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四十章 欲占鹊巢

第五百四十章 欲占鹊巢

        招降翁家兄弟虽然事关吴越老巢湖北的东北稳定,但是和东线战场的紧要程度比起来却又不值一提,所以我们还是先来看看吴军冯三保部这边的情况。

        除去开挂的吴越亲兵营,跟随冯三保东征的西南吴军是一万四千余人,兵力不算太多,武器装备也和吴越麾下的三大精锐兵团有着不小差距,全部装备击针枪的仅有冯三保直属的四个营,火炮数量倒是有三百多门,然而大部分却都是老式的前装滑膛炮,后装膛线炮仅有四十余门,整体火力与吴军曹炎忠兵团有着不小差距,兵员素质也不及以吴军主力战兵居多的曹炎忠兵团。

        各方面都不如曹炎忠兵团,然而冯三保兵团所必须承担的作战任务却不轻松,无论如何都得替吴军拿下池州府城和铜陵这两座沿江重镇,还必须拿下或者压制住无为的太平军,彻底疏通吴军的水上运输线,让曹炎忠兵团可以放心大胆的在芜湖战场上将军抽车,歼灭回援南京的各路太平军主力。

        冯三保兵团如果做不到这点,那么孤悬在芜湖战场上的吴军曹炎忠兵团就有可能面临补给危机,即便可以全身而退,吴军威胁南京逼迫太平军全力守卫西线的战略计划也将彻底破产,再也无法为上海吴军分担压力,还有可能导致上海吴军彻底覆灭。

        知道自己的责任重大,原本就性格谨慎的冯三保行事当然更是小心,途经之前已经被吴军水师顺手拿下的东流时,即便明知道原来驻守彭泽的太平军黄文金部残部已经离开建德去了池州,冯三保仍然还是十分小心的在东流留下了一千军队驻守,怕的就是黄文金卷土重来,再次攻打已经残破不全的东流小城,再度威胁长江航道。

        途经安庆时,虽然因为军情紧急冯三保没有上岸,却还是派人登岸与留守安庆的吴军联络,送上见面礼从安庆吴军手中拿到所有收集到的关于池州太平军的情报汇总,与麾下文武将官埋头研究,讨论攻打池州的具体策略。

        冯三保以前的幕僚长李瀚章已经被吴越任命为了湖南布政使,没有随军出征,目前接替这一职位的是李鸿章的四弟李鹤章,不过李鹤章却一直不愿让人认为自己能够出任高位是靠两个哥哥的提携,更害怕吴越会把自己留在后方错过扬名立万的机会。所以随着冯三保抵达九江后,李鹤章都是尽可能的避开和吴越见面,怕的就是吴越和罗里吧嗦的大哥李瀚章一样不许自己上前线,一直表现得十分低调,故意不肯让吴越注意到自己,还是在随着冯三保率军东征之后,李鹤章才跳了出来大展拳脚,事事处处争着抢着表现自己,这会冯三保又要众将就攻打池州的战术畅所欲言,李鹤章当然是毫不客气的第一个站出来运筹帷幄,指点江山。

        “……池州长毛利用贵池城一带多山多水的复杂地形,在池口、乌沙夹、薛家墩、何家湾、清溪塔和铁佛寺等地修筑了十二座营垒,表面上看象是要坚守外郭,层层抵抗,实际不然,我敢断定池州长毛何云龙部非常清楚这些城外营垒无法长期坚守,驻扎再多的兵力也是白白送死,只有全力守卫城池才有希望挡住我们讨逆大军的兵锋!”

        “何云龙在城外留下这么多的营垒,真正目的不是为了逼着我们和他争夺城外据点,而是为了驻扎在齐山的长毛黄文金部!”

        用竹杆重重一点沙盘上插着黄文金旗帜的齐山位置,李鹤章自信的大声说道:“何云龙想榨干黄文金部的最后一滴油水,所以才故意在城外留下多座营垒引我们去打,然后他就可以乘机逼着黄文金出兵去救他的营垒,拿黄文金的残余军队消耗我们的兵力,坐收渔人之利!”

        “如若不然,倘若我军只以偏师牵制黄文金部,主力猛攻池州城,那他何云龙就只有两个下场,一是逐渐被我军削弱,被迫放黄文金入城,给黄文金鸩占鹊巢的机会,二就是池州城被我军攻破,他何云龙连逃命都没有黄文金那么方便。所以对于何云龙这个大长毛来说,只有先让黄文金和我们在城外分出胜负对他才最有利,我们只要针对何云龙的这个心思下手,就一定能够收到奇效!”

        听着李鹤章自信满满的分析,冯三保、赵德昌和吴自等将难免都有些面面相觑,因为安庆吴军提供的池州太平军情报并没有一个字一句话提及太平军的内部问题,更没有提及过半句关于池州太平军守将何云龙和黄文金之间的矛盾,所以冯三保等人自然也不敢象李鹤章一样自信的断定池州战场上的太平军两大军头会有这么大的隔阂。

        只有晚清著名吃货丁宝桢赞同李鹤章的分析,点头说道:“季荃高见,长毛老将黄文金成名已久,声望远在何云龙这个长毛后辈之上,何云龙不会不防着黄文金以势压人,鸩占鹊巢抢他的池州府地盘。尤其现在黄文金又是丧家之犬,粮草军饷都没有任何的来源,正急着要找地方容身,何云龙只要稍微有点脑子,就一定不会轻易放黄文金进池州城,只会巴不得黄文金和我们在城外打得两败俱伤,让他坐收全部渔利。”

        “这也正是我们的机会所在!”李鹤章大声说道:“我提议,攻心攻城双管齐下,一边寄书招降何云龙和黄文金,乘机离间扩大他们之间的矛盾,一边不去上何云龙的恶当,不理他的城外陷阱,利用长毛不能齐心的机会,以雷霆万钧之势迅拿下池州城,杀池州长毛一个措手不及。”

        毕竟是后世扬名的能臣,只稍微盘算了片刻,丁宝桢就明白了李鹤章的意思,说道:“季荃,你说寄书招降,乘机离间,莫非是想在给何云龙劝降信上,直接声称说黄文金东援池州是为了鸩占鹊巢,鲸吞他何云龙的池州地盘?又在给黄文金的书信上指出何云龙的用意所在,让黄文金知道何云龙是想榨干他身上的油水,想逼着他彻底拼光军队?”

        “知我者,稚璜也。”李鹤章赞了一句,又说道:“我敢断定,只要这两道书信顺利送到何云龙和黄文金手里,他们之间本来就存在的矛盾肯定会再度扩大,尤其是黄文金,看到我们不上何云龙的当直接攻城,肯定不会再卖力出击替何云龙分担压力,只会幸灾乐祸的坐山观虎斗,等我们把何云龙逼急了求他进城增援。”

        “高见。”丁宝桢又赞了一句,说道:“刚才我还在奇怪,季荃你怎么会提议直接攻城,不去考虑先破黄文金?听你这句话我才明白,只有先攻城才对我们最有利,如果先打黄文金,除了正中何云龙的下怀之外,还有可能把黄文金逼得向何云龙低头服软,把两股长**成铁板一块。”

        “所以只有先攻城才对我们最有利。”李鹤章又振振有辞的说道:“我们先攻城,除了有机会利用长毛不齐心这个机会,抢在池州开门放黄文金进城之前攻破城池。即便我们做不到这点,也可以彻底打乱何云龙的如意算盘,让他求着黄文金这支客军进城,到时候两支互不统属又各怀异心的长毛军队挤在一个城里,客强主弱,又有嫌隙在前,就是想不内部生乱都难。”

        “妙计!妙计!”丁宝桢鼓掌,赞道:“洞悉人心,因势利导,在下佩服。”

        丁宝桢和李鹤章倒是一唱一和的互相吹捧了,旁边的冯三保和赵德昌等将却是听得张口结舌,搞不懂这两个货到底是不是在信口开河?最后,还是在听李鹤章和丁宝桢仔细讲解了具体的战术计划详细之后,又仔细盘算了许久,冯三保才勉强点了点头,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就按你们说的办法打吧。”

        …………

        当天下午,吴军船队逼近池州江段,徐来率领的水师船队上前开路,以密集炮火疯狂轰击太平军的池口炮台阵地,太平军的炮台虽然也英勇还击,无奈火炮数量和炮弹口径威力都与吴军水师悬殊太远,火力很快就被彻底压制。冯三保也这才派遣小船运载精锐士兵抢滩登6,配合水师炮火夺取太平军的炮台。

        激战期间,被李鹤章和丁宝桢料中,池州里的太平军何云龙部主力果然没有直接出兵增援池口,驻扎在池州城南的太平军黄文金部也果然乖乖的绕了个大圈子,从城南的齐山营地跑来池州西北角的池口镇增援,然而实力实在是太过悬殊,吴军水师只分出了一半的炮火,就把黄文金派来的援军轰得不敢进入射程半步,冯三保又果断增兵6上战场,在近距离以掷弹筒接连猛轰太平军的露天炮台,炮台守军招架不住,还没撑到日落就纷纷撒腿逃命,黄文金派来的援军一看情况不妙,也只好赶紧逃回齐山阵地。吴军则迅在池口抢修简易码头,让主力登岸立营,建立前进基地。

        池口炮台失守这点并没有让在太平天国中爵拜中天安的何云龙意外,因为何云龙很清楚自己在池口布置那几门火炮是什么成色,也从来没有指望过能靠着池口炮台挡住吴军水师的进攻。让何云龙意外的是吴军的攻势之锐利,只用了三个多小时就拿下了池口炮台,还有友军黄文金部的孱弱无能,受命增援池口炮台,竟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甚至没有一兵一卒能够登上炮台作战。

        诧异之下,何云龙还有些不放心的向来报告战情的亲兵问道:“你可要对你说的话负责任,黄承宣的兵,真的没靠近池口炮台就被妖兵直接打退了?”

        “回中天安,小人不敢说谎,黄承宣的兵确实没能登上炮台就被妖兵打退了。”受命去现场观战的亲兵如实回答,又说道:“不过这也不能怪黄承宣的兵,是妖兵的火轮船和大炮船的炮火太猛烈,登岸的妖兵又有快射妖炮,黄承宣的兵冲了三次都被打退,死伤很多。”

        “行了。”何云龙不耐烦的打断亲兵,脸色也有些阴沉,暗哼道:“狗屁的妖兵炮火太猛烈,真要是亡命的往炮台上冲,有上不去的道理?还不是想保存实力,不愿意多死人!”

        更让何云龙不爽的还在后面,天色微黑时,屯驻在齐山的黄文金派遣使者进城,旧事重提再度劝说何云龙收缩防线,放弃注定无用的外围营垒,把兵力集中在城内,凭借城防工事与吴军抗衡。知道黄文金此举目的的何云龙心中冷笑,嘴上敷衍说自己需要考虑,受命来劝说的范汝增有些着急,说道:“中天安,没时间考虑了,得乘着妖兵还没完全登6的机会赶紧收缩防线,不然就来不及了。我们的军队驻扎在城外没多少作用,根本挡不住妖兵的洋枪洋炮,只有全力守城我们才有希望挡住妖兵。”

        “不急,不急。”何云龙根本不听,一个劲的只是摇头,又皱着眉头问道:“范将军,你们今天统兵去救池口炮台的是谁?怎么打成了这个样子,没有一兵一卒冲上炮台助战,直接就被妖兵打退下来了?作战如此不力,黄承宣给了他什么处置?”

        范汝增听出何云龙话里的不满,心里也顿时有些不高兴,说道:“回中天安,今天统兵去救池口炮台的是我们二将军黄文英,他已经尽力了,是妖兵的水6炮火太猛才冲不上池口炮台,所以黄承宣没责怪二将军。”

        何云龙本就有些难看的脸色更加阴郁,说道:“既然是二将军,那我也无话可说,烦请范将军转告黄承宣,大敌当前,我们只有一起倾尽全力,才有希望挡得住妖兵,保卫我天国的城池土地。”

        知道何云龙是在拐弯抹角的指责自军没有尽力,范汝增心中更是不快,又见何云龙死活不肯松口让自军进城驻扎,范汝增也没了心情再和何云龙罗嗦,随便客套了几句就起身告辞,无比窝火离开的同时,范汝增还忘了转告彭泽太平军细作冒险送来的情报——关于湖口太平军如何破解吴军攻城战术的情报。

        不过何云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冲着范汝增的背影唾了一口之后,何云龙考虑的第一件事仍然还是如何逼着黄文金的余部军队冲锋陷阵,在城外和吴军拼一个两败俱伤,让高坐城内的何云龙可以坐收渔利。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当吴军逼着太平军俘虏把劝降信带回池州城中,转递到了何云龙的面前后,尽管明知道吴军是在挑拨离间,何云龙还是益坚定了决心,不到万不得以,绝对不许黄文金的一兵一卒进驻池州城!

        “妖兵的话其实也有点道理,黄文金之所以带着他所有的军队来增援池州,最关键的原因不是他黄文金有多好心,是他黄文金的老巢彭泽已经被妖兵给端了,没有钱粮军饷的来源,建德那一带又穷又没粮,黄文金留在那里只能是坐以待毙,只有乘着这个机会来池州逼着我分地盘给他,或者把我的地盘直接全部吞了,对他黄文金来说才是上上之策。”这是何云龙的真正心声。

        黄文金这边的反应比李鹤章和丁宝桢猜想的还要激烈,范汝增把与何云龙交涉的经过带回齐山营地后,早就知道何云龙是什么心思的黄文金顿时勃然大怒,当场就砸了桌子,破口大骂何云龙小儿不安好心,想逼着自己把军队彻底拼光。今天率军去增援池口炮台的黄文英更是暴跳如雷,大骂着要冲进池州城里去找何云龙讨还公道,好在黄文金还算冷静,知道大敌当前再闹内讧只会白白便宜敌人,喝住了黄文英的冲动,但黄军众将却无一不是义愤填膺,对池州友军万分不满。

        有这样的基础在前,深夜里受伤被俘的黄文金军士卒再把所谓的劝降信送到黄文金面前时,书信自然也就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样是一眼看出吴军有挑拨离间的嫌疑,然而黄文金却又非常认可吴军的分析,不把自己剩下的军队拼光或者拼得元气大伤,何云龙就绝对不会让自己进驻池州城。旁边的黄文英也愤怒说道:“哥,连妖兵都看得出来何云龙是想逼着我们和妖兵拼光,这场仗我们还怎么打?难道真的要为了何云龙那个忘恩负义的杂碎,拼光我们最后的军队?”

        黄文金不说话,背着手在寝帐里转了几圈之后,黄文金还突然问道:“带信回来那个伤兵,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马安正在审他,看他会不会是回来给妖兵当奸细。”黄文英如实答道。

        “不要审了,马上给他治伤,让他休息。”黄文金低声吩咐道:“你再以无名氏的名誉写一道匿名信,就说我们随时准备离开池州,不想和妖兵拼到底,明天给那个伤兵一点遣散银子,叫他又送回去交给妖兵。”

        “哥,你想做什么?”黄文英有些傻眼,万没想到一向对太平天国忠心不二的兄长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放心,你哥不是要做对不起天国的事,我是为了保全我们的军队。”黄文金沉声说道:“我这么做,是要让妖兵觉得我们不会为了何云龙和他们拼到底,随时准备撤军,甚至还有可能接受他们的招降,然后妖兵才有可能选择先打池州城。”

        “兄长妙计。”黄文英恍然大悟,赶紧说道:“只要妖兵先打池州城,以他何云龙的本事肯定招架不住,只能是磕头作揖的来求我们进城帮他守城,然后我们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黄文金点头,又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不是为了我们的弟兄白白送死,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做这种对不起良心的事啊。”

  http://www.zwydw.com/book/0/7/21479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