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效果非凡

第五百四十四章 效果非凡

        听传令兵说何云龙来了,黄文金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奇怪已经确认被吴军生擒的何云龙怎么还能来到铜陵,而是下意识的叫了一声糟,知道事要麻烦,今天这一关很难过去了。

        被黄文金料中,也没办法形容何云龙看到黄文金时的愤怒神情,在场众人只是听到了一声如同受伤猛虎一般的嚎叫,然后就看到何云龙的拳头已经砸到了黄文金的脸上,再接着,狂风暴雨的拳脚又接连不断砸到打到黄文金的脸上身上,间杂着歇斯底里的怒骂,“狗杂种!忘恩负义的狗杂种!还老子的池州城,还老子的池州城来!”

        因为何云龙是空着手扑上来拼命的缘故,确实理亏的黄文金始终都没有还手,只是尽量的闪避,实在躲不开的也咬牙忍了,不过气红了眼的何云龙也很快现自己空手要不了黄文金的命,便又去抢堂上卫士的配刀,结果不但赵金福赶紧大叫阻止,武艺很好的黄文金也不敢再光挨打不还手,立即飞起一脚,直接踢飞何云龙手里的刀,又习惯成自然的补上一脚,用鸳鸯腿把有伤在身的何云龙踢翻在了地上。

        “狗杂种——!”

        气红了眼的何云龙不顾身上重新裂开,跳起来又去抢卫士的枪,赵金福赶紧喝令卫士把何云龙按住,又冲黄文金吼道:“黄文金,你先出城,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知道正在气头上的何云龙无法理喻,黄文金只能是头也不回的赶紧走了,何云龙却是象疯了一样的疯狂挣扎,大喊大叫着要和黄文金拼命,疯狂问候黄文金的祖先十八代,还冲着赵金福吼道:“赵金福,你是不是我兄弟?是我兄弟就给把黄文金宰了,给我的池州城报仇!给我的弟兄报仇!报仇!”

        “何兄弟,我们当然是兄弟,可黄文金也是我们天国的兄弟。”赵金福十分无奈的回答道:“你冷静点,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黄文金是做得不地道,是对不起你,可他也有他的苦衷,你要理解……。”

        “少废话!”何云龙狂吼,“这个王八蛋,在池州吃我的喝我的,到头来又故意见死不救,害得我的池州城被妖兵攻破,不宰了这个忘恩负义的狗杂种,老子誓不为人!”

        赵金福苦笑了,只能是又劝道:“何兄弟,冷静点,池州的事,我会叫黄文金给你赔罪,妖兵已经到大通了,大敌当前,我们要以团结为重……。”

        “我团结他娘过头!”何云龙疯狂怒吼,红着眼睛大吼道:“在池州的时候,我又什么地方对不起他黄文金狗杂种?又给他军粮又给他武器,又把地盘借给他驻扎,还要怎么团结他?他又是怎么报答我的?老赵,你等着,等着黄文金怎么报答你,我就是你的下场!”

        赵金福无奈摇头,也不再劝,只是叫卫士紧紧按住何云龙让他自行冷静,结果僵持了一段时间后,何云龙果然稍微冷静了一些下来,赵金福这才叫人放开他,还有叫郎中给伤口已经再次渗血的何云龙治伤,同时故意转移话题,问道:“云龙,不是听说你被妖兵生擒了吗?怎么逃出来的?”

        “不是逃出来的,是妖兵主动放了我,还有我全家。”何云龙中计分散了心思,先是把自己被俘和获释的前后经过大概介绍了一遍,然后又拿出了冯三保写给赵金福的劝降信,说道:“这是妖兵头子冯三保给你的信,不过我可不是来替妖兵劝你投降的,如果不是要找黄文金那个狗杂种算帐,我宁死也不会给妖兵送兵。”

        “当然,咱们俩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是什么样的为人,我还能不知道?”

        赵金福确实很信得过何云龙,丝毫没有怀疑何云龙的义节和真正来意,也随手拆开了何云龙的劝降信观看,结果在看到冯三保承诺保证太平军众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之后,早就已经靠着铜陵铜矿了大财的赵金福还心中动了一动——毕竟,越是有钱的人,越不愿意白白送命。

        还好,这点动摇还不足以让赵金福丧失理智,抛弃多年的信仰、坚持和忠诚。所以赵金福很快就把冯三保的劝降信撕得粉碎,又派人把何云龙接到自家后堂,让自己的妻妾帮着照看,然后命令摆设酒宴,为多年好友何云龙接风洗尘和压惊。

        到了酒桌上,余恨未消的何云龙仍然大骂黄文金不止,一再请求赵金福帮自己报仇雪恨,赵金福苦劝作用不大,只好又赶紧转移话题,问起了池州太平军和吴军交战的具体情况,顺便打听吴军冯三保部的具体战斗力,何云龙如实相告,坦然承认自己犯下的战术错误,也承认吴军枪炮犀利极难对付,不管野战巷战池州太平军都不是吴军的对手。

        “何兄弟,那在你看来,我的军队能不能挡得住妖兵?”赵金福又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老赵,说句你不爱听的实话,野战你恐怕没有多少把握打得过妖兵。”何云龙也没客气,直接就说道:“我知道你的军队武器装备要我好上一些,但你手里那点洋枪洋炮还是绝对拼不过妖兵,妖兵的枪炮太厉害了,打得快又打得准,又有掌心雷和快射小炮,和他们拼野战是找死。”

        “姓黄的也是这么说。”赵金福神情担忧,说道:“他还告诉我,说妖兵有一支军队更厉害,拿着枪子好象可以打不完的妖枪,不用装枪子弹药爬着就可以连续开枪,他那天晚上去救池州西门,就是因为碰上了这支妖兵,被打得死伤惨重,只能逃命。”

        “他放屁!天下那有这样的妖枪?”没和亨利连珠枪交过手的何云龙大骂,“他就是在保存实力,不敢和妖兵硬拼。”

        “姓黄的应该没骗我。”赵金福答道:“我开始也不相信世上能有这样的妖枪,但是当时许多在场天国老兄弟都这么说,就由不得我不信了。”

        “真有这样的妖枪?”何云龙一楞,又疑惑问道:“那我怎么没碰上?”

        “不知道,也许那种妖枪在妖兵军队里也不多,所以你没碰上。”赵金福猜到正确答案,又说道:“但不管妖兵有没有这种妖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才能守住铜陵城。”

        “只能是全力守城。”何云龙无奈的说道:“坚守城墙防线,用居高临下的优势抵消妖兵的枪炮优势,不让妖兵进城一步。”

        “但如果城墙也守不住怎么办?”何云龙反问,说道:“听说妖兵有一种威力很大的古怪火药,可以直接炸塌城墙,如果妖兵象是在池州一样直接炸城门炸城墙,或者挖地道埋火药炸城墙,我们又没能防住,怎么办?”

        “这……。”何云龙无言可对了,又突然醒过了味,忙问道:“老赵,难道你动摇了?”

        “我怎么可能动摇?”赵金福矢口否认,说道:“我是问怎么办?如果城墙也守不住,我们还能怎么办?”

        “那只能是和妖兵拼到底,为天国和天王尽忠。”何云龙说了实话。

        赵金福的神情有些复杂,半晌才点了点头,叹道:“是啊,真到了那一步,也只能是为天国和天王尽忠了。”

        “你放心,我会带着我的残部和你血战到底,誓死不降。”何云龙安慰赵金福,又说道:“但你绝对不能让黄文金那个狗杂种进城,那个狗杂种不怀好意,进了城对你的威胁可能比妖兵更大。”

        “有你在城里,我那里还敢让黄文金进城?”赵金福苦笑,又心里动了一动,突然想到了一个拒绝黄文金进城的绝佳借口——防止何云龙的余部和黄文金部火并。

        酒宴结束后天色已晚,虽说何云龙想连夜去自己的残部营地接管军队,赵金福却拉住了他,费尽口舌把何云龙暂时留在了城里休息过夜,避免了何黄二军连夜火并的隐患。同时为了何黄两军的将士好,也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赵金福又派遣使者连夜出城去和黄文金联系,明白告诉黄文金说自己为了避免何黄两军火并,只能是让何云龙的残部进城助守,要求黄文金在城外建立坚固营地,与铜陵城和铜官山驻军互成掎角之势,并要求黄文金承担机动任务,随时准备着出兵救援铜官山。

        得知了赵金福的决定和要求后,真心诚意来帮赵金福守铜陵城的黄文金当然是大失所望,心灰意懒之下,黄文金甚至还生出了再度率军离去的心思,并且把这个念头拿了出来和众将商量。结果让黄文金颇为意外的是,自己的麾下众将竟然一致同意离开铜陵,亲弟弟黄文英还这么说道:“留在铜陵没意思了,赵金福不让我们进城,留在城外是白白送死,何云龙那个鼠肚鸡肠的王八蛋又坚持认为是我们害他丢可池州城,肯定会拉着赵金福千方百计的刁难陷害我们。与其留在这里送死,倒不如带着弟兄们趁早走人,去其他容得下我们的地方和妖兵干。”

        “二将军的话有道理。”在池州犯了大错的范汝增也怯生生的说道:“我们可以去无为投奔齐天候范运德,他如果收留我们当然最好,不行也可以直接去找翼王八千岁,以八千岁的脾气,肯定不会为难我们,还一定会对我们不错。”

        其余众将纷纷附和,都说与其留在铜陵受何云龙的气,被赵金福逼着送死,不如再往下游去投奔无为太平军或者直接去投奔石达开。黄文金听了大为心动,又实在无法与何云龙相处,盘算了片刻就下定了决心,道:“好吧,明天我就派人去和赵金福联系,给他最后一个机会,他如果让我们进城,我们就留下来帮他打妖兵守铜陵。他如果还是要坚持留在城外,那我们就去无为!”

        众将欢声叫好,黄文金也在心里说道:“赵金福,这可是老子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不是为了天国大事,实际上老子连最后这个机会都不想给你这个鼠目寸光的铜耗子。”

        很可惜,第二天黄文金遣使进城向赵金福表明态度之后,赵金福不但没有抓住这个最后机会,相反还对黄文金的决定大为恼怒,几乎当场破口大骂黄文金的忘恩负义,白吃白拿自己的粮草军需还不肯为自己卖命。旁边的何云龙则是冷笑连连,说道:“老赵,看到没有,这就是你收留黄文金的下场,现在你该明白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吧?”

        听到何云龙这话,赵金福的脸色当然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黄文金派来的使者却是脸色更难看,直接说道:“掬天安,你考虑一下吧,我们黄承宣说了,他等你等到天黑,天黑前你如果不给我们答复,到了晚上我们就马上走。”

        黄文金的使者气呼呼的走了,赵金福的脸色也变得更难看了,旁边的何云龙却是大为惋惜,说道:“可惜妖兵来得太慢,如果妖兵这个时候能够赶到铜陵城下就好了,只要让妖兵现黄文金今天晚上要退兵,他黄文金小儿就是不想和妖兵拼到底都不行!”

        听到何云龙这话,赵金福的心里又是一动,一个恶毒念头浮出脑海,不过还好,赵金福只是动了一下这个念头,马上又打消了这个过于卑鄙的打算,同时别无选择的,赵金福还不得不慎重考虑了一下是否让黄文金率军进驻铜陵,帮助自己守城?——虽说赵金福和何云龙的关系相当不错,但如果让黄文金所部进驻铜陵城对赵金福更加有利,现实主义者赵金福也不是不可以考虑放弃何云龙,张开双臂拥抱黄文金。

        考虑的结果是赵金福不敢冒这个险,因为太平军老将黄文金的功勋声望比赵金福高得实在是太多了,军队里身经百战的广西老兄弟也比赵金福军队里的老兵多得多,让黄文金进城后不但难以指挥控制,稍有不慎还有可能被黄文金以客欺主,鸩占鹊巢。所以犹豫再三之后,赵金福还是拿定了主意,决定还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黄文金进城,只能是另想办法让黄文金在城外给自己当炮灰。

        也是凑巧,就在赵金福下定这个决心的时候,铜官山那边突然传来了噩耗,说是吴军今天早上在大通镇登6之后,先锋前队直接开拔到了铜官山下,布置炮兵阵地准备攻打铜陵太平军的铜官山营地。视铜官山为命根子的赵金福闻报当然大惊,然后又突然灵机一动,马上派人出城去和黄文金联系,要求黄文金立即出兵增援铜官山,承诺只要守住了铜官山,就把铜陵太平军经营多年的铜官山营地借给黄文金驻扎,并且保证粮草和弹药的供应。

        “谢了,铜官山那里的情况我知道,营地是很坚固,可惜不是城墙,在妖兵的开花炮面前根本不堪一击,我没兴趣去那里送死。要我帮忙可以,让我进城,不然天一黑我就走。”

        这是黄文金不做任何考虑给出的绝情答复,结果使者把黄文金的原话带回到赵金福的面前后,气不打一处来的赵金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也终于下定了一个决心…………

  http://www.zwydw.com/book/0/7/21726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