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六十四章 纸糊老虎

第五百六十四章 纸糊老虎

        吴军冯三保兵团出人预料的意外拿下了雨花台重地之后,如果吴军的曹炎忠兵团能够动作快些,能在李秀成的主力大军回援到南京之前拿下太平、无为与和州等地,彻底疏通长江航道,抢先一步赶到南京战场,那么吴军就算不能迅拿下南京城,也可以提前抢占更多的有利地形,以逸待劳迎战李秀成的主力,更加挥吴军的野战优势,重创李秀成的主力,赢得更多的决战先机。

        但是没办法,曹炎忠兵团实在是太累了,从九江东进之后,曹炎忠兵团接连与黄文金、林凤翔、李开芳和石达开等太平军精锐兵团交战,又在太平府围城打援接连迎战皖南的太平军几路兵马,虽仗仗取胜,但也累积了相当可观的伤亡数字,士卒更是疲惫不堪,体力状况严重下降,伤病情况也相当严重,所以在攻打太平军名将李开芳全力死守的太平府城时,曹炎忠兵团已经再也打不出那种势如破竹的气势,在坚城深壕面前磕磕绊绊,进展远比预料的缓慢,打得也比此前想象的更艰苦。

        “轰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如愿以偿的在太平府城墙下方响起,尘烟弥漫中,高大的城墙轰然倒地,露出了一个过十丈宽的巨大缺口,不等尘烟落定,一个营的吴军将士就已经呐喊着冲向了城墙缺口,“杀啊!打进太平城,活捉李开芳!”

        如果换成了以往,以曹炎忠兵团将士的战斗力和武器优势,基本上只要炸塌了城墙就可以保证破城,了不起就是在巷战中多耗费一些手雷歼灭城内残敌。然而这一次不行了,过于疲惫的吴军将士连在冲锋时度就已经明显不及平时了,三里左右的距离,吴军将士足足用了十来分钟才冲到近前,太平军将士则顺利度过了城墙突然倒塌时的慌乱期,一边投掷沙包土石堵塞缺口,一边抛掷火药桶爆炸御敌,阻挡吴军进攻。

        太平军砸出的火药桶当然都是黑火药,然而即便只是最普通的黑火药,也仍然不是吴军将士的血肉之躯所能抵挡,火光接连喷,吴军将士衣皆燃,被冲击波掀翻吹倒,死亡枕籍,冲锋势头被彻底遏制,后方临时工事后的吴军炮手虽然接连打出掷弹筒炮弹,却还是无法掩护突击队冲入城内,吴军突击队先后两次舍命冲击,也都被太平军的火药桶炸退,死伤相当惨重。

        在望远镜中看到这一景象,曹炎忠心如刀绞,然而为了尽快拿下太平府城,曹炎忠还是狠着心肠逼迫突击队继续冲击,同时又果断投入了两个营的蚁附军队,扛着飞梯上前攀爬攻城,配合突击队正面强攻。

        殊死抵抗的太平军仍然还是用火药桶炸退了吴军突击队的第三次冲锋,迫使伤亡惨重的吴军突击队退出战斗,好在吴军的招数还没用完,突击队才刚被迫退下,曹炎忠一声令下,吴军的炮队又一起开火,集中火力猛轰地雷炸出的城墙缺口,既阻拦迟滞太平军修补城墙的度,也乘机大量消灭必须要在城墙缺口处施工的太平军士兵。同时在曹炎忠的命令下,全部装备着击针枪的一个吴军精锐营大步出阵,担当起了第二次冲击城墙缺口的任务。

        体力情况不佳,吴军精锐营同样打得十分辛苦,先后用了两次冲锋才艰难冲进太平府城内,李开芳率军死战,凭借事前大量修筑的巷战工事做困兽之斗,同时因为城墙顶端阵地还在太平军手中的缘故,所向披靡的吴军精锐营打得更加辛苦,向城内推进的度十分缓慢,逼得曹炎忠只能是又往前方投入了一个营补强兵力,几乎是逐尺逐寸的与太平军争夺城内阵地。

        如果不是吴军工兵努力挖掘得手,又在太平府城墙上炸出了一个大缺口,那么吴军说不定就会破天荒的被太平军巷战击退,可是即便吴军又用地穴战术在城墙上炸出了一个十几丈宽的大口子,吴军的推进度仍然还是相当缓慢,打得也远比战前辛苦。最后在焦急之下,曹炎忠还干脆接受了黄远豹的主动请战,让黄远豹带着三个早就已经不满编的吴军精锐营加入战场,吴军这才取得了重大突破,成功杀进太平府城中,夺占了大片的城内阵地,基本奠定了这场攻坚苦战的胜利。

        相应的,黄远豹麾下的三个吴军精锐营也在巷战中付出了过两百人的伤亡代价,同时黄远豹也被太平军的米尼枪打伤,差点成为这次东征中阵亡级别最高的吴军将领。

        血雨腥风的残酷巷战一直持续到太平军的火药基本用光,吴军才对太平军形成压倒性优势,可顽固的李开芳却仍然还是不肯弃城出逃,坚持带着残兵败将和吴军血战到底,又给状态不佳的吴军队伍造成了不小伤亡后,李开芳和他的最后十几个亲兵才在吴军的密集手雷覆盖下全部阵亡,无一投降。

        战后统计,吴军仅是在这一次攻坚战中,就阵亡了一千二百余名士卒,其中过半都是吴军精锐营队士卒,黄远豹的三个精锐营损失最为惨重,被迫在战后大量抽调二线军队士卒补充入伍。所以即便胜利全歼了李开芳所部,曹炎忠在战后也没有半点喜色,相反还长长叹了口气,由衷叹道:“太辛苦了,跟着镇南王南征北战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把仗打得这么辛苦。如果不是李开芳这个大长毛的主力在野战里已经被我们消灭大半,这场仗其实我们没把握赢啊。”

        “主要还是因为我们的将士太累,体力情况太差。”曹炎忠的幕僚长谭继洵得出正确结论,说道:“从九江东进后,不到两个月时间里我们打了七场大仗,小仗不下二十阵,军队几乎没有好生休息过,加上夏天大雨大热的气候和水土影响,士兵生病的相当不少,打不出之前的气势,也是情理中事。”

        曹炎忠点了点头,坦然承认这场仗打得辛苦主要还是士卒的身体状态普遍不好,然后曹炎忠又十分担心的问道:“子实先生,那我们接下来打无为和和州怎么办?照现在这个情况,那怕无为和和州的长毛不如太平府这边的长毛凶悍,我们的仗也不好打啊?”

        “曹军门,恕下官直言,为了我们的士卒着想,我们现在应该优先考虑让军队休整。”谭继洵沉声说道:“军队累成了这样,如果不赶快让士卒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我们不管是继续攻打无为和和州,还是留下水师保护航道,让6师直接进兵江宁,到了战场上,我们都只会比今天打得更辛苦,伤亡也有可能比今天更大。”

        还没能确认李秀成已经解除对上海的包围回师南京,曹炎忠当然不敢随便决定让军队就此休整,同时在知道冯三保已经拿下雨花台兵临南京城下的前提下,曹炎忠更不敢让自己手里的军队闲着休息,让太平军那边明白自军已经快到强弩之末。所以盘算了半晌之后,曹炎忠咬了咬牙,还是吩咐道:“传令水师,准备好运兵船只,明天这个时候,我们的主力登船,掉头去打无为。”

        “曹军门,我们的军队……。”

        “子实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曹炎忠打断谭继洵,说道:“我也是没办法,如果我让军队停下来休整,长毛肯定明白我们已经不行了,暂时没有力气威胁到他们了。只有让将士们再坚持辛苦一下,让军队动起来,长毛那边才会认为我们还有余力再战,仍然还可以随时乘船东进,帮着冯军门打江宁城,然后洪秀全那个大长毛才会急着催促李秀成的长毛军队回师来救江宁,收到围魏救赵替我们上海分担压力的效果。”

        言罢,曹炎忠又补充了一句,道:“子实先生放心,我只是让军队动起来,不会再打正面强攻战了,我也疼我的士卒。”

        “军门的意思是,虚张声势?让江宁的长毛觉得我们还可以随时威胁到他们?”谭继洵明白了曹炎忠的用意,又突然灵机一动,忙说道:“曹军门,既然如此,我们不如连无为和和州的长毛也一起吓唬,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可以吓得这两座城里的长毛主动或者弃城而走,让我们不费什么代价就拿下无为和和州。”

        “那具体怎么吓唬?”

        曹炎忠赶紧问,谭继洵没有立即回答,盘算了相当不短的一段时间后,谭继洵才对曹炎忠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详细,曹炎忠一听大喜,拍掌说道:“好,就这么办!不管能不能成,都得试一试!”

        …………

        距离不是太远,才刚到了第二天上午,职守无为城的范运德就收到了太平府城被吴军攻破和李开芳阵亡的消息,悲痛之余,范运德心里又马上明白,接下来倒霉的人不是守和州的尹贤瑞,就肯定是自己了,跑都跑不掉,躲也躲不了。

        对太平天国忠心不二,范运德不怕为了太平天国牺牲自己的性命,但是人之常情,范运德又在内心深处不愿意接受这么残酷的现实,所以即便明知道不应该这么想,范运德却还是希望吴军选择先打和州,然后再来打无为,甚至拿下无为后就直取天京,永远别来找无为的麻烦。

        很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到了傍晚时,细作送来了准确消息,说是大批的吴军将士登上了运兵船队后,正在吴军水师船队的保护下掉头驶回上游,也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向无为杀来。范运德闻报嗟叹,可是又无可奈何,也只能是长叹道:“做好为天王和天国尽忠的准备吧。”

        事还没完,第二天的正午时,吴军在泥汊口这边的驻军,又突然释放了一个此前在运漕大战中俘虏到的无为太平军士兵,逼着他给范运德带来了一道太平军叛徒马玉堂的书信,范运德虽然明知道马玉堂在信上不会放什么好屁,但是出于好奇,范运德还是冷笑着接过了亲兵呈来的书信拆看,然而看到大概的书信内容后,范运德的脸色却逐渐变了。

        太平军叛徒马玉堂的书信内容大概如下:“齐天候,看在以往的交情份上,我劝你一句,聪明的话还是赶快放下武器投降,这样你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不然的话,你死得惨,你全家还会比你死得更惨。

        齐天候,绝不是兄弟我吓你,因为你执迷不悟帮着石达开骗冯军门,不光冯军门点名要你的脑袋,曹炎忠曹军门也早早就放出话来了,说是打下了无为城后,你的全家一个不饶,全部活剐!如果不是曹军门身边的读书人多,心存仁念,提议让小弟写这道书信劝你投降,我连提前给你打个招呼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了,齐天候你是什么脾气兄弟我清楚,我知道你不会听我的劝,只会坚持要给洪秀全和石达开这些长毛头子陪葬。不过没关系,无为城里是什么情况兄弟我和你一样清楚,在曹军门的洋枪洋炮面前能够挡得住几天我也和你一样清楚,曹军门和我们了不起就是费点手脚攻城,再叫刽子手辛苦一下活剐你全家就是了。

        废话不多说,是死是活在你齐天候的一念之间。顺便告诉你一句,别指望会有援军了,石达开已经在天京城外被冯军门给干掉了,庐江、巢县和庐州这些地方的长毛兵又是被石达开给调空了的,连自保都难,只会指望你去救他们,别指望他们来救你。弟马玉堂。”

        其实马玉堂这道劝降信,已经是范运德在这段时间里收到的第三道劝降信了,而和之前曹炎忠、冯三保分别送来的劝降信完全不同,马玉堂的这道劝降信不但尽是赤裸裸的恐吓,还明显就是在走过场敷衍了事,没有丝毫的招降诚意。但也正是如此,范运德心里才收出了这么一个念头,暗道:“妖兵不可能饶过我了,无为城一破,我和我全家就死定了。”

        早有以身殉职的心理准备,范运德对此倒也不是特别的揪心,然而就在范运德把叛徒书信撕得粉碎的时候,城外却突然有斥候来报,说是吴军运兵船队在神塘河码头靠岸之后,才刚登6,马上就分出了一个营的军队西进,直接向着无为城的方向过来。范运德闻报大奇,惊讶问道:“只有一个营的妖兵?妖兵只派一个营过来干什么?打前站?一个营也不够啊?”

        “回齐天候,确认只是一个营的妖兵。”斥候如实回答,又说道:“另外,这个营的妖兵还带着很多车辆,车上货物被麻布蒙着,看上不去并不重,暂时还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好歹也和吴军打过几次交道了,听完斥候的禀报,范运德心里顿时明白,吴军又有新花样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23169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