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偶然小挫

第五百八十四章 偶然小挫

        虽然薛之元和杨友清这两个二五仔都一致决定带着军队向吴军投降,然而因为被邪教严重洗脑的缘故,那怕是在反水反成了习惯的三姓家奴薛之元的麾下,都有许多的太平军将士不肯放下武器,与忠于薛之元的太平军叛徒拔刀相向,大打出手,宁死不肯向吴军投降屈膝,江浦城内外因此一度枪声连绵,杀声震天,火并规模十分浩大。

        杨友清这边的情况更严重,麾下至少有三四成的将士不肯投降,即便杨友清扣押了他们带队的将领也没用,放下武器的命令才刚颁布,马上就有许多的太平军将士跳出来破口大骂,坚决反对,继而纷纷哗变,与前来镇压的杨友清亲信打得天翻地覆,甚至一度靠着人数优势冲进了中军营地,直接把太平军的浦口营地变成了一个巨大战场,吓得杨友清赶紧又派人向吴军求援,请求吴军来帮自己镇压这些叛徒。

        不过还好,长江北岸已经没有其他的太平军军队可以给这些顽固份子提供增援,在吴军和太平军叛徒的联手打击之下,太平军顽固派们起的哗变还是在当天晚上就被彻底镇压了下去,无数忠诚的太平军将士惨死在叛徒的屠刀之下,为了向吴军表示忠心,叛徒们除了争先恐后的帮着吴军将士追杀不肯投降的同伴外,砍杀间还比吴军将士下手更狠更毒,甚至还残酷屠杀了许多在哗变中保持中立的友军同伴,数量多达四万余人的江北太平军也在一夜之间彻底土崩瓦解,吴军轻松夺占江浦县城,军事重地浦口的太平军营垒也被一把火烧成了废墟。

        与此同时,随着江北战场的全面沦陷,被吴军水师困在九洑洲上的太平军梁凤和傅正纲两军也彻底成了无根之萍,再也看不到任何逃生希望,除了乖乖放下武器向吴军投降之外,也就剩下全部被活生生饿死这一个下场。

        消息传到南岸,太平军当然一片哗然,士气狂坠,李秀成脸色白,手脚冰凉,根本不敢相信斥候的报告是真,洪秀全则是一边大雷霆下令残酷处死杨友清等人的家眷,一边派遣使者出城,要求李秀成尽快想办法扭转局面,挽回败局。结果李秀成一听当然是几乎落泪,当着传旨使者直接绝望惨叫,“仗打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有什么办法?还能有什么办法?”

        “忠王千岁,可我们天国现在唯一能指望的人就是你了啊。”传旨使者可怜巴巴的说道:“你如果再不赶紧拿出办法稳住局面和人心,我们天国就真的完了。”

        李秀成颓然住口,盘算了半晌后,李秀成才自言自语的说道:“只能是争取在妖兵登6的时候拼一把了,好歹先打一个胜仗,鼓舞一下军心士气。”

        “半渡而击的办法虽然不错,可是妖兵水师的炮火优势那么大,我们和妖兵在岸边打还是没有任何希望啊?”李书香愁眉苦脸的说道。

        “不一定。”李秀成冷冷说道:“只要能够想办法让妖兵在我们希望的地方登6,那么靠着我们提前布置的地雷、火炮和伏兵,也不是没有希望重创妖兵的登6军队。”

        “那怎么才能让妖兵在我们希望的地方登6?”李书香还是没有多少底气,提醒道:“越小妖素来就是以奸诈闻名,想靠什么诈降计把他亲自率领的妖兵引入陷阱,怕是希望很小。”

        李秀成又不吭声,苦思了良久之后,李秀成才突然开口说道:“让我们的水师出面诱敌,我们的水师船队假意去九洑洲运兵过江,引妖兵的水师出击,然后我们的水师从三汊河逃进秦淮河,再让我们的三汊河驻军也诈败逃走,妖兵水师贪图三汊河的有利地形,肯定会就势抢滩登6,夺占被我们放弃的三汊河营垒,只要他们上了岸进了我们的伏击圈,我们就有希望打赢这一仗。”

        考虑到吴军连战连捷士气正盛,最有可能犯轻敌冒进的错误,李书香拍掌赞同了李秀成的诱敌妙计,当下主从二人立即商量具体的战术计划,火派人给三汊河的驻军和败逃到了七里洲的水师残部传令,让三汊河的驻军立即动手埋设伏击地雷,又让水师残部当天晚上就出击诱敌,同时安排精锐部队准备夜战,到了天色全黑后再奔赴三汊河布置陷阱,尽最大限度避免被吴军提前侦知现。

        是夜二更过后,多少还有几条大小战船的太平军水师依计而行,带着一些运输船离港上航,假意来救被困在九洑洲太平军将士,吴军水师的斥候快船迅现出警告,然后率军留守江心洲的吴军水师大将徐来果然上当,为了一举干掉已经奄奄一息的太平军水师,连夜出动包括两条蒸汽炮船在内的水师大队到江面上拦截,太平军水师撒腿逃向三汊河方向后,优势巨大的吴军水师一直紧追不舍,逐渐被诱到了三汊河战场。

        再接下来仍然还是太平军上演水6大戏,水师船队大呼小叫着逃进秦淮河,太平军的三汊河驻军则假意开炮掩护,吴军水师炮还击后,三汊河的太平军迅诈败放弃炮台,吴军水师见有机可乘,便立即派军登6去夺占炮台,结果吴军水师6战队才刚冲上江岸,不远处的太平军营地就是一片大乱,士卒大喊着妖兵已经上岸纷纷出营逃命,装成士气低落不敢与吴军交战的模样。

        连战连胜的大好局面彻底蒙蔽了吴军将士的双眼,贪图一举夺占三汊河军事重地的大功,带队的吴军水师将领果断增兵岸上,让登岸军队直接冲击敌营,然后很自然的,当几百名吴军将士冲进了太平军的伏击圈后,悲剧降临了,地下太平军事前埋设的地雷接连炸响,黑暗中太平军预先布置的劈山炮也接二连三的打出散弹,同时事先埋伏在周围的太平军精锐也左右杀出,登岸吴军大败,只能是连滚带爬的逃回岸边登船。然而准备充足的太平军水师却又突然从秦淮河中杀出,以装满火药的快船冲击吴军大船,以其他战船对付吴军水师的小船,吴军水师措手不及同样被太平军击败,十分罕见的在水6战场同时告负,输得十分丢脸。

        战后统计,吴军水师在这一战中阵亡和失踪士卒过两百人,一条红单船被太平军的火药船炸成重伤,舢板船和快船损失过二十条。尽管总的说伤亡不大,仅仅只是伤到了吴军水师的皮毛,然而轻敌战败的吴军水师战将周成瑞却还是流着眼泪让亲兵把自己捆了,主动到上司徐来的面前大哭请罪,留守江心洲的徐来也赶紧派人北上向吴越报告,请吴越降罪处罚自己和周成瑞。

        “没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昨天晚上那一战,徐来没做错什么,不用请罪。周成瑞贪功轻敌是要负主要责任,但也罪不至死,按军法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用不着另外加刑。”

        徐来和周成瑞的运气还算不错,吴越的为人虽然心狠手辣杀伐果断,却勉强还算赏罚分明,并没有因为徐来等人在大好形势下意外落败而大雷霆,挥了挥手就抹过了这件事,然后吴越还又对在场的吴军文武说道:“吃这个败仗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起码可以给我们的将士敲一个警钟,让我们的将士明白,我们现在的优势虽然很大,但我们如果轻敌大意的话,还是有可能阴沟里翻船,所以这一战我们是怎么败的,因为什么败的,一定要让全军将士知道,给我们的所有人都敲一个警钟。”

        吴军众将应诺,然后吴越又很快就原形毕露,说道:“当然了,这个仇必须得报,还得尽快报,长毛费这么大的劲布置这个陷阱,目标只是针对我们冒险登6的小股军队,目的摆明了就是想鼓舞士气,稳定军心,我们不能让他们如愿,必须得尽快给长毛来一个重的,把长毛的军心士气给我重新打下去,让所有长毛都知道他们已经死到临头,不管再怎么的垂死挣扎都是注定无用,这样我们的仗才更好打,招降那些动摇的长毛也才可以更容易一些!”

        众人再次应诺,接着率军保护吴越登6北岸的王孚站了出来,拱手说道:“镇南王,如果要报仇的话,末将提议就在三汊河战场报仇,一是可以更有效的打掉长毛的威风,二是三汊河的地形很有利于我们的水6联合作战,三是三汊河的位置重要,拿下了三汊河,我们既可以直接威胁到江宁城墙,又可以沿着秦淮河从水6两路同时逼近雨花台,救出被长毛包围的冯三保将军他们。”

        不去考虑敌人的布防虚实直接攻打三汊河,有些违背吴军立足北岸见缝插针的初衷,所以吴越并没有急着接受王孚的建议,盘算着说道:“我考虑一下,南岸那边的敌情我们还不是很清楚,江北这边打扫战场也得再花点时间,也不能太急了,给我多派斥候细作,先摸清楚了南岸长毛的大概情况再说。”

        …………

        吴越决定以三汊河小挫为警钟警醒吴军将士,李秀成却是在太平军中拼命鼓吹自己的三汊河大捷,毫不脸红的把吴军水师的损失吹嘘到了十倍都不止,结果也还别说,李秀成这一手也还真的收到了一定效果,很是勉强的给屡战屡败的太平军打了一针强心剂,士气开始止跌回升,军心也得到了不小的稳定。

        但李秀成并不满足以此,拼命宣传吴军可以战胜的同时,李秀成又和亲信李书香在背底下商量道:“只打赢了一仗还不够,我们还得想办法,争取再给妖兵来一下重的,这样才能把士气彻底鼓舞起来,也能逼着越小妖尽量把仗打稳,给我们把这场决战拉进僵持战的机会。”

        “那还有什么办法?”李书香问道:“继续用诱敌计的话,妖兵怕是不会上当了。”

        “不,必须还得用诱敌计。”李秀成竖起了一个手指头摇摆,说道:“而且我们还得继续在三汊河做文章,引诱妖兵在三汊河起登6战,利用可以抢先布置的各种优势,集中精锐力量,再在三汊河给妖兵来一下重的。”

        “引妖兵再来打三汊河?”李书香也还算有点本事,很快就猜到了李秀成的打算,说道:“忠王千岁莫非是想激将计,用三汊河的事挑衅激怒妖兵,让妖兵生出就在三汊河报仇的打算,坚持又来打三汊河?”

        “知我者,书香也。”好不容易打了一个胜仗,李秀成的脸上也恢复了一些笑容,微笑说道:“只要能够引得妖兵坚持来打三汊河,我们不但又有机会伏击重创他们,我们的军队布防和机动兵力的安排运用也可以轻松许多。不然的话,天京这边这么长的江岸线,我们守起来还是很吃力,稍微不小心就可能给妖兵轻松登6的机会,错过我们半渡而击的最好战机。”

        李书香点头,然后又建议道:“忠王千岁,要想引得妖兵全力攻打三汊河,我们只能直接对越小妖下手。臣下建议,忠王千岁你这次不妨亲自出面,写一道书信去嘲笑越小妖,看着祖父和岳父被我们包围,也不敢急着我们正面决战,好不容易乌龟出头在三汊河上了岸,也马上被我们打了回去。表面上激越小妖尽快和我们决战,实际上引诱越小妖直接来打三汊河。”

        “好主意,就这么办!”李秀成一听大喜,赶紧亲自提笔做书,写了一道书信嘲笑和辱骂吴越,表面上激吴越在立足未稳的情况下尽快起决战,实际上则是暗示和引诱吴越又来攻打太平军布防相对容易的三汊河据点。

        李秀成和李书香的心理暗示虽然巧妙,被邪教洗脑严重的太平军中,找出一个敢冒着丢命危险给吴越送信的死士也不难,然而很可惜的是,李秀成和李书香这次的激将计却收到了反效果,书信被送到了吴越的面前后,吴越只是随意看完了大概内容,马上就放声大笑道:“想骗我直接去打三汊河报仇?这样的雕虫小计,也想骗得过我?不过也好,老子正好将计就计,反过来给你们长毛来一下重的!”

  http://www.zwydw.com/book/0/7/25772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