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六十章 翼王不义

第五百六十章 翼王不义

        “狗……狗,狗贼!逆贼!妖贼!天国最大的妖贼!难怪天国的军队会连战连败,难怪妖兵能打到朕的天京城下,原来都是因为这个妖贼!都是因为这个妖贼!这个妖贼!!”

        “蒙时雍!蒙时雍!抓!抓!马上派人,派天兵天将,把石达开这个妖贼给朕抓来!抓来——!!”

        看到了吴越写给石达开的亲笔书信,理智奸狠如秦日纲尚且大惊失色,自然就更别说是有轻微神经病的洪秀全了——直接就是状如疯癫,如癫似狂,又吼又闹,砸了面前的金龙案,打了旁边的女官,还撕了身上的金龙袍,歇斯底里只是逼着蒙时雍赶紧派人去抓石达开。蒙时雍想拖拖时间让洪秀全稍微冷静,还马上就惹火烧身招来洪秀全的滔天怒火,“为什么还不去抓那个妖贼?难道你和那个妖贼是一伙的?是一伙的?想让他跑?想让他跑出天京城!”

        “臣下遵旨,来人,快,赶快去把废翼王石达开抓来,马上去抓!不能让他跑了!”

        迫于无奈,蒙时雍只能是赶紧下令派人去抓石达开,然后又赶紧安慰洪秀全说石达开绝对跑不了,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让洪秀全稍微恢复一些冷静,又下了一道还算有头脑的圣旨,“全城戒严,没有朕的旨意,谁也不许擅自打开城门!违旨者,立斩!”

        赶紧又连连磕头的答应,蒙时雍还很长眼色的转达命令时又要求雨花台那边的守将刘逢亮加强戒备,暗中盯好以黄玉昆为的石达开旧部,总算是换得了洪秀全的稍加赞许。再接着,也是在洪秀全的表情不再那么疯狂的时候,蒙时雍才向洪秀全双膝跪下,小心翼翼的说道:“天王万岁,臣下认为应该再审问一下妖兵的那个信使,越小妖暗中和石达开石检……,哦不,是和石妖贼联络,应该是有专门的密使才对,怎么会让一个刚被妖兵抓到的天国士兵给石达开妖贼送信?妖兵那边,就没考虑走漏风声的危险?”

        得蒙时雍提醒,已经稍微冷静下来的洪秀全这才现了这个重大疑点——吴军那边,怎么会派一个根本靠不住的新降兵给石达开送这么重要的书信?所以洪秀全也终于点了点头,说道:“言之有理,是应该仔细审问一下那个妖兵信使。”

        “臣下遵旨。”蒙时雍慌忙磕头,说道:“天王万岁放心,臣下这就马上去亲自审问那个信使,一定替天王万岁问出真相。”

        “把那个妖兵信使押上来,朕亲自审!”洪秀全的声音突然又大为提高,蒙时雍脸色有些白,可是架不住洪秀全的一再威逼,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喝令天王府的女兵把那个信使押到了金龙殿上,交给洪秀全亲自审问。

        还好,押上殿来的信使是个对太平天国忠心耿耿的广西老兵,不仅对洪秀全没有半点的不敬,还因为自己能够亲眼看到传说中的天王万岁感动得痛哭流涕,所以洪秀全总算是没有继续飙狂,只是要那信使如实交代事情经过,那信使磕头遵旨,竹筒倒豆子一样的说道:“天王万岁,小的是天父显灵那个晚上被妖兵俘虏的,当时小的随着衙天候出兵去接应赞王千岁,我们的军队被自家败兵冲溃,小的倒霉被其他的天国弟兄撞翻,差点被踩死……。”

        “那是因为你对天父不够敬仰!”洪秀全没好气的打断道:“石达开妖贼自己不敬天父,也不要你们时刻敬仰天父,所以天父才不保佑你!”

        也亏得是被拜上帝教洗脑严重的广西老兵,那信使才没敢多说什么,只是连连磕头说道:“是是,小的因为对天父不够敬仰,遭了报应被其他天国弟兄踩成了重伤,然后就被妖兵抓了。但小的敢对天父誓,我真的没有背叛天国背叛天王啊,不管妖兵问小的什么,小的都一句都没说啊。小的如果有半句假话,请天父降下天雷,把小的击了!”

        “说重点,妖兵为什么要派你回来送信?”蒙时雍不耐烦的催促道。

        “是。”那信使再度磕头,然后才说道:“今天中午的时候,几个妖兵突然把小的押到了妖兵的大军帐里,有一个妖将说他就是大妖将冯三保,要小的投降他,还说小的只要答应帮他做事,就给小的金子银子,还可以给小的封官,小的虽然不想答应,但为了耍那个妖将,还是问了他要我做什么。”

        “结果那妖将居然说要小的冒险回天京城给翼王八千岁送信,小的觉得是个逃出妖兵营地的机会,就试着答应了。没想到那个妖将不但真的放了我,给了小的一百两银子,给小的封了一个七品官,还让小的带了一道书信回来,又说这道书信如果没办法直接送到翼王八千岁的面前,直接送到翼王八千岁的岳父衙天候面前也行。”

        倾听到了这里,蒙时雍赶紧喝道:“等等,既然妖兵是叫你给废翼王或者衙天候送信,那你为什么不去雨花台送信,反倒去了上新河见燕天义?”

        “小的是在路上被燕天义的兵拦住的。”信使解释道:“妖兵开始是要送小的去雨花台,走到半路的时候遇上了燕天义的巡逻哨队,押送小的两个妖兵就跑了,小的也被燕天义的兵给拦住了,所以小的就去了上新河。”

        “该不会是故意的吧?”虽然没有死鬼老爸那么精明,蒙时雍却还是马上怀疑这是吴军士兵的有意而为之——因为秦日纲的军队在编制上属于太平天国的北王军,穿的军衣是黄背心镶黑边,石达开的兵则是镶蓝边,很容易区分,吴军士兵故意把信使送到秦日纲的斥候哨队面前并不困难。

        疑心大起之后,蒙时雍又喝问道:“还有,给废翼王送信这么重要的事,妖兵那边怎么会用你这个新投降的人?他们为什么不另外找信使?”

        “回幼赞王,这事妖兵也说过。”信使磕头说道:“妖将冯三保说,他们和翼王八千岁联络的信使之前进了天京城就再没回去,实在找不到可靠的人送信,所以才给小的这个封官财的机会。但天王万岁,幼赞王千岁,小人真的不是为了封官财才帮妖兵送信的啊,小的是为了回来继续杀妖兵才假装答应的啊。”

        说罢,那信使连连磕头,一再声明自己对太平天国和洪秀全的耿耿忠心,蒙时雍却是心下雪亮,赶紧向洪秀全磕头说道:“天王万岁,事情很清楚了,这摆明了是妖兵的离间计,故意陷害废翼王石检点,让一个根本靠不住的新降兵送这么重要的一道书信,世上那有这么荒唐的事?”

        并不是完全没有头脑的洪秀全有些动摇,不曾想旁边素来与石达开、杨秀清不和的秦日纲却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道:“天王万岁,臣下认为石检点是否被妖兵离间陷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沃王张乐行麾下的捻军五旗,越小妖在给废翼王的书信上,怎么会提到他和废翼王联手布置埋伏准备坑害沃王的事?越小妖就不怕走漏了风声,让沃王有了提防,让他的陷阱前功尽弃?”

        得秦日纲不怀好意的提醒,洪秀全赶紧重新拿起了那道该死的书信细看,然后很快就大吼道:“假不了!如果是假的,越小妖怎么会在这道书信上提起这么重要的事?妖贼!逆贼!害了朕那么多兵马不够,还要害朕的捻军五旗!妖贼!天杀的妖贼!”

        “是啊,如果信是假的,越小妖怎么会提起这么重要的事?”

        蒙时雍一时之间也有些转不过这个弯,然而就在秦日纲建议赶紧设法联络张乐行告知危险的时候,蒙时雍却又突然醒悟了过来,赶紧磕头说道:“天王万岁,臣下明白了,越小妖他根本不怕走漏风声,因为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路上又有妖兵骚扰拦截,我们的信使已经无论如何都来不及把消息送到沃王千岁的面前了。”

        “你给朕住口!”洪秀全咆哮道:“石达开妖贼是给了你多少好处,怎么事事处处都帮着他说话?!”

        “幼赞王,你是天国的中军正掌率,虽然只是临时的。”太平军的中军副掌率秦日纲好心好意的劝道:“但你还是少和有通敌嫌疑的废翼王往来的好,如果废翼王真是在九江投降被俘时投降了越小妖,替越小妖回来祸害天国,通过你对天国军队做出什么不利的事,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秦爱卿说得对,你给朕少和那个石达开妖贼往来!”洪秀全果然把邪火撒到了蒙时雍的头上,指着蒙时雍大吼道:“朕能封你为幼赞王,暂领中军正掌率,也能废了你!”

        蒙时雍无奈,只能是慌忙磕头请罪,同时也不敢再开口为石达开辩解,洪秀全则大声怒吼,一再质问石达开妖贼为什么还没有押来天王府?期间火气更大,怒容更盛。

        还好,又过了一段时间后,五花大绑的石达开终于还是在天王府女兵的押解下来到了金龙殿上,没有磕头就满头雾水的大喊问道:“天王万岁,臣下做错什么了?为什么要拿我?为什么要抓我?”

        “亏你这个妖贼还有脸问!来人,把越小妖的书信拿给这个妖贼看!”

        急匆匆看着女官捧到自己面前的书信,石达开俊秀的丹凤眼当然直接瞪成了铜铃眼,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大喊,“冤枉!天王万岁,冤枉啊!这是妖兵的离间计,这是越小妖设计陷害臣下啊!”

        “铁证如山!还敢喊冤?!”洪秀全吼得更大声,咆哮道:“说,你在天京城里,还有那些同党?打算什么时候如何打开天京城门,迎接妖兵进城?”

        石达开继续疯狂喊冤,同时又赶紧向正在金龙殿上的蒙时雍求助,只可惜蒙时雍这会已经是泥菩萨过河,已经不敢再为石达开辩解一字半句,所以很快的,洪秀全就大吼道:“来人,把石达开这个妖贼推出去,当众斩!”

        “天王万岁,臣下冤枉!”

        石达开疯狂大喊,同时又拼命挣扎,不得不做好拼个鱼死网破的准备,好在蒙时雍还算冷静,突然想出了办法赶紧磕头,说道:“天王万岁,反正石达开这个妖贼已经被抓了,随时都可以杀他,也用不着急在现在。臣下建议,不妨把石达开暂时关入天牢,交给刑部正秋官莫尚书他们审问,看看他还有没有其他同党,然后再依法治罪不迟。”

        洪秀全有些犹豫,其实洪秀全心里也有些怀疑吴越的书信不过是无耻的离间陷害,一相情愿的故意不去质疑,原因其实是有三个,一是从来就不喜欢石达开,二是对洪秀全来说,石达开的利用价值已经微乎其微,杀不杀用不用已经无关紧要,第三则是洪秀全一直在防着石达开和目前还软禁在东王府里的杨秀清勾结,又抢走了洪秀全的军政大权——不过话又说回来,以石达开和杨秀清的深厚交情,还有石达开的为人和太平军现在的局面,这种事石达开还真有可能干得出来。

        “天王万岁,如果石达开真的通妖卖国,现在杀了他对天国来说只会更危险。”蒙时雍又赶紧说道:“倘若石达开通妖,他在天京城里不可能没有其他同党,看到石达开被杀,他的那些同党肯定会狗急跳墙,叛变作乱,直接谋反接应妖兵攻城。只有把石达开暂时留下,逼着他交代他的同谋同党,把他的同党一网打尽,天京城才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啊!”

        蒙时雍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洪秀全也不得不重新考虑是否应该立即砍了石达开的脑袋,最后招架不住蒙时雍的一再哀求,洪秀全这才勉强点了点头,说道:“也罢,看在幼赞王的面子上,把这个妖贼打入天牢,交刑部仔细审问!再给第天义刘逢亮下旨,叫他即刻捕拿石妖在雨花台的党羽头目,接管石妖留在雨花台的军队!”

        蒙时雍松了口气,慌忙替石达开向洪秀全连连磕头道谢,又请旨要亲自押送石达开去刑部天牢,洪秀全点头恩准,蒙时雍忙招呼天王府女兵押解石达开出殿,然后也是出了天王府的大门之后,蒙时雍才抹着汗水冲被五花大绑的石达开说道:“石检点,刚才我是真没办法才那么做。但你放心,为了天国,不管想什么办法,担多大的干系,我都会替你洗刷冤屈,但是现在无法,我只能是先让你到天牢里去委屈一段时间。”

        “多谢幼赞王,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多谢。”石达开诚恳道谢,又主动说道:“不过幼赞王,我担心我在城外的旧部不服,会闹事,甚至反抗兵变,到时候不但会白白便宜了妖兵,还会害了我们在雨花台的其他天国将士。”

        “那怎么办?”蒙时雍赶紧问道。

        “让我写封信给他们。”石达开说道:“我会在信上对他们说明情况,叫他们服从幼赞王你的命令,别白白便宜了那些无耻的妖兵狗贼。”

        蒙时雍一听大喜,忙又叫人拿来纸笔,请石达开当场作书写信,石达开却苦笑着向蒙时雍一亮自己被捆的双手,蒙时雍一拍额头,忙又亲手去替石达开松绑,一边解着绳子一边说道:“石检点,拜托你了,一定要请衙天候他们服从天王的圣旨,千万别闹事,他们一闹,我就更难救你……。”

        蒙时雍说到这里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力从石达开那个方向撞来,把自己撞得凌空飞起,砸翻了身后的持械女兵,然后还没等蒙时雍明白生了什么事,就已经看到石达开已经大步冲远,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的冲向了西华门大街的西面街口,守卫在天王府门前的女兵根本不及阻拦,同时石达开的喊叫声又远远传来,“幼赞王,大恩不言谢,将来石某必报今日之恩!”

        “翼王,我不要你报恩!我只要你回来!”蒙时雍急得哭了出来,挣扎着大喊道:“翼王八千岁,回来!回来!不然我没有办法向天王万岁交代!翼王八千岁,我求你了!”

        “翼王八千岁,我这样对你,你就这么回报我?天国将士都叫你义王,你对我义到那里?义到那里?!”

  http://www.zwydw.com/book/0/7/22890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