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必然后果

第五百二十七章 必然后果

        一  进度缓慢的吴军地道在逼近护城河后,果然突然加快挖掘度,几乎是以飞一般的度穿过已经被切断水源的湖口护城河,逼近湖口城墙,同时也不用太平军的斥候细作费力气探察,吴军大举备战的迹象就已经不加掩饰暴露在了太平军面前,各处营地内赶造干粮的炊烟终日不断,临近周边制做火把的上等材料、富含油脂的松树也几乎被吴军砍伐殆尽,各营各军摩拳擦掌,杀气直冲云霄。

        没有一个太平军将士不知道这是残酷大战前的最后信号,也几乎没有一个湖口太平军将士不在林启荣的率领指挥下积极备战,准备迎接这场激烈程度必将空前的大战,各种各样的守城物资在城上城下堆积如山,随时可以用来堵塞城墙缺口土石沙袋准备充足,用来防范吴军突袭的火药桶也藏进了战场隐蔽处,时刻准备着给集群冲锋的吴军将士一个惊喜。同时为了预防万一,太平军还早早就在吴军地道针对的湖口西南角修筑了一道内城防线,让吴军将士就算侥幸突破湖口的城墙防线,也还要在城内遭到太平军的迎头痛击。

        整个湖口城里只有季荣先率领的饶州太平军比较悠闲,既不象湖口太平军那么忙碌着全力备战,也不象湖口太平军将士那样的斗志昂扬,情绪激愤,即便在被迫帮着湖口太平军备战时,也和之前一样的懒散敷衍,能偷懒就绝不出力。而林启荣现在也只求这支友军别扯后腿添麻烦,制造内部不和,对这样的情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样懒得逼着这支注定派不上什么用场的友军卖力备战。

        林启荣也没时间和精力去关心季荣先这支友军的细微情况了,为了打乱吴军的战术计划和打击吴军士气,林启荣亲临地道战场的第一线,指挥湖口太平军将士以地听仔细勘探吴军地道的具体位置,准备以顶端爆破战术炸塌吴军地道。然而就在太平军将士快要确认吴军的地道位置时,已经沉默了三天时间的吴军炮台却突然接连开火,猛烈轰击湖口城内各地,再次给忙碌备战的太平军将士带来死伤,同时炮声轰鸣,还严重干扰了太平军地听的勘探效果,为太平军寻找吴军的地道方位增加了许多困难。

        “贞天候,听不到妖兵的锄头声了,妖兵好象放慢了度。”

        “这边的地听也听不到了,妖兵不是停工,就是挖慢了。”

        更糟糕的还在后面,即便是在炮声的间歇期间,地听里的太平军士兵也听不到了吴军地道的挖掘声音,很明显是狡猾的吴军工兵故意放慢了挖掘度,小心避免出声音,尽可能不给太平军提前现自军地道位置的机会。而消息报告到了林启荣面前后,林启荣也没怎么着急,只是立即拿出怀表查看时间,见时间还不到下午两点,林启荣心里便有了底,说道:“妖兵的总攻时间肯定是今天晚上,还很可能是在下半夜。”

        “应该是这个时间段。”心腹部将魏成认同林启荣的判断,说道:“这也是妖兵一贯的攻城顺序,白天准备,下半夜突袭,黎明前力总攻,既拖累我们,用夜晚掩护他们的突袭,又可以在总攻时看清楚目标,我们的九江和安庆就是这么丢的。”

        “叫弟兄们天黑前做好夜战准备,初更吃饭,二更各自进入阵地,预备队现在就开始休息。”林启荣不假思索,很快就敲定了今夜的备战时间,又一指之前大约判定的吴军地道位置,吩咐道:“叫土营的弟兄们下去,在那里埋上两百斤火药,点火引爆!”

        “贞天候,我们不能确定那里就是妖兵的地道啊?”魏成疑惑问道。

        “碰把运气。”林启荣冷冷说道:“也给妖兵一个警告,让他们明白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地道大概位置,也让他们知道地道攻城很难得手,打击一下他们的军心士气。”

        魏成恍然大悟,赶紧向林启荣行礼表示钦佩,又立即派遣土营士兵出城,到极有可能是吴军地道所在的城外空地上挖掘深坑,同时组织城上守军以枪炮掩护土营士兵挖掘。

        枪来炮往的前哨战由此展开,才刚看到太平军有士兵出城,在城外监视的吴军将士立即枪炮齐鸣,猛烈打击出城之敌,城墙上的太平军士兵也立即还之以颜色,拿出从沙俄舰队中缴获来的枪炮对着吴军阵地疯狂倾泻火力,掩护自军工兵挖掘坑洞,与吴军打得不可开交,两军将士都不可避免的出现伤亡。

        在地面上挖掘深坑当然比在漆黑的地底挖掘道路要容易得多,在付出十余人的伤亡之后,太平军的土营士兵迅挖好了适合爆破的深坑,又迅把城墙上扔下来的火药包填进坑底,装好引线后夯实泥土,然后还没回城就直接点火引爆。爆炸声轰然而起间,城下地面上也马上出现了一个深坑,太平军欢声如雷,远处的吴军将士却是面面相觑,这才明白太平军其实早就知道了自军地道的位置。

        …………

        太平军的爆破战术其实比他们预料的还好,不偏不倚正好在吴军地道的正上方炸开,不但直接炸塌了吴军刚挖掘出来的狭窄地道,还把几名来不及撤离的吴军工兵活埋其中。结果消息报告到了吴越的面前后,正在休息养神的吴越顿时脸色一变,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已经生,太平军果然已经现了自军的攻城战术。

        “还真是太小看林启荣这个大长毛了。”随军幕僚长戴文节同样十分沮丧,叹息道:“不但提前看破了我们的攻城战术,还主动出击炸塌我们的地道,既阻拦我们攻城,又直接打击我们的军心士气,我们这次想要拿下湖口,又没有十足的把握了。”

        “必须拿下,不惜代价也要拿下!”吴越冷冷说道:“不能赶紧拿下湖口,彻底打通直抵长江下游的航道,曹炎忠在芜湖就没办法有力威胁到长毛伪都南京城,长毛也就不会抽调东线兵力回援西线,所以今天不管是付出多少的代价,我们也要拿下湖口城!”

        “镇南王,可我们的地道已经被长毛炸塌了,正面强攻有把握吗?”另一个幕僚周文贤小心翼翼的问道。

        “有把握,只是伤亡多少的问题。”吴越的神情益冷漠,说道:“之前我不肯正面强攻到底,主要原因还是考虑到伤亡问题,但是现在没办法了,时间紧促,我们的其他攻城战术又都被长毛破了,我也不下这个决心不行了。”

        周文贤和戴文节默默点头,然后戴文节又说道:“希望答应给我们做内应的那个季荣先没说假话,真的动内应接应我们攻城,这样我们不光是人员还是物资都可以减少无数的损失。”

        “只要我们打得坚决,让湖口长毛露出败象,那个季荣先就算不愿给我们做内应也得做。”吴越自信的说道:“而且就算那个季荣先被邪教洗脑,愿意和湖口长毛同生共死,到了林启荣不得不调动他的军队上城助战的时候,他的阵地也是我们最好的突破口!我就不信一支外来的长毛会和湖口长毛一样,会为了保卫别人的地盘死战到底!”

        言罢,吴越又吩咐道:“传令工兵部队,在地道坍塌处重新挖掘地道,再传令我军各营,这次攻城务必要死战到底,不拿下湖口城,绝不收兵!”

        半个白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到了初更正时,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的吴军各部分批出营,先后赶到各自阵地备战,吴越也亲自率领中军主力出营,在湖口城正南面的无名土山上建立指挥部,亲自指挥这场注定要耗时漫长且伤亡巨大的攻城大战。结果消息报告到了林启荣的面前后,已经确认自军炸塌了吴军地道的林启荣也马上明白真正的考验已经来临,吴军将要不惜代价的正面强攻湖口城!

        “来吧,我知道你越小妖是准备不惜代价了。”林启荣恶狠狠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死上多少妖兵,付出多少的代价,才能冲得上我的湖口城头!”

        神情狰狞的说完了这句话,已经仔细研究过吴军攻城战术的林启荣并没有急着派军上城备战,仅仅只是命令城上守军做好防范吴军炮击的准备,同时让地听里的太平军士兵继续严密监听,防范吴军重挖地道攻城。而湖口太平军的上下在收到了林启荣的命令之后也是各守其职,毫无惧色的准备迎接这场大战。

        初更三刻,吴军各营全部准备就绪,吴越一声令下,令旗挥动间,百余门吴军轻重火炮几乎同时出怒吼,把大小不一的各式炮弹先后轰入湖口城内,惊天动地的炮火声与爆炸声也再一次在湖口战场上回荡了起来,声势还远此前三次攻城的猛烈。

        明知道湖口太平军已经熟悉自军战术,早就躲进防炮工事藏身,然而为了尽可能的削弱敌人和壮大声势,吴越还是先用火炮轰击湖口城内足足一个小时,期间还大量使用苦味酸炮弹,造成湖口城内多处火起,给守军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混乱,也给露天潜伏待战的太平军造成了一定死伤,然后吴越才传达命令,让冯三保麾下的西南吴军起正面进攻。

        做好了长期苦战的准备,吴军这一次的攻城不再象之前那样战术过于投机,没再只搭建起几座过河桥梁就马上起攻城,选择了一个相对保守却十分扎实的攻城战术,先在护城河边上建立起大量的单兵掩体,做好火力掩护的准备,然后才一边就地取材继续扩建工事,逐渐把单兵掩体联成一线建立羊马墙,一边搬运土石填塞早已被吴军用壕沟放光了河水的护城河,开辟坚实的进兵道路。

        战术虽笨且耗时,然胜在步步为营步履稳健,不管城墙上的太平军如何开枪放炮,都挡不住吴军将士有条不紊的填塞壕沟,也让太平军将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吴军士兵一点一点的填平几段护城河,同时吴军掷弹手仔细瞄准后突然打出掷弹筒,也给城上守军造成了不小伤亡,成功的压制了不少太平军的野战炮炮火。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条不紊的开辟进兵道路的同时,借着夜色的掩护,几个吴军爆破手突然背着炸药包摸到了湖口城门的附近,妄图利用守军都被自军填壕行动吸引注意力的机会,突施暗算炸开湖口城门。可惜吴军这一手早在林启荣的预料之中,还没等吴军爆破手摸到城门,太平军潜伏在城门下的暗哨就已经出了告警信号,一边开枪射击吴军爆破手,一边招呼城上同伴帮忙,城上火把乱扔间,吴军爆破手的位置立即暴露无遗,再然后吴军爆破手就只能在太平军的密集弹雨中狼狈而逃。其间背负达纳炸药包的吴军爆破手还被太平军的子弹打死,逼得吴军前队只能是赶紧派出突击队上前夺回炸药包,也又为此付出了伤亡的代价。

        在此期间,借着枪炮声的掩护,地道里的吴军工兵也加快了挖掘动作,然而还是很遗憾,地下挖掘毕竟进度缓慢,短时间内,吴军工兵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挖出一条直通城下的地道,同时乘着枪炮声的间歇,地听里的太平军士兵也隐约听到了吴军工兵的挖掘声音,更加给吴军地道攻城的得手与否增加了未知数。

        同样是在此期间,林启荣冒险登上了湖口城头,亲自巡视了一圈遭到吴军攻击的湖口东门和南门两处阵地,并通过种种迹象和吴军地道位置判断出吴军的主攻方向仍然是湖口南门,但林启荣却并不敢完全掉以轻心,向负责东门防务的部将李天开吩咐道:“千万小心,虽然妖兵的地道是在湖口的西南角,但是越小妖是出了名的诡计多端,得防着他变虚为实,佯攻南门实打东门。”

        “请贞天候放心,末将一定会小心,再不会给妖兵任何的机会。”

        曾经参与过九江保卫战的李天开严肃回答,结果话音未落,城下就传来了警报声,原来又有吴军工兵借着夜色和枪炮声掩护,悄悄摸到了湖口城墙的东南段脚下,妄图偷凿城墙,幸得太平军潜伏在城下的暗哨及时出信号告警,城墙上的太平军将士立即抛掷火把照明,这才又迅粉碎了吴军的宵小鼠辈行为。

        “狗娘养的,明的暗的一起来,还真是卑鄙得可以。”骂了一句脏话后,林启荣又向李天开吩咐道:“记住,那怕是妖兵开始正面强攻了,也得给我防着他们偷偷凿城墙,不到迫不得已,不能撤回城下的暗哨!”

        仔细巡视了城墙防务之后,林启荣又回到自己位于城内的指挥部时,吴军仍然还在东南两门城外耐心填塞护城河,确认了这一点后,林启荣先是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然后才向统率预备队的魏成说道:“看来越小妖是做好了两手准备,能偷鸡摸狗攻破湖口最好,不能偷鸡摸狗就正面强攻到底,用他的兵力和武器优势压死我们。”

        “尽管放马过来。”魏成冷笑说道:“偷鸡摸狗也好,光明正大的正面强攻也好,只要他越小妖敢来,我们都和他奉陪到底!”

        林启荣点头,又说道:“无论如何都要顶住妖兵的这次强攻,只要顶住了,妖兵的锐气就折了,饶州的石国宗和胡鼎文那边,也可以乘机大举来援了,到时候不管他们打得怎么样,我们这里的压力都可以减轻许多,守住湖口也就有希望了。”

        魏成大力点头,对林启荣的话深信不疑,也和在场的所有太平军将士一样,既对这次湖口保卫战的最终胜利充满信心,也抱定了不成功便成仁的誓死决心!

        到了下半夜近四更时,吴军终于填平了六段湖口的护城河,开辟了六条可以直抵湖口城下的宽敞道路,同时地道也已经挖掘到了湖口城墙的基脚近处,距离挖掘成功已经相差不远。情况报告到了吴越的面前,大半夜没有合一次眼的吴越也没不犹豫,厉声喝道:“动手,正面强攻、地道、挖城墙和炸城门同时一起来,只要成功一样就行!”

        号令出,呐喊声中,整整三个营的吴军步兵推抬着各种攻城武器呐喊而上,多名吴军爆破手也带着炸药包和挖掘工具鬼鬼祟祟的混杂其中,同时已经沉默了许久的吴军火炮也突然再度轰鸣,利用自军步兵冲锋到城墙脚下的这个时间差拼命开炮,轰击城上起身迎战的太平军士兵。

        很可惜,吴军奸,太平军也不傻,吴军步兵还没冲锋到城下的时候,城墙上的太平军士兵始终藏身在箭垛与杂物堆的间歇之中,成功避开了绝大部分的吴军开花弹弹片,在吴军炮火中损失十分轻微,还是在吴军攻坚蚁附队冲到了护城河边缘时,城墙上才铜锣乱响,在箭垛后蓄势已久的太平军士兵弹跳而起,二话不说操起枪炮就对着城下来敌乱轰。

        与此同时,已经通过地听现了吴军地道位置的太平军土营将士已经开始了动手挖掘,与吴军工兵比拼度挖掘连通吴军地道的太平军地道,而在太平军地道的入口处,几大盆火炭烈火熊熊,四门大风箱虎视耽耽,浇过引火物并混杂有辣椒的柴草堆起半人多高,随时可以抛入坑道,纵火引燃…………

        还有湖口东门和南门的城门后,土石沙袋也已经把城门甬道彻底堵死,吴军爆破手即便侥幸炸开了城门,也照样无法通过城门进城。而西北两门的甬道虽然没被堵塞,却停有救急用的塞门刀车,还有全副武装的太平军将士带着火药桶守卫,甬道的出口上方,沉重高大的铁质千斤闸让人望而生畏,随时可以落下,切断入城道路…………

        “终于来了!来吧,越小妖,看你要死上多少妖兵,才能攻破我守卫的湖口城!”

        林启荣在心里语气坚定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脚下土地却突然一颤,震得林启荣直接一个趔趄,再接着,惊天动地的猛烈爆炸声突然在附近不远处传来,几乎当场震穿林启荣的耳膜。几乎被这猛烈爆炸声震昏过去的林启荣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再细一回忆爆炸声响起的位置所在,顿时脸色苍白如纸,脱口惊叫道:“不会吧?我的弹药库?!”

        与此同时,吴越也在城外看到了城里生的猛烈爆炸,清楚看到了湖口城中大爆炸出的强烈光芒,和林启荣一样先是一楞之后,吴越也很快回过神来,先是嘴角露出微笑,然后喃喃自言道:“长毛军阀化的必然后果,以后得加强招降和离间分化长毛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20719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