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三十三章 一路逆风

第五百三十三章 一路逆风

        潜伏在饶州城外的吴军特务放出的信鸽最先飞抵九江,再被火转递到已经返回九江的吴越面前时,时间已经是石镇吉从饶州出兵的当天深夜接近三更过后,快要接近第二天的零点。

        很遗憾,因为无法刺探到具体的详细军情,吴军特务用信鸽只能向吴越报告两个情况,一是看到有三千多太平军离开了饶州,二是看到石镇吉的旗号离开饶州,至于石镇吉本人是否真的已经离开了饶州,离开饶州的到底是老弱士兵还是主力战兵,吴军特务全都无法确认。所以生性多疑又必须要为将士性命负责的吴越又不得不提防这么一个可能,饶州太平军会不会将计就计,反过来给自己的奇袭军队设置陷阱?

        正因为有此担心,又担心准备率军参与奇袭的钱威和刘铭传二将在威望和资历方面不相上下,互相难以有力统属,吴越便临时改变主意,决定由自己亲自率军起这次突袭。结果不光钱威和刘铭传反对,随军幕僚长戴文节也提醒道:“镇南王,还是小心点好。这次奇袭我们在水面上优势不大,长毛一旦现你亲自率军南下,很可能会全力冲击你的座船,你的金枝玉叶之身如果有什么闪失,后果不堪设想。”

        知道戴文节的提醒不是没有道理,吴越一度又有一些犹豫,可是考虑到临阵指挥的要命问题,吴越还是断然拒绝了戴文节的好意,微笑说道:“文节先生,我还是当初的我,怎么就突然变成金枝玉叶了?以前我只带一个营的时候还敢亲自冲锋陷阵,现在统帅千军万马,反倒只敢躲在后方了?不必多说了,就这么办,我亲自率军出击。”

        戴文节、周文贤和九江知府桂中和等人又劝了几句,吴越却还是坚持不听,戴文节等人无奈,也只好说道:“镇南王,既然你坚持要亲自去饶州,那我们不勉强,但你一定要小心,长毛一旦现你亲自上阵,肯定要打你座船的主意,你的一己之安危牵涉千万人、万万人的生死存亡,最好还是谨慎为上。”

        “多谢你们的好意,我会注意的。”吴越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注意安全,不会给太平军把自己斩的机会。同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吴越的心中又动了一动,一个想法突然浮上了心头,只是时间仓促,吴越来不及细细盘算,只能是把这个念头暂时搁在心里,准备等上船后再细细琢磨。

        同样是早有准备,才到了四更时分,三个营的九江吴军和五个营的吴越直系兵团就全部登上了运兵船,在九江目前仅有的一条蒸汽炮船雒魏林号和百余条军用舢板的保护下出,连夜驶离九江码头赶往饶州。吴越本人则采纳戴文节等人的建议,登上一条运兵用的拖罟船与大队同行,并没有象往常一样,坐在雒魏林上亲临水战第一线。

        从九江到湖口周边的水域都在吴军的控制中,吴军奇袭船队自然很顺利的就转过了梅家洲,驶入了鄱阳湖内湖,然而进入了开阔水面之后,计划外的麻烦来了,开阔的湖面上竟然一直刮着南风,同时水流也是缓缓向北流淌,吴军船队逆风又逆水,除了蒸汽炮船雒魏林号受到影响不大外,吴军的其他船只船全部受到影响,船快不起来,自然也就无法以风驰电掣之势奔袭鄱江口,杀饶州太平军一个措手不及。

        还有更危险的事,船队度快不起来,还意味着饶州太平军有可能更早获得预警,一旦太平军的斥候快船提前现吴军船队,利用船的优势把消息送回饶州,不但饶州太平军会赢得充足的应变时间,仍然还有一战之力的太平军水师也有可能抢前冲出鄱江口,利用鄱阳湖的开阔水面迂回奔袭吴军运兵船队,给吴军造成重创。而如果饶州真是将计就计反过来设套的话,吴军运兵船队过于缓慢的度更会带来无数的致命隐患。

        已经颇为熟悉水战的吴越很快就现了这一危险,也在天色黎明时找来了统率护航船队的雒魏林号船长鲍志德,让鲍志德派遣二十条军用舢板在前方开路,尽可能干掉太平军的斥候快船,延缓自军船队被敌人现的时间。然而术业有专攻,听完了吴越的交代后,鲍志德却十分为难的说道:“镇南王,这点末将恐怕做不到,先不说鄱阳湖水面开阔,长毛水师比我们更熟悉内湖水流航道,我们很难追上干掉长毛的斥候快船,就算不去考虑这些问题,长毛在鄱阳湖上也肯定有装扮成普通渔船的斥候船,我们不可能把路上遇到的渔船全部击沉吧?就算我们狠得下这个心,现在的船只数量也不够做到这点啊?”

        吴越仔细一想现也是,顿时有些后悔自己事前思虑不周,忘了提前安排把运兵船队伪装成其他船只,可是转念一想后,吴越又现自己就算提前考虑到这点也没什么用——看到有大队船只冲进内湖,还有蒸汽炮船护航,太平军斥候船那怕是傻子也能一眼看出不对。无奈之下,吴越只能向精通水战的鲍志德问道:“那依你之见,我们该用什么办法隐藏行迹?让饶州的长毛不急着提防我们的船队?”

        “这个……。”鲍志德接受过英国海军的正规培训,水战技术合格,然而在玩阴谋方面却没什么天赋,盘算了许久后才答道:“镇南王,怕是只能在都昌城身上做点文章,都昌位于饶州北面,我们先碰到的肯定是都昌长毛的斥候快船。如果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让长毛以为我们是去打都昌的,那都昌的长毛或许就不会急着向饶州长毛出警告,就算马上联系饶州长毛,也有可能只是求援。”

        设身处地的站在都昌太平军的角度推演了片刻,现鲍志德的建议颇有道理,都昌太平军一旦觉得自军船队是冲着他们去的,应该不会急着向饶州出警告,吴越这才点了点头,又稍微盘算了一下就向随行的周文贤吩咐道:“以刘铭传的名誉,给都昌的长毛守将去一道书信,劝他开城投降,警告他如果执迷不悟,湖口长毛就是他的下场!”

        周文贤应诺,下笔如飞迅写好一道劝降信,吴越接过粗略看了一下见内容无误,便提笔在书信的末尾签下了刘铭传的名字,然后装入信封交给了鲍志德,吩咐道:“派几条舢板快船冲到前面,争取抓到一条长毛的斥候船,让俘虏把书信带回都昌。”

        鲍志德赶紧应诺,但是接过了书信后,鲍志德却并没有急着离去,又小心翼翼的说道:“镇南王,恕末将出言不吉,你坐在这条拖罟船上实在有些危险,船身没有任何装甲又船过慢,水战的时候一旦被长毛的蒸汽炮船盯上,就是想跑都跑不掉。如果镇南王信得过末将,就请移驾雒魏林号,末将担保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一定都能保护你的安全。”

        心里本就存着念头,再听鲍志德这么一说,吴越马上就想起了自己在出前考虑到的那个问题,再细一盘算后,吴越很快拿定了主意…………

        …………

        想在开阔水面上俘虏一条敌人的斥候快船当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不过还好,吴军水手有武器方面的绝对优势,正午过后,在费了相当不少的劲后,居前开路的四条吴军舢板终于还是成功包围了一条都昌太平军的斥候快船,用手枪打死了一个负隅顽抗的太平军士兵,逼得余下两个太平军士兵举手投降,顺利把以刘铭传名誉写出的招降信交到了太平军士兵手中,让他们立即返回都昌送信。

        看在吴军水师将士饶命之恩和赏赐的路费份上,两个太平军斥候很是乖乖的在下午时把招降信带回了都昌城,交到了已经知道吴军船队来袭的都昌太平军守将何苗的手里。结果还别说,因为吴军此前已经夺占土塘切断了都昌和饶州6上联系的缘故,何苗还真以为刘铭传是来捉自己这只瓮中之鳖了,不但没有急着派快船给饶州报警,还忍不住盘算了一下是否应该接受刘铭传的招降。——毕竟,林启荣和湖口太平军血淋淋的教训放在那里,忠诚度远没有林启荣那么高的何苗怎么都得为自己的身家性命考虑一下。

        盘算的结果是何苗还是不甘心就这么直接脱裤子就范,决定还是看看情况再说,如果真的有城破身亡的危险再羞答答的从了吴军也不迟,所以何苗也就没有警告饶州太平军早做准备,仅仅只是派人乘船去饶州求援,报告说吴军船队是冲着自己来的,然后全力准备守卫都昌城,等待吴军前来进攻。

        傍晚时,吴军船队驶近都昌,都昌太平军风声鹤唳,炮装引线枪点火绳,气氛空前紧张,何苗也亲自登上了都昌西门城墙,举起望远镜紧张观察吴军船队的一举一动,结果在看到吴军船队中高耸的镇南王大旗时,何苗还差点吓尿了裤裆,惨叫道:“越小妖亲自来了?怎么可能?越小妖怎么可能亲自来打都昌小城?”

        还是在天色全黑之后,也是在吴军船队从西面直接越过都昌尽数南下之后,都昌太平军上下才一起长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军躲过一次大劫,一直在提心吊胆的何苗也终于回过神来,惊讶道:“怎么回事?妖兵不是劝我投降吗?怎么不来打都昌?直接往南面去了?”

        再接着,只是往吴军南下的其他目标一想,何苗立即就醒悟了过来,赶紧大吼大叫道:“快!快!派快船去饶州禀报石国宗,越小妖亲自率领妖兵南下,直接往都昌下游去了,很可能是去偷袭饶州,请石国宗赶紧准备迎战!赶紧准备!”

        …………

        没有上帝视角,吴越当然不知道自己的瞒天过海之计是否已经成功,都昌太平军到底有没有提前警告饶州太平军做好迎战准备,心里一直在七上八下,忐忑不安,那怕是在顺利越过都昌后,吴越也不敢让心里的大石头落地。可仿佛是恶人自有天报应,偏偏在天色全黑之后,鄱阳湖上的南风竟然越来越大,吴军船队的行驶度也越来越慢,已经被迫推迟到是夜三更到四更之间在乐亭靠岸登6的作战计划,居然又逐渐变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镇南王恕罪,受风力影响,我们在半夜抵达乐亭靠岸恐怕也绝对不可能做到了。”鲍志德也向吴越出警告道:“末将估计,我们的船队至少得在黎明前才有可能抵达乐亭,饶州长毛的斥候快船,也基本可以肯定会提前现我们。”

        吴越默然,诅咒了一万遍该死的鬼天气却始终毫无办法,最后只能无可奈何的说道:“看运气了,但愿长毛水师胆子小,不敢主动出击,否则在半夜里碰上长毛水师,我们怎么都得损失不轻。”

        “镇南王恕罪,末将还是要说句不吉利的话。”鲍志德小心翼翼的说道:“饶州长毛只要知道我们船队的大概情况,就一定有胆子主动出击,毕竟,这样的战机非常难得。”

        “如果真遇到那样的情况,你有几成把握尽快干掉长毛那条荣光号?”吴越问道。

        “末将无能,不敢说把握。”鲍志德赶紧请罪,说道:“水上炮战不比6地,会受到风向、水流和波浪多方面影响,要想命中全驶的长毛蒸汽炮船,除了对炮手的技术和经验要求极高以外,还要看运气好不好,甚至可以说运气比技术更重要。所以末将最多只敢保证一定能重伤或者击沉长毛的蒸汽炮船,不敢保证尽快。”

        吴军水师在实战演习中的火炮命中率都只是勉强过百分之六,吴越当然不会责怪鲍志德的心虚胆怯,相反还嘀咕了一句,“不能拼运气,我这次如果运气好的话,从九江出偷袭饶州,就不会一路上都是南风了。”

        嘀咕过后,又盘算了片刻,吴越拿定主意,说道:“留下舢板船队保护运兵船,雒魏林号锅炉全开,全杀向鄱江口,去找长毛那条荣光号单挑!”

        “镇南王,你要让末将的雒魏林号单挑长毛的荣光号?”鲍志德惊讶问道。

        “没错!”吴越恶狠狠说道:“长毛唯一能威胁到我们运兵船队的,就是那条荣光号,既然他很可能主动出击,那我们就先迎上去找他单挑,这样就算他真的冲出了鄱江口想奔袭我们的运兵船队,我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在路上干掉他!”

  http://www.zwydw.com/book/0/7/21045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