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零九章 擦肩而过

第五百零九章 擦肩而过

  李秀成不到长江上游拦截吴军主力,偏要先来攻打上海,严格来说这个选择其实绝不算错误。

  首先就是截止到做出这个决策为止,李秀成还没有收到吴军主力打过鄱阳湖的消息,倒是石达开已经赶到湖口最前线亲自主持布防的好消息已经传到了杭州,出于对老上司石达开能力才干的信任,李秀成才敢不急着去增援长江上游的战场,带着主力先来打上海。

  其次的原因最重要,上海实在是太富庶了,战争期间,江南一带凡是稍微有点钱的富商地主都争先恐后的往上海跑,削尖了脑袋一样的往上海租界里钻,也把几乎所有能携带的金银细软和奇珍异宝都带到了上海,说江浙一带半数以上的财富都已经堆积在了上海都毫不夸张!这么巨大的一笔财富,错过简直就是一种犯罪!就算李秀成可以答应,李秀成麾下那些太平军将士也不会答应!

  除此之外,打下上海还可以获得目前中国最大的对外贸易码头,大把的关税收入,同时还可以拔掉上海吴军这颗扎在太平军大后方多年的大钉子,彻底切断吴军主力和海外诸国的联系,一举如此多得,李秀成的选择自然更不算错。

  对了,李秀成选择先打上海还收到了一个效果,那就是极大的鼓舞了太平军的军心士气——当李秀成决定首先进兵上海的命令正式颁布之后,太平军各营各部之中几乎是马上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音,将领士卒没有一个不是喜笑颜开,摩拳擦掌准备到上海大捞一笔,士气直线上升到最高点。

  “打上海!忠王千岁要先打上海!发财!我们要发财了!”

  巡视军队的出发准备情况时,听到自军营地里不断传出的欢呼声音,又亲眼看到自军将士喜气洋洋的面孔,李秀成心里当然是既欢喜又得意,也对一举拿下上海膏腴之地更加充满了信心。然而就在李秀成心中憧憬的时候,亲兵却不合时宜的来到了李秀成的面前,将一道公文呈到了李秀成面前,奏道:“禀忠王千岁,进天义从宁波来文,我们天国军队在宁波扣住了两条怀疑和超越小妖有关系的洋人货船,请示如何处理。”

  “和超越小妖有关系的洋船?那个国家的洋船?”李秀成随口问道。

  “回禀忠王,好象是叫什么瑞典。”亲兵回忆着答道。

  “瑞典?那是什么洋国?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自学成才的李秀成满头雾水,也更加好奇的赶紧打开太平军宁波守将范汝增派人送来的公文,细看事情的具体情况。

  情况并不复杂,就是一天多前,两条悬挂瑞典国旗的风帆远洋货船北上经过宁波,恰好在海面上遇到了太平军的蒸汽炮船‘七里斯’号,因为从来没有瑞典船到过宁波,同时太平军也没有和瑞典签过通商通航条约,七里斯号的英籍船长莫里斯便下令拦住那两条瑞典船盘问来历,发现两条瑞典货船都是被一对瑞典商人父子雇佣,从瑞典万里迢迢运送一批机器设备来到东亚,准备去湖北省城开设工厂。

  既然是要去湖北省城,莫里斯自然马上怀疑这两条瑞典船很可能和吴超越有关,便强迫那两条风帆动力的瑞典货船到宁波码头停靠检查,结果却只是在船上发现了一些自卫用的轻武器和各种各样的古怪设备,同时雇佣这两条远洋货船的瑞典商人也拼命抗议,要求太平军立即无条件放船放人,率军守卫宁波的范汝增不敢擅自做主,只好来文向李秀成咨询意见。

  对瑞典的情况一无所知,李秀成只好先派人传来了太平天国的洋枪队队长美国人白齐文,向白齐文了解关于瑞典的具体情况,白齐文则大模大样的回答道:“瑞典的情况我也知道得不多,就只知道他以前在北美也有过一块殖民地,被荷兰人抢走了。在其他大陆上的殖民地也先后丢了,前几年又禁止了奴隶贸易,不再买卖黑鬼,估计是不想再在其他大陆发展了。”

  李秀成关心的当然不是瑞典的历史和国策,只是赶紧追问道:“那这个国家大不大?军队能不能打?”

  “大不大?”白齐文很是回忆了一下世界地图才答道:“不算小,土地面积被英国和法国的本土都大,至于军队能不能打我还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反法同盟时这个国家和其他欧洲国家一起打败了拿破仑一世,还乘机吞并了挪威。”

  “打败了拿破仑一世?”

  这几年来经常和法国人打交道的李秀成还真知道拿破仑,也知道现在的法国皇帝也叫拿破仑,是拿破仑一世的亲侄子,这会又听白齐文介绍说瑞典和其他欧洲国家一起打败过拿破仑,李秀成当然是眉头一皱,下意识的闪过这样的念头,“这个瑞典洋国,我们天国能不能惹?”

  李秀成犹豫的时候,白齐文已经好奇问起李秀成打听瑞典情况的原因,李秀成也没隐瞒如实相告,也顺便向白齐文问起了应对意见,白齐文则劝道:“李,既然那两条瑞典船上没有军火武器,那就让他们离开吧,没有任何理由扣留没收外国船只和运载货物,那是会被国际谴责的海盗行径,瑞典政府肯定会抗议,说不定还有可能导致武力冲突。”

  在历史上被誉为太平天国李鸿章的李秀成点了点头,还当场就亲自提笔做书,命令范汝增立即无条件放船放人,同时也要求范汝增明白告诉那两条瑞典货船说长江航道已经因为战争而被封锁,尽力劝说那两条瑞典船返回香港。

  ——当然,实在劝不回去也没办法,李秀成已经仁至义尽,同时目前控制长江航道各处险隘的太平军军头也都不是李秀成的部下,真出了什么事也和李秀成关系不大。

  最后,还是在李秀成派人把亲笔手令用快船送去了宁波后,留下来和李秀成讨论进兵上海计划的白齐文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忙又问道:“李,还忘记问你了,那两条瑞典船上,装的是什么机器设备?”

  “范汝增的书信上没仔细说,只说是他从没见过的几种洋机器。”李秀成顺口答道。

  “应该问清楚。”白齐文有些惋惜,说道:“如果是什么重要的工业设备,你应该出更高的价格买下来自己用,你的控制地里工业太薄弱了。”

  不知道自己面临什么样的机遇,李秀成只是稍稍动了下心就选择了摇头,说道:“等以后再说吧,等打下了上海有了足够的军费,不管是什么洋机器,只要我们天国用得着的都会买,我要象超越小妖一样,能够自己造洋枪洋炮,还要能自己造火轮船。”

  …………

  托了钱塘江水流的福,才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李秀成的亲笔手令就被快船送到了宁波,太平军的宁波守将范汝增接令不敢怠慢,赶紧亲自召见了那两条瑞典货船的货主和他的儿子,告诉他们父子已经可以带着货物和船只离开,同时也明白告诉货主父子说长江航道因为战争已经被封锁切断,劝说货主父子带着船只货物先行返回香港,等战争结束后再去湖北省城。

  “将军先生,十分感谢你的好意提醒。”年老的货主摇头,用英语通过翻译对范汝增说道:“但是我们航行了三万多公里才从瑞典来到清国,已经不想往回再走一公里了。”

  “将军先生,事实上我们离开香港时就已经知道清国内战再次扩大的情况。”货主的年轻儿子也用英语说道:“我和父亲商量过了,我们准备先到上海的公共租界,然后再想办法去清国的湖北,我亲爱的哥哥已经在那里等待我们很长时间了。”

  见劝说无用,范汝增也没坚持,只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洋先生,你们去上海吧,小心安全,那里现在也在打仗。哦,对了,我还忘记问洋先生你的名字了,怎么称呼?”

  “将军先生,我叫伊曼纽尔·诺贝尔。”年老的货主用英语回答,又指着他的年轻儿子说道:“他是我的小儿子,叫艾米尔·诺贝尔。”

  http://www.zwydw.com/book/0/7/17430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