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如鲠在喉

第四百九十九章 如鲠在喉

  因为吴军众将人品一向过于恶劣的缘故,当李开芳召集太平军众将讨论救援芜湖时,竟然还有人怀疑这是吴军的调虎离山之计,想把东西梁山的守军骗去增援芜湖,然后吴军水师就可以乘机偷袭东西梁山,拿下南京上游最后这道天险屏障。

  多次吃过吴超越的大亏,李开芳当然也不敢排除这个可能,所以商议的结果是折中行事,由李开芳率领本部人马连同黄得用部位南下增援芜湖,黄崇发和陈观意等军继续守卫东西梁山,防范吴军乘机偷袭东西梁山。

  还好,东梁山距离芜湖只有不到四十里,即便开会讨论时稍微浪费了一点时间,紧急出动的李开芳和黄得用两军仍然还是在日落前赶到了芜湖,没给吴军以太多的登陆备战时间。然而到得吴军登陆的戈矶山一带时,李开芳和黄得用却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还顿时有一种寒意涌上心头。

  震撼住李开芳和黄得用的是吴军的气势和规模,别说是常年呆在南京的黄得用,就是长期活动在吴军控制地边缘的李开芳军,也还从来没见过在一个战场上同时出现这么多戴着白色斗笠的吴军将士,更没见过这么多插着吴军旗帜的庞大水师船队。

  江岸旁,十余座临时码头已经基本搭建完毕,数以千计的吴军随军民夫正在码头上和浅水中忙碌,密密麻麻的小船则在忙碌运送各种物资上岸,六条如同水上堡垒一样的风帆战列舰炮窗全开,将无数门黝黑的炮口对准岸上道路,八条蒸汽炮船分列船队前后,锅炉运转声清晰可闻,如同八条水上猛虎,随时可能突起吞人。

  还有大量的吴军将士已经登上了江岸,建立起了临时防御阵地保护登陆沙滩,旗帜飘展,雪亮的刺刀成排成列,反射阳光耀眼生疼,即便是长途跋涉而来,刚刚弃船登陆,也仍然是整然有序,气象威严,尽显强军风范。

  与吴军截然相反的是更远处的芜湖太平军,虽然在太平军里也算是二线主力军队,装备训练都绝非寻常的乌合之众可比,然而和已经登上了陆地的吴军将士比起来,芜湖太平军却又完全变成了一群乱糟糟的绵羊,只敢远远躲在南面游荡,不敢北上靠近吴军阵地半步。

  这时,一匹快马远远绕过了吴军阵地跑到李开芳等人面前,原来是芜湖太平军主将陈潘武邀请李开芳和黄得用联手与自军发起进攻,想乘着吴军码头尚未建成,还没有把野战重炮搬上陆地的机会,把吴军重新赶回水上。

  考虑到让吴军大举登陆后肯定更难对付,李开芳壮着胆子同意了陈潘武的要求,决定让黄得用和陈潘武联手以步兵发起进攻,先缠住守卫防御阵地的吴军,然后自己再亲自率领骑兵发起突击。

  片刻后,太平军的进攻准备完毕,令旗挥动间,陈潘武军和黄得用军一起出动,分别从可以避开吴军水上炮火的西南面和东北面发起进攻,吴军阵地却纹丝不动,正在抢建临时码头的吴军民夫也不见半点混乱,专心只是完成最后的收尾工作。

  听说过吴军火力的厉害,陈潘武和黄得用两军全都用的是百鸟阵散兵线进攻,以二十五人为一队互相拉开距离冲锋,妄图借此削弱吴军炮火的威力。然而陈潘武和黄得用却很快就发现,他们想得太天真了。

  “掷弹筒第一队,出列!自由射击!”

  号令声中,不下五十架掷弹筒奔出吴军阵地扇形排开,接受过严格训练的吴军掷弹手迅速以三角定位法确定来敌距离,装弹发射,然后炮弹就象长了眼睛一样的不断砸到太平军小队头上炸开,爆炸连连中,太平军士兵惨叫着接二连三倒地,几乎是在转眼之间就躺下了上百人,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更让李开芳等太平军将领心惊胆战的还在后面,即便冲在前面的太平军小队已经基本溃散,后队恐惧驻足,继续开炮射击的价值已经不大,吴军掷弹筒却仍然还是接连轰出炮弹,根本不去考虑弹药消耗问题,一味只是轰炸已经溃散的太平军士兵。

  招架不住这么猛烈的火力,从没和吴军交过手的芜湖太平军陈潘武部率先溃退,大呼小叫着逃回自军大队,黄得用的麾下太平军也好不到那里,只多坚持了几分钟就一哄而散。吴军却是毫不客气,马上就派出了两个哨的兵力发起追击,冲锋射杀败逃中的太平军。

  “机会!谢金山,带一个骑兵营上!”

  没想到吴军会主动离开防御阵地发起追击,李开芳也没多想,马上就指挥骑兵发起冲锋,妄图冲击追杀黄得用败军的吴军步兵侧翼,利用骑兵优势打一个开门红。可是让李开芳欲哭无泪的是,谢金山率领的骑兵才刚冲到吴军步兵侧翼的百步之内,那个哨的吴军步兵突然又立即收缩,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摆出了一个小型空心方阵。

  冲得太快不敢强行勒马收势,太平军骑兵只能是迂回着绕开如同刺猬一般的吴军步兵方阵,吴军步兵们却是从容开枪射击,不断以高射速的击针枪射击太平军骑兵,太平军骑兵中枪不断,人喊马嘶,不断有士兵从马上跌落,个个狼狈不堪,全无半点在中原纵横无敌的威风。

  黄得用这边都算是好的,太平军骑兵再是拿吴军的空心刺猬阵毫无办法,起码也拖住了吴军的追击脚步。全靠步兵接应的陈潘武这边却倒了大霉,列队拦截吴军追兵的太平军虽有数百人之多,可是和手里全部拿着击针枪的吴军步兵比拼排队枪毙的战术时,却依然是被只有百来人的一个哨吴军吊着打踩着打。

  吴军步兵还十分无耻的用上了后装枪时代才逐渐发展出来的趴射战术,全都是趴在地上开枪射击,把中枪中弹的可能降到了最低,手里爬着照样能装弹的击针枪却不断精准射击,把蹲站开枪的太平军士兵打得死伤不断,惨叫不绝,不过片刻就躺倒了一下半。

  最后,还是在太平军骑兵匆匆跑来增援,逼着吴军士兵采取方阵防备骑兵时,陈潘武军才勉强摆脱了吴军追击,没被区区一个哨的吴军就直接冲动阵脚。然而即便如此,李开芳却还是额头上冷汗淋漓,心中暗暗叫苦,“糟了,遇上超越小妖的精锐主力了,把妖兵赶回水上已经绝无可能,只能是指望守城战了。”

  见识到了更加恐怖的吴军野战能力后,李开芳也死了再和吴军野战的心,马上就做出了布防调整,决定让黄得用率领本部军队进驻芜湖,帮助陈潘武守卫芜湖城池,自己则率领唯一占点优势的骑兵屯兵城外,以便随时救援芜湖城,替芜湖守军分担压力。拿定主意先全力固守芜湖城,等待石达开和其他地方的增援。

  匆匆调整军队和临阵撤退时没遭到吴军阻拦,李开芳一度还有些欢喜,觉得吴军或许要花点时间准备攻城,可是李开芳却很快就发现自己实在是太低估吴军的狂妄凶残了。当夜将重型武器搬运上岸后,吴军将士竟然连营地都没有怎么修筑加固,只是匆匆准备半个白天后,第二天的下午就向芜湖城发起了进攻。

  攻城大战中,吴军的炮火很快就帮李开芳解开了一个这些天来一直百思不解的迷题——就是石达开、林凤翔和黄文金麾下的太平军精锐,为什么会在吴军面前那样的不堪一击?为什么会把彭泽和安庆丢得那么快?

  恐怖的炮火从水陆两个方向同时笼罩在芜湖城头,如同一道道天雷霹雳,不断砸进城内城外,把这个时代的只是一个县的芜湖小城轰得是千疮百孔,日月无光,苦味酸炮弹造成城内火起不断,让太平军即便躲在城里也几乎无法容身,被吴军炮火重点关照的城头阵地上更是硝烟弥漫,火光冲天,还有多处修补不够的陈旧城墙开始出现崩塌。

  这个时代的芜湖城实在是太小了,全城都处于吴军水陆炮火覆盖范围之内就算了,还连瓮城都没有一座,结果这也极大的方便了吴军的爆破战术,才炮火准备了一个多小时,轻松夷平了太平军在城外的薄弱工事后,吴军爆破手就在自军炮火的掩护下,用达纳炸药直接炸开了芜湖北门,打开了直接进城的道路。

  见情况不妙,李开芳只能是硬着头皮率军冲锋,妄图冲击吴军侧翼替守军分担压力,给城里太平军堵上城门争取时间。然而让李开芳绝望的是,他的骑兵冲锋除了招来吴军掷弹筒的猛烈轰击外,精锐众多的吴军竟然还在迎战他的同时依然发起冲锋,势如破竹的直接杀进城内,还迅速夺取了芜湖小城的北门城墙阵地。

  再打下去是白白送死,这个道理李开芳明白,麾下全是二线军队的陈潘武和黄得用更明白,所以还没等吴军步兵大举入城展开巷战,城里的太平军就已经打开了东门和南门出逃,原本还指望芜湖城防争取几天时间的李开芳破口大骂,可是又无可奈何,只能是停止已经注定无用的冲锋,撤兵来找陈潘武和黄得用算帐。

  “靖王千岁,不是我们不尽力守城,是你也看到了,妖兵的洋炮炸炮有多厉害,将士们不敢打挡不住,全都往城外跑,我们拦都拦不住啊!”

  黄得用和陈潘武一起喊冤,李开芳原本还想继续追究,可惜吴军在已经确认拿下了芜湖城后,已经分出了军队过来追杀,李开芳无奈,只能是带着唯一占点优势的骑兵亲自殿后,掩护败军向太平府方向转移。

  是日,吴军向北追杀出二十余里,杀敌无数,俘虏丧失斗志的太平军超过两千人,李开芳等太平军急惶惶如惊弓之鸟,连夜逃到东梁山方才驻足。

  次日,吴军水师大举出动,猛攻芜湖下游的雍家镇据点,守卫雍家镇的太平军双天禄部无法抵敌,只能是放弃阵地逃往西梁山,吴军分兵三个营驻守雍家镇,一举切断安徽腹地通往南京的粮道,并直接威胁到太平军最大的粮草转运地运漕镇。

  夺占了芜湖城的吴军曹炎忠部就象一颗钉子一样,直接盯在了太平军的咽喉之上,不但直接威胁到了太平军老巢南京城的安全,还直接切断了太平天国小朝廷和上游各地的水上联系,让太平军是如鲠在喉,也彻底打乱了太平军的战略全盘。

  “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夺回芜湖,杀光那里的妖兵!”

  已经多少学会了一些地理常识的洪秀全在南京城里发出这个最高指示后,原本打算在沿途各城以逸待劳的太平军各大兵团纷纷改变进兵方向,从四面八方向着芜湖战场这边杀来,同样深感震动的石达开也不得不放弃以守为主的迎敌战略,被迫亲自率领安徽太平军的主力赶来芜湖战场主持大局,一场空前绝后的战略决战也即将在芜湖展开。

  曹炎忠军团几乎牵制住了所有的太平军主力的同时,吴超越也在时隔多年之后,第一次越过鄱阳湖,踏上了鄱阳湖以西的土地,亲自主持夺取湖口重地的战事,准备先拿下湖口,然后再夺取芜湖上游的沿江诸城,打通与曹炎忠兵团的联系。

  出于对湖口守将林启荣的钦佩,即便不抱任何希望,吴超越仍然还是在攻城前派遣使者到城中招降,承诺封赐林启荣以高官厚禄,劝林启荣主动开城投降。

  很可惜,林启荣果然还是断然拒绝了吴超越的招降,不过念在曾经与吴军并肩抗击清俄联合舰队的份上,林启荣也没杀吴军使者,还让使者给吴超越带回了一句话,“来吧,只要你有本事拿下湖口城,我的脑袋就是你的。”

  林启荣的回答让吴超越嗟叹万分,但是吴超越也不可能因为对林启荣的敬佩而放弃攻城或者浪费时间,吴超越仅仅只是在攻城发起之前,让吴军将士在湖口城外各门打出了投降不杀的旗帜,明白告诉了这些年来与九江吴军多有往来的湖口太平军自己的态度立场,然后就毫不犹豫的下令发起了进攻。

  曹炎忠所部是吴军一线精锐,又有优势水师助阵,就算面对太平天国的倾巢之兵也敢拍着胸口说有自保之力。吴超越这边有自己的直属兵团垫底,又有湖南和贵州的吴军当炮灰,夺取事实上已经被孤立的沿江诸城也只是时间问题。惟有上海吴军这边……

  吴超越只能是指望奇迹出现,还有也已经做好了当一个不孝孙子和一个不称职父亲的心理准备。

  http://www.zwydw.com/book/0/7/13882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