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最恨的人

第五百三十一章 最恨的人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付出远过战前预料的伤亡损失,终于拿下了湖口之后,吴越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庆祝湖口之战的胜利,而是第一时间联系目前正在芜湖战场上吴军水师主力,抽调半数水师战船返回湖口,保护西南吴军主力和粮草军需东进,配合西南吴军攻占安庆下游城池,也顺带保护芜湖吴军的粮道安全。

        除了有一条从太平军手里缴获的重伤蒸汽炮船已经返回武昌修理外,吴军在九江还有一条蒸汽炮船雒魏林号,然而吴越却并不打算让这条蒸汽炮船到下游参战,原因一是吴越必须要留给自己乘座预防万一,二是湖口太平军水师目前还有一条蒸汽炮船‘荣光’号躲在距离湖口不远的鄱江水道之中,仍然还在威胁着九江航道的安全,吴越必须得留下对付太平军蒸汽炮船的水上力量。

        也是凑巧,就在吴越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张德坚麾下的湖北特务送来了一份报告,说是湖口大战期间,湖口和饶州的太平军水师联军驶出了鄱江口,在莲荷山附近水面上举行了一次实战演习,内容包括水上作战和抢滩登6,同时饶州太平军还赶造了百余条军用舢板补强水师,水上力量有了一定恢复,结果这也马上给吴越敲响了警钟,让吴越明白太平军水师从始至终都在盯着九江航道,在自军水师主力已经尽数东进的情况下,自己如果有什么疏忽闪失,未必没有阴沟里翻船的可能。

        除了水上航道有可能遭到太平军水师威胁外,还有一个可能也让吴越不得不防——那就是饶州太平军乘着吴军大举东征的机会,让6师在水师的保护下横渡鄱阳湖,乘虚偷袭吴军的湖广大后方。而太平军如果这么做了,吴军就算最终能够消灭孤军深入的太平军6师,已经好几年没有遭受战火涂炭的战略大后方也必然损失惨重。所以为了谨慎起见,吴越又开始盘算这么一个选择,能不能乘着自军水师暂时回师湖口的机会,集中水上力量给太平军水师残部以最后一击,彻底消灭太平军的水上作战力量,一劳永逸消弭水上和后方的隐患?

        很可惜,在军事会议上吴越才刚把这个选择拿出来讨论,马上就遭到了熟悉饶州情况的吴军特务头子张德坚的反对,张德坚这么说道:“卑职斗胆,觉得这么做绝无可能成功,第一是因为长毛在鄱江口修建了坚固的防御炮台,又有铁索拦江,我们的水师想要突然偷袭长毛水师的驻地,绝对没有任何的得手把握,相反还有可能损失船只,在长毛的炮台面前吃亏。”

        “第二,就算我们有把握冲得过长毛的炮台拦截,长毛水师也还有向鄱江上游逃命这个选择。”张德坚又补充道:“到时候长毛水师逃到鄱江上游,我们的水师再想追击不但是孤军深入,还更有可能在狭窄的鄱江水道里吃亏上当,被长毛利用地利偷袭夹击,得不偿失的可能很大。”

        其实不用张德坚指出,吴越心中也早有这些顾虑,所以听了张德坚的当众反对后吴越也没有什么不满,只是又问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把长毛的水师引出来,在鄱阳湖上干掉长毛的水师船队?”

        “这个……。”在场的吴军文武全都面面相觑了,然后才由戴文节苦笑说道:“镇南王,这种事向来就是你和赵惠甫最拿手,现在赵惠甫不在,应该是你拿主意才对。”

        “我也琢磨过几个引蛇出洞的办法,但是都没把握。”吴越的眉头有些微皱,说道:“除非我们能够严密封锁消息,让饶州长毛无法知道我们的水师大队已经回师湖口,否则长毛水师只要不傻,就一定不会上当,在我们水上力量处于绝对优势的时候走出鄱江口。”

        满肚子缺德坏水的吴越都想不出引蛇出洞的主意,相对来说比较厚道的戴文节和张德坚等人当然更想不出什么办法,结果倒是直肠子的老丈人冯三保盘算了片刻后开口,说道:“镇南王,干脆直接出兵把饶州府城打下来算了,反正我们还要等水师回来护航,乘着还有点时间立即出兵,拿下了饶州府城,长毛的水师就算逃到了鄱江上游也没用,我们只要把航道一封锁,长毛的蒸汽炮船就是长翅膀也飞不出鄱江,看长毛还怎么威胁我们的长江航道,威胁我们的鄱阳湖西岸!”

        “就怕太浪费时间。”吴越眉头又皱,说道:“从湖口到饶州府城(今鄱阳县)是二百六十里,带着重炮行军,起码得走四天时间,到了饶州后我们又没有把握能尽快拿下饶州府城,到时候一旦迁延日久,影响军心士气都还是轻的,说不定还有可能影响到我们疏通长江航道和歼灭长毛主力的全盘计划。”

        “我们可以走水路啊。”冯三保有些不服气,提醒吴越道:“我们的运兵船队和辎重船队都在九江那边等着,随时可以调过来听用,登上船走水路去饶州府,不进鄱江在其他地方登6,再走几十里的6路,最多两天就可以打到饶州城下。”

        “走水路当然是个办法,但还是那句话,我们没把握一定能迅拿下饶州。”吴越耸耸肩膀,说道:“石镇吉这个大长毛虽然不象石达开、李开芳和林凤翔那么有名,但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岳父你当年随着花老制台到湖南和他交战,占尽各种优势都没能歼灭他,还是让他带着主力跑了,现在他在饶州一带已经盘踞了有好几年时间,根基深稳,想迅拿下他的老巢饶州城,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我也觉得我们恐怕很难迅拿下饶州。”戴文节也说道:“湖口这里距离饶州不是很远,林启荣前几天是怎么破解克制我们的攻城战术,绕州的长毛细作肯定会报告给石镇吉,石镇吉只要学着林启荣这么做,我们基本上就没有任何希望迅拿下饶州府城。”

        军事天赋其实不是很高的冯三保终于闭嘴,吴越又盘算了片刻实在找不出什么办法后,也只好摇了摇头,笑道:“还是算了,照原订计划打吧,岳父你带着西南将士东进攻打安庆下游的沿岸诸城,我和省三留守九江湖口,保护长江航道,到时候再和石镇吉见招拆招。反正有我的直系兵团坐镇,石镇吉就算亲自带着饶州长毛的主力来……,咦?”

        有口无心的说到这里,吴越突然心中一动,一个念头在电光火石间掠过心头,在场的吴军文武大都熟悉吴越的脾气,赶紧闭嘴不敢扰乱吴越的思路,倒是长期驻兵在外的刘铭传有些糊涂,疑惑问道:“镇南王,怎么了?”

        挥手让刘铭传暂时闭嘴,又盘算了许久后,吴越干瘦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奸诈笑容,奸笑说道:“虽然不是有十足把握,不过没关系,值得一试,就算不能成功也耽搁不了我们的时间,影响不了我们的东征计划。”

        “镇南王想到了什么妙计?”戴文节赶紧问道。

        “调虎离山。”吴越回答了一个兵书上十分常见的成语,然后才仔细解释道:“不过不是调长毛水师这只虎,是调石镇吉这只老虎,骗他带着主力离开饶州府城,然后我们从水上突袭饶州府城,只要成功,就算不能立即拿下饶州城,也可以乘机在野战中干掉石镇吉的主力,到时候我们再想拿下饶州府城堵死长毛水师出江口就可以容易到了。”

        “把石镇吉的主力引出饶州府城,再从水上出兵突袭饶州城?”重复了一句吴越的计划重点后,戴文节赶紧又问道:“镇南王,那怎么才能把石镇吉的主力引出饶州府城?”

        “当然是出兵攻打石镇吉的地盘,引诱石镇吉出兵反击。”吴越微笑答道。

        “石镇吉会上当吗?”戴文节有些愕然,说道:“我们已经拿下了湖口,石镇吉不可能会轻易主动出击啊?”

        “有可能。”吴越笑得更加轻松,说道:“只要派一个人带兵去打饶州,石镇吉就有八成可能出兵反击。”

        “谁?”戴文节赶紧又问。

        “当然是石镇吉现在最恨的人。”吴越的笑容开始奸诈,奸笑道:“让他带着本部人马去,再让石镇吉看到干掉他的希望,石镇吉就很可能会出兵,还很可能会亲自带着主力去找这个人算帐。”

        “石镇吉现在最恨的人?”戴文节还是有点糊涂,然而转念一想后,戴文节却突然醒悟过来,赶紧向吴越拱手笑道:“镇南王高明,派那个人去,石镇吉真是不想亲手把他的皮剥掉都难。”

        …………

        下面该来看看不幸被吴越盯上的石镇吉石国宗的情况了,虽然和林启荣的交情一般,还一直打着让林启荣当挡箭牌的主意,可是收到了湖口城被吴军攻破及湖口太平军几乎被吴军全部歼灭的消息后,石镇吉还是大感兔死狐悲,沮丧惋惜,然后再听说湖口城破竟然是因为自己的部将季荣先叛变导致时,事实上早就对季荣先万分不满的石镇吉当然是暴跳如雷,赌咒誓一定要把叛将季荣先千刀万剐,还当场掀了桌子。

        再怎么掀桌子也没用,再怎么大雷霆也没用,虽然一直没有和东征吴军交过手,然而石镇吉心里还是非常清楚,自己想找季荣先算帐的机会微乎其微,所以从狂怒中冷静下来后,石镇吉还是没敢有任何的动作,老老实实只是加强战备,防范吴军乘势南下攻打饶州府城,同时多派斥候细作严密监视吴军的一举一动,以便执行族兄石达开要求自己骚扰袭击吴军水上粮道的命令。

        还好,接下来两天送回来的都是好消息,拿下了湖口的吴军并没有任何出兵南下的苗头迹象,直接对外宣布的战术计划也是稍做休整,等待水师回援护航,然后从水路东下袭取池州和铜陵等地,饶州府太平军所面临的压力并不大。结果就在石镇吉悄悄松了口气的时候,又有一个喜讯传来——刚投降了吴军的太平军叛将季荣先本性难移,竟然私藏了一个在湖口城里俘虏到的太平军漂亮女兵,被人告到了吴越的面前后,吴越勃然大怒,当众抽了季荣先的耳光不说,还要把季荣先当场问斩,被人劝住后吴越还不解气,又把刚被封为三品参将的季荣先连降两级,贬为了武职正五品的守备。

        “呸!狗改不了吃屎!活该!”

        对此,石镇吉和帮着他统领饶州太平军的亲兄弟石镇常、族弟石达德等人当然是大为解恨,也觉得就算不用饶州太平军亲自动手,吴越迟早有一天会干掉人品卑劣的季荣先。可石镇吉等人却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事隔仅过去一天多时间,湖口那边又传来消息,说是吴越派遣季荣先降军为先锋,在两个营吴军的监督下取道蔡岭(应该是现在的张岭镇)南犯,向太平军控制的土塘小镇起了进攻。

        “妖兵想切断我和都昌的联系?还想威胁我的北部?可是怎么派来的兵力不多,还是让季荣先那个狗贼打前锋?”

        土塘是连接饶州府城和同被太平军控制的都昌县城的6路咽喉,拿下土塘既可以切断石镇吉和都昌太平军的直接联系,又可以以土塘为前进基地,直接威胁到饶州府城和饶州北部城镇的安全,进兵土塘在战术上合情合理,石镇吉并不觉得奇怪。唯一让石镇吉觉得奇怪的是,吴军怎么会让季荣先降军当先锋,从兵力配备上来看还明显是准备让季荣先降军挑大梁?

        “十有八九是妖兵的一次试探,能用季荣先那个狗贼的叛徒军队拿下土塘当然最好,拿不下也没关系,反正上阵的是新降军,妖兵既不损失什么,又可以乘机试探一下我们对都昌的态度,然后就可以决定该不该进兵都昌,或者用多少兵力攻打都昌。”

        这是石镇常和石达德等得力部下得出的一致结论,石镇吉也颇为认可,接着又开始仔细盘算是否应该强硬回击,让吴军误判自己对都昌的重视程度,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十分意外的消息突然传来——亲兵报告,说是大叛徒季荣先的得力帮凶陈十三,派了一个信使秘密前来饶州,请求与石镇吉见面!

        先是愕然,又问了一句是否真的是叛军将领遣使求见,然后石镇吉很快就出了一声怒吼,“把那个狗贼押上来!”

  http://www.zwydw.com/book/0/7/20938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