联军守城,与吴军长期对抗。

        伪恭亲王和罗刹洋鬼子这么垂死挣扎,目的就是想把战事拖到冬天,或者拖到我们的粮草供应不上自行退兵,这也是他们保住沈阳的最后指望。

        李鸿章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清俄联军的目的打算,然后又向曹炎忠提出建议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如果我们只是一味的强攻,城里乱党军队和罗刹军队肯定会联起手拼命抵抗,让我们就算能够破城也必然伤亡巨大。最好的办法是攻城和攻心并用,一边想办法攻城,一边想办法和城里的敌人头目联系,或是收买招降,促使敌人主动投降,或是用计离间,让乱党军队和罗刹洋兵生出嫌隙,内部不和甚至互相火并,这样我们再想破城,就肯定可以轻松不少。

        曹炎忠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就接受了李鸿章的建议,马上暗中释放了一个够分量的清军战俘,让他带着招降信潜入城内与沈阳清军的主将崇厚联系,劝说崇厚主动开城投降,并向崇厚明白指出沙俄军队必然会把沈阳清军当成炮灰使用,在战斗中绝对不会把清军士兵的命当命看,力劝崇厚为同胞家人着想,早日做出明智选择,同时也乘机离间崇厚与沙俄军队的关系。

        另一方面,吴军除了利用之前砍下沙俄兵脑袋主动投降的清军俘虏出面,拼命鼓动城里的清军士兵向他们学习,以此离间清俄联军的士卒关系外,又安排了一个英国籍的随军传教士出面,让他携带曹炎忠的书信进城,劝说沙俄公使热梅尼和沙俄军队的代理主帅巴拉诺夫放下武器投降,换取活命和将来的回国机会。

        吴军的攻心战很快就取得了一定效果,虽说清军主帅崇厚对吴军的招降没有做出任何答复,也主动把吴军的劝降信上交到了鬼子六面前证明忠心,却又坚决阻止了鬼子六要把送信战俘立即处死的要求,借口那名战俘是被迫送信罪不当死,保下了吴军派去的信使,也悄悄给自己留下了一条退路。

        沙俄这边也有进展,为了保住小命和争取时间,吴军聘请的英国传教士与沙俄军队取得联系后,热梅尼和巴拉诺夫很快就表示愿意与吴军展开谈判,但前提条件是吴军暂停攻城,还有允许他们与沙俄的东西伯利亚总督科尔萨科夫自由联系,征求科尔萨科夫的意见。而曹炎忠虽然一口拒绝了沙俄军队提出的条件,明确表示只接受沙俄军队的无条件投降,却也乘机与沙俄军队打通了联络渠道,双方的联系使者互相来往不断,热梅尼和巴拉诺夫也因此在暗中做好了情况不对就向吴军投降的心理准备。

        与此同时,吴军也加紧了针对沈阳城墙的进攻准备,先是填平了沈阳北门外的多段护城河,开辟前近道路,修筑防炮工事掩护工兵挖掘地道,又不断派遣小股部队日夜不停的骚扰城上守军,让敌人时刻不得安宁,还利用自军狙击手的优势不断开冷枪偷袭城上敌人,打击敌人的军心士气,为全面进攻奠定基础。沈阳守军的士气斗志也因此被吴军一点一点的逐渐消磨,很多人都对能够最终守住沈阳城不抱任何幻想。

        在这个期间,反倒是伪满州国的摄政王鬼子六表现出了与吴军血战到底的顽强意志,差不多每天都要登上城墙鼓舞士气,利用手中所掌握的伪满州国禁军镇压城里的动摇份子,抓捕和杀害吴军派进城中的招降使者,还提高了军队待遇,拿出大量金银财物赏赐清军诸将,拼命鼓动清军诸将与吴军顽抗到底。同时鬼子六还采纳部下建议,亲自抓起了在沈阳北门修筑月城的工作,以便在城墙被吴军攻破时,能够继续以月城抗击吴军进攻。

        鬼子六之所以这样垂死挣扎,当然是因为他很清楚沈阳一旦城破,任何人都有可能投降保命,惟独就是他得不到这个待遇先不说肃顺的事,也不说他在祺祥政变中的表现,光是他拉着慈安慈禧一手搞起伪满州国这一点,心狠手辣的吴越就绝对饶不了他否则吴越也没办法向天下人交代

        很可惜,鬼子六的这些努力并没有收到多少效果,虽说靠着地听的帮助,沈阳守军确实一度现并捣毁了吴军的一条攻城地道,可吴军的其他地道却依然还在缓慢却又顽强的向着沈阳城下挺进,同时他的封官许愿和金银赏赐也没能让多少清军将士愿意为他卖命到底,不但士气斗志始终不高,甚至就连伪满州国的文武百官中,也出现了和吴军秘密联系的情况。

        更让鬼子六绝望的还在后面,沈阳被吴军合围的第十六天早上,他目前最信任的心腹景泰突然秘密来报,说是现伪醇亲王奕譞也暗中派人出城,去了吴军营地所在的方向,只可惜景泰手下的密探动作慢了一步,没能抓住当事人。鬼子六听了如遭雷击,呆立了半晌才叹息说道老七果然还是忍不住了,吴越那个逆贼,曾经救过他正福晋婉贞的命,有这样的门路在,他果然还是利用上了,利用上了。

        王爷,要不要把醇王爷请来,当面问问他是什么意思景泰问道。

        当面问了有什么用没抓住人,老七会承认吗鬼子六苦笑反问,然后摇头说道由他去吧,反正他不掌兵,就算有什么异心,也打不开城门,暗中把他盯紧了就行了。

        景泰无可奈何的答应,又报告了一些其他情况便提出告辞,鬼子六也没挽留,挥了挥手就打了他离开,一个人做在椅子上继续呆,惨笑着口中喃喃,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本王是天潢贵胄,还几乎当上了大清国的皇帝,怎么就沦落到了今天众叛亲离,连弟弟都背着我和反贼联系,准备投降保命

        回想起了以前的一幕幕往事,鬼子六现自己这一生中做得最错的一件事,就是不该硬拉着吴越到大沽口谈判,结果大沽口那一劫自己倒是躲过了,可是却意外的给了吴越一个步入仕途的机会,逐渐的养大了吴越这条豺狼毒蛇鬼子六恨,更悔后悔自己没能早些看穿吴越的真面目,提前把这条狼崽子掐死在成长阶段如果世上能有后悔药,鬼子六愿意拿出自己的一切去换

        世上没有后悔药,鬼子六的一切努力也改变不了伪满朝廷日薄西山的局面,才到了当天的正午,崇厚就突然派人来报,说是现吴军出动了大批军队保护炮队出营,正在向着沈阳北门杀来。结果已经仔细研究过吴军作战习惯的鬼子六也马上明白,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吴军就要真正力攻城了。

        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鬼子六领着一群侍卫登上了沈阳北门给守军鼓舞士气,然而在沈阳城上,鬼子六看到的却是风声鹤唳的守军队伍,乱糟糟的,大呼小叫的,全然没有半点的镇定从容。同时鬼子六还亲眼看到了吴军的雄壮军威,还有阵前排列的庞大炮队,黑黝黝的炮口密密麻麻,光凭声威就让人忘而生畏。

        沙俄公使热梅尼不声不响的来到了鬼子六的身边,才只向远处的吴军阵地看得一眼,热梅尼就忍不住伸舌头舔了舔嘴唇,对鬼子六说道恭王爷,今天这一关不好过,看吴越军队的情况,今天他们是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攻城了。

        鬼子六不吭声,半晌才转向旁边的崇厚问道地听那边,可有什么现

        没有。崇厚如实答道不过可以肯定,只要炮声一响干扰地听,吴贼肯定会马上加快挖掘度,直到把地道挖到城墙下面为止。

        鬼子六回头看了后面的月城一眼,眼中再度充满了绝望,因为他所亲自督工修筑的那道月城,虽然也已经接近完工,却时间仓促和材料缺乏,远不如花费重金修筑沈阳城墙那么坚固,最多只能取到暂时抵挡吴军进攻的脚步,绝不可能用于长期倚仗。

        王爷,吴贼的炮阵就快布成了,这里太危险,还是请你快回城里去避炮。崇厚开口提醒,又说道关于这次的守城大战,王爷如果有什么交代,也请现在就吩咐。

        没什么可交代的,我又不懂打仗,只能是指望你们了。鬼子六叹着气摇头,说道怎么守城,你看着办吧,随时把情况报告给我就行了。

        言罢,鬼子六抬步下城,年纪轻轻的,脚步就不由有些蹒跚,崇厚没有送他,沙俄公使热梅尼也没理他,鬼子六的身边虽然还有心腹景泰和一些侍卫跟随,鬼子六的心里却觉得无比的孤独。

        下城后乘轿没走得多远,身后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大炮轰鸣声音,一些炮弹越过城墙直接轰入城内,其中一枚还恰好落到了鬼子六左近不远处炸开,喷弹片和火焰,景泰惊叫着赶紧喝令侍卫保护鬼子六的平黄龙轿,鬼子六却长长叹了一口气,无力的说道不必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老天爷真想要我的命,你们挡着也没用。

        苦味酸炮弹不断落入城中炸开,沈阳城里不断火起,城内的街道也迅混乱,军士百姓或是奔走救火,或是扶老携幼的逃往南城,街上人流川杂,乱成一团,景泰等侍卫被迫只能是马鞭开道,用身体保护着鬼子六的轿子前行,鬼子六却是呆坐轿中,一动不动,仿佛已经痴傻。

        吴军的火炮从下午两点左右开始轰击,直到天色微黑才宣告停止,然而这并不代表着吴军已经放弃了攻城,相反的,崇厚还派人来报,说是吴军正在抓紧时间吃干粮做夜间战斗的准备,今天晚上吴军很有可能会彻夜强攻。鬼子六听了也不奇怪,挥了挥手就让信使离去,然后向管家吩咐道上晚饭,把府里最好的饭菜和最好的酒端上来。

        王爷,现在这个情况,你好象不能喝酒吧管家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鬼子六笑了,笑得无比的苦涩,说道不喝又能有什么用今天晚上本王不喝酒,吴贼就会不打盛京城了本王不喝酒,就能让军中将士万众一心,拼死保护盛京城了本王不喝酒,就能让罗刹洋鬼子不去和吴贼暗中联络,为了保护本王拼到最后一兵一卒了上吧,这或许,是本王的最后一顿晚饭了。

        见鬼子六说得惨然,管家也不敢坚持阻止,只能是赶紧乖乖依令行事,把府里最好的美酒和饭菜端到了鬼子六的面前,鬼子六则敲起了二郎腿,一边小口小口的品着酒,一边慢慢品尝着美食,神情漠然,仿佛一切心思都已经用在了享受吃喝上。

        轰隆

        预料中的惊人巨响果然传来,接着已经安静了一段时间的吴军炮队也突然再次炸响,将无数炮弹轰向沈阳北门,即便远隔数里,鬼子六在家里也能听得清清楚楚。结果听到这些声响后,鬼子六的脸依然没有半点的慌张,相反还又露出了一些笑容,苦笑说道明知道吴贼打一下午的炮,就是为了掩护他们挖地道,可还是挡不住,挡不住啊。

        片刻后,心腹景泰来到了鬼子六的面前,脸色苍白的向鬼子六报告说沈阳北门城墙被吴军炸出了一个不下二十丈宽的口子,结果景泰的话还没完,城北那边就再次传来不同于寻常炮声的巨响,景泰听了大惊,惊叫道怎么又炸了吴贼不是已经炸开了一个口子了么

        不奇怪,吴贼狡诈,肯定狡兔三窟。鬼子六的声音里恢复了一些自信,说道为了防着地道被我们现破坏,吴贼就挖了两条地道,说不定还有第三条。

        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景泰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又颤抖着向鬼子六说道王爷,事情到了这步,如果吴贼杀进了城来,月城那边也守不住,你该怎么办

        鬼子六笑了笑,慢慢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小药瓶,放在了桌子上给景泰观看,景泰见了大惊,赶紧向鬼子六双膝跪下,带着哭腔喊道王爷,你千万不能这么做啊你可是我们满州国最后的希望,你千万不能这么做啊

        最后的希望鬼子六苦笑,颓然说道希望早就没了,吴贼已经把盛京城包围得水泄不通,本王早就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不这么做,你难道还要我去受吴贼的羞辱,象伯葰和肃顺一样,当众问斩

        景泰绝望的放声大哭,鬼子六则又慢慢的说道景泰,求你件事,如果我走了,麻烦你一定要活着,不管想什么办法都活着,然后想办法去黑龙江,去见我的儿子载澄,替我告诉他,叫他也要活下去,不管想什么办法都要活下去,给我留下一点血脉。

        景泰哭得更加伤心,向着鬼子六连连磕头不断,鬼子六却始终一动不动,耐心等候最后的时刻到来。结果也不出鬼子六所料,才刚过去半个小时,门外就又有侍卫飞报,说是吴军已经打进了沈阳北城,北城的清军纷纷投降,俄军也迅撤向了沙俄公使馆。鬼子六听了苦笑,说道看月城的了,希望那道月城的城墙,能让本王多活上一段时间。

        还是很可惜,随着枪炮声的越来越近和越来月密集,才过去不到一个小时,门外就又传来了急报,说是月城的守军已经被吴军击溃,士卒投降无数,吴军用飞梯冲上了月城城墙,已经基本获得了月城城墙的控制权。鬼子六听了再度摇头叹气,说道不出所料,还是不出所料,七拼八凑拉起来的乌合之众,不可能挡得住虎狼之师啊。

        王爷,要不我们去罗刹公使馆吧。景泰抹着眼泪说道去那里和罗刹公使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让罗刹军队保护着你乘乱突围,逃去黑龙江

        没用的,他们早就和吴贼有无数的暗中往来了。鬼子六继续摇头,说道本王现在去了,不过是给他们多一个和吴贼讨价还价的筹码而已。

        枪声越来越近,鬼子六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绝望,终于,在听到附近街口里也传来枪声后,鬼子六慢慢的伸出了手,拿起了之前放在桌上的小药瓶拔去瓶塞,对景泰说了自己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道记住,一定要把话带给我的儿子,让他一定要活下去,拜托了。还有,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把我的脑袋砍下来,拿去向吴贼请功。

        言罢,鬼子六一口吞下瓶中毒药,神色平静的等待药性作,他的口鼻眼耳之中,也逐渐的渗出了鲜血。

  http://www.zwydw.com/book/0/7/109296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