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五十九章 决胜千里

第五百五十九章 决胜千里

        “臣下恭喜天王万岁,贺喜天王万岁!上海大捷,我天国将士大破上海妖兵,还在战场上重伤了妖将孟驲,妖将回营后伤重而死,上海妖兵心惊胆裂,灭亡只是迟早。”

        家学渊源,虽然没有蒙得恩那种能够把洪秀全哄得服服帖帖的本事,可是耳濡目染之下,蒙时雍还是学到了不少拍马屁的本事,更知道要想打动洪秀全只有以曲求直这唯一办法,所以一见到洪秀全就先拍马屁和报喜。只可惜蒙时雍的本事还是没有完全学到家,洪秀全并没有马上面露喜色,还冲着来报喜的蒙时雍喝道:“这算什么喜讯?只是杀了一个妖将,有什么值得恭喜贺喜的?”

        “天王万岁日理万机,可能有所不知。”蒙时雍硬着头皮说道:“这个妖将孟驲,就是当年随着越小妖在神策门与我天国大军为难的妖兵之一,杀害北王韦昌辉也有他的份,现在他又是上海妖兵的二号头目,相当于天国五军的一个副掌率,在妖兵中地位极高,忠王殿下的兵马能够把他打死,已经可以算是难得的大功一件。”

        洪秀全的脸色终于有些放缓,勉强点头说道:“好吧,算是一个喜庆事吧,忠王那边有消息了?他什么时候带兵回来增援天京?”

        “臣下正是为此事而来。”蒙时雍小心翼翼的说道:“忠王殿下派遣忠殿承宣钱桂仁为使,携带他的亲笔奏章回朝复命,向天王万岁禀报回援天京的具体事宜,他已经被下臣带到了天王府门外,请天王万岁召见。”

        洪秀全的脸色又有些放缓,立即下旨召见,蒙时雍这才又说道:“天王万岁,臣下斗胆,宣召了天国检点石达开随同钱承宣一同觐见天王万岁,请天王万岁一并召见。”

        “你把他叫来做什么?”洪秀全没好气的问,又更加不客气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朕不喜欢这个不敬天父的石达开?”

        “天王万岁恕罪,臣下知道石检点对天父皇上帝屡有不敬,天王万岁不喜欢见他。”蒙时雍更加小心的说道:“但石检点常年征战在外,熟悉军务战术,宣召忠王千岁率领江浙天国主力回师天京又事关重大,所以臣下斗胆把他也宣来了,方便天王万岁随时征询军务,请天王万岁恩准一并召见。”

        重重的哼了一声后,洪秀全才十分勉强的点头,说道:“也罢,看在老赞王的面子上,朕这次就给你一个面子,但给朕记住,没有下次,下次没有朕的旨意,不许你在擅自引领不敬天父的石达开来见朕!”

        蒙时雍赶紧连连磕头应承,然后又赶紧派女官出去宣召钱桂仁和石达开入见,不一刻,石达开和钱桂仁一起被领上金龙殿,远远就乖乖向洪秀全双膝跪下,磕头行礼。洪秀全则连平身的话都懒得说,直接就冲钱桂仁喝道:“你是忠殿的承宣?你们的忠王为什么还不带兵回来勤王?他是不是想故意让妖兵攻破天京,他好乘机自立为君?”

        “天王万岁误会了,忠王千岁他对天国忠心耿耿,那里敢有那样的心思?”第一次来拜见洪秀全的钱桂仁心惊肉跳,赶紧磕头说道:“下臣跪禀天王万岁,忠王千岁他之所以没有立即回京勤王,是因为攻打上海已经只差最后一步,此外忠王千岁他又深知天京城高壕深,城防稳固,可以久守,所以他才斗胆恳请天王万岁宽限时日……。”

        “放屁!”洪秀全勃然大怒,重重一拍金龙案,怒吼道:“妖兵都已经打到天京城下了,赞王蒙爱卿也不幸遭了妖兵的毒手,他居然还敢求朕宽限时日?他是不是以为他统兵在外,朕就拿他没办法了?他李秀成是不是忘了,他的父母妻儿,都在这天京城中?!”

        没和洪秀全打过交道的钱桂仁魂飞魄散,只能是把求助的目光看向蒙时雍,子承父业的蒙时雍别无选择,只能是磕头说道:“天王万岁恕罪,忠王殿下他远在上海,没办法立即知道臣下的父亲不幸被妖兵所害无法统兵,所以才觉得天京城安如泰山,绝没有任何别的心思。而且臣下还有喜讯要替忠王殿下禀奏,经过忠王殿下的一再努力,上海的洋人已经答应了不再支持妖兵,还答应只要天国军队攻下上海,他们就会卖给天国更多的洋枪洋炮和火轮船,帮助天国抵御妖兵。”

        言罢,乘着洪秀全被好消息稍微分心的机会,蒙时雍又赶紧催促钱桂仁立即呈递李秀成的亲笔奏章,结果也还别说,女官把李秀成的亲笔奏章转呈到了洪秀全的面前之后,因为李秀成尽可能在奏章上报喜不报忧的缘故,洪秀全的脸色还终于有些放缓,然而在奏章最后看到李秀成恳请自己再给他一些时间这段时,洪秀全却还又怒火爆,把奏章往金龙案上一摔,怒吼道:“尽是废话!朕不是要知道他有多少把握拿下上海,也不是要知道他拿下上海能得到什么,朕是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天京都危急成了这样,他为什么还不给朕一个准确的回兵时间,他到底知不知道那里才最要紧?!”

        “天王万岁,臣下斗胆,请天王万岁再给忠王千岁一个月时间。”石达开终于开口,沉声说道:“臣下料定,一个月之内,忠王千岁必破上海!天京这边,也尽可坚持到忠王殿下回师!”

        “你说什么?多少时间?”洪秀全终于把目光看向自己最厌恶的石达开,神情狰狞的问道:“你再说一遍,你要朕再给李秀成多少时间?”

        “一个月。”石达开朗声回答,又在蒙时雍杀鸡抹脖子一样的眼色提醒下赶紧补充道:“因为臣下料定,不出数日,沃王张乐行那边,就必然有更大的好消息传来。”

        “是啊,天王万岁,再等一等吧。”蒙时雍也赶紧说道:“沃王千岁之前来报,他已经在联络捻军诸旗奔袭湖广,杀入越小妖的老巢,围魏救赵缓解天京之急,按照时间推算,他那边就该有好消息传来了。届时越小妖的后方告急,城外的妖兵不但不敢攻城,立即回兵去救妖兵老巢都没有可能啊。”

        “天王万岁,忠王殿下他还料定,只要我们天国军队拿下了上海,越小妖就绝不会急着攻打天京了。”

        按照约定,钱桂仁也赶紧磕头说道:“因为越小妖出兵千里奔袭天京,其目的就是为了解上海之围,救他在上海的祖父妻儿,只要我天国大军顺利拿下上海,不管能否擒杀吴健彰老妖和越小妖的妻儿,越小妖都没有任何必要再冒险强攻天京,只能是选择缓缓进兵,优先保全他的妖兵军队,天京的危急形势也必然能得到缓解。”

        蒙时雍、石达开和钱桂仁联手的这一通王八拳还真起到了一定作用,好歹让洪秀全稍微冷静了一点下来盘算他们的话是否有理,没有急着大雷霆,蒙时雍也这才又磕头说道:“天王万岁放心,臣下敢拿脑袋担保,一定能率领天京军队坚持到忠王回师,绝不让妖兵在之前踏进天京一步。”

        “你有这个把握?”洪秀全犹豫着问道。

        “天王万岁,臣下虽然没有把握攻破城外妖兵,却有把握守住天京城池。”蒙时雍磕头,硬着头皮说道:“臣下甚至还敢担保,在妖兵又有援军到达之前,城外冯三保这股妖兵倘若能攻破雨花台和上新河这两处天京城外的天国营垒,臣下都愿以死谢罪。”

        见蒙时雍说得这么自信,洪秀全难免有些犹豫,已经学会了一些察言观色本领的石达开也赶紧趁热打铁,磕头说道:“天王万岁,臣下也愿拿身家性命担保,倘若冯三保这股妖兵能够独力攻破雨花台和上新河这两处营垒,臣也愿意以死谢罪。”

        石达开和蒙时雍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洪秀全也不得不勉强点了点头,更加勉强的说道:“也罢,那就再等几天吧,让忠王二十天之内回兵到天京的圣旨出去没有?没出去就暂时留下,等几天再说。”

        石达开和蒙时雍一听大喜,赶紧和钱桂仁一起向洪秀全连连磕头,叩谢洪秀全对太平军将士的不杀之恩。然而即便如此,离开了洪秀全的天王府后,石达开和蒙时雍等人还是现自己的内衣其实已经被汗水湿透,无不暗叫侥幸,然后石达开还得宽慰在洪秀全面前做了担保的蒙时雍,说道:“幼赞王放心,我料定冯三保这股妖兵绝不敢冒险攻坚,只要我们采取稳守策略,妖兵就不会有任何的机会。而且就算妖兵真的出兵攻城,也必须先拿下雨花台立足,到时候我亲自出城去雨花台指挥守营,无论如何都会替你坚持到忠王回师。”

        “那就拜托石检点了。”蒙时雍点头,又低声说道:“石检点也放心,只要沃王那边打进湖北,不管他取得什么样的战果,我都会想办法劝住天王万岁,给忠王争取时间。”

        石达开点头,在心里叹道:“张乐行,看你的了,不求你有多少的进展,只要你能打进湖北就行。”

        就这样,在石达开和蒙时雍等人的拼死努力之下,洪秀全终于还是开恩又给了李秀成一点时间,同时也正如石达开所料,实力不足的吴军冯三保部果然没敢起大规模进攻,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仅仅只是向太平军的上新河和雨花台营地起了两次试探性骚扰战,,遭到据营而守的太平军将士迎头痛击之后,很快就乖乖撤回了大胜关营地,太平军的军心因此得到稳定机会,士气有了一定恢复,一直在提心吊胆的蒙时雍和石达开也悄悄松了不少的气。

        但是也很可惜,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四天之后,洪秀全最宠信的蒙得恩伤重不治,临死都没能再醒过来交代遗嘱,勉强算个孝子的蒙时雍痛哭失声,洪秀全也破天荒的流下了眼泪,之前在很长时间里一直看不起蒙得恩的石达开也是嗟叹万分,真正懂了什么叫做路遥知马力和日久见人心,无比懊悔自己以前对待蒙得恩的轻蔑态度。

        南京的太平军诸将之中只有秦日纲对蒙得恩的死感到幸灾乐祸,以至于在得知蒙得恩断气蹬腿之后,秦日纲还专门叫亲兵在自己的寝帐里准备了酒菜,喝酒吃肉的庆祝上司之死。然而就在秦日纲一个人悄悄高兴的时候,必然生的偶然到来——帐外突然有亲兵来报,说是太平军巡哨将士拿住了一个怀揣密信的吴军细作。

        “妖兵的细作?问过口供没有?他是那里来的,准备去那里给谁送信?”

        刚开始时,秦日纲根本就没在意这个吴军小特务,问话的同时还又往嘴里倒了一杯酒,然而亲兵的回答却让秦日纲把嘴里的酒给直接呛进了喉咙里——亲兵答道:“禀燕天义,问过了,那个妖兵细作说他是废翼王石达开的麾下士卒,在赞王出兵攻打妖兵营地那个晚上受伤被俘,妖兵大将冯三保用银子收买他,要他给翼王送一道书信,还说那道书信是越小妖写给废翼王石达开的。”

        “咳!咳!……,越小妖,写给石达开的信?咳!咳!”

        咳嗽了许久总算是没被酒呛死,秦日纲这才赶紧喝令把书信呈到面前,结果见信封上果然写着石达开亲启的字样,秦日纲也没犹豫,马上就捏破了火漆取出了其中信笺查看内容,然后只看得一眼,秦日纲就当场傻眼出声,道:“达开吾兄?越小妖和石达开称兄道弟?!”

        书信内容全文如下:“达开吾兄,九江一别,再未谋面,兄之贵体安否?谢兄守信,助小弟兵马连破长毛,杀敌数万,兄之功绩,堪比靖难李景隆,洪秀全之蒙得恩,弟不胜感激,请兄宽心,弟必不负九江之约,攻破江宁后,必封兄为两江总督,一等忠勇公,世袭罔替,爵传万代。

        捻匪张乐行之事,兄之密使翼殿状元杨朝福已经秘密知会小弟,赖兄之助,小弟也亦暗中招降了翁氏兄弟为我所用,请兄放心,我之兵马与翁氏兵马在颖州境内布下了天罗地网,张乐行只要中计出兵,必有来无回,尸骨无存!捻匪横行徽北豫南多年,一朝全灭,全赖兄之妙计,弟与徽北军民感激不尽,待兄凯旋归来,弟必将兄之丰功伟绩著书立传,令徽北豫南各州府百姓为兄立长生祠,以谢兄之功。

        另,小弟已秘密知会冯三保做好入城准备,只待兄打开江宁城门,迎接我之兵马入城擒杀洪秀全,望兄早日动手助弟破城,还江南百姓以安居乐业,成就万世不易之功。

        又及,望兄设法阻止洪秀全宣召李秀成回师勤王,以免贻误我军破城大计!若李秀成回师,我军破江宁必成泡影,若兄能阻止李秀成回师,那么即便达开兄无法打开城门,我之兵马也有把握直接破城,诛杀洪秀全逆贼,为兄报屡辱之仇!

        言尽于此,盼早日与兄重聚,共续前情。弟,大清镇南王五省总督吴越。”

        飞快看完了盖着吴越镇南王印章的书信之后,秦日纲心中的震骇自然可想而知,虽然秦日纲也有些怀疑这是吴越的无耻离间,借刀杀人,然而书信内容中却又偏偏牵涉到了吴军和安徽清军联手准备伏击捻军的机要大事,秦日纲就是想不禀报给洪秀全都不行。所以只盘算了几分钟时间,秦日纲马上就大吼道:“把那个细作押了,随我进城去见天王万岁!”

        “燕天义,你受命守卫上新河抗衡妖兵,没有天王旨意擅自进城,是不是……?”

        “去他娘的擅自进城,这么重要的事,老子再不擅自进城,天京和我们捻军盟友都得完蛋!”

  http://www.zwydw.com/book/0/7/22691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