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大水爱冲龙王庙

第五百八十三章 大水爱冲龙王庙

        原本觉得吴越肯定会先对南岸太平军下手,救出已经被李秀成包围近两个月的冯三保,被李秀成逼着统兵来参加南京决战的杨友清还一直认定自己可以安安全全的躲着江北骑墙观风,但杨友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吴越带着第三路吴军东征军来到南京战场后,竟然会选择在桥林一带抢滩登6,先把枪口对准了江北战场上的太平军,一下子就把还处于犹豫中的杨友清逼到了必须尽快做出抉择的地步。

        还有一件让杨友清意外的事,才刚确认了吴军登6北岸,洪秀全那边突然派人送来圣旨,先是表彰了一通杨友清率军回援南京的耿耿忠心,加封他为贝天义,然后又命令杨友清将军队交给部下暂时统领,随着宣旨使者到南京城中拜见洪秀全,参加洪秀全亲自主持的作战会议。

        如果不是刚收到了吴军抢滩北岸的报告,杨友清肯定二话不说就依令行事,但是没办法,吴军已经开始在桥林一带登6,江北战场告急,驻扎在浦口的杨友清所部既得随时做好出击增援友军的准备,又得防着吴军乘势来打没有城墙保护的浦口营地。所以杨友清也只能是十分抱歉的对宣旨使者说道:“烦请天使回禀天王万岁,妖兵已经开始在桥林登6,微臣必须做好迎战准备,实在不敢随意离开浦口,请天王万岁恕罪。待江北战场的局势稳定下来后,臣下一定立即渡江,到天王万岁面前请罪。”

        宣旨使者的眼神似乎有些古怪,表情为难的说道:“贝天义,天王万岁可是亲口点名要你参加这个会议,赞天义蒙掌率也要小的一定请你回去,说今天这个朝会关乎天国的命运,所以你能不能把军队暂时交给你的部下统率,先随小的过江?放心,耽搁不了你多少时间,误不了你的大事。”

        “但我现在真的不敢离开浦口啊?”杨友清更加为难的说道:“先不说答天义那边随时可能要我出兵增援,就算答天义那边不要我出兵,我也不敢走啊?浦口这里和江浦不同,江浦是城池有城墙保护,浦口这里只是一个镇子,全靠壕沟垒墙抵挡妖兵,我过江去参加朝会,最起码也得要到半夜才能回来,这个期间妖兵如果来打浦口怎么办?”

        “有你的部下率军守卫,贝天义你也不放心?”

        宣旨使者又问,杨友清有些犹豫,然而就在心里开始动摇的时候,为人还算精细的杨友清却突然现,来宣旨的洪秀全使者眼神似乎有些不对,目光游离一直在悄悄观察四周动静,就好象在偷看什么东西一样。杨友清心中顿时起疑,稍一盘算就摇头说道:“天使恕罪,我的部将经验不足,没有人能够应对这样的复杂局面,所以只能请天使替我向天王万岁和蒙掌率恕罪,今天我实在不敢过江。”

        宣旨使者又劝,已经现情况不对的杨友清却断然拒绝,又说如果宣旨使者不方便的话,自己可以派一个使者代表自己过江去向洪秀全和蒙时雍谢罪,宣旨使者无奈,只能是被迫答应,领了杨友清随意安排的代表过江。结果也是在打走了这个使者后,杨友清才把自己最信得过的亲兵队长叫到面前,低声问道:“妖兵和我秘密联系的事,是不是走漏风声了?”

        “什么?”亲兵队长楞了一下,然后才说道:“不可能啊,妖兵的使者一直都是小的负责接待,和他接触的人都是将军你的亲兵,不可能走漏风声啊?”

        “那天王万岁怎么一定要我过江?”杨友清反问,又说道:“刚才难道你没注意到,天王万岁派来的这个使者有些古怪,象是在防着我们要对他不利一样?”

        得杨友清提醒,亲兵队长也终于现不对,赶紧点头说道:“是,刚才那个天王的传旨使者是有点不对,象是一直在偷看小人和小人部下的动作反应。”

        杨友清不再吭声,半晌才冷冷说道:“还有封我为贝天义的事也不对,我早就带着军队来天京勤王了,天王万岁要褒奖我应该早就下旨了,怎么会突然在今天下这道圣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妖兵使者和我们秘密联系的事,怕是已经走漏风声了,天王万岁也已经对我起疑心了。”

        “那怎么办?”和杨友清同宗的亲兵队长赶紧问道:“如果真走漏了风声的话,天王万岁肯定不会放过七哥你啊,七哥你打算怎么办?”

        杨友清的神情为难,犹豫了许久才犹豫着说道:“再看看风色,现在就做决定,太对不起我们的堂兄杨辅清,也对不起我们在天京城里的家人。”

        亲人同样在南京城里的亲兵队长答应,然后按照杨友清的要求,一边加强对自军内部的暗中监视,一边派出大量人手探察桥林战况,了解吴军的实力底细和战事进展情况。

        杨友清派人探察桥林战情,目的当然是想摸清楚自己在吴军第三路东征军面前到底有没有一战之力,然而让杨友清失望的是,吴军6师竟然从头至尾都没有和守桥林的薛之元所部太平军交手,实力过于强横的吴军水师光是靠着舰炮轰击,直接就打垮了太平军的滩头守军,水师突击队在伤亡轻微的情况下迅拿下滩头阵地,搭建起临时码头让吴军6师登6。期间薛之元也始终没有派军增援桥林,眼睁睁的看着吴军6师登上北岸,所以吴军6师的战斗力到底如何,又都带来了些什么装备,杨友清始终一无所知。

        “麻烦了,如果妖兵先是打江浦还好说,我还可以继续观望风色,但妖兵如果先来打浦口的话,我的麻烦就大了。”

        杨友清心中暗暗叫苦的时候,又有意外到来,守江浦的薛之元竟然也派人来和杨友清联系,邀请杨友清到江浦城中与自己见面,商议联手迎击吴军的具体细节,杨友清不敢轻易离开军队,只能是继续选择拒绝。然而话到嘴边时,杨友清却又心中一动,改口向薛之元的使者说道:“烦请回禀答天义,就说大敌当前,军情变化多端,江浦城里我是不方便起了。但我打算到前线去亲自察看一下敌情,如果答天义方便的话,今天下午的申时三刻正,我在薛家土地庙和他见面,在那里和他商议联手迎敌的具体事宜。”

        薛之元派来的使者答应,赶紧飞马赶回江浦城中向薛之元报告,结果也是在使者离开之后,一直守在一旁的亲兵队长才开口问道:“七哥,你怎么会答应去薛家土地庙和薛之元见面?如果他奉了天王万岁的密旨,准备对你不利怎么办?”

        “我就是要试探一下天王万岁准备干什么。”杨友清恶狠狠说道:“如果薛之元真是奉了天王万岁的密旨,准备把我骗出营地对我不利,那他在薛家土地庙那里就一定会有什么动作!然后天王万岁到底有没有知道我们和妖兵使者秘密联系的事,还有他一再让人骗我离开军队到底想干什么,我们就什么都知道了!”

        亲兵队长恍然大悟,赶紧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杨友清又吩咐道:“一会你带几个绝对靠得住人去薛家土地庙,让一个人穿上我的衣服假扮成我,看薛之元有什么动作,现情况不对,马上回来!”

        “这……。”

        同宗的亲兵队长害怕任务过于危险,有些不敢答应,杨友清看出他的心思,便又吩咐道:“我们军队里还有八枚妖兵的妖火掌心雷,你全部带上,救命用。另外你带去的人,全部带上连射短洋枪。”

        亲兵队长松了口气,这才抱歉答应,然后匆匆做好了相应安排之后,亲兵队长这才带着几个武装到了牙齿的可靠部下,和一个假扮成杨友清模样的亲兵出营,快马加鞭的赶到了江浦城东南郊的薛家土地庙,提心吊胆的紧张等待薛之元那边做出反应。

        申时三刻下午四点快到的时候,江浦那边果然奔来了一队打着薛之元旗号的太平军士兵,一个满面笑容的骑士打马先行,抢先来到了假杨友清等人面前,大声说薛之元已到,请杨友清出来相见,杨友清的亲兵队长则小心迎对,一边低声吩咐众人不得下马,一边指着假杨友清说道:“我家将军就在这里。”

        “小人见过杨将军。”

        薛之元派来的使者赶紧向假杨友清行礼,又说要回去向薛之元报告,请杨友清稍等,假杨友清点头答应,薛之元使者这才掉转马头回去报信,然而在掉转了马头之后,薛之元使者却突然回头,抬手亮出了一把柯尔特左轮枪,二话不说对着假杨友清就是连开三枪,假杨友清胸口中枪惨叫,摔下战马当场断气,真杨友清的亲兵队长又惊又怒,立即拔枪还击时,那早有准备的薛之元则已经拍马狂奔而逃,亲兵队长等人打出的子弹大都没有命中目标,仅仅只是打伤了那个刺杀假杨友清的薛之元使者。

        再接着当然是人多势众的薛之元军呐喊追击假杨友清等人一行,鉴于形势危急,杨友清的亲兵队长也来不及带走尸体,只能是赶紧带着部下拍马逃命,期间也果然有一队江浦太平军突然出现在了杨友清亲兵一行的前方拦截,好在杨友清的亲兵队长准备充足,二话不说就砸出了仅有的几枚苦味酸手雷,直接炸出一条血路冲出生天,狼狈而又侥幸的逃回了杨友清军的防区。

        亲兵队长把消息带回到了杨友清的面前时,杨友清当然也没有多余选择,只能是放声怒吼道:“洪秀全,我操你娘的十八代祖宗!居然敢让薛之元暗杀我!你对我不仁,也休怪我对你不义!”

        再接着,早有心理准备的杨友清立即动手,一边让靠得住的军队包围帅帐,一边召集麾下众将到中军大帐议事,当场宣布自己决定率领军队向吴军投降,要求麾下众将当场表明是否跟从的态度,结果两个执迷不悟的部将表示反对时,杨友清还毫不客气的亲自开枪打死了这个忤逆部将,以武力逼得众将依从,然后才一边把靠不住的部将暂时软禁,一边派人急匆匆的去和吴越联系,请求吴越派兵来接管自己的军队和营地。

        也来看看薛之元这边的情况,其实和杨友清一样,薛之元同样没有冒险亲自到自家的土地庙行刺杀之事,所以还是在他的部下把假杨友清的尸体带回了江浦城中后,薛之元才现情况不对,大声狂吼道:“这不是杨友清啊?怎么是个假的?”

        “薛大哥,会不会是走漏风声了?”参与叛变的部下分析道:“杨友清现我们暗中和妖兵联系,怀疑我们是想拿他送给镇南王当见面礼,所以就派了一个假货来试探我们?”

        “肯定是这样!”薛之元拍板定案,然后薛之元也没有任何选择,只能是赶紧大吼道:“必须得马上动手,先让我的直属军队暗中包围答天义府,做好动手准备,然后把所有带兵的将领叫来摊牌!不想跟我走的,就叫他跟天父走!”

        几个信得过的部下应诺,一边安排靠得住的军队秘密包围薛之元的答天义府,一边派人传令各营将领,以开会为名让他们全部进城来拜见薛之元。结果还好,一切都还算顺利,各营各垒的江浦太平军将领全都先后进城进了薛之元的陷阱,然而就在人全部到齐薛之元准备摊牌的时候,门外却突然有人来报,说是洪秀全派遣使者手打金龙旗直接进了江浦城,要立即与薛之元见面,颁布洪秀全的密旨。

        “让他进来,好歹也是一份献给咱们镇南王的见面礼。”

        抱着蚊子也是肉的心思,薛之元还是答应了与洪秀全的宣旨使者见面,结果宣旨使者一看江浦太平军的各营将领在场还大喜过望,马上就说道:“答天义,太好了,全都在,这里有一份只有你一个人能看的天王万岁密旨,请你现在就看,然后尽快安排。”

        “只有我一个人能看的天王万岁密旨?什么意思?”

        薛之元满头雾水,然后接过了洪秀全的所谓密旨仔细一看后,薛之元却又当场傻了眼睛,因为洪秀全这道所谓密旨,是说他的探子现杨秀清的本家杨友清与吴军暗中联系,有背叛太平天国的可能,要求薛之元利用与杨友清一起屯兵江北的优势,用计诱捕或者直接干掉杨友清,收编杨友清的军队,救天国于危难,扶大厦于将倒……

        “这……,那跟那啊?”

        薛之元费了很大的劲才说出这么一句话,结果那边的洪秀全使者还又催促道:“答天义,请快些安排,不能再耽搁了,再耽搁可能就晚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25718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