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六十五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第五百六十五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出于对吴军来袭的重视,闻知吴军十分古怪的只派了一个营的兵力单独前来无为城后,范运德除了十分小心的安排了足够的兵力进入戒备状态外,又亲自登上了无为城墙,到第一线来亲自查看吴军的用意和目的。

        过了一段时间后,在范运德和无数太平军将士的注视下,那一个营的吴军将士终于出现在道路远方,如斥候所报,这个营的吴军士兵果然赶来了好几十车的驴马骡车,车上满载着被麻布蒙着的货物,然而从度和车辙深度来看,这些货物却又明显不是很重。范运德见了心里益奇怪,为了谨慎起见,便再次严令城外工事中太平军将士的不许擅自出战,耐心等待吴军的下一步动作。

        这个营的吴军显然没有主动起进攻的打算,才刚来到无为城东门外大约两里处的位置,这个营的吴军就停止了前进,士兵迅构筑临时防御阵地,防范太平军突然出兵来攻,赶车的民夫则先是勒住马车,然后七手八脚的揭开马车货箱的麻布草席,露出了车上的货物。范运德再赶紧用望远镜细看车上情况时,也顿时就惊叫出声,“人头!”

        不错,吴军马车上装着确实是人头,堆满车厢密密麻麻不知多少,而就在范运德和太平军将士出阵阵惊呼的时候,吴军民夫又把那些被简陋木框装着人头抬下马车,直接倾倒在路边的一处空地上,一框接一框的倒在同一个位置,迅堆起了一个人头小山,不断扩大的人头山。

        看到这里,熟悉中国古代历史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吴军民夫是在做什么了,然而因为清朝并没有这种习惯的缘故,文化水平很低的范运德和无为的太平军将士却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京观这个名词,所以在早就习惯了就地掩埋尸体的情况下,以范运德为的无为太平军将士一度还以为吴军是准备用什么妖法,心中益恐惧。同时范运德和一些拿着望远镜的太平军中级将领,还很快就看清楚了那些人头的来历——没有结辫子披头散,很明显全都是来自战死的太平军士兵尸体。

        人多力量大,一百多名吴军民夫很快就把几十辆马车上的人头搬运下车,在路旁堆起了一座一丈多高的庞大人头山,然后一个吴军士兵登上山顶,把一面写着字的白旗插到了人头山上,接着那一个营的吴军士兵又突然整齐大叫道:“无为长毛,不杀范运德,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不杀范运德,这就是你们的下场!不杀范运德,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反复呐喊着同样的口号,吴军士兵缓缓退去,逐渐消失在了道路远方,留下一座简陋的人头京观,以及一面迎风飘展的带字白旗。此前已经在运漕大战中被吴军打怕了的无为太平军将士个个心惊肉跳,七嘴八舌只是议论吴军此举用意,范运德则赶紧派人上前,取来吴军留下的那面旗帜给自己查看内容,却见旗上只有简单七个字——太平府长毛京观。

        “京观?什么是京观?”

        范运德一度对这个陌生名词百思不得其解,好在太平军上下虽然普遍文化程度不高,无为城里却颇有几个读过史书的秀才举人,范运德派遣部将四下打听之后,也很快就明白京观其实就是炫耀武功,并没有任何的特殊意义。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范运德心里也更加明白吴军确实已经深恨自己入骨,无为城破之后,战死的太平军士兵很可能也要在城外堆成京观。

        “齐天候,妖兵这是在向我们示威啊。”很得范运德信任的部将姜耽也看出了吴军的用意,说道:“妖兵是想动摇打击我们的军心,让我们的士卒明白,无为城被他们攻破之后,我们士卒的脑袋也有可能被他们这么堆在一起,逼我们的士卒赶快投降。”

        “想得倒美。”范运德不屑的冷哼道:“一个破京观就想逼我们投降,妖兵的白日梦倒是做得好,这些年来,老子们砍下的清妖脑袋还少了?能被他们这么吓住?”

        姜耽点头,又赶紧问道:“齐天候,那这些人头怎么办?是派人去就地埋了,还是就留在那里不管他们?”

        范运德犹豫了一下,没什么力气的说道:“派人去埋了吧,都是我们天国的弟兄,身分家就已经够惨了,别留在那里让风吹雨淋了。”

        姜耽应诺,立即安排军队携带挖掘工具出城,去现场就地掩埋那些李开芳所部太平军将士的级,范运德却并没有急着回城休息,还远远看了一眼那座庞大的人头山,悄悄暗叹,心道:“快了,等妖兵打破了无为城,我的脑袋肯定也得给妖兵砍下来当夜壶了。”

        范运德很清楚无为太平军不是吴军的对手,无为城被吴军攻破也只是迟早的事,但范运德却没有任何的办法避免这一悲剧下场,因为曾经风光一时的石达开主力已经全军覆没,再也无法为无为太平军遮风挡雨,邻近周边的几股太平军实力比无为太平军更加孱弱,在吴军面前更加没有还手之力,与其指望他们出兵救援无为,倒还不如指望天父显灵下凡拯救无为太平军更靠谱一些。

        对太平天国忠心不二,范运德是愿意为洪秀全和太平天国牺牲自己的生命,但是人之常情,范运德却又不愿这么白白送死,所以范运德心里也一直在琢磨这么一个念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保住我的脑袋,保住我的将士的脑袋?”

        出城和吴军拼一个你死我活是肯定拼不过,困守孤城也迟早得全军覆没,没有任何选择的情况下,范运德心里自然又考虑到了自己的最后选择,暗道:“能不能跑?乘着妖兵还没包围无为城,带着我的军队撤去其他地方,到别的地方去东山再起?”

        自然而然的,生出了这个念头后,范运德心里很快就突然想到了太平军叛徒马玉堂在劝降信上说的一句话——庐江、巢县和庐州这些安徽腹地的城池,守兵已经被石达开此前基本调空,不但没办法再出兵增援无为,相反还有可能反过来向无为太平军求援!

        “能不能撤去安徽腹地?那些地方的天国军队已经空了,我带着无为将士撤过去,他们肯定欢迎,我找一个地方容身肯定不难。而且到了那些地方后,我不但能避开妖兵的锋芒,还有希望东山再起,拉起一支更大的军队再来和妖兵干啊?”

        “砰!砰!”

        也是凑巧,范运德心里生出这个诱人念头的时候,城外的京观那个方向突然传来了两声枪响,范运德赶紧举起望远镜细看,却见是几个太平军士兵正在向着吴军撤退的方向大步逃窜,另外还有一些太平军正在呐喊追杀,范运德心里顿时又刚当了一下,暗道:“难道是逃兵?军心已经动摇到这个地步了?”

        被范运德料中,过了一段时间后,姜耽果然灰头土脸的跑到范运德面前请罪,说道:“齐天候恕罪,是叛徒马玉堂的几个旧部士卒,末将派他们出城去挖坑埋人头,几个狗娘养的可能是早有打算,也有可能是看到那么多人头心里怕了,就突然跑了。不过齐天候放心,末将已经派人去追了,一定会把这几个逃兵的脑袋带回来。”

        范运德点头,并没有大雷霆的斥责姜耽治军不力,犹豫了一下后,范运德还吩咐道:“召集城里所有师帅以上级别的将领,到我的齐天候府开会,我有事要和大家一起商量。”

        约一个小时后,在自己的齐天候府大堂上,当着麾下众将的面,范运德有些扭捏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打算,结果让范运德愕然的是,无为太平军众将不但没有一个人怒斥他的贪生怕死和临阵逃脱,相反还全部都高举双手拥护他的英明决定。范运德也这才终于明白,其实不愿留在无为城里等死的人,并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成群结队…………

        是夜三更,在吴军还没有来得及对着无为城开一枪放一炮的情况下,范运德就突然带着四千多无为太平军弃城而走,取道石涧镇急匆匆撤往巢县,同时为了不至于迅惊动暂时立营在神塘河的吴军引来追击,无为太平军连仍然还有些存粮的粮仓都没有烧,带着能带上的粮食武器和金银细软悄无声息的北撤。而更神奇的是,还有相当数量的太平军士兵居然连跑都不想跑,撤退期间逮到机会就开了小差,或是逃回自己在无为城外的家中匆匆剃,或是直接跑到神塘河向吴军投降。

        不费一兵一弹光靠恐吓就拿下了无为城,此前还从来没有交到过这种好运的曹炎忠当然是手舞足蹈,欣喜若狂,同时人心不足蛇吞象,尝到了甜头的曹炎忠又马上找来智囊谭继洵商量,询问能不能用类似的办法恐吓守和州的太平军守将尹贤瑞,让尹贤瑞也向范运德学习,主动放弃和州逃往其他地方,让身体状况普遍不佳的吴军继续轻松拿下和州城?而谭嗣同的老爸谭继洵也没让曹炎忠失望,很快就给出了一个答案……

        …………

        于是乎,很快的,当疲惫不堪的吴军曹炎忠兵团还在无为收拾残局和喘气休息的时候,一个名叫朱得志自称是范运德亲兵的无为太平军士卒,就带着范运德的亲笔书信赶到了长江下游的和州城下,请求入城拜见尹贤瑞。而和州的太平军将士在仔细验明朱得志的身份令牌无误之后,也很快就把朱得志请进了早就已经是一片风声鹤唳的和州城,引领他见到了尹贤瑞。

        “你们齐天候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一仗没打就让出了无为城?看到妖兵势大就跑,如果天国的兵将都象他一样,那我们就别和妖兵打了,全部放下武器让妖兵杀算了!叛徒!无耻!贪生怕死!王八蛋!”

        很可惜,见到了尹贤瑞之后,范运德的亲兵朱得志连话都没能说几句,就先被暴跳如雷的尹贤瑞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还差点挨了尹贤瑞的耳光。不过也还好,朱得志一再解释说范运德做出的逃跑决定与自己无关后,尹贤瑞还是多少冷静了一些下来,也打开了朱得志带来的范运德书信查看,结果不看还好,大概看清楚了范运德的书信内容后,尹贤瑞顿时又气得破口大骂了——因为范运德的书信,竟然是劝他也弃城而走,一起到安徽腹地里去重整旗鼓,东山再起。

        范运德的书信内容大概如下:“贤瑞兄弟,抱歉老哥我先溜了,不过我绝不是因为贪生怕死逃命,我是为了天国的将来才跑的,我现在手里的兵马在妖兵面前根本不堪一击,战是死,守是死,要想保住天国的火种,我只有跑这唯一一个正确选择。

        贤瑞兄弟,听哥劝你一句,你也赶快和我一起走吧,之前为了救西梁山,你的军队也被妖兵干掉了不少,损失比我还大,比我更没把握挡住妖兵守住和州,只有赶紧和我一起撤往安徽腹地,才是你现在最好的选择。

        兄弟,哥真不是想拉着你一起背贪生怕死的骂名,是我们现在必须得撤,你和我的兵马加在一起也不够妖兵塞牙缝,留在长江边上纯粹就是白白送死,起不了任何作用。但我们一起撤往安徽腹地就完全不同了,到了那里,我们不但可以留下天国的种子,还可以帮着其他的天国友军守住安徽腹地,如果合肥和凤阳这些地方再丢了,我们天国在安徽地盘就全完了。所以我们不是为了自己撤,是为了天国的将来撤啊。

        话不多说,咱们兄弟俩如果联手一起撤,到了安徽腹地我们就是天下无敌,老哥我只要有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让你饿着。但你如果一定要留在和州,说句不吉利的话,老哥肯定就只能是在合肥给你建一座衣冠冢了。”

        “叛徒,无耻!”尹贤瑞彻底气急败坏,砸着桌子咆哮道:“范运德,你这个狗娘养的王八蛋,你自己贪生怕死当叛徒不算,还想拉着我和你一起当叛徒!狗娘养的,你以后别叫老子碰上,叫老子碰上,老子亲手一刀宰了你!”

        大骂归大骂,仿佛气急败坏到了极点的尹贤瑞却偏偏没有把范运德的书信当场撕了,从无数主动投降的太平军士兵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朱得志察觉到了这个细节,便鼓起勇气说道:“伺天安,齐天候他还要小的给你一句话,他真是为了我们天国的将来才走的,他如果不赶紧去庐州,凤阳颖州的捻军,还有六安的清妖,肯定就会对我们的庐州舒城这些地方下手了。伺天安,你对天国这么忠心,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辛苦打下来的安徽土地城池被捻军和清妖抢走吗?”

        平心而论,朱得志的话其实绝对不是没有任何道理,所以在暴怒中一直保持着一些冷静的尹贤瑞也闭上了嘴巴不再大骂,还露出了思考表情,朱得志察言观色,忙又说道:“伺天安,我们齐天候还说了,别的捻军不敢说,起码苗沛霖那股捻军就绝对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以他的德行脾气,只要现我们的庐州空虚,就一定会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庐州那一带的兵是被我们翼王八千岁调空了的,伺天安你如果不赶紧带兵回去,我们还怎么守庐州的土地城池?”

        尹贤瑞的表情终于有些动摇,不但没再继续咆哮怒吼,相反还坐了下来用手指头敲着桌子仔细盘算,朱得志也心中暗喜,知道自己立功受赏有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却站出来了一个双眼下方都有两个黑点的太平军将领,向朱得志问道:“你是齐天候的亲兵?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我和齐天候打交道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见过你?”

        “请问将军你是……?”

        没想到羊群里突然窜出来一条恶狼,朱得志顿时被那太平军将领问了一个措手不及,只能是小心翼翼的反问。那太平军将领则指指自己双眼下的黑点,微笑说道:“怎么?连我四眼陈玉成都没听说过?天国成天豫,陈玉成。”

        “原来是成天豫,小的朱得志,有眼不识泰山,一时没想起成天豫的模样,小的有罪,小的有罪。”

        朱得志赶紧跪下磕头请罪,坦然承认自己忘了陈玉成的著名特征——也确实是因为过于紧张忘了这点。陈玉成则挥了挥手,说道:“没关系,回答本天豫的问题,本天豫和你们齐天候打过那么多次交道,为什么就从来没有见过你?”

  http://www.zwydw.com/book/0/7/23290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