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别出心裁

第五百一十九章 别出心裁

  吴老买办领着上海吴军水师将领裴兴正在和洋人商量联手迎敌时,周腾虎也领着金安清和邓嗣源等人基本敲定了下一步的防御战术,决心在浦东战场上重点守卫白莲泾据点,配合以西岸机动炮队,不给太平军任何在黄浦江东岸建立炮台轰击上海街区的机会。

  最复杂也最重要的浦西战场上,鉴于浦西的地形无险可守这一情况,周腾虎等人一致认为应该不惜代价的坚守七宝这个吴军防线上的突出部,觉得如此做既牵制大批的太平军力量,为上海战场获得缓冲;又可以反过去时刻威胁位于泗泾的李秀成大营,逼李秀成先啃七宝这块硬骨头。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周腾虎本打算派遣两个营的精锐进驻虹桥据点,在七宝告急时再出手救援,然而吴军老将孟驲却坚决反对这么做,说道:“抚台大人,末将认为两个营的兵力过少,起码得派三个营,最好是四个营。还不能只派到虹桥,应该直接派进七宝,直接参与七宝保卫战!”

  “孟将军,不算水师,我们在陆地上只有十二个营的精锐,七宝那边本来就已经有一个了,再派三个或者四个去,就等于是把我们三分之一还多的精锐全部放在一个据点,是不是太多了?”金安清有些担心的问道。

  “眉生先生,这不是多不多的问题,是有没有这个必要的问题。”孟驲说道:“只有在七宝驻扎足够的兵力,我们才能确保七宝万无一失,同时还有余力适当反击,逼着长毛把更多的精锐主力用在七宝战场,为我们的其他战场分担压力。”

  “这么安排还有一个好处。”孟驲又补充道:“一是我们真到了必须继续收缩防线,不得不主动放弃七宝的时候,不用派太多的军队出兵接应,光凭七宝守军就有把握自行突围撤退,用不着担心被长毛围点打援,更用不着担心被长毛包饺子,重蹈南翔的覆辙。”

  听孟驲说得有理,周腾虎难免有些动摇,可很快又考虑到了其他的重要问题,说道:“孟驲,你的话虽然不错,但你考虑这个问题没有?把三分之一的精锐放在一个局部战场上,谁来统帅?七宝的守将许大力和我们的精锐营官黄家才谁能挑起这个重担?”

  “抚台,让末将去七宝吧。”孟驲想都不想就说道:“许大力和黄家才都是末将的部下,末将亲自带着精锐去增援七宝,临阵指挥上不会有任何问题,也不用摆弄什么人事和编制,马上就可以形成战斗力。”

  如果说是性格稳重的邓嗣源站出来毛遂自荐,那么不用说,周腾虎肯定是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就马上同意——往七宝战场投入这么多精锐主力,周腾虎也确实需要找一个绝对靠得住的人坐镇指挥。然而很可惜,站出来主动请缨的人是孟驲,周腾虎就必须得掂量考虑一下轻重了。

  “孟驲的脾气偶尔会有些冒失,不小心就容易会冲动说话做事,这样的性格脾气在平时没什么,在实力相当时也问题不大,就算犯错也吃不了什么大亏,叫他单独率领一军正面硬抗李秀成的主力,他如果有什么冒失大意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叫邓嗣源去?麻烦,许大力和黄家才都是孟驲的派系,对邓嗣源不会象对孟驲一样听话,去了指挥上肯定有问题。还有,孟驲也是我们军队的老人,又是好心想替我分担压力,直接回绝的话,太伤他面子了。”

  虽然很清楚孟驲和邓嗣源都不是那种只会搞窝里斗的人,然而考虑到人事指挥和部下感受,周腾虎还是选择了以团结为重,向孟驲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辛苦孟将军了,你带三个营的精锐去七宝坐镇,另外再把后膛炮带五门过去,第一线我就全部拜托你了。”

  孟驲一听大喜,赶紧向周腾虎道谢,也拍着胸口保证一定守住七宝,绝不让太平军踏入七宝营地一步。周腾虎叹了口气,说道:“不用保证,有孟驲你在,我是绝不会为了七宝担心。但你也要小心,千万别因为带的是主力精锐就轻敌,给了长毛机会。”

  说到这,周腾虎又补充了一句,道:“还有,千万小心行事,谨慎出击。”

  孟驲亲自率军坐镇七宝第一线的战术调整敲定,又议定了一些其他小事,会议很快结束。结果金安清和邓嗣源、孟驲等人先后告辞后,连日操劳的周腾虎坐下还没休息多少时间,门外却又传来了吴老买办和裴兴求见的消息,精神不是很好的周腾虎叹了口气,可还是马上亲自出门把吴老买办迎进堂中落座,恭敬行了晚辈礼。

  吴老买办的来意当然是转告租界联军司令何伯的建议,让周腾虎考虑用火药船战术炸掉目前正停在崇明岛码头上的太平军蒸汽炮船,结果周腾虎听了却是苦笑,说道:“吴老大人,你以为晚辈没有考虑过这个办法吗?可是长毛的船队是停泊在崇明岛码头,长毛在崇明经营多年,我们的火药船那有容易靠近?”

  “这点老夫当然知道。”吴老买办说道:“老夫是这么打算的,能不能派些人装扮成渔民,用渔船装着火药去炸长毛的火轮船?”

  周腾虎盘算了一下,还是摇头,说道:“希望很小,长毛那边对蒸汽炮船也算是十分熟悉了,停泊在码头上的时候,肯定会把炮船保护得很严密,不管是什么样的船只,都肯定很难靠近长毛的火轮船。”

  “不能试一试?”吴老买办坚持,又指了指旁边的裴兴,说道:“从租界回来的路上,裴将军已经对老夫说了,只要弢甫你答应,他马上挑些不怕死的去这么做。”

  知道吴老买办是一片好意,但仔细考虑之后,周腾虎却摇了摇头,说道:“吴老大人,还是不能这么做,一是这么做确实把握太小,几乎没什么得手的把握;二是这么做了以后,长毛有了防范,我们的火药船肯定更难有机会靠上他们的蒸汽船。所以这一招还是留到最后再用吧,长毛蒸汽船真打进了黄浦江,我们的水师又实在挡不住的时候,再用这招和长毛拼上一把。”

  见周腾虎坚持不肯接受,还要指望周腾虎给自己孙子当牛做马的吴老买办也只好闭嘴,结果就在这时候,上海吴军的特务头子魏文成又急匆匆的走上堂来,一边向周腾虎和吴老买办行礼,一边向周腾虎使了一个希望保密的眼色,周腾虎会意,马上向吴老买办请罪,吴老买办也十分知情识趣,赶紧告辞离开,裴兴也赶紧告辞回了水师营地。周腾虎则是先把魏文成领到了自己签押房,然后才问道:“什么事?”

  “陆顺德刚才派人送来的。”魏文成拿出了一道火漆密封的书信,说道:“信使换了一个人,不过还是以前经常替陆顺德和我们秘密联系的人。”

  接过书信的同时,周腾虎突然想起了陆顺德军现在的新驻地位置——李秀成泗泾大营的东面,恰好拦在了七宝吴军进兵李秀成大营的道路上。心里也不由生出了期待……

  …………

  也顺便来看看吴老买办这边的情况,虽说没有坚持要求周腾虎采纳洋人提出的偷袭码头战术,可是吴老买办却依然还是有些不甘心,回到家里后也一直在盘算这件事,连周秀英带着吴念越来给吴老买办问安,吴老买办都是心不在焉,说话时前言不搭后语。

  看出吴老买办心里有事,周秀英乖巧的赶紧拉住正在撒娇的小念越要告辞,吴老买办随口敷衍间又心中一动,忙叫住周秀英,道:“孙媳妇,你也上过战场,你给老夫参谋一下这么办行。”

  说罢,吴老买办便把偷袭太平军码头和周腾虎的反对向周秀英说了,也向打过仗还当过女长毛的孙媳妇咨询意见,但是很可惜,周秀英也觉得偷袭码头的战术很难得手,说道:“爷爷,孙媳觉得周大人的话有理,火轮船那么重要,长毛肯定会看得十分严密,不管是什么船都很难靠近,想从码头直接上船更是不可能,长毛肯定会派很多兵看住码头。”

  吴老买办彻底大失所望,道:“这么说,真就没有任何办法靠近长毛的火轮船了?”

  “当然也不能说没有。”周秀英说道:“如果换成了是孙媳我,我就有办法上船。”

  “孙媳你怎么上船?”吴老买办赶紧问道。

  “泅水上船。”周秀英顺口答道:“孙媳的水性好,带一根竹管在码头附近没人的地方下水,就可以泅水靠近长毛的火轮船,悄悄摸上去。”

  吴老买办张大嘴巴了,看着周秀英眼珠子一动不动,周秀英被吴老买办看得有些尴尬,忙稍微侧开脸,说道:“不过这么做也不一定保证能炸掉长毛的火轮船,因为泅水上船带不了多少火药,除非能找到长毛放弹药的船舱,直接炸弹药舱,否则就靠随身带的火药,最多只能把长毛的火轮船炸出点轻伤。”

  吴老买办看着周秀英的眼睛更直了,周秀英更加尴尬的时候,吴老买办却突然开口大吼了起来,“来人!来人!马上来人!”

  “来了,老爷,什么事?”

  管家和亲兵队长都在第一时间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吴老买办则又大喝道:“马上去码头,找那些在水上混饭吃的帮会老大,叫他们每个人从自己帮会里挑五个水性最好的手下,带他们来见老夫!”

  管家和亲兵队长答应,赶紧连滚带爬的出去传令,周秀英也隐约明白了吴老买办的意思,忙问道:“爷爷,你为什么不直接找我们的水师?”

  “用我们的水师就得先找周腾虎,先不说他会不会同意,就算他同意,老夫也不方便具体插手指挥。”

  吴老买办解释,又恶狠狠说道:“还是叫老夫的徒子徒孙方便,老夫叫他们怎么做,他们就得怎么做!老夫叫他们去死,他们也得乖乖去死!”

  http://www.zwydw.com/book/0/7/17974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