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六十一章 人间惨剧

第五百六十一章 人间惨剧

        石达开如同灵猴一般穿梭在南京城的街巷民房中,尽管大街上已经到处都是高喊捉拿石达开妖贼的太平军将士,然而复杂繁多的民居却为石达开提供了最好的掩护,让太平军士兵很难现武术好手石达开的身影,更别说有效追踪石达开的行迹。

        更妙的是,因为太平军入主南京后城中人口大减的缘故,南京城里还有着许多的空闲民房,只要情况不对,对南京城内地形颇为熟悉的石达开随时可以藏进无人空房,连被城内百姓无意中现的可能都很小,所以还没等到天色全黑,石达开就已经从西华门大街一路潜行到了水西门附近,藏身进了仓巷西面的一间民房中,还十分谨慎的藏到了房梁上。

        聪明过人的石达开跑到这里来暂时藏身当然不是无的放矢,先仓巷距离石达开的翼王府和杨秀清的东王府都是不远不近,虽说翼王府和东王府肯定已经成为了南京太平军的重点盯防对象,然而受灯下黑心理的影响,周边地区反而不容易被重点搜查,暂时藏身在这里反而要安全许多。

        其次第二点更加重要,目前的南京水西门守将舒天候李谷春,是石达开当初留在南京的一个旧部,一直都很尊敬石达开,那怕是在石达开被废除了翼王爵位之后,仍然还是对石达开十分尊敬,也极度不满洪秀全对石达开的苛刻羞辱。到了天色全黑后,石达开能象历史上一样缒城逃出南京当然最好,即便是被守军现,李谷春也有悄悄放走石达开的可能。

        石达开当然很清楚自己的出逃选择会对蒙时雍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但石达开这次必须得对不起父子两代都很对得起自己的蒙时雍,因为石达开绝不能忍受身陷囹圄的侮辱,同时石达开也看得出来洪秀全早就已经容不下自己,进了太平天国的天牢后肯定是九死一生,随时可能被精神分裂脾气暴躁的洪秀全处死,所以石达开必须得走,象历史上一样的逃出南京,去其他地方开辟新天地。

        石达开也不是十分担心自己在城外雨花台上的旧部安全,事实上早在被削除王爵的时候,黄玉昆和张遂谋等绝对心腹都已经悄悄劝过石达开离开南京,也明确表示随时可以拉着队伍保护石达开离开,今天天王府的女兵冲进翼王府抓人的时候,石达开本人虽然措手不及被迫就擒,可是石达开在家里和城里的旧部却不可能不把消息送到雨花台,通知黄张等人做好准备。同时即便消息没能送出城去,石达开也相信以黄玉昆和张遂谋等人的精明透顶,绝不可能轻而易举的被一网打尽,而这些人那怕只有一个仍然留在军中主事,守雨花台的刘逢亮就绝对不敢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对石达开的旧部刀枪相见。

        退一万步讲,就算黄玉昆和张遂谋等人都不幸遭了毒手,石达开也还有逃回安徽腹地东山再起的退路。——千万别以为石达开会顾忌考虑这些人性命安全,历史上石达开被迫出逃的时候,可是把自己的全家都扔在了南京城里给韦昌辉和秦日纲等人屠杀殆尽。

        天色在石达开的耐心等待中终于全黑,石达开也这才悄悄离开藏身的民房,借着夜色掩护穿屋越墙,不声不响的摸到了水西门的附近,结果也不出石达开所料,因为南京的城墙实在过于漫长的缘故,虽然上城台阶和城楼等地火把密集,灯笼似星,然而在其他的墙段上却是光亮寥寥,守兵稀少,石达开也不客气,看准了一段守兵最少的城墙悄悄摸了过去,靠着常年习武锻炼出来的身手,直接空手攀爬到了城墙顶端,轻松打昏了一个附近的守兵士卒,剥下他的衣服穿上,抢在巡逻队到来之前缒城而下,顺利逃出了南京城。

        在城里太平军士兵尚且无法找到石达开,到了城外太平军自然更拿石达开没有办法,石达开几乎是毫不废力的轻松逃离南京城下街区,借着夜色的掩护辗转奔向雨花台,结果让石达开喜出望外的是,当他赶到雨花台营地附近时,雨花台营地中虽然没有什么枪声炮声,却里里外外都是一片火光通明,很明显石达开的旧部已经有了一定准备,石达开再不迟疑,赶紧潜伏向前小心寻找自己的旧部士卒。

        很遗憾,因为兵力数量处于绝对劣势的缘故,雨花台附近来往巡哨的都是南京太平军的士兵,看不到那怕一个穿着镶蓝边军衣的石达开旧部士兵,让石达开就是靠近雨花台营地都难,更别说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早已全面戒备的雨花台营地。然而就在石达开心里着急的时候,异变突生,雨花台营地里突然枪声大作,火把缭乱,爆了大规模的内讧火并。

        大敌当前还内讧火并,换成以往石达开不暴跳如雷的破口大骂也得急出一声汗,然而这次不一样了,看到太平军内部火并,石达开不但没有半点的愤怒焦急,相反还悄悄叫了一声天助我也,努力把自己藏身到黑暗隐秘处,耐心等待自军的突围方向。

        被石达开料中,火并中,实力不足的翼王军残部果然很快就选择了主动突围,还极有头脑的逃向了守军不多同时没有吴军拦截的东南面南京外郭夹岗门方向,石达开也不迟疑,马上就追向了自己的旧部,并且在混乱中成功的靠近了自己的军队,大声呼喊表明自己的身份,“我是翼王八千岁,别开枪!我是翼王八千岁!”

        “翼王八千岁!是翼王八千岁!翼王八千岁回来了!”

        石达开的成功回归让翼王军残部爆出了一阵接一阵的巨大欢呼,然后很快的,石达开就在士卒的簇拥下见到了自己岳父黄玉昆,得力谋士张遂谋和曹卧虎等人,翁婿见面抱头痛哭,石达开又流着眼泪问起事情经过,这才得知太平军的雨花台守将刘逢亮确实试图诱捕黄玉昆等人,亏得谋士曹卧虎对刘逢亮宴请所有翼王军脑生疑,同时翼王军斥候又及时现了南京诸门戒严的情况,黄玉昆等人这才一边悄悄让军队戒备,一边找借口拒绝了刘逢亮的邀请。

        “姓刘那个狗杂种后来对我摊了牌,说是翼王你犯了事已经被天王万岁拿下,只有我们全部放下武器,才能保你翼王八千岁不死。”黄玉昆又匆匆介绍道:“张先生和曹先生给我出主意,要刘逢亮让我看到你再放下武器,那个刘逢亮不敢答应就露了馅,后来我们现上新河那边的军队有动静,就只好赶紧动手突围。”

        “翼王八千岁,我们可不是不顾你的死活才动手,我们动手是为了救你。”黄玉昆又赶紧补充道:“张先生和曹先生都说,只有保住我们的军队,天王万岁才绝对不敢随便动你,将来也有逼他放人的希望,我觉得有道理,所以才果断动了手。”

        “我明白,张先生和曹先生说得对,岳父你只有保住军队才有救我的希望,那怕我真被天王给抓了他也不敢随便动我。”

        石达开点头,很是理解黄玉昆等人的正确选择,然后石达开又赶紧向张遂谋和曹卧虎问道:“张先生,曹先生,我们下一步最好应该怎么办?”

        “应该先去溧水。”张遂谋飞快说道:“到了溧水,能进城休整当然最好,即便不能进城,那一带的人烟密集百姓众多,我们补给粮食也比较方便,先弄到口粮,接着我们就往宁国徽州去,妖兵正在打天京一时还顾及不到那些地方,那里的天国军队又被天王之前抽空了,我们到了那里容易立足就粮,然后再想办法回安徽。”

        石达开一听大喜,当即点头同意,然后马上又下令重新打起了自己的翼王大旗,接过指挥权带着军队一路向夹岗门的方向狂奔,后面的南京太平军则紧追不舍,杀光狗叛徒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声传十里。

        当年差点害得吴越全军覆没的南京外郭很快就出现在了翼王军残部的前方,结果也不出石达开所料,破烂老旧的夹岗门一带果然没有几支火把,并没有军队驻守,着急摆脱友军追杀的石达开便也没有组织突击队上前冲击开路,带着军队只是向夹岗门下狂奔而来。然而就在前队快要冲过夹岗门的时候,前方夹岗门的外郭上下突然枪声大作,子弹冰雹雨点一般的迎面打来,同时还有两门劈山炮炸响,大步冲锋的翼王军将士措手不及,顿时被枪子炮子打得死伤惨重,倒地无数,凄惨惊慌的叫喊声也在阵前冲天而起,“有埋伏!前面有埋伏!”

        “怎么可能有埋伏?!”石达开先是一惊,然后猛的醒悟过来,暗叫道:“糟了!我怎么把上方桥那里的驻军忘记了?岳父他们和刘逢亮对峙了那么久,上方桥的驻军不可能不会分兵过来助守夹岗门啊!”

        迅明白埋伏的来历也无用,为了活命,石达开只能是象当年的吴越一样,组织突击队武力突围,守卫夹岗门的南京太平军则咬牙坚守,利用提前抢占的有利地形以各种火枪迎头痛击翼王军将士,枪来弹往,双方都不断出现死伤,死的却都是忠诚勇敢的太平军将士。

        翼王军意外被抢先一步赶到夹岗门的上方桥友军堵住后,后面刘逢亮亲自率领的追兵也已经追到了夹岗门附近,高声大喊奉天王圣旨杀光叛徒,指挥军队迅三面包围翼王军,石达开别无选择,只能是指挥残部排起从吴军那里山寨来的空心方阵御敌,一边拼死抵抗刘逢亮的进攻,一边拼命冲击夹岗门,夺取逃生道路。夹岗门一带的内讧火并规模也因此更进一步扩大,死伤的太平军将士更多,石达开也因此悲愤怒吼……

        “刘逢亮,你这个狗娘养的啊!妖兵就在大胜关,你还带着这么多军队来追杀我,你是嫌妖兵还没把我们天国的便宜拣够?!”

        不幸被石达开言中,探得城外太平军突然内讧火并的消息后,冯三保和李鹤章等人再不知道赶紧出兵拣便宜简直就是犯傻了,才刚收到消息,冯三保马上就命令军队集结备战,再确认了太平军正在夹岗门一带大规模火并之后,知道伪信内容的冯三保和李鹤章立即明白吴越的毒计已经得手,也果断出兵北上。但冯三保又听取了李鹤章的建议,并没有选择直接杀向夹岗门参战,而是直接去攻打营防工事已经被翼王军严重破坏的太平军雨花台营地。

        吴军在夜间大举出动的消息很快就太平军斥候送到太平军在城外的营地中,还有送到了正在围攻石达开的刘逢亮面前,对此变局,太平军的其他营地都是选择了闭营自保,防着吴军来找自己趁火打劫,刘逢亮做出的选择却是加紧围攻石达开,决心抢在吴军赶来夹岗门之前干掉石达开,完成洪秀全交代的圣旨。同时在确认了翼王军的突围方向后,上方桥营地的太平军也已经再度增兵夹岗门,不但彻底粉碎了翼王军的成编制突围希望,也把翼王军残部彻底逼近了绝境,

        血雨腥风,在敌人近在咫尺的情况下,南京太平军全然不顾吴军威胁,一个劲的只是疯狂冲击翼王军残部的阵地,以石达开和黄玉昆为的翼王军残部为了活命,也只能是拼命的开枪还击,挥刀砍杀冲到近前的友军将士,人喊马嘶,枪声不断,血肉飞溅,喷射的都是太平军将士的鲜血,死也都是目前太平天国最为宝贵的忠诚将士,而上演的,则是骨肉手足相残的人间惨剧。

        顽强的翼王军残部一直坚持到了太平军斥候确认吴军的出兵目标是雨花台营地,可惜得知这一消息后,身为雨花台营地的守将刘逢亮做出的选择却是继续歼灭翼王军,大吼道:“雨花台营地的营防工事已经被叛徒冲破了,回去也守不住,杀!给我杀!杀光这帮叛徒,为我们的雨花台营地报仇!”

        刘逢亮军的攻势益猛烈,只有一千多人并且伤兵居多的翼王军残部却是越打越少,阵亡的忠勇将士越来越多,终于,在一队最为精锐的广西老兵冲击下,翼王军残部的方阵被冲出了一个缺口,广西老兵冲进方阵内部,挥刀直接杀向石达开的翼王大旗所在,残余的几个石达开亲兵殊死抵抗,石达开也亲自提刀上阵,威猛砍杀迎面冲来的广西老兵,但还是改变不了战场大势,早就摇摇欲坠的翼王军方阵以惊人的度迅土崩瓦解,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南京太平军彻底淹没了已经只有几百人的翼王军残部……

        私塾先生出身的黄玉昆先阵亡,被一颗子弹打进了眼中而死。天生近视眼的张遂谋则因为眼镜失落看不清周围情况,被自家士兵撞翻,继而又被两军乱兵活生生踩成了肉酱。见大势已去,曹卧虎放弃抵抗,闭上眼睛任由对面敌人把自己的脑袋斩落……

        当吴军将士从翼王军残部冲出的缺口杀进太平军雨花台营地的时候,被南京太平军将士重重包围的石达开,也绝望的把沾满血肉并布满缺口的腰刀放到了颈间,重重割下,鲜血顿时如同喷泉一般涌出…………

  http://www.zwydw.com/book/0/7/22966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