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七十九章 猛虎下山

第五百七十九章 猛虎下山

        托了主场作战的福,细作才刚确认吴军曹炎忠兵团是冲着秣陵关而来,镇守秣陵关的李秀成亲弟弟李明成在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收到了这一消息,三万多秣陵关守军也马上进入了全面戒备状态,火炮全部装药装弹,当值军队全部进入防御阵地,没有当值的军队也全部领取武器随时等候调遣,各营将领则纷纷赶到位于秣陵关关城中的指挥部侯命,等待李明成的调遣。

        与紧张备战的中基层将士不同,受命守卫秣陵关的李明成却显得颇为轻松,不但直到众将全部到齐之后才露面,还一见面就和麾下众将开起了玩笑,笑道:“妖兵来了,有没有怕的?有怕的先开口,本王宗可以让他进预备队最后上阵,不过得请我们所有人喝酒,还得由我们自己点菜。”

        众将纷纷大笑,之前的紧张气氛顿时一扫而空,然后李明成才又微笑说道:“好了,说正事吧,被我的王兄料中,妖兵果然冒险分兵了,6师单独来打我们秣陵关,想切断我们和苏杭大后方的联系,这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最起码我们不用担心和妖兵6师打得最激烈的时候,妖兵的水师又突然跑出来对着我们的阵地开炮,压力可以小上许多。但我们也不能轻敌,一定要守住秣陵关,也一定要妖兵多尝尝苦头,为这场天京保卫战打一个开门红!”

        众将应诺,接着大将林正扬又赶紧问道:“王宗,这场仗我们怎么打?忠王千岁那边会不会给我们派援军?”

        “援军当然有,但不会马上派来。”李明成答道:“这一场仗,我们先利用有利地形和工事掩护,迎头痛击曹炎忠这股妖兵,先在营地守卫战中把妖兵拖得师老人疲,然后等王兄派出援军来给我们帮忙的时候,我们再起反击,打退妖兵。”

        众将纷纷点头,表示明白李明成布置的作战方针,接着李明成才调兵遣将,安排诸将率军守卫各处阵地,还有安排预备队以便随时救急灭火。结果就在李明成有条不紊的安排布置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急报,说是朱门驻军放弃阵地撤往江宁镇后,吴军曹炎忠部没做任何耽搁就直接越过朱门,在携带着大量重武器的情况下快逼近秣陵关,只留下了少量军队守卫朱门。

        “来得这么快?打算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想得倒美?”自信的猜到了吴军快推进的用意,李明成也不再耽搁,迅安排好了酝酿已久的防御计划,然后立即吩咐众将返回各自营地准备迎战,自己则亲率总预备队坐镇秣陵关城,自信而又耐心的等待吴军来袭。

        严格来说,秣陵关一带的地形并不是对防御战特别有利,尤其缺乏高地可以屯兵驻军,唯一一条大型河流秦淮河也位于秣陵关的东面,挥不了阻拦吴军前进的作用。不过这些对李明成和他麾下的太平军来说问题并不大,靠着充足的人力可以动用,李明成军已经在秣陵关战场上修筑了四座工事完善的坚固营垒保护关城,又有两百余门火炮可以动用,弹药充足,其中八十余门还是从洋人那里高价买来的开花炸炮,火力之凶猛,还在南京战场另一处军事要塞九洑洲之上,所以即便明知道来敌实力还在雨花台敌人之上,李明成也有绝对的信心让曹炎忠在秣陵关碰一个头破血流,让胆敢向秣陵关起正面强攻的吴军队伍死伤惨重!

        中午时分,吴军前锋先出现在了秣陵关守军的视线之中,结果让李明成颇为嗤之以鼻的是,先杀来的三个营吴军根本就不敢过于靠近秣陵关,才刚到距离太平军十里左右时就停下脚步,然后马上派出大量斥候探察周边情况,胆战心惊的提防太平军在秣陵关周边暗藏伏兵,还在斥候前哨战中也表现得战战兢兢,零散斥候一旦遇到大股的太平军巡逻队就马上撤退,根本不敢冒险硬拼。所以在关城上看到这一点后,李明成还轻蔑的说了一句,“不过如此。”

        一个多小时后,吴军曹炎忠部的主力也开拔到秣陵关西面十里处,与前队会师一处,然后又马上在李明成嘲讽的目光中着手建立营地,没敢在时间颇为充足的情况下直接向秣陵关起正面强攻。然而就在李明成益嘲笑曹炎忠的过于谨慎时,意外出现了,六个营的吴军竟然越众而出,保护着一批大小不一的火炮独自向着秣陵关直接杀来,余下的吴军大队则继续修筑营地,没看到有什么预备队集结侯命。

        “妖将曹炎忠用三千军队就想直接打秣陵关?”李明成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分析,又赶紧向来报告敌情的斥候问道:“来的妖将是谁?装备如何?”

        “回王宗,来的妖将打着黄字旗号,有可能是妖兵大将黄远豹。”斥候如实回报,又说道:“这股妖兵的装备很好,至少有四个营全部装备着快射洋枪,携带的火炮数量应该在八十门左右,具体是什么火炮不清楚,但是大部分的火炮都不大,有可能是劈山炮。”

        “劈山炮?”自信重新回到了李明成的身上,还让李明成轻蔑笑道:“来吧,等着看本王宗的开花炮怎么收拾你们。”

        很快的,六个营的吴军迅逼近到了太平军石龙山营地的附近,职守石龙山的太平军大将李万材毫不犹豫,马上就下令开炮射击,南面葛塘村的太平军驻军林正扬部也用远程火炮开火,配合友军以交叉火力覆盖吴军队伍,南北三十余门火炮炮声隆隆,声势震天,第一轮齐射就给吴军造成了伤亡。

        没有就地修筑防炮阵地,五个营的吴军只是拉开空间降低被太平军火炮命中的可能,居中那个吴军营则迅安置火炮,以让太平军惊讶的度迅布置炮阵完毕,然后马上装弹装药,又在令旗挥动之后,以江浙太平军根本不敢想象的整齐动作一起开炮,将六十余枚炮弹轰向了太平军的石龙山营地,更加惊天动地的炮火之声,也迅在太平军营地中回荡了起来。

        真相大白,落地全部炸开的吴军炮弹告诉了李明成一个残酷事实,吴军随军带来的小型火炮并不是原始的散弹劈山炮,而是三磅口径的后装线膛炮,炮弹里内装的,还全都是苦味酸火药!

        更让李明成和太平军将士心惊胆战的,还有吴军火炮的精确命中率,第一轮齐射,吴军打出的六十余枚苦味酸炮弹竟然全都打到了太平军石龙山营地的炮位附近,苦味酸炮弹爆炸间火焰迸射,引燃四门正在装药的太平军火炮造成殉爆,当场报废了这四门倒霉的太平军火炮。同时横飞的弹片又迅放翻了多名太平军炮手,太平军火炮阵地惨叫不断,李明成和李万材等太平军将领也纷纷惊叫出声,“怎么可能?妖兵的炮弹长了眼睛,怎么能打得这么准?!”

        吴军火炮的命中率如此之高,原因当然是出在炮手身上,开炮射击的这个吴军炮兵营其实既不是隶属于曹炎忠兵团,也不是出身于吴军大冶兵团,而是来自吴越的直属兵团!每一个炮手都是经过近乎残酷的严格训练,也每一个炮手都接受过英法教官的严格培训,熟知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定位测算数,射击技术即便不敢比肩英法炮兵精锐,甩开野路子出身的太平军炮手却是八条街都不止!

        技术层次上的巨大差距当然注定了太平军远程炮战的惨败,隆隆炮声中,吴军的苦味酸炮弹就好象长了眼睛一样,迅而又准确的不断轰击太平军的炮兵阵地上,把正在填药装弹的太平军炮兵轰得是鬼哭狼嚎,死伤不断,象拔钉子一样的不断让太平军的火炮哑火失声,打得太平军的火炮毫无还手之力,也没有招架之功。

        再接着,更加让太平军上下瞠目结舌的事又生了,才刚基本压制住了太平军的火炮,一个营的吴军将士就已经快步上前,直接杀向了太平军石龙山营地的正门,布置在营门处的太平军劈山炮慌忙开炮轰击。结果虽然也暂时挡住了吴军冲锋的脚步,逼得吴军将士伏地避炮,却又马上给自己招来了灭顶之灾——区区一个营的吴军,竟然一下子摆出了三十二门掷弹筒!

        “怎么可能?!一个营的妖兵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快射小妖炮?!难道他们一个什队就有一门快射小炮?!”

        率军守卫石龙山营地的太平军大将李万材惊叫着现这个残酷事实也已经晚了,吴军的掷弹筒炮弹已经劈头盖脸的砸到了太平军刚刚暴露的劈山炮阵地上,把正在熄灭炮筒余火的太平军士兵砸得血肉横飞,接连倒地,苦味酸火焰又引燃了太平军没有保管好的备用火药,造成殉爆殉燃,转眼之间就把太平军的劈山炮阵地化为了一片火海。

        天杀的吴军将士也不知道有多少掷弹筒炮弹可以挥毫,打掉了太平军的劈山炮阵地后,吴军的掷弹筒竟然持续开火不止,把苦味酸炮弹接连轰到太平军的羊马墙后和营墙后,又把躲在墙后准备开枪的太平军将士轰得大呼小叫,死伤连连。同时在基本打哑了太平军的远程火炮之后,吴军的后装线膛炮又掉转炮口,开始对着太平军的营地内部狂轰滥炸,命中率虽然不再存在,可是不时落地爆炸的炮弹却照样让在营内候命的太平军预备队胆战心惊,士气狂坠。

        还没完,还有更狠的,彻底压制住了太平军的远程火力之后,又有十五门又粗又短的吴军臼炮缓缓上前,逐渐靠近了太平军的营地正门,结果还没等吴军臼炮开炮射,光是远远看到吴军臼炮的巨大口径,营地里太平军士兵就已经是魂飞魄散,心惊胆裂,不断祈求天父保佑,别让吴军这种恐怖大炮对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开炮射。

        大口径的吴军臼炮只第一轮齐射,就直接炸塌了太平军石龙山的营地大门,熊熊燃烧的苦味酸火焰把太平军营门处化为一片火海,但吴军的臼炮却依然不肯罢休,又向着太平军营门两翼的营墙后延伸射击,每一枚炮弹都是一片火海,炸塌太平军辛苦修筑的营墙,炸飞躲藏在墙后的太平军将士,把不知多少太平军士卒直接炸得粉身碎骨,也让不知多少的太平军士兵变成了在火海中翻滚惨叫哭喊的火人,青黄色有毒烟雾又在太平军营地中弥漫,太平军士卒在营地中痛苦咳嗽,不断流泪,如同身处地狱。

        看到情况不妙,守石龙山的李万材只能是装着胆子派遣军队出营,从两翼包抄突袭吴军的臼炮阵地,妄图阻止威力巨大的吴军臼炮接续轰击破坏自己的营防设施,然而李万材很快就现自己干了一件蠢得不能做蠢的傻事——竟然敢派兵和装备着击针枪的吴军精锐打野战!

        “砰砰砰砰”的击针枪连续射击声中,从两翼杀来的太平军士兵成排成片接连倒地,同时让出营太平军将士欲哭无泪的是,保护臼炮两翼的吴军将士竟然是以爬姿射击!导致太平军士兵的火枪即便仓促开火也很难命中吴军将士,基本上就是光挨打无法还手。

        如果是换成了太平军的两广老兵上阵,那么太平军或许还有机会冲到近处和吴军将士展开白刃战,但是很可惜,秣陵关这边的太平军都是李秀成的部队,比吴军将士更害怕打近身战!所以很快的,随着倒在吴军击针枪枪口下的太平军士兵逐渐增大,剩下的太平军也逐渐没有了继续作战的勇气,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带头一声喊,左翼的太平军士兵率先溃退,右翼的太平军士兵也跟着崩溃,逃跑的度还比左翼更快。

        也是凑巧,两翼杀来的太平军崩溃之后,太平军营门处的火焰也逐渐熄灭,早就等得不耐烦的黄远豹一声令下,两个营的吴军将士立即足冲锋,呐喊着直接杀向已经被臼炮直接炸塌的太平军营门。营内的太平军慌忙列队准备射击,结果却被之前逼近他们营地的吴军营用掷弹筒直接炸崩,死伤十分惨重。

        纯粹的虎入羊群,直接冲进太平军石龙山营地的吴军将士以手雷弹开路,在太平军营地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地,李万材几次企图组织军队拦截,都被吴军将士以手雷配合掷弹筒直接炸崩,本来就不擅长打苦战的江浙太平军士卒大呼小叫不绝,不断有人逃出营地逃向秣陵关,还有不少基层将领也是如此。吴军杀入石龙山营地才过去半个小时,石龙山的太平军就已经露出了全面崩溃的迹象,营地失守也已经成为定局。

        在此期间,率军立营在南面不远处的太平军大将林正扬几次想要出兵去救石龙山,可是看看仍然有两个营预备队的吴军攻坚军队,还有在西面从容立营的吴军曹炎忠兵团主力,林正扬却又每一次都打消了这个念头,悄悄只是对天祈祷,“天父保佑,妖兵打下了石龙山以后,千万别马上又来打葛塘寺啊。好歹让我熬过这个晚上,等忠王千岁出兵来救我啊。”

        林正扬在葛塘寺营地里心惊胆战的祷告,他的上司李明成却是秣陵关城上脸色白的颤抖,颤抖着放下了望远镜后,李明成还又顺手抓到了自己的亲戚亲兵队长,对着大吼道:“快去上方桥找我王兄,告诉他,我遇上妖兵的绝对精锐了!请他马上给我派援军,不然的话,我没把握守得住秣陵关!”

  http://www.zwydw.com/book/0/7/25503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