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小人如油

第五百二十六章 小人如油

        饶州太平军骗得吴军让路成功进驻湖口,还起到了一个鼓舞士气的重要作用,直接让湖口太平军看到了保卫湖口的希望,也让湖口的太平军相信赣东的各部太平军一定会象季荣先这支太平军一样,源源不竭的赶来湖口增援,帮助自军最终打退吴军的进攻,军心大定,士气也为之大涨,之前普遍存在的对吴军先进武器的畏惧情绪也大为消减。

        还有让湖口太平军欢喜的事,先后三次攻城失败之后,吴军被迫放弃了正面强攻和已经被太平军破解的直接爆破城墙战术,还停止了对湖口城内的炮击,仅仅只是在城外留下一支军队,阻拦太平军重新修筑城外地堡,湖口城里的太平军压力顿时大为减轻,不但用不着再时刻面临死亡的威胁,还有了十分充裕的休整备战时间。

        军队的状况明显好转,然而湖口的太平军主帅林启荣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料定吴军攻势的暂时放缓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自己和湖口太平军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同时在没有任何情报支持的情况下,林启荣用脚指头分析就猜到吴越很可能会打这个时代在中国战场上十分流行的地道爆破攻城战术的主意,早早就安排了斥候严密监视吴军各处营地动静,寻找吴军的地道方位。

        结果也还别说,靠着对湖口地脉的熟悉,才到了季荣先军进驻湖口城的第二天早上,太平军细作就大致判定了吴军的地道入口是在城外西南角的一座低矮丘陵背后。林启荣闻报不敢怠慢,立即亲赴城内西南部安排布置,指挥士卒一口气挖掘八座地听监视吴军地道动向,同时又让细作继续严密监视吴军营地动静,防着出了名诡计多端的吴越又玩什么声东击西,另外秘密挖掘其他的攻城地道。

        忙碌的时候,亲兵突然来报说是季荣先求见,对季荣先印象颇为不错的林启荣立即下令接见,然而季荣先来到了林启荣的面前后没客套几句,就提出了一个要求,说道:“贞天侯,末将是为粮食的事来的,你给我们规定的每人每天八两糙米(古秤一斤十六两),定量是不是太少了?我的弟兄们都吃不饱啊?”

        听到季荣先这话,旁边的魏成等湖口太平军将领都有些斜眼,涵养颇好的林启荣却没有流露任何的不满,还好言说道:“季总制,都是一样,妖兵围城,这场仗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为了节约粮食,男兵在平时包括我本人在内都是每人每天八两粮食,战时加倍,没有谁有例外。还请季总制体谅我们湖口的难处,好生安抚一下你的麾下士卒,和我们一起多受些委屈。”

        “贞天侯,你本人也是每天八两粮食?”季荣先有些不敢相信。

        “千真万确。”林启荣微笑说道:“如果季总制不信,可以到我的中军伙房亲眼看看,亲兵每天替我领的粮食是不是这么多。”

        “末将不敢,末将不敢,没想到贞天侯贵为全军主帅,居然还和普通士卒吃同样的伙食,末将佩服,末将有罪,有罪。”

        只是一个小小总制的季荣先当然没胆量去检查林启荣的伙食情况,赶紧向林启荣连连请罪,林启荣则微笑挥手表示自己不介意,又好言安慰了几句才让季荣先离去。然而季荣先前脚刚走,魏成等太平军将领后脚就开始抱怨,说道:“简直就是贪心不足,昨天才好酒好菜款待了他们一整天,浪费我们那么多粮食,今天就开始嫌口粮少了,也不看看他们是什么装备,有没有资格和我们的战兵吃得一样好。”

        “不要说了。”林启荣打断了魏成等人的抱怨,说道:“季总制是第一个带着军队来增援我们湖口的人,不说别的,光凭帮我们稳定军心鼓舞士气这点,我们就应该好好款待他们。”

        “贞天侯,不是我们小家子气舍不得那点粮食酒肉,是这个姓季的过份,白吃我们的粮食还嫌少。”魏成不满的回答,又说道:“还有,昨天姐妹馆(女营)的楚军帅也报告说,姐妹馆的女兵在给姓季的营地送饭的时候,有好几个姐妹被他军队的士兵调戏,说下流话还直接动手动脚。军纪烂成这样,以后怕是还有得麻烦。”

        女营士兵被季荣先部下调戏的事林启荣当然知道,可是为了团结抗敌的大局,林启荣却不得不选择忍让,沉默了一下后,林启荣只能这么说道:“昨天他们是初来乍到,原谅他们一次,再有下次,我当然不会善罢甘休。”

        …………

        林启荣大人大度没和季荣先计较,然而林启荣却又万万想不到的是,以己度人的季荣先却根本就没相信他真的能做到与士卒同甘共苦,回到了自军驻地后也没对部下耐心解释,只是大模大样的对几个部将说道:“下去告诉弟兄们,就说贞天侯说了,他的兵也一样,叫弟兄们忍一忍,等以后再敞开了肚皮吃好的。”

        什么人带什么样的兵,听了季荣先这话,几个部将马上就是满肚子怨气,都说道:“早知道来救个逑!冒这么大风险打进来救他林启荣,还回绝了越小妖的招降,待我们居然比石镇吉待我们还差,每天八两粗米,他娘的谁吃得饱?”

        季荣先没搭理部将的抱怨,只是下意识的想起了吴越开出的招降条件——封三品武职,赏白银五千两,黄金三百两,另外还有良田、宅院和女仆等等,心里难免又有些嘀咕,“真的假的?越小妖,会不会真的言而有信?张德坚那个狗娘养的,会不会又把答应给我的东西给吞了?”

        也是凑巧,到了正午的时候,吴军突然又在湖口四门外竖起了大旗招降,每一面旗帜都写上了两排字——有献林启荣者,得湖口半城之财!结果这些旗帜对林启荣直属的湖口太平军来说形同虚设,无人搭理,然而只能吃个半饱正十分不满的季荣先所部太平军士卒却纷纷嘀咕,低声讨论,“妖兵说话会不会算数?越小妖在这个方面,有没有信用?”

        …………

        之后的两天时间里,吴军的地道挖掘进度一直比较缓慢,足足用了两天时间才挖到湖口护城河的边缘,同时太平军的斥候日夜监视吴军各处营地工事,也没现吴军在其他地方也有开挖地道的迹象,所以战场经验丰富的林启荣很快就得出结论,料定吴军是在效仿太平军当年攻打长沙的战术,故意把地道尽量挖宽,待快要靠近城墙时再迅挖掘狭窄地道,如此一来,即便直通城下的地道被太平军破坏,吴军工兵也可以在地道宽敞处重新挖掘狭窄地道通抵城下,快动第二次第三次爆破攻城。

        对此,十分精通地道战术的林启荣立即做好了多手打算,一是准备以灌水灌烟等原始手段破坏吴军地道,同时也尝试在吴军地道上方埋设火药炸塌吴军地道,二是准备充足的土石沙包,以便随时修补被吴军炸出的缺口,第三则是在城内修筑内墙防御工事,三重保险与吴军对抗到底。

        这时候,意外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为了给自己直系军队分担辛苦压力,林启荣给季荣先下了一道命令,让季荣先带着他的军队加入劳动,帮着湖口太平军搬运土石沙包,结果季荣先虽然十分勉强的接受了命令,然而却很快就导致了季荣先所部士卒和湖口太平军的士卒生冲突,先是口角相争,继而大打出手。

        冲突起因不过是装着沙土的草袋砸脚这样的鸡毛蒜皮小事,可是被砸住脚的湖口太平军士兵却一口咬定,说季荣先统领的饶州太平军士兵是故意失手砸自己的脚,报复自己指责饶州太平军士兵偷懒,饶州太平军士兵矢口否认,其他的湖口军和饶州军士兵又各自给自己的同伴帮腔,三言两语不对就动了手,还全都亮了刀子见了血,导致事态迅扩大,几乎导致内讧火并。

        林启荣知道这件事后马上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先让自己的亲兵队隔开冲突双方,然后还没等林启荣问清楚事情经过,季荣先就不知道从那个犄角旮旯里钻了出来,二话不说就提着马鞭对着饶州太平军士兵一通狂抽,大骂不止,逼着闹事的饶州太平军士兵向湖口太平军磕头谢罪。结果这么一来,林启荣反倒不好意思再指责饶州太平军一字半句,只能是当众怒斥参与械斗湖口太平军士兵,挨骂的湖口军士兵却大声喊冤,死不认罪。

        “贞天侯,小的们没错,是他们先动的手,我们才被迫还的手,也是他们打不过先亮的刀子,伤了我们好几个弟兄,这件事谁都可以做证,贞天侯你请明查。”

        “贞天侯,我们都可以做证,是饶州那边到人先动的手,先亮的刀子!”

        “贞天侯,我们姐妹馆的姐妹都可以做证,是饶州那边的人先动手,他们干活不卖力,只想偷懒,还动不动就对我们的姐妹说下流话,贞天侯你请给我们姐妹主持公道。”

        “季总制,他们胡说,是他们湖口军先动手,是他们!”

        在场的湖口太平军男女将士纷纷站出来做证,强烈谴责率先动手闹事的饶州军士兵,饶州军士兵也纷纷操着两湖口音喊冤,倒打一耙非说责任全在湖口军士兵,场面乱成一团。在这方面经验丰富的季荣先则是看准机会开口,大吼道:“住口!都给老子闭嘴!你们急个逑?贞天侯和你们一样,都是湖广人,还能帮着其他人了?听贞天候的,请贞天候给你们做主!”

        皮球被季荣先硬塞到祖籍是湖南的林启荣脚下,林启荣万分为难,知道这事稍微处理不好,肯定后患无穷,可是事情到了这步,林启荣也绝对不能寒了自己基本盘湖口太平军将士的心,只能是把当事人叫到面前一一细问,结果也是纸里包不住火,很快的,事情很快就大白于天下,几个带头动手亮刀子的饶州军士兵就被指认了出来,然而那几个饶州军士兵却一味耍赖,死活不肯认帐。

        “季总制,情况您也看到了,非是本候偏袒,是这么多人都做证,本候不得不秉公执法。”知道自军士兵绝不可能撒谎的林启荣强压心头怒火,客客气气的向季荣先问道:“季总制,你做主吧,本候应该给这几个士兵什么处罚?”

        “贞天侯,非是末将包庇,是这几个家伙都喊冤,末将也没办法啊?”季荣先满脸为难的摊手,说什么都不肯为了团结大局牺牲自己的嫡系士卒。

        “如果说一两个人冤枉他们,那还情有可原,可是这么多人异口同声的做证,他们不可能联起手来冤枉你的麾下士卒吧?”

        林启荣强忍住口气又问,季荣先却不再搭茬,只是请林启荣自己拿主意,看出季荣先是在故意耍赖的林启荣却再不客气,立即下令把那几个饶州兵拿下,吩咐每人重打一百军棍,结果军棍翻飞,几个闹事的饶州军士兵哭爹喊娘间,湖口军上下倒是欢声如雷了,饶州军众人却是个个脸色难看,目光怨毒,与湖口军隔阂大生。

        事还没完,虽然林启荣做出决定后,季荣先并没有一言反对,可是等行完了军法两军散去继续备战时,却又有湖口太平军的将士跑到林启荣的面前告密,说季荣先其实比林启荣来得更早,然而却没有立即出面阻止械斗,而是先躲进了饶州军士卒中,直到林启荣干来阻止械斗才出的面。林启荣一听大怒,向告密者喝道:“真有这事?看清楚没有?你知不知道污蔑友军将领是什么罪?”

        “小人如果有半句假话,请贞天候行军法,五马分尸煲糯米,小的绝不皱一下眉头!”

        几个告密者都是赌咒誓,全都一口咬定季荣先到场后没有立即阻止械斗,林启荣听了脸色更是铁青,心里还隐隐有些后悔,暗道:“早知道季荣先是这样的人,他带来的是这样的军队,就不应该让他进湖口城。”

        还是一样,林启荣后悔让饶州援军进驻湖口城,却不知道季荣先这支军队的上上下下更后悔进驻湖口,傍晚时才刚回到营地休息,饶州军的几个将领就马上找到了正在吃饭的季荣先诉苦,都觉得林启荣的行为是偏袒部下,故意欺负饶州太平军,也全都直接表态后悔来救湖口。季荣先却是一声不吭,直到众将泄完了自行闭嘴,季荣先才慢条斯理的说道:“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我找你们商量是不是该进湖口城的时候,你们怎么全都说应该进城?”

        “季大哥,当时我们还不是怕在城外被妖兵包了饺子。”心腹陈十三喊冤道:“更怕打不过妖兵,吃了败仗季大哥你回去没办法向石国宗交代,为了弟兄们的安全,也为了季大哥你能继续带着我们这帮兄弟打拼前程,我们才都劝你进城的啊。”

        “现在说这样还有什么鸟用?”季荣先骂了一句脏活,说道:“现在我们的军队已经进了湖口城了,难道还能对林启荣说我们想走?先不说林启荣会不会答应,就算他答应,我们又有把握冲得出妖兵的包围?”

        几个部将都闭上了嘴巴,过了许久后,陈十三才懊悔的说了一句,道:“早知道这样,就应该试一试越小妖是不是真心想要招降我们!”

        季荣先还是不吭声,只是仔细观察其他几个部将的神情,见其他几个部将不但没有脸现怒色,相反还对陈十三的话颇有认同之色,季荣先的心中也有了底,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想后悔的话,也不是来不及。”

        “季大哥,你……。”陈十三等将都是一惊,然后才由陈十三低声说道:“季大哥,可你刚进城就在林启荣面前把越小妖卖了啊?”

        季荣先笑了,笑得十分的阴险,低声说道:“我把越小妖卖了?我卖他什么了?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对越小妖说,我在林启荣面前主动坦白,是为了让林启荣相信我们,不再防着我们这支外军。”

        注:据《太平天国学刊》第五辑记载,历史上石镇吉的麾下,确实有一支全部由湖广籍士兵组成的太平军,其湖北籍领因为绑架**民女被石镇吉行军法处死,这支湖广籍太平军便叛变作乱,直接导致石镇吉兵败,石镇吉本人被清军生擒活捉。

  http://www.zwydw.com/book/0/7/20673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