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推心置腹

第五百八十七章 推心置腹

        血腥激战后大胜关战场满目疮痍,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吴军将士和太平军士兵的尸体,许多的尸体残缺不全,与残破的旗帜、遗弃的军械和破烂的武器夹杂在一起,层层叠叠的铺满了大胜关以东的道路田地,血水积满坑洼,顺着溪河流淌,缓缓汇入长江,将头关下游的江水都染成了淡淡的粉红色。

        空气中尽是血腥味和人体被焚烧后出的恶臭味,许多的两军重伤员仍然还在尸骸中艰难的呻吟求救,吴军的随军民夫也抬着担架在血泊中不断穿梭,尽可能的抢救重伤未死的自军将士,还有抓捕穿着上好服色的重伤太平军将领。而对于数量更加众多的太平军伤员,吴军民夫则普遍采取无视态度,任由敌人的伤员如何痛苦呼救都置之不理,偶有勉强还能动弹的太平军伤员抱住吴军民夫的腿流泪求救,也被吴军民夫马上一脚踢开。——对于这些千里迢迢跟着吴军来南京混饭吃的民夫来说,浪费时间去救一个重伤没死的敌人普通士兵,远不如抽空搜一下敌人死者的腰包实惠实在。

        这一情况突然得到了改变,一个衣着光鲜的吴军传令兵打马冲进了正在打扫中的大胜关战场,举着代表吴越的令旗大声喊道:“所有的随军民夫,都听好了!镇南王有令,对于长毛伤兵,不能不理,能救尽量救!每救三个长毛伤兵,以俘虏一个敌人计功!”

        “镇南王英明!镇南王英明!”

        欢呼声在吴军民夫人群中响起,虽然很是不理解吴越的这道命令,然而贪图计算为俘虏敌人的赏赐,吴军随军民夫还是争先恐后的冲向了那些没人理会的太平军伤兵,争着抢着把敌人重伤员抬上担架,抬往战俘营请功。许多听到了吴越命令的太平军伤兵则是直接哭出了声来,纷纷虚弱的喊道:“官兵老爷,救我,我投降,只要救我一命,叫我干什么都行。”

        无数太平军伤员流着眼泪感激吴越的仁慈命令的时候,吴越也在自己的座船雒魏林号上颁布了第二道与太平军俘虏有关的命令,说道:“这次抓到的长毛俘虏甄别一下,卒长以下的长毛,能动的两个饭团打他们走人,不能动的包一下伤口也给两个饭团,抬到长毛的阵前释放。咱们也不是开善堂的,犯不着在长毛俘虏身上浪费太多粮食。”

        “镇南王,如果被我们释放的俘虏又回了长毛军队怎么办?我们不是又得浪费弹药和力气对付他们?”随军幕僚周文贤小心翼翼的问道。

        吴越一听笑了,旁边的随军幕僚长戴文节也笑了,笑道:“文贤,你难道还看不出来,这正是我们镇南王这么快就释放长毛俘虏的目的?我们镇南王现在不怕这些长毛俘虏重新回去给李秀成大长毛当兵,就怕他们直接就走了,不去长毛军营里宣传我们怎么善待长毛俘虏。”

        “文节先生,你的意思是,镇南王想让这些长毛俘虏去替我们动摇长毛军心?”周文贤明白了戴文节的意思。

        “正是如此。”戴文节微笑点头,说道:“李秀成麾下的长毛兵是以江南兵为主,基本上都是李秀成在江浙一带招募的新兵,战斗力不强又斗志不足,这样的长毛兵如果亲眼看到了我们如何善待俘虏,到了再和我们阵上交战的时候,是否还会铁了心的和我们死战到底?又会不会生出情况不对就放下武器投降保命的念头?”

        周文贤终于恍然大悟,赶紧恭维吴越的英明神武之余,又自行领悟到了另一层,忙说道:“明白了,镇南王下令只释放卒长以下的长毛兵这点我也明白了,能当上卒长的长毛肯定是长毛老兵,比较顽固不容易动摇。但卒长以下的肯定都是长毛在江浙强征的新兵,既最容易动摇,又战斗力不强,就算归了队重新拿起武器和我们交战,我们的将士也可以轻松对付他们。而且这些长毛兵数量众多,放了他们既收仁慈美名,又可以减少我们无谓的粮草开支,一举多得。”

        吴越微笑点头,夸奖了一句周文贤的悟性,然后又眺目去看仍然还是满地死尸的大胜关战场,神情若有所施,盘算了片刻后,吴越还又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说道:“文节先生,文贤,你们觉得我是不是该派一个人去和李秀成联系了,劝他带着江浙长毛放下武器投降?”

        “现在就派使者去招降李秀成?”戴文节和周文贤都是一楞,然后戴文节赶紧说道:“镇南王,是不是太早了?先不说李秀成大长毛号称万古忠义,最是顽固无比,招降他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就是现在的情况,李秀成这个大长毛也绝不可能放下武器投降啊?”

        “是啊。”周文贤附和道:“李秀成麾下现在还有二十多万长毛,虽然都是乌合之众不难对付,但也不是轻易可以消灭的,所以对李秀成大长毛来说,他现在仍然还有一战之力,怎么可能带着那么多长毛放下武器投降?”

        “这些我当然知道,李秀成这个大长毛现在是没有任何可能放下武器投降。”吴越点头,又说道:“我就是想未雨绸缪,提前向李秀成表明我的态度,让他知道我没有一定要杀他的打算,也让他知道我不想让这么多的长毛兵白白给洪秀全陪葬,先打好伏笔,等李秀成穷途末路的时候,我们再招降他可以希望大得多。”

        戴文节明白吴越的意思,忙点头说道:“那是可以打个铺垫,反正我们战俘营里有的是够分量的长毛将领,找一个能把招降信带到李秀成面前的长毛俘虏一点不难,成了方便以后招降,不成我们也没有任何的损失。”

        言罢,知道吴越不喜欢亲自动笔的戴文节又赶紧问是否要自己代笔,文言文和书法烂得一塌糊涂的吴越则心血来潮,摇头说道:“不必了,这道信我亲自来写,你们先把信使安排好,一会释放长毛重伤员的时候顺便给李秀成送过去,让李秀成知道我们的诚意。”

        戴文节应诺,又颇是阴险的问道:“镇南王,要不要设法把消息放出去,让洪秀全知道我们和李秀成暗中联系?对李秀成生出疑心?”

        “没那个必要。”吴越再次摇头,说道:“洪秀全和李秀成没提前跑了,就证明我们的离间计已经成功了,犯不着再画蛇添足让李秀成觉得我们的招降是不怀好意,这次我们单纯只是招降,不玩其他的花样。”

        就这样,遵从吴越独断专行的命令,能把书信直接带到李秀成面前的信使很快就安排好了,在第三路吴军东征军全面登6南岸后,太平军俘虏的甄别工作也随之完成。按照吴越的安排,能够自己行动的太平军基层士卒在领到了两个加盐饭团后当场释放,任由他们自择出路,同时那些受了重伤又符合释放标准的太平军士卒也在简单包扎后,被吴军民夫打着白旗抬到了太平军的凤台门营地前释放,喊话让太平军派人出来接收。而唯一被吴军释放的太平军将领,则是怀揣吴越亲笔书信的太平军大将洪春元之弟洪春生。

        从后世某党某军那里抄袭来的俘虏政策当然神效非凡,虽然确实也有许多太平军俘虏自愿归队或者被强迫归队,然而这些太平军俘虏回到了太平军的各处营地后,却马上变成了一个个自带干粮的吴军俘虏政策义务宣传员,被迫或者自行的向友军将士交代自己被俘的经过,还有在吴军营中的具体遭遇,让无数原本就已经开始动摇的江浙太平军将士更加动摇,更加没有和吴军死战到底的决心,士气下滑,军心动摇则更是严重。

        还有一些太平军将领为吴越提供了助攻,被吴军释放的太平军重伤员回到了自军营地后,因为有相当不少的人伤得已经没有抢救价值,为了节约药物和粮食,几个掌兵的太平军将领竟然直接下令不许再治疗已经救不回来的重伤员,任由这些重伤员自生自灭。结果很自然的,逐渐明白了上面的用意后,这些太平军的重伤员当然是气得纷纷哭出了声音,大骂上司狼心狗肺,待自己还不如敌人待自己好,而其他的太平军将士看到这些血淋淋的例子后,兔死狐悲军心士气更加受到影响不用解释,不愿再为太平天国卖命到底的士卒也越来越多。

        李秀成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知道军队里生的这些情况,原因除了江浙太平军的队伍规模过于庞大,李秀成难以迅知晓这些基层原因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洪春生带回来的吴越亲笔书信——虽然李秀成无比怀疑这道书信和吴军使者莫祥芝故意让洪秀全看到的书信一样,不安什么好心不怀什么好意。可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向洪春生大概了解了大胜关惨败的前后经过后,李秀成终于还是忍不住拿起了洪春生带来的书信打开,取出了其中的信笺观看。

        “操他娘的,还清妖的狗屁镇南王,富豪出身听说还喝过洋墨水,写的字居然比我这个只读过两年书放牛娃的还难看!”

        和很多亲眼看过吴越毛笔字的人一样,李秀成也是先狠狠嘲笑了一通吴越的不学无术,鬼画符毛笔字。然而再仔细看了吴越用白话文写成的书信后,李秀成脸上的不屑嘲笑却逐渐消失,还破天荒的隐隐生出了别样心思…………

        吴越的亲笔书信全文如下:“李秀成兄,小弟吴越我久仰你的大名,如雷贯耳,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能和你见上一面,实在是万分遗憾。希望这次江宁大战能有机会和你见上一面,让我亲眼看一看闻名天下的忠王李秀成到底是什么英雄模样,最好还能坐下来和你喝上一杯酒,谈一谈我们的抱负理想,我敢保证,你这位爱民如子的忠王千岁和我一定有许多共同语言,有相逢恨晚的感觉。

        废话不多说,说正事,现在江宁战场的情况你李兄肯定很清楚,你已经没有任何指望了,虽然你还有二十多万军队还有营垒可以守,但是在我的洋炮开花弹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死守营垒只会给我各个击破的机会,出击增援更是白白送死,不管怎么做都是垂死挣扎,看不到任何的希望。除非洪秀全准你带着军队退进江宁城里守城,那或许你还有点长时间挡住我的机会,但你心里面肯定比我更明白,洪秀全是绝对不会允许你的军队进城的。

        当然了,你还有赶紧带着军队退往江浙大后方这个选择,多少保住一些军队继续垂死挣扎,但这么做一是洪秀全不会答应,二是李兄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这么做了,你的麾下将士要无辜死难多少?江浙苏杭的无辜老百姓要多受多少罪,要多死多少人?

        我知道,在外人看来,我用这些理由劝你或许十分可笑,大家都是慈不掌兵的人,有谁会特别在乎士卒和百姓死上多少?但我知道你不会笑,因为我的细作向我报告说,说你李兄在江浙一带治理百姓时很得民心,有爱民如子的美称,苏州的老百姓为了感谢你的仁政,特地在苏州城外给你立了一座‘民不能忘’的白玉石碑,在***间,还流传着许多感谢你歌颂你的民歌。老百姓不会骗我,所以我相信你不会笑,因为你和我一样,都是把百姓放在心上的人。

        李兄,百姓这么爱戴你,你就忍心拿战火连绵去回报他们?你就忍心为了你所谓的万古忠义美名,为了那个成天装神弄鬼的洪秀全,祸害荼毒那么多无辜的百姓,值不值?

        李兄,我知道你现在还有一战之力,还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绝对不可能接受我的招降,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为了你自己,也为了跟着你出生入死的麾下将士,还有爱戴你供养你的无辜百姓,考虑一下在将来放下武器向我投降。我可以保证你的生命财产安全,也保证你麾下将士的安全,甚至就是你效忠的洪秀全,只要你投降过来,我也可以考虑放他一条活命。

        还有,我还可以明白告诉你,我已经想好了安顿你和你将士的办法,日本国狼子野心,如今正在侵略我们中华自前明以来的藩属国琉球,琉球国向我求援,我已经答应了,你和你的将士投降后如果愿意,我可以派舰队送你们去琉球打日本倭寇,也可以直接把你们送到日本去剿灭倭寇军队,让你们在日本获得一块立足之地,也让你成为象戚继光那样的抗倭英雄,我们华夏的民族英雄,流芳千古,万世不朽。

        言尽于此,请李兄你仔细考虑一下,不管你什么时候率军来降,我都倒履相迎。还有,战场上刀枪无眼,李兄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千万别被我军将士的枪弹误伤,给我留下千古遗憾。弟吴越拜上。”

        反复看着吴越这道粗俗直白的书信,李秀成几次想要开口嘲笑,可每次话到嘴边都自行打住,半晌都没怎么说话,脑海里还有些空白,有些不敢去回忆吴越的书信内容。倒是旁边的李书香凑上来看完了书信后开了口,冷笑说道:“好狂妄的越小妖,连他在雨花台上的岳父都没救出去,居然就有脸敢招降我们了。”

        李秀成还是不吭声,心里只是向自己问道:“越小妖已经拿下大胜关和头关了,接下来他只要攻破我们在凤台门的两处营垒,就可以打通和雨花台妖兵的联系了,如果越小妖真这么做了,我在凤台门的两处营垒,能撑得住多久?被妖兵拿下了凤台门又打通了和雨花台的联系后,我的军队还能有什么样的指望?”

        扪心自问的时候,帐外突然进来了一个亲兵,向李秀成跪奏说洪秀全派遣太平天国的刑部正秋官莫仕暌为使,手捧洪秀全的圣旨前来宣读,李秀成闻报不敢怠慢,赶紧与李书香一起出帐把莫仕暌迎了进来,结果进帐之后,莫仕暌却是展开了洪秀全的圣旨这么读道:“天王万岁圣旨,忠王李秀成,朕听说越小妖无缘无故的释放了一批被俘的天国将士,担心越小妖这么做是不安好心,想乘机往你的军队里安插奸细作乱,所以朕派莫仕暌来你的军队担任监军,帮你甄别捕拿越小妖派进来的妖兵奸细。钦此。”

        十分无奈的看了洪秀全强塞来的监军莫仕暌一眼,又更加无奈的和亲信李书香对视了一眼,李秀成这才磕了头领旨,然而事还没完,李秀成起身之后,莫仕暌竟然又满面笑容的问道:“忠王千岁恕罪,臣下在进你营地的路上,偶然听说了这么一件事,说是越小妖还让我们被俘的将领给你带来一道书信,臣下斗胆多问一句,这件事是真还是假?”

        李秀成默然,心中还有些想笑,暗道:“为了天国大业,我都已经尽忠到这个地步了,天王万岁居然还信不过我,居然还信不过我啊。”

  http://www.zwydw.com/book/0/7/26033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