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八十二章 软硬兼施

第五百八十二章 软硬兼施

        太平军的细作还算得力,李秀成收到吴越亲自率军前来南京的消息时,吴越其实才刚带着第三路东征军赶到芜湖,距离南京战场还有一天多点时间的路程,不过因为水路畅通始终与前线保持联系的缘故,到了芜湖才刚靠岸,吴越就已经基本掌握了前线情况,知道吴军水师已经困死了九洑洲的太平军,还有曹炎忠在秣陵关接连击败敌人,拿下秣陵关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留守芜湖是曹炎忠麾下的一员部将,姓蒋名玉泰,也是当年从上海跟着吴越到湖北上任的吴军老人,资历深又性格谨慎稳重,所以才被曹炎忠委以了守卫芜湖后勤基地的重任。见面后蒋玉泰先是欢天喜地的向吴越行了礼,向吴越详细报告了前方军情,然后蒋玉泰又这么向吴越奏道:“镇南王,王孚王军门还要末将替他向你请个罪,你给他的命令是夺占九洑洲切断江宁长毛和江北长毛的联系,但是收到镇南王你的命令前几天,九洑洲的敌情突然出现了重大变化,王军门就擅自更改了镇南王你的命令让水师执行,请镇南王宽恕。”

        “是因为长毛提前增兵九洑洲这个变化?”吴越看着地图沙盘问道。

        “回禀镇南王,正是如此。”蒋玉泰恭敬点头,又说道:“现长毛在九洑洲上增驻了两万军队后,王军门他认为我们如果一定要正面强攻,虽然也有把握拿下九洑洲,可是伤亡损失肯定会比预计的大。但我们如果选择对九洑洲困而不打,那么凭借我们的水上优势,完全有把握把九洑洲上的长毛活生生困死饿死,不费一兵一卒就干掉三万多长毛。所以王军门他就擅自做主,没急着强攻九洑洲,只是尽量干掉了长毛的水师,轰断了九洑洲和北岸连接的浮桥。”

        “活生生困死饿死?王孚这小子啥时候学得这么心狠手辣了?”吴越放声大笑,然后才挥了挥手,说道:“没事,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王孚这是根据敌情变化的随机应变,我怎么可能怪罪他?”

        蒋玉泰替王孚道谢,又赶紧说道:“镇南王放心,九洑洲的长毛已经被我们包围在了岛上,我们的水师只需要分出一两成的兵力就可以轻松困死九洑洲长毛,不会影响到水师主力的作战,镇南王你如果需要,也随时可以下令调动我们的水师主力参战。”

        吴越满意点头,又看着仔细标注了敌人兵力驻防情况的地图沙盘研究了一番,然后才向麾下文武问道:“你们看我们这场仗应该怎么打?先向那里下手?”

        “末将认为怎么打都行。”吴军直属兵团的兵团长钱威先开口,十分自信的说道:“水上我们占绝对优势,6上我们同样占绝对优势,镇南王你只要一声令下,让我们先打那里都行,我们也要把握一定打胜!”

        吴军的其他文武纷纷附和,都自信的表示这一战不需要考虑什么避实击虚柿子拣软的捏,不管选择那一个对手,走那一条路进兵,水上6上都占据绝对优势的吴军都有绝对把握取胜。反倒是年龄最轻的江西吴军大将毕金科出言谨慎,说道:“镇南王,末将认为,我们虽然在水上6上都占很大优势,但是具体战术最好还是谨慎一些,不能过于轻视敌人。”

        “至于原因嘛,第一当然是骄兵必败,不能犯轻敌错误。二是机会难得,末将觉得我们应该乘着各路长毛主力云集江宁的机会,尽可能把各股长毛的主力消灭在江宁,这样我们不但接下来的仗可以好打许多,又可以尽快消灭长毛的残余,腾出手来对付乱党余孽,重新统一江山,彻底结束我们华夏的内战。”

        吴越又笑了,神情欣慰的向毕金科笑道:“记得当年杨老大人向我推荐你的时候,说你不但勇猛过人,还治军严谨,从来没干过纵容士卒骚扰百姓的事,那时候我还有些点不相信。现在看来,我那位妻祖父杨老大人对你毕应侯的夸奖还是远远不够,你不但有治军之才,还有一副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

        被吴越夸奖得极不好意思,毕金科只能是赶紧谦虚,表示自己救苦救难的菩萨心肠和吴越比起来不过是萤烛比之日月,天差地别都不够形容的差距。可惜很清楚自己是什么货色的吴越没有和毕金科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只是转向了众将说道:“应侯的话说得很对,我们是不能骄傲,也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尽量把长毛主力消灭在江宁战场,彻底断了长毛东山再起的念想!”

        众将应诺,然后率先轻敌的钱威又赶紧将功补罪,说道:“镇南王,那我们应该先向江北战场上的长毛下手,浦和浦口的长毛比较弱,我们在南岸破了李秀成大长毛的主力后,他们很可能会马上就跑,增加我们歼灭他们的难度。先向江北长毛下手,既可以不给他们提前逃命的机会,又可以彻底断了九洑洲长毛北逃的念想,然后我们还可以利用江北,利用我们的水上优势见缝插针,从江南长毛的薄弱处下手,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

        “正合我意!”吴越终于也对钱威满意点头,说道:“先打江北既可以不让北岸的长毛有机会跑,又可以收到稳扎稳打的效果,除了需要多花点时间外,怎么都比直接去打江宁镇或者大胜关强,是我们先下手的最好选择!”

        “那雨花台上的冯三保冯军门他们怎么办?”这次唱反调的是毕金科,很是担心的提醒道:“冯军门他们已经被长毛包围在雨花台上五十多天了,又和李秀成大长毛的主力打了那么多场大战,现在的处境很可能已经十分危急,我们先打江北他们怎么办?是不是考虑一下先把冯军门他们救出来,然后再去打江北长毛?”

        事关吴越的老丈人之一,精乖的钱威当然不敢随便吭声,但还好,吴越一向都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马上就说道:“没关系,冯三保他们的粮食至少可以用三个月,没有我们在外围牵制,他都还能守得住近两个月,现在就一定能守得住第三个月!这么大的优势,一个月里我如果还破不了李秀成的主力,那我这个镇南王也就不用当了。”

        见当女婿的吴越都这么说了,和冯三保连面都没有见过的毕金科当然也不再纠缠,只是就势自告奋勇,请求担任攻打江北太平军的先锋,吴越一口答应。然后开始商量战术细节时,辅助蒋玉泰留守芜湖的曹炎忠谋士吴观礼站了出来,拱手说道:“镇南王,现在江北战场上的长毛有两股,一股是由大长毛洪秀全此前委任的所谓天浦省守将薛之元率领,一股是由长毛伪辅王杨辅清的堂弟杨友清率领,这两个贼将虽然所统之兵都不算少,但他们与洪秀全、李秀成等长毛头子似乎都不齐心,应该都有劝降可能。”

        “说说理由。”吴越吩咐道。

        “卑职遵命。”吴观礼应诺,然后才说道:“禀镇南王,薛之元这个贼将出身捻匪,兵败后曾经投降过先皇时的朝廷挂名道员何桂珍,随何桂珍反噬捻匪甚是得力,一年后因为与何桂珍生矛盾,又暗杀了何桂珍投降长毛杨秀清,在大长毛洪秀全复出之时又率先向洪秀全表忠献媚,获得洪秀全赏识,这才被洪秀全委任为长毛天浦省的守将……。”

        “不错。”吴越打断吴观礼的话,点头说道:“象这么反复无常的卑鄙小人,绝对不可能和长毛一条心,更不可能心甘情愿的为长毛陪葬,是有招降的可能。”

        “镇南王英明,确实如此。”吴观礼赶紧恭维,又说道:“杨友清和薛之元的情况不同,但他同样不可能和洪李二贼是一条心,这个贼将此前随着杨辅清支持大长毛杨秀清,与许多长毛贼将大打出手,还是在杨秀清勾结京城乱党的罪行彻底暴露众叛亲离之后,才被迫又随着杨辅清归降了洪秀全,这样的贼将不可能不会害怕洪秀全会找他秋后算帐,所以卑职认为,这个贼将同样有招降可能。”

        大概介绍了薛之元和杨友清可能会选择投降的原因后,吴观礼又说道:“所以卑职斗胆,觉得我军如果能在武力进攻的同时辅之以招揽劝降,应该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效,即便不能劝得这两个长毛贼将直接投降,也可以动摇和打击他们的抵抗决心,让他们存有留下后路的心思,不敢与我讨逆大军血战到底,减少我军将士的伤亡损失。”

        “是可以试试。”吴越接受了吴观礼的建议,又转向旁边的戴文节,吩咐道:“文节先生,以我的名誉给薛之元和杨友清写两道劝降信,告诉他们,只要他们带着军队放下武器投降,我不但保证他们的人身财产安全,还可以给他们官职赏赐。但他们如果执迷不悟,负隅顽抗,我连他们的家人都不放过。”

        戴文节应诺,当即提笔作书替吴越写信,吴观礼则又建议道:“镇南王,卑职觉得不如让长毛降将马玉堂出面操办此事,让薛之元和杨友清看到马玉堂这个榜样,劝降的效果肯定更好。”

        这么正确的建议吴越当然绝不可能拒绝,所以很快的,演技出色的太平军降将马玉堂就带着几个旧部先行登船出,连夜赶到了吴军水师目前驻扎的营地江心洲,然后又在吴军水师的帮助下,迅将吴越的招降信送上了长江北岸,分别送到了薛之元和杨友清这两个太平军动摇份子的面前,以自己为榜样劝说薛之元和杨友清率军投降吴越。

        被吴越和吴观礼这两个吴家败类料中,看到了盖着吴越镇南王大印的招降书信之后,反复无常的太平军江浦守将薛之元虽然没有立即下定决心投降,却一边客客气气的热情款待吴军密使,一边悄悄找来了几个心腹部将商议,然后迅拿定主意,准备再观望一下风色,只要情况不对就马上开城投降,投入吴越更加温暖而又宽阔的怀抱,压根就没考虑过什么血战到底,为洪秀全尽忠尽职。

        杨友清的人品要比薛之元稍微好点,收到劝降信并没有马上找来部下商量是否接受劝降,但也没有伤害和扣押吴军使者,选择了客客气气的把吴军使者礼送回营,并回信说什么自己久受天王大恩,实在不忍心背叛洪秀全和太平天国,请求镇南王理解原谅云云,委婉拒绝的同时又给自己留下了充足余地。所以收到了回信后,负责出面招降的马玉堂都没用向吴越请示,马上就又派使者与杨友清联络劝说,迅与杨友清建立起了一个秘密联系的渠道。

        “再看看风色,只要越小妖干翻了李秀成,该跑就跑,该投降就投降,反正不能和越小妖血拼到底。”

        薛之元和杨友清都是打这样的如意算盘,但是很可惜,一天之后,当吴越亲自率领的吴军第三路东征军赶到了南京战场时,吴军主力却是在吴军水师的炮火掩护下先向长江北岸起了进攻,结果收到消息,薛之元和杨友清马上就明白,自己已经没有希望骑墙观风了,想死还是想活,必须得尽快做出抉择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25664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