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希望仍存

第五百五十二章 希望仍存

        也多亏了天色太黑和座船不够气派,没有过于引起吴军水师将士的注意,石达开的旗舰才侥幸没有遭到吴军水师的全力追杀,险之又险的在江宁镇附近靠上南岸,摆脱吴军水师的追击,没有稀里糊涂的变成水中冤魂。

        然而其他大部分的太平军将士就没有石达开这么幸运了,高机动大吨位的吴军蒸汽炮船甚至不用开枪开炮,也用不着刻意去撞击敌船,直接用高行驶带起的波浪就掀翻了数量众多的太平军运兵船,无数侥幸在运漕战场上逃生的太平军将士落入江水,挣扎呼救,随波沉伏,溺死呛死者不计其数,场面惨不忍睹。

        再接着,吴军舢板船队也赶来参战劫杀,又将更多的太平军运兵船击沉烧毁,太平军将士的伤亡数字更是飞上升,最后石达开好不容易在和州集结的七千多残兵败将活着逃到长江南岸的还不到两千人,包括得力谋士曾锦谦和大将曾广依、许桂和、徐林忠在内的众多文武官员惨死在渡江途中,能够跟着陈玉成逃到北岸的将士也不到千人,损失惨重得让无数太平军将士放声大哭,也让石达开眼泪流尽,咬牙出血。

        再怎么痛哭也没用了,阵亡的嫡系将士已经不可能再活过来,又在岸上看到吴军船队密密麻麻的沿江而下,石达开马上就明白南京大战将要比自己估计的更早展开,所以在哭出血泪之后,石达开也没敢做任何的迟疑,赶紧带着仅剩的残余兵将疾行向东,急匆匆赶回南京来和洪秀全见面。

        还好,因为南京太平军在江心州、永定州和大胜关都派驻得有军队守卫的缘故,必须要先拿下这些外围屏障的吴军冯三保并没有急着大举登6,丢光了所有辎重武器的石达开军这才得以顺利逃进了南京外郭,跑到了南京城下请求入城觐见洪秀全。

        被张遂谋和曹卧虎料中,穷急回京的石达开果然没再受到之前的隆重欢迎,翻脸不认人的洪秀全甚至不许石达开率军入城,先是逼着石达开的残余兵马在雨花台立营驻扎,然后才派人宣召石达开入城觐见,同时明确要求石达开只带不许过十人的随从进城,石达开窝火万分,可是又无可奈何,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奉诏行事,在蒙得恩总领的南京太平军将士监视下入城,灰头土脸的进到天王府拜见洪秀全。

        事还没完,见到连遭惨败的石达开时,洪秀全不但没有半句好言安慰,相反还一见面就冲着石达开怒吼,直呼名字的咆哮,“石达开,你是干什么吃的?四万多天国大军,前后才四天来点时间,居然给朕丢得精光!你这个翼王八千岁到底会不会打仗?天国给你那么高的爵位,朕给你那么多的兵权,你就这么报答朕?这么报答朕的天国?!”

        满肚子委屈却无处泣诉,石达开只能是拜伏在洪秀全的脚下老实请罪,落泪说道:“微臣无能,有负圣恩,辜负了天国朝廷,更辜负了千千万万的天国臣民百姓,但微臣已经尽力了,微臣已经尽到了所有的努力,实在是妖兵的枪炮犀利,越小妖和他的妖兵妖将个个奸诈过人,再加上叛徒败类层出不穷,所以微臣才……。”

        “闭嘴!”洪秀全怒吼打断石达开,疯一样的大叫道:“从湖口九江一路败到天京,丢湖口丢彭泽丢安庆,朕把天京上游所有的兵马城池都交给你节制,你就打成了这样?居然还被妖兵俘虏,居然还要拿我们天国将士抓到的妖兵把你换回来,天国王爷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居然还有脸回来,还有脸回来向朕说你已经尽力了?!”

        “天王万岁责备得是,微臣是应该自刎以谢天王。”石达开又一次哭出了声音,磕头说道:“可是微臣不回来不行啊,妖兵马上就要打到天京城下了,微臣不回来勤王护驾不行啊!”

        “勤王护驾?我呸!就你带回来那点残兵败将,除了浪费粮食还能起什么作用?贪生怕死就给朕明说,朕看你别说是和林启荣、黄文金相比了,就是阵亡的天国士卒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比你强百倍!无能!无耻!!”

        尽到了最大努力只是败在实力不足,几次死里逃生好不容易回来,却又受这样的责骂羞辱,委屈到了极点的石达开羞愤得几乎无地容身,然而洪秀全却依然怒骂不止,最后石达开忍无可忍,也只好大叫了一句臣以死谢罪,然后当着洪秀全的面就去撞柱自杀。

        还好,以蒙得恩为的太平军文武官员死死拦住了石达开,同时又一起向洪秀全跪下为石达开求情,好说歹说才让洪秀全停住怒骂,但即便如此,洪秀全还是大吼道:“翼王你不用当了,贬为检点,你的所有部下,全部削除爵位!”

        事事处处都以太平天国的大业为重,石达开当然不会在意洪秀全削除自己的所谓八千岁封号,老实只是磕头谢恩,多少又让洪秀全平息了一些怒火。而恰在此时,殿外又有官员飞报,说是吴军冯三保部已经同时从水6两路向大胜关起了进攻,洪秀全马上又一指石达开,喝道:“带上你的兵马,马上去给朕增援大胜关!大胜关在,你的人头在,大胜关丢,你的人头丢!”

        “马上去增援大胜关?”

        手里只剩一千多残兵败将的石达开一听傻眼,不过还好,目前最得洪秀全信任的赞王蒙得恩是个明白人,赶紧向洪秀全磕头说道:“天王万岁恕罪,翼王……,哦不,石检点的军队情况臣下知道,既丢光了火炮辎重,又十分疲惫劳累,且大半带伤,这个时候再叫他们去增援大胜关,不但肯定起不了任何作用,相反还有可能拖大胜关将士的后腿。所以臣下斗胆,恳请天王收回成命,另派一军去增援大胜关。”

        蒙得恩的话洪秀全当然要给点面子,努力压下了心中怒火后,洪秀全这才点了点头,收回了让石达开立即出战的命令,又命令蒙得恩安排军队去增援大胜关。结果石达开一听有些着急,忙又磕头说道:“天王万岁,出兵增援大胜关的事,最好还是慎重为上。大胜关就在长江岸边,妖兵的火轮船炮火可以直接覆盖,派兵增援不但很难起到作用,还很可能注定是白白死伤。以臣下之见,最好还是别急着派遣援军,先让大胜关的守军凭借坚固工事坚守,然后看看情况再做决定不迟。”

        蒙得恩一听有些动摇,洪秀全却是怒火复燃,大吼道:“妖兵都要打到天京城下了,还不和妖兵寸土必争,难道要放弃所有的城外的营垒,全部回城让妖兵包围天京城?”

        知道洪秀全正在气头上,石达开只能乖乖住口,不过还好,石达开很快就现自己的话还是收到了一定作用,当着洪秀全的面派遣军队增援大胜关的军队时,蒙得恩故意派了一支在二线军队中都排名偏后的军队去增援大胜关,没有派遣一线的精锐主力。——此前为了摆脱杨秀清对南京军队的影响,洪秀全从石达开麾下抽调了不少的军队留在南京,所以石达开对南京太平军的情况相当熟悉。

        “还好,天王最信得过的蒙得恩还听得进劝,天京还有希望。”在心里庆幸了一句后,石达开又马上拿定主意,决定赶紧向蒙得恩靠拢,争取通过蒙得恩对洪秀全施加影响,让洪秀全做出正确决定,稳住已经危如累卵的太平军局面。

        事还没完,正当石达开觉得还有希望的时候,洪秀全突然又了飙,冲着正被石达开寄以了厚望的蒙得恩大吼大叫道:“忠王那边怎么还没消息?妖兵都已经打到天京城下了,他为什么还不带着主力来救天京?李秀成想干什么,他到底想干什么?!”

        “天王恕罪,忠王最近几天一直都没有消息。”蒙得恩赶紧请罪,小心翼翼的说道:“恐怕他还是那个打算,想先拿下上海,肃清后方隐患,然后再回师来救天京。”

        “上海上海,他坚持打上海到底是想干什么?!”洪秀全明显有些气急败坏,大吼道:“再给他去一道圣旨,命令他立即回兵来救天京!”

        “天王万岁,圣旨今天早上已经出了啊?”蒙得恩小心提醒道。

        “再一道!”洪秀全红着眼睛吼道:“直接问他,他是不是想要背叛天国,故意让妖兵打破天京杀害朕?!”

        细胳膊扭不过粗大腿,蒙得恩只能是老实领旨,当场让女官代笔,在一天之内给李秀成送去第二道催促回兵来救南京的洪秀全圣旨,还是语气更加严厉的圣旨。结果也是在第二道圣旨出之后,怒气稍歇的洪秀全才没好气的喝令散朝,又把收编石达开残部的差使交给了蒙得恩,让蒙得恩安排拨给石达开残部的武器粮草,又明确交代让石达开直接听从蒙得恩的指挥。

        洪秀全的这个决定虽然明显有让亲信蒙得恩监视石达开的意思,也有些在故意羞辱石达开——蒙得恩此前的官职爵位和石达开可不是差着三级五级,不过却也给了石达开和蒙得恩交流联络的机会。同时让石达开十分欣慰的是,当他忍气吞声的跟着蒙得恩离开了天王府后,蒙得恩不但马上请他到自己的赞王府说话叙谈,还在单独交谈时直接了当的对石达开说道:“翼王,虽然天王已经夺了你的爵位,但是在私底下我还是要称你一声翼王,也会尽快想办法请天王恢复你的爵位。”

        石达开赶紧谦虚,蒙得恩却是坚持要继续称石达开为翼王,又说道:“翼王,还有件更重要的事,翼王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对军事了解不多,自金田起事之后我就没有独自统兵上过战场,所以这次的天京保卫战,还要请你多多帮我。”

        石达开悄悄松了口气,又假惺惺的和蒙得恩谦虚了几句后就马上表示一定尽力给蒙得恩帮忙,蒙得恩则雷厉风行,又马上叫人拿来了南京太平军的各种册籍,让石达开了解南京太平军现在的具体情况,石达开也不再客气,赶紧一头埋进册籍和地图沙盘中,争分夺秒的了解起了南京守军的各种状况。

        了解掌握的结果是让石达开喜出望外,因为南京太平军现在的兵力不但比石达开事前猜想的更多,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洪秀全这段时间里从长江下游各地抽调来的两广老兵,不但战斗力靠得住,战斗意志和忠诚度更靠得住。同时南京太平军的武器储备情况也比石达开事前预料的更多更好,各式洋枪过万支,还有使用黑火药开花炮弹的洋炮五十余门,另有少量的苦味酸武器。所以石达开很快就得出结论,只要战术上不犯大错,光凭南京太平军,就足以挡住吴军冯三保部的进攻!

        唯一让石达开揪心的是粮草,虽说城里目前的粮草可以支应七八成以上,然而吴军那边只要疏通了长江航道之后,粮草根本就是无穷无尽,同时吴军的水师又太过强横,切断南京城的水上粮草供应易如反掌,所以吴军只要再切断南京太平军的6上粮道,那么不需要冒险攻城,光凭围城耗粮就可以把太平军活活耗死!

        而再接着,石达开又突然明白了李秀成坚持要先打上海的一片苦心,只有打下了上海才能从洋人那里获得源源不竭的武器弹药供应,甚至得到可以和吴军水师抗衡的蒸汽炮船,也只有打下了上海,才能肃清后方隐患,让苏州杭州松江等产粮地可以放心为南京战场提供供应,同时后顾无忧的李秀成也可以凭借最为绝对的兵力优势,通过6路为南京太平军提供粮草补给!

        “战略的成败关键是在上海,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放弃攻打上海!”

        摸清楚了南京太平军的具体情况后,石达开很快就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暗道:“应该再给李秀成一段时间,否则搞不好就有可能让他前功尽弃。另外这个时候让李秀成继续强攻,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逼着妖兵猛攻天京城围魏救赵,甚至诱使妖兵分兵先去救上海,那我们守住天京的把握肯定更大!”

        看穿了这一点之后,石达开却又有些犹豫,因为石达开今天已经亲眼看到了洪秀全对李秀成迟迟不肯回援南京的态度,自然有些担心无法说服洪秀全接受自己的结论。而让石达开意外的是,当他吞吞吐吐的把自己的看法对蒙得恩说了之后,洪秀全目前最信任的蒙得恩居然不但没有勃然大怒,相反还神情惊讶的说道:“翼王,你也觉得应该让忠王继续打上海?”

        “赞王,还有谁也觉得应该继续打上海?”

        石达开听出蒙得恩的弦外之音,赶紧追问细节,蒙得恩则是先犹豫了一下,然后才低声说道:“是东王万岁,他也觉得应该继续打上海,不必急着逼迫忠王回师来救天京。”

        石达开又吃了一惊,有些不敢相信的来看蒙得恩,蒙得恩则不动声色,又低声说道:“翼王,其实你我都很清楚,我们天国最会打仗的人是谁,之前收到你在运漕惨败的消息后,我担心天京难保,就悄悄找到了东王,向他问了应对妖兵的策略,他和你的判断完全一样,都是觉得天京暂时还不会有多少危险,应该让忠王继续全力猛攻上海,肃清后方隐患。”

        石达开恍然醒悟,益对蒙得恩刮目相看的同时,又赶紧低声问道:“那你把这个条陈进呈给天王万岁没有?”

        “还没有。”蒙得恩摇头,说道:“之前我有些担心东王是在故意胡说八道,所以没敢胡乱进言,这会还是听翼王你也这么说,我才知道东王心里还是以天国为重的。”

        “那么赞王,请你尽快把我和东王的看法告诉给天王,以你的名誉建议天王这么做。”石达开赶紧说道:“赞王放心,野战不敢说,守城战我们一定能长时间挡得住妖兵,如果冯三保这股妖兵为了救上海着急攻城的话,我们在守城战里大败妖兵都不是没有可能。一定不能让忠王前功尽弃,只有先拿下上海,荡清了我们的后方隐患,从洋人那里不断获得枪炮弹药的补充,我们才有希望挡住妖兵,重兴天国。”

        蒙得恩点头,不是很有信心的说道:“我尽力而为,不过说句实话,我没太大的把握。”

        知道洪秀全的狗熊脾气,石达开也明白蒙得恩对自己说的实话,不过在恳请蒙得恩全力争取的时候,石达开又突然灵机一动,忙说道:“赞王,还有一个可能会很快传来的好消息,你可以顺便禀报给天王,到时候天王只要觉得有希望,说不定就可以接受我和东王先打上海的建议。”

        “什么好消息?”蒙得恩赶紧问道。

        “我们的盟友捻军五旗要从六安、颖州借路杀进湖北了。”石达开解释,先是把翁心存突然病死、张乐行决定偷袭湖北和自己之前在运漕采取的策略对蒙得恩仔细说了,然后又十分有信心的说道:“能不能说动翁家三兄弟的妖兵出兵湖北或许我没有完全把握,但是让他们借路给捻军我至少有八成把握。”

        “只要捻军突然杀进了湖北,就算越小妖不会撤回前方兵马,也绝对不敢再往前线投入主力精锐,只会优先对付擅长流窜的捻军五旗,到时候捻军五旗如果再能把越小妖的湖北老巢搅得一片大乱,我们说不定用不着等到忠王回师来救天京,光凭天京和宁镇扬这一带的天国军队,就可以直接把妖兵打走!”

        见石达开说得自信,蒙得恩便也燃起了希望,立即大力点头说道:“好,我先把这个好消息禀报给天王万岁,先宽住他的心,然后再把翼王你和东王的看法禀报给他,请他先别急着逼忠王回师,让忠王安心的全力攻打上海!”

  http://www.zwydw.com/book/0/7/22243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