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压榨油水

第五百四十三章 压榨油水

        空气中尽是血腥味,硝烟味,还有人体被烈火焚烧后出的焦臭味,浓厚得让人难以呼吸,青黑色的烟雾弥漫天空,即便朝阳的金色光芒已经射上了西山之巅,池州城的上空仍然还是一片灰蒙,枪炮喊杀声渐稀,激烈残酷的池州攻防战也逐渐进入了尾声。

        背靠着倒塌的院墙坐在烧得焦黑的土地上,何云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汗水不断从额头上流下,在被硝烟熏得漆黑的沾血脸庞上冲出道道沟渠,身上的几处伤口还在渗血,可何云龙却是连关心的力气都没有了。

        手里的柯尔特左轮枪子弹早已打完,子弹同样打完的米尼枪连刺刀都已经折断,身边或坐或躺的,也只属下了五个全身血染的亲兵,可是在街道的尽头处,却又传来了喧哗声和零星的枪声。何云龙挣扎着想要站起,努力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只能是开口说道:“扶我起来,妖兵又来了,我们得快走。”

        两个伤势较轻的亲兵艰难的搀起了何云龙,何云龙环顾四周,现右面的地形要复杂一些,便打了一个手势,招呼几个亲兵去那个方向,然而剩下的三个亲兵却伤得太重,不是已经站不起来,就是勉强站起后又重新摔倒,再次努力现无用后,一个亲兵只能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中天安,我们动不了了,你走吧,别管我们了。”

        看了看已经无法行动的三个广西老兄弟,何云龙先是点了点头,又用更加沙哑的声音说道:“不行就投降吧,我不怪你们。”

        “我们不投降。”一个嘴里在不断流血的老兄弟声音微弱,说道:“宁死也不投降,中天安,你保重。”

        眼泪渗出何云龙的眼角,哽咽着又点了点头,何云龙这才步履蹒跚的逃向右面,然而很可惜,没走出多远,街角那边就传来了吴军士兵的吼叫声,“那边有长毛,还有几个长毛。”

        一大群戴着白缨帽的吴军士兵冲了过来,远远就大喊投降不杀,挣扎着冲了一段距离现敌人越追越近,何云龙知道自己逃不了了,只能是想搀扶自己逃命的广西籍亲兵吩咐道:“给我一枪,别让我当俘虏。”

        “中天安。”两个亲兵都哭出了声音。

        “少废话,给我一枪。”何云龙咆哮,“我宁愿死,也不当妖兵的俘虏!”

        “中天安,我们没枪子了,也没火药了。”一个亲兵哭泣着答道。

        何云龙叹了口气,只能是取下已经折断的刺刀,放在了脖子旁边准备自己了断,然而手上无力,一刀下去只是划破了颈间皮肤,何云龙再想重割时,吴军士兵已然冲到了近处,一个有点武艺的吴军士兵还凌空一脚飞起,把穿着将领服色的何云龙踹翻在地,其他的吴军士兵蜂拥而上,把何云龙和余下的两个太平军士兵紧紧按在了地上……

        “妖兵,杀我!杀我!老子不投降!老子不投降!”

        挣扎的呼喊无用,检查腰牌现了何云龙池州太平军主帅的身份后,欢声震天的吴军士兵不但没有处死何云龙,还强按着硬是给何云龙包扎了伤口,然后把何云龙五花大绑,架出了已经到处都是死尸鲜血的池州城,押到了城外的吴军临时指挥所中,交到了西南吴军的主帅冯三保面前。

        国字脸满身正气的冯三保喝止了吴军士兵强按何云龙跪下的举动,吩咐给何云龙松绑设座,又亲手把何云龙搀了坐下,叫人拿来了酒水点心给何云龙吃喝,已经一夜水米未进的何云龙则是来者不拒,给吃就吃,给喝就喝,不过当冯三保试探着问起何云龙可愿投降时,何云龙却毫不犹豫的手里的点心砸到了冯三保的脸上,大骂道:“做梦!老子和你们这些妖兵不共戴天!”

        一直牢记着女婿叮嘱的冯三保大失所望,可还是阻止了两旁卫士的难,又冲何云龙说道:“何将军,你这是何苦?事情都到这步了,你怎么还这样的冥顽不灵?你不为你自己着想,难道就不愿为你的夫人和子女着想?她们可都已经被我们生擒活捉了,我也下了命令,叫将士善待她们,你就不想见见她们?”

        “不必废话,要杀就杀。”何云龙满身凛然正气,说道:“做了我的女人,我生出来的儿女,就是她们的命,要杀要剐,顺便你们!”

        一心想把何云龙塑造成招降榜样的冯三保一听更加失望,不曾想旁边的李鹤章却突然开口,说道:“何将军,你最恨的人不应该是我们吧?昨天晚上,如果不是黄文金贪生怕死,抢先带着军队逃命,你又何至于会到这个地步?”

        听李鹤章提起拒绝进城参战和提前带着军队开溜的黄文金,何云龙顿时满脸都是怒色,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放心,老子做了鬼见了天父也不会放过那个狗杂种,如果不是那个狗杂种贪生怕死,你们这些狗妖兵也打不进老子的池州城!”

        仔细观察了何云龙的神色,见何云龙痛恨黄文金入骨的神情绝非作伪,李鹤章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先是建议冯三保下令把何云龙押走暂时关进战俘营,然后李鹤章才对冯三保说道:“叔父,这个何云龙还有大用,不能杀。”

        “我不想杀他,不过他死活不投降,又能有什么用?”冯三保无奈的反问道。

        “不需要他投降。”李鹤章微笑说道:“只需要他恨黄文金那个大长毛就行。”

        “贤侄这话什么意思?”冯三保毕竟不象女婿那样满肚子坏水,无法直接领会李鹤章的意思。

        “叔父,假如你是何云龙,又和黄文金见面的时候,你会怎么样?”李鹤章笑着又问。

        “当然是当场和他拼命。”冯三保想就不想就回答道:“我们抓到的俘虏已经交代,何云龙昨天晚上几次派人去求黄文金进城增援,黄文金都拒绝了,到了下半夜还提前带着军队跑了。我看这个何云龙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再叫他碰上了黄文金,肯定要马上和他拼命。”

        “那我们就应该给他这个机会。”李鹤章奸笑说道:“黄文金带着军队去了东面,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去了铜陵,我们只要确认了这一点,就马上顺便找一个借口把何云龙放了,让他也去铜陵,然后何云龙和黄文金一见面就拼命,守铜陵的长毛掬天安赵金福左右为难,帮谁都会闹矛盾,到时候长毛内部大乱,矛盾重重,我们再想打下铜陵城,不是可以轻松许多?”

        冯三保放声大笑了,夸奖道:“还是贤侄的脑瓜子灵,竟然能想出这种让长毛内乱的好主意,不过贤侄,何云龙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就算一见面就和黄文金拼命也肯定拼不过,起不到多少让长毛内乱的效果啊?”

        “昨天晚上有好些池州长毛出城逃命,里面肯定有不少去了铜陵,他们一定会帮着何云龙找黄文金拼命。”李鹤章自信的笑道:“还有,池州毗邻铜陵,何云龙和赵金福平时里肯定有不少往来,赵金福和何云龙的交情也肯定比和黄文金更深一些,不看僧面看佛面,想来怎么都要向着何云龙一些。只要赵金福和黄文金离心离德,我们接下来的仗肯定要好打许多。”

        冯三保一听更是心动,又盘算了片刻后,冯三保便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这么办,只要确认黄文金逃到了铜陵和长毛赵金福部会合,我们就把何云龙放了,让他去铜陵找黄文金拼命。反正这个何云龙杀了也是白杀,倒不如让他再挥点作用,还显得我们仁德,让长毛知道被我们抓了也有希望活命。”

        “叔父,那干脆把何云龙的家人给他送去,和他关在一起。”李鹤章又建议道:“放人的时候,也干脆把他的家人也一起放了,让铜陵的长毛看看我们的肚量,知道投降我们连家人都可以保全。”

        冯三保从来就不是喜欢滥杀无辜的人,自然不会介意释放几个无关紧要女人孩子,所以马上就点头答应,又立即派人传令,让战俘营把何云龙一家人关在一起,尽量善待。

        如此一来,当然是白白便宜了宁死不降的何云龙,当一妻一妾和两儿一女被吴军士卒送到何云龙面前时,早已抱定了必死之心的何云龙自然是万分意外,也在老婆孩子的哭泣声中多少有些动摇,不再动辄辱骂吴军看守自己找死,还开始有些钦佩冯三保的胸怀肚量,虽不至于生出投降的念头,却也对吴军的仇恨大减,明白吴军确实很有诚意招降自己。

        更让何云龙意外的还在后面,一天多时间后,当他一家人被吴军押着乘船来到了铜陵近郊附近时,冯三保竟然再度召见了他,还一见面就直接对何云龙说道:“何将军,有件事麻烦你,我想给你们太平天国的掬天安赵金福去一道书信,可是没有合适的信使,请你辛苦一下,带着我的书信去见赵金福赵将军?”

        “你叫我去给赵兄弟送信?”何云龙在惊讶中不小心暴露了自己与赵金福的亲密关系,又脱口问道:“你就不怕我一去不回?”

        “本官没有指望你回来。”冯三保微笑说道:“本官请你送信去给赵金福,是想让他亲眼看一看本官的态度,让他知道只要投降了我们,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所以本官用不着要你回来,你到了铜陵就留在那里吧。”

        “你不怕我又带着军队找你拼命?”何云龙将信将疑的问道。

        “本官当然不怕。”冯三保笑着说道:“如果何将军还想和我们在战场上一较长短,我们再次奉陪就行了,你也有这个机会,我们的斥候报告,你有一部分军队逃到了铜陵,和赵将军会合在了一处。”

        何云龙更是将信将疑,还有些欲言又止,旁边的李鹤章察言观色,猜到何云龙的心思,便插口说道:“何将军请放心,为了让赵金福将军他们知道我们的招降诚意,我们会让你带着家眷一起去铜陵,你和你的夫人孩子一起走。”

        何云龙露出了无法掩饰的喜色,然而转念一想,何云龙却又断然拒绝,摇头说道:“我不去,我没脸去我的将士,更没脸带着老婆孩子去见他们。”

        没想到何云龙会这么不按剧本演出,冯三保当然有些愣,不过还好,旁边的李鹤章运思极快,马上就说道:“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请尊夫人和你的公子小姐送信,何将军你选择吧,是你和你的家人一起去铜陵,还是让你的家人替你去?”

        何云龙又犹豫了,李鹤章则假惺惺的劝道:“何将军,别固执了,我们冯大帅是一片好意,快带上你的家人去铜陵吧,然后尽快另外找个地方安顿她们,打仗是我们大老爷们的事,和女人孩子没什么关系,别再让她们冒险呆在前线。”

        何云龙一听更是动摇,李鹤章却是不由分说,越俎代庖替何云龙拍板道:“既然何将军没什么意见,那就这么办了。来人,快为何将军和他的家人准备船只,送他们上岸。”

        就这样,半推半就的,何云龙一家六口终于还是被请上了吴军的小船,在几条吴军水师舢板的保护下顺江而下,很快就来到了铜陵南郊的铜官山附近,又在吴军士兵的客气邀请下带着冯三保的书信上了岸。接着很快的,铜官山上太平军营地中就有军队过来,拦住了还在觉得匪夷所思的何云龙一家——其实直到最后时刻,何云龙都还在不敢相信吴军会真的这么放了自己一家。

        何云龙和同封天安爵位的铜陵太平军守将赵金福确实关系很好,铜陵这边的太平军也对何云龙颇为熟悉,才刚问清楚何云龙的身份和来意,马上就必恭必敬的把何云龙一家请进了太平军的铜官山营地,验明身份无误后,驻守铜官山的太平军也马上在第一时间派人护送何云龙去铜陵与赵金福见面,何云龙感激不尽,可也万分尴尬,很是羞愧于被吴军俘虏和被迫替吴军送信。

        尴尬和羞愧的情绪很快就被愤怒取代,在友军的保护下北上铜陵城时,何云龙先是确认了自己的确有一些残部逃到铜陵城,接着又意外得知,断然拒绝了进城增援又提前跑路的黄文金竟然也带着他的军队来到了铜陵!然后何云龙也没做任何的考虑,马上就红着眼睛向保护自己的太平军两司马喝问道:“黄文金那个狗杂种,现在在那里?!”

        …………

        同一时间的黄文金正在铜陵城里,还正在为一件不大小的事和铜陵太平军的主将赵金福争执——鉴于形势,黄文金建议赵金福尽快撤回数量明显偏多的铜官山驻军,不要在留在山上等死,同时炸掉铜官山所有铜矿的矿洞,不给吴军迅恢复生产的机会。

        “炸掉铜官山的所有矿洞?”赵金福的表情十分古怪,说道:“黄承宣,记得你以前来过铜陵啊?铜官山的铜矿,对我们天国还有铜陵本地的百姓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应该知道啊?你也舍得?”

        “掬天安,再舍不得也必须得炸了。”黄文金严肃说道:“我知道铜官山的铜矿很重要,但是妖兵的洋枪洋炮实在是太厉害,铜官山营地那点营防工事在妖兵的炮火面前连半天都扛不过去,铜官山肯定会很快就被妖兵占领,与其把那些铜矿留给妖兵,让他们产铜铸炮来打我们,倒不如狠下心来炸了,让妖兵连找矿脉都难!”

        黄文金的话当然还对,而黄文金并不知道的是,因为吴越老巢湖北铜矿稀少和云南铜矿刚被吴军拿下不久并且运输困难的缘故,铜陵的铜矿对吴军的重要性还远在他的想象之上——吴军大冶工业基地的生产用铜,有将近一半的铜矿石实际上是产自铜陵!如果太平军真的能狠下心炸掉所有的铜陵铜矿,那么再过上一段时间,吴军被迫用铜钱提纯生产黄铜都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吴军不管是生产机械设备还是枪支弹药,都必须用到比铁延展性好且容易锻造的金属铜,难以用其他金属代替,还有吴军正在着手架设的从武汉到郑州和武汉到长沙的电报线路,更是吃铜的大户。

        建议虽对,但是很可惜,太平军控制地产出的铜矿,之所以能够被运到大冶工业基地铸造成杀害太平军将士的利器,最关键原因当然是利润丰富,走私猖獗!而做为铜矿走私最大的幕后老板,赵金福当然绝不可能容忍黄文金炸掉自己的钱袋子,所以……

        “不行!我们天国将士跟着天王和东王起兵杀清妖,不是为了害老百姓,是为救百姓!铜官山的矿洞一个都不能炸,那怕炸掉一个,都会让无数的铜陵老百姓没活干!没饭吃!”

  http://www.zwydw.com/book/0/7/21674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