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一十六章 火线请降

第五百一十六章 火线请降

  看清楚了太平军的战术目的也没用,周腾虎仍然还处于两难中——出兵去救南翔会给太平军围点打援的机会,不救又很可能会保不住,左右两难,进退失据。

  “救?还是不救?救的话会不会被长毛乘机打成决战之势?不救的话,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背着手在巡抚衙门大堂里转了好几个圈子,周腾虎突然停止脚步,向在旁边侯命的邓嗣源问道:“嗣源,南翔的守将陈京胜是你一手提拔的,这个人如何?靠不靠得住?”

  “靠得住。”邓嗣源想都不想就回答道:“他虽然是第三批加入镇南王麾下的将士,没参加过黄渡之战和江宁大战,但是曾经随着镇南王北上勤王和南下平叛,也算是我们军队里的老人。怡良向我们借兵去打长毛,遇到暴雨我军惨败,他在那个营负责殿后,他本人受了不轻的伤,却还是坚持随军殿后,还立了功。末将也是看在这点的份上,逐渐提拔了他。”

  周腾虎点点头,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吩咐道:“你亲自给陈京胜去一道命令,叫他给我全力死守南翔,允许他随意动用南翔营垒里的苦味酸武器,但绝不许擅自弃营撤退!南翔营垒在,他的脑袋在!南翔丢,他的脑袋丢!”

  听出了周腾虎的弦外之音,邓嗣源赶紧问道:“抚台,你打算让我们在南翔的兄弟自己打,不给他们派援军了?”

  “南翔是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周腾虎的声音有些阴冷,说道:“对长毛来说,能不能拿下南翔其实无关紧要,拿下了当然最好,拿不下也可以继续绕路去吴淞口接应他们的水师。”

  “但是对我们来说,为了一座苏州河北岸的营垒和长毛打一场决战,不管是输是赢都太不划算。”周腾虎语气益发冰冷,说道:“我们的主力还要留着保卫上海,不能用来保卫一座营垒,那是因小失大。”

  邓嗣源默然,叹了口气才抱拳答应,说道:“抚台大人放心,末将这就给陈京胜去一道手令,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守住南翔。”

  周腾虎点头,又命令邓嗣源派遣两个营的精锐增援目前吴军形势最好的漕河泾战场,在局部发起反击,也顺便确保吴军在董家渡架设的浮桥安全,不给太平军把吴军分割在黄浦江两岸的机会。

  邓嗣源亲笔手书的命令送到南翔战场时,正好赶上英军派给南翔吴军的增援被太平军击退——英国军队虽然能打,但数量太少只有两个连。李秀成派来攻打南翔的太平军则是不但装备精良,还常年在沿海一带与外国军队打交道,熟悉英军战术战法,以多战少打退两个连的英军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洋人援军被迫撤退,士气刚受到影响,上司又来令要自己死守到底,山那么重的压力自然全都压到了吴军南翔守将陈京胜的身上。不过还好,陈京胜总算是没让邓嗣源失望,收到命令后既没抱怨也没叫苦,还放出话说大股增援很快就到,借以稳定南翔人心,同时陈京胜还料定刚打退了英国军队的太平军必然会很快大规模进攻,早早就下令准备使用苦味酸武器。

  被陈京胜猜中,打跑英军士气大振之下,率军攻打南翔的太平军大将洪春元果然在接下来的攻坚中使出了全力,妄图一鼓作气拿下南翔战场的胜利。结果这么一来,南翔吴军提前准备好的苦味酸武器自然派上了大用场,此前一直不敢肆意挥霍的掷弹筒炮弹突然接连打出,不到危急时刻绝不敢使用的苦味酸手雷也接连砸出,顿时就把队形有些过于密集的太平军炸了一个七荤八素,还杀伤的直接都是太平军的精锐战兵,顿时给太平军造成了惨重损失。

  再接下来的激战中,虽然太平军先后两次向吴军南翔据点发起强攻,还靠着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掩护,一度冲破吴军的壕沟栅栏防线,杀进吴军营地内部,却还是被南翔吴军以白刃战击退,直至天色全黑都没能拿下吴军南翔营垒。

  在此期间,获得了两个营精锐的增援后,漕河泾战场上的吴军也顺利收获了一场反击战胜利,以反冲锋成功打跑了进攻漕河泾的太平军,不但粉碎了太平军拿下漕河泾直接威胁上海城郊的美梦,也逐渐稳住了一度处处告急的上海战场局势,七路出击的太平军则攻势由盛转弱,声势不再象白天那么浩大。

  然而吴军各处营垒的激战却还在持续,兵力雄厚的太平军仍然还在不断的轮换军队攻打吴军营垒,也还有充足的预备队在必要时刻投入战场加强攻势。所以周腾虎也死了今天晚上睡觉的心,直接就住在江苏巡抚衙门的大堂上过夜,随时掌握不断从各处战场送来的军情战报,困极了也只是伏案小盹,辛苦异常。

  越累事越多,子夜将至时,枪炮声还在隐约传来,金安清突然顶着一双熊猫眼上到了大堂,先小心叫醒了正在打盹的周腾虎,然后把一道书信放到了周腾虎的面前,说道:“弢甫,松江长毛头子陆顺德刚刚派人送来的,陆顺德的亲笔信。”

  “陆顺德?!”听到这个名字,睡眼朦胧的周腾虎困意顿消,立即一边接信一边问道:“书信他是如何送来的?”

  “他小舅子吕吉祥直接送来的,经常替陆顺德和我们联系的那个小长毛头子,我见过,弢甫你也应该见过。”金安清答道:“在董家渡那边被我们的将士拿获,点名道姓要见你,人已经押来了,就在堂外侯着。”

  周腾虎再不说话,只是立即打开那道已经被拆开过的陆顺德亲笔书信观看,却见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就是陆顺德希望能够获得上海吴军的宽恕原谅,请求周腾虎接受自己的投降,并表示只要周腾虎答应饶自己不死,保全自己的性命财产,自己就不但会带着尽量多的嫡系军队投降上海吴军,还可以在战场上倒戈一击,帮上海吴军干掉浦东战场上的其他太平军。

  大概看完了盖有印章的陆顺德亲笔信,周腾虎也没迟疑,马上就向金安清问道:“问过原因没有?陆顺德那个长毛,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要向我们请降?”

  “问过了,长毛昨天晚上偷袭我们的白莲泾营垒,又是陆顺德背着李秀成私自行事。”金安清答道:“结果不但白莲泾没打下来,李秀成今天攻打我们其他营垒的战术计划也受到很大影响,李秀成发火要治陆顺德的罪,还要把今天白天攻坚不利的黑锅推给陆顺德一个人背,陆顺德通过黄子隆提前听到风声,为了身家性命的安全,就只好来求我们接受他的投降了。”

  飞快说完了陆顺德请求投降的原因,金安清又补充了两句,说道:“陆顺德还让他的小舅子给我们带口信,说是他知道我们很难相信,所以就干脆派他的小舅子带着他的亲笔信来证明诚意,让我们可以随时拿这些要他全家的命。”

  “另外今夜子时过半,陆顺德还要装做撑不下去主动退兵,给我们减切压力,也留下嫡系军队听我们的安排。”

  周腾虎迅速盘算,然后先是拿出了怀表查看时间,见时间已是半夜十二点稍过,再侧耳细听时,发现白莲泾那边的枪炮声果然已经明显稀疏减弱,心里也忍不住动摇了起来,暗道:“是诈降?还是真的投降?”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白莲泾那边的枪炮声音果然逐渐消失,接着又有传令兵来报,说是白莲泾已经成功打退了太平军的进攻,陆顺德所部直接败逃回了三林塘,浦东战场上的战事也基本结束。然而听到了这个好消息后,周腾虎却没有半点的喜色,相反还沉吟了许久才向金安清问道:“怎么看?”

  “看不透,无法分辨真假。”金安清摇头。

  周腾虎又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吩咐道:“还是见一见陆顺德那个小舅子吧,带上来。”

  http://www.zwydw.com/book/0/7/17852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