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一记重拳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一记重拳

        “轰隆!轰隆!轰隆!”

        猛烈的炮火如同道道惊雷,接连在太平军的头关阵地上炸响,火焰迸射,弹片肆虐,冲击波横扫一切,炸塌垒墙,引燃栅栏,将种种杂物掀上天空,也将太平军的头关阵地直接变成了一座铁火地狱,被青黄色有毒烟雾笼罩包围的铁火地狱。

        再精锐的军队也抵挡不住这么猛烈的炮火,烈火毒烟中,象没头苍蝇一样四处奔跑的太平军士兵惨叫声此起彼伏,凄惨得仿佛不似人声,又有许多的太平军士兵直接被水浇不熄的苦味酸火焰引燃衣,满身是火的在地上翻滚惨叫,跳入水中痛苦挣扎,却始终还是无法逃脱被烈火活生生烧残烧死的厄运。还没等吴军水师起登6作战,许多太平军士兵就已经开始纷纷逃出阵地,其中还包括不少的中基层将领。

        天色已然不早,为了不让主力大军到了夜间才能上岸,炮火才准备了半个多小时,一支吴军舢板船队就脱离了主力大队,开始向着头关的浅滩起冲锋。期间也有一些残余的太平军士兵试图开枪阻拦,然而当他们现他们的炮台彻底哑火、还有他们身的同伴已经寥寥无几后,这些残余的太平军士兵很快也纷纷撒腿逃出了阵地,不敢再留在滩头阵地白白送死,吴军水师的舢板船则如一道道离弦之箭,接二连三的冲上头关浅滩,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滩头阵地,保护住了后军登6的阵地空间。

        为了减轻登6船队承受的压力,江心洲上的吴军炮队仍然还在以最大射角,尽最大力量把苦味酸炮弹打向仍然还被太平军控制的阵地。然而吴军炮手却逐渐现自己们纯粹是在浪费宝贵炮弹,因为满载着吴军将士的吴军运兵船都已经接连上滩了,太平军的阵地上仍然还是不见什么人冲出来阻拦,很明显阵地上已经没有了什么守军。惟有吴军炮弹无法打到的头关太平军主营地里出来了一支军队,以不是很快的度向着滩头阵地这边奔来。

        守头关的太平军将领是李秀成部将荣天义廖寿,吴军之所以选择在头关抢滩登6,除了江心洲上的吴军火炮可以轻松覆盖头关滩头阵地外这个主要原因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吴军特务收集的战报显示,廖寿军在此前的雨花台大战中表现较差,虽不至于一触即溃,却也几次都被西南吴军直接以白刃战杀退,打硬仗的斗志欠缺明显。

        结果到了真正与廖寿军交手后,张德坚麾下的吴军特务很快就证明了自己的情报无差,吴军登6部队只起一个百人级的反冲锋,竟然就直接遏制住了廖寿军的前进势头,把廖寿军逼进了远程对射战,吴军将士乘机纷纷跳下运兵船,冲上浅滩集结成军,排起密集横队施展吴军赖以成名的线性战术,彻底粉碎了太平军把吴军重新赶回船上的念想。

        现情况不对,躲在后方督战的廖寿倒是大吼大叫着让督战队上前,逼着前军又起了一次冲锋,然而不擅长打恶仗的廖寿所部太平军硬着头皮没冲出多远,登岸吴军只是匆匆打出了十来掷弹筒炮弹,被逼着冲锋的太平军就一哄而散,大呼小叫着逃得到处都是,包括在后面督战的督战队也是如此,廖寿破口大骂,还亲手打死了一个带头逃命的将领,但还是起不到任何作用。

        托了廖寿军表现比预料中更肉脚的福,吴军的第二支运兵船队几乎是毫无阻拦的情况下冲上了浅滩,结果这么一来,廖寿军不但更没了翻身希望,已经上岸的吴军步兵也已经可以腾出手来起反击,驱逐廖寿军夺取更加广阔的6上阵地。

        还是在吴军第三支运兵船队也冲上了浅滩后,第一支太平军的增援才从上新河那边匆匆赶来,然而太平军的援军已经来得太晚太晚了,登6吴军不但已经夺占了大片的6上空间,还已经集结起了四个营以上的机动兵力,一个吴军精锐营上前,摆出三十二门掷弹筒只三轮齐射,直接就把太平军援军炸得血肉横飞,一片大乱,吴军精锐营的将士再以匍匐姿势用击针枪接连开火后,从上新河赶来的太平军援军更是鬼哭狼嚎,惨叫震天,“妖兵怎么爬着开枪?爬着开枪怎么装弹药?洋人也不是这么打啊?!”

        真不能怪太平军土包子,事实上即便是已经把击针枪当做了主力步枪的普鲁士军队,目前也还没想到击针枪可以用爬姿齐射的无赖打法,以击针枪加匍匐姿势打排队枪毙战的战术,目前也就吴军这一家,别无分号。为了避免过早泄露这一机密,甚至就连上海吴军都不知道。

        言归正传,同样是轻而易举的击溃了太平军增援后,吴军彻底夺占太平军的头关阵地实际上已经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头关一旦沦陷,江浙太平军在大胜关的陈炳文和洪春元两军就有被吴军三面包围并歼灭的可能,所以江浙太平军的主帅李秀成也就只剩下了两个选择,一是赶紧放弃大胜关阵地,尽快撤回陈炳文和洪春元两军,丢车保帅优先保全军队。二是让陈炳文和洪春元等人死战到底,逼着吴军在攻坚战中付出代价,同时也争取出现奇迹,侥幸保住大胜关。

        “忠王千岁,到底还要不要大胜关,该拿主意了。”李书香也在一旁催促道:“再不下决心就晚了,一旦让妖兵拿下了头关切断了大胜关和我们的联系,陈炳文和洪春元他们再想撤就难了。”

        李秀成痛苦的搓动着自己的手指,暗道:“就这么放弃是不是太可惜了?先不说大胜关关城里的那么多粮食军火,就是辛苦修建的营地直接丢掉也太可惜啊?还有,板桥那边也还在坚持,这个时候就让陈炳文和洪春元弃关撤退,不但太对不起板桥的将士,也太寒了将士的心啊。另外,妖兵还没全部上岸就主动放弃大胜关重地,也太草率了,太长妖兵志气了。”

        盘算到了这里,李秀成终于下定决心,一拍桌子吼道:“给陈炳文和洪春元去令,叫他们全力死守大胜关,没有本王钧旨,不许擅自撤退!”

        “忠王千岁……。”

        李书香赶紧想提醒李秀成这么决定的危险后果,李秀成却挥手打断了他的劝谏,沉声说道:“不必多说了,我知道大胜关那边会有被妖兵切割包围的危险,但没关系,反正地势开阔,实在守不住的再撤退,也还能撤得出来,大不了出兵接应就是了。”

        李书香无可奈何的应诺,安排人手去给陈洪二将传令,李秀成则脸色阴沉的看向了大胜关方向,心道:“越小妖,你喜欢包围大胜关就让你包围去,本王倒要看一看,你要花多少的代价才能拿下大胜关!陈炳文和洪春元的两支军队,在本王帐下可都是相当能打的军队!”

        因为李秀成的这个决定,大胜关的两支太平军也就错过了最后的成编制转移的机会,吴军方面却是毫不客气,拿下了头关大举登6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挥师西进,配合水师包夹大胜关,而到了吴军曹炎忠部的偏师也拿下板桥后,吴军也就成功的三面包围住了总兵力过三万人的大胜关太平军——虽然还没来得及切断大胜关太平军和李秀成的信使联系,却也堵住了正面大路,基本粉碎了大胜关太平军成编制撤退的希望。

        在此情况下,被李秀成逼着留在大胜关的陈炳文和洪春元两军也就没有了多余选择,只能是全面转入防御准备迎接苦战,好在吴军三面合围大胜关后天色已晚,同时徐来所保护的吴军运兵船队也还需要转移到头关登6,所以当天晚上吴军并没有急着向大胜关进攻,还是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时,立足已定的吴军才从东南两路向大胜关开拔,同时吴军水师的主力也进入大胜关北面的水上战场,帮助6师三面合击大胜关。

        “妖兵来了!我们被包围了,跑是谁也别想跑,想活命,只能是和妖兵死战到底!”

        “守住大胜关!大胜关在,我们在!大胜关丢,我们死!不想死的,就给老子和妖兵拼到底!等忠王的援军!”

        不得不承认陈炳文和洪春元在鼓舞士气方面确实很有一套,即便江浙太平军的士气斗志远远不及太平军的两广老兵,在听到了陈炳文和洪春元亲自出的鼓舞宣传后,也纷纷拿出了要和吴军血战到底的决心,军队里各种各样的口号声此起彼伏,起落不绝。然而很可惜,到了吴军真正进入阵地准备起进攻时,陈炳文和洪春元两军的太平军将士还是现自己想得太天真了,想保住大胜关和吴军血战到底,绝不是象喊口号那么简单。

        让大胜关太平军感到绝望的原因仍然还是巨大的实力差距,水面上,吴军的六条风帆战列舰形同六座移动炮台,从战斗刚一开始就不断对着过于靠近江岸的大胜关关城倾泻炮火,炮弹不断轰入关城,把关城里的陈炳文军轰得是鸡飞狗跳,心惊胆裂,几乎无处容身,仅有的几座6上炮台,也在吴军水师接连两天的炮火打击下接连哑火,再也无法对吴军战船形成威胁,让老旧的吴军红单船都敢开到江岸近处对着太平军阵地开火,6上的太平军光挨打难以还手,不得不接连放弃滩头阵地转向内6。

        6地上差距更加悬殊,虽说江浙太平军和吴军的几个精锐兵团一样,都是喜欢用枪炮打远程战,不到万不得已很少近身作战,战术习惯上并不吃亏。可是大胜关的太平军连能够打出黑火药炮弹的新式火炮都没有多少,又如何能抵挡得住上百门使用苦味酸炮弹的吴军后装膛线炮的轰击?所以6上战斗打响后才两个来小时,太平军在大胜关外修筑的几座营垒就已经彻底化为了一片火海,营垒里的太平军要么被迫放弃营防工事,转移到营外依托壕沟土墙继续作战,要么就只能是藏身到羊马墙的背后苦苦支撑,还随时可能被呼啸落下的苦味酸炮弹爆炸波及,直接震死烧死。

        更让陈洪二军绝望的还是吴军的掷弹筒和臼炮,这两种曲射武器既可以直接攻击藏身在壕沟里和墙壁后的太平军士兵,还各有特点,一种快灵活可以机动转移,想打那里就打那里命中率高,一种威力恐怖一旦落下连羊马墙都能直接炸飞,打到太平军的人群中,更是直接能把被波及的太平军士兵炸得粉身碎骨,死得惨无可惨。所以即便守外围阵地的洪春元部已经算是江浙太平军中的精锐,也在吴军的猛烈攻势面前节节败退,阵地一再被吴军强行压缩,逐渐全面龟缩到了大胜关城下。

        在此期间,陈炳文和洪春元几次派人向李秀成告急,请求李秀成允许自军突围撤退或者赶紧派来援军,然而因为有两个营的吴军骑兵已经登6的缘故,陈洪二人派出的信使却全部被吴军骑兵劫杀在了半路,始终没能把消息送到李秀成的面前。最后还是到了下午的时候,才有一个满身血染的信使爬进太平军阵地,带来李秀成的命令要求陈洪二军坚持到天色全黑后再突围撤退。陈洪二人叹息无奈,可又知道李秀成也是一片好心,知道白天突围很难成功,便还是各自传令麾下各军,让军队继续咬牙坚持,等待天色全黑。

        还好,被吴军炮火轰得千疮百孔的关城城墙和此前大量修筑的土石工事在关键时刻挥了重要作用,好歹还是帮着陈洪二军坚持到了天色全黑,已经悔青了肠子的李秀成也早早派出援军接应,帮着陈炳文和洪春元率军突围。然而到了突围战的时候,陈炳文和洪春元却又现自己还是想得太天真了,早就料顶他们会在夜间突围的吴军准备充足,以掷弹筒和手雷为依托,辅之以提前埋设在险要位置的达纳炸药,先后几次打退了陈洪二军的亡命冲击,让陈洪二军付出惨重代价都没能冲出包围圈一步。同时在头关以南,吴军只动用了四个营的步兵和一个营的骑兵,就把李秀成派来的援军抽得满脸开花,满地找牙,不敢再前进寸步。

        到了下半夜的时候,陈炳文和洪春元两军仍然还是看不到任何集群突围的希望,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陈炳文和洪春元也只好先后流着眼泪命令军队四散突围,把剩下的军队化整为零,让士卒溃散而逃。结果这么一来,虽然也的确有不少的太平军士兵靠着开阔地形侥幸逃出生天,然而更多的太平军将士则是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被吴军肆意屠杀,阵亡和投降者都不计其数,陈炳文在乱军中被流弹打死,穿着士卒衣服逃命的洪春元则更加倒霉的被自家败兵的混乱人群活生生踩死。最后,三万多大胜关太平军侥幸脱逃者还不到三成,士卒死降无数,还有许多太平军士兵干脆直接逃向江浙方向,再也不敢回营归队继续与吴军交战。

        天色全明时,噩耗先后传回太平军各营之中,仍然还在包围着雨花台的太平军各营纷纷大哗,士气再度狂坠,将无战心,兵无斗志,包括最乐观者都不敢再抱任何胜利希望。李秀成本人则是当场晕厥,被部下救醒后,李秀成又当众放声大哭,绝望嚎啕道:“陈兄弟,洪兄弟,是我害了你们啊!我不该叫你们继续守大胜关,应该叫你们赶紧撤啊!”

  http://www.zwydw.com/book/0/7/25876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