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堂堂正正

第五百八十八章 堂堂正正

  吴军第三路东征军在吴超越的亲自率领下全面登上长江南岸后,吴军的三个主战兵团也就全部正式进入南京战场,兵力情况是吴超越的直属兵团有兵力两万六千多人,曹炎忠兵团有兵力一万八千多人,雨花台上的冯三保兵团有兵力一万三千多人,另外再加上水师的六千多人,吴军在南京战场上的总兵力也就破天荒的突破了六万五千大关,一举打破了吴军自成军以来在局部战场上的最高记录。

  当然了,和总兵力仍然还有二十四五万的江浙太平军比起来,吴军这点兵力还是极不够看。但还好,打仗从来就不是单纯的比拼兵力数字,吴军不管是武器装备还是战术素养和兵员素质,都对江浙太平军形成碾压性优势,在士气、斗志和信心方面同样是甩开八条街都不止。以至于这场战役表面上看是吴军主力和太平军主力的大决战,实际上却是吴超越在欺负被洪秀全强留在南京陪葬的李秀成,胜利只是时间问题和代价问题,还有吴军能够收获多少战果的问题。

  优势这么巨大,主战兵团又已经全部进入了南岸阵地,吴超越这个不肖女婿再不出兵砸碎太平军的包围圈,解救被包围在了雨花台上两个多月的老丈人冯三保,当然是怎么都说不过去了。所以在大胜关立营之后,良心勉强还有一点残余的吴超越也马上就召开了军事会议,讨论如何攻打凤台门,粉碎太平军对雨花台的包围,打通与吴军冯三保兵团的联系。

  “……长毛在凤台门一带的两座营垒都修得很坚固,营墙高一丈厚六尺,已经比一般的城墙差不到那里;又挖了四道护营壕沟,每道壕沟都是深宽一丈,又都有羊马墙保护,还藏得有劈山炮,正面强攻的话,那就算是我们的精锐战兵,也没把握保证能在多少时间里拿下长毛这两座营垒。”

  “……凤台门这两座长毛营垒的守将分别叫做钟万清和何明亮,兵力都是一万七八千人,具体装备如何不知道,只知道他们麾下都有统一装备米尼枪的战兵队,米尼枪打野战不是我们主战步枪击针枪的对手,但是射得准很适合打防御战,大家攻坚时千万要小心。另外这两座长毛营垒里都有远射火炮,射程可以保护到每一道壕沟,这点大家也千万要小心。”

  “……长毛还在凤台门两翼部署了重兵保护,西面是李秀成女婿蔡元隆的军队,兵力大约三万五千人,听说这股长毛的装备相当不错,军队里米尼枪和燧发枪很多,还有至少二十门的黑火药开花炮,是李秀成的麾下精锐之一。”

  “……凤台门东面的夹岗门这边也有两座长毛的营垒,最靠近凤台门的长毛营垒主将叫汪海洋,麾下有长毛一万六千来人,装备也是米尼枪和燧发枪为主,火炮情况我们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我们的细作有报告,冯三保将军他们先后被长毛攻破了四座营垒,其中有一座是被这个汪海洋的麾下长毛直接攻破的,另一座是汪海洋这股长毛和其他长毛联手攻破的。由此可见,汪海洋这股长毛的战斗力相当不俗,我们绝不能对他过于轻敌。”

  “……夹岗门这边的另一股长毛主将叫做邓光明,兵力也在两万左右,是长毛的生力军,此前没参加过雨花台大战,装备和战斗力具体如何我们的细作不清楚。但是听说这个邓光明在跟着李秀成打浙江时立过不少战功,被李秀成亲自请封为长毛的归天义,现在又被李秀成安排驻扎在夹岗门,同时肩负增援凤台门和保护李秀成上方桥主营的重任,战斗力想必也不会差到那里,大家对这股长毛也不能大意。”

  负责向吴军众将介绍敌情汇总的是吴军的随军幕僚长戴文节,还是在戴文节全部说完之后,主持会议的吴超越才开口说道:“各位,不算江宁城里的长毛军队,李秀成大长毛在长江南岸大概还有二十四五万的乌合之众,其中一半被他部署在雨花台的南部,目的除了防范冯三保他们突围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用充足的兵力和坚固的工事抵御我们的进攻,用相对比较好打的防御战消耗我们的力量,全力争取把我们挡在雨花台以南,把战局拉入僵持局面。对于这点……。”

  说到这,吴超越顿了一顿,突然提高了一些声音,神情颇为凶狠的说道:“我们得满足长毛的愿望!虽然避开正面从侧翼进攻我们的损失可以小一点,但也会让我们错过消灭江浙长毛主力的战机,给长毛各路主力逃命流窜的机会,增加我们将来消灭他们的难度!所以这一战我们不玩阴的,只打明的!正面强攻凤台门,全力向凤台门的长毛施压,逼着两翼的长毛出兵增援凤台门,在野战里干掉长毛的援军,尽我们的最大力量干掉敌人,能干掉五万长毛,就绝不只杀四万九!明白没有?!”

  “明白!”

  吴军众将轰然应诺,然后性格和兄长一样有些憨直的黄远豹开口说道:“镇南王,如果两翼的长毛不出兵增援凤台门怎么办?”

  “那就先干掉凤台门的长毛,救出冯三保他们。”吴超越回答得斩钉截铁,说道:“然后掉过头来先破夹岗门的长毛,再破西面的蔡元隆,一点不用客气的把长毛各路主力一口口吃掉,最后再对付李秀成的主力和江宁城里的长毛!”

  “好,末将明白了。”伤势还没完全恢复的黄远豹露出了开心笑容,然后又象自己哥哥讨吴超越喜欢一样,马上就起身拱手说道:“镇南王,让我去打凤台门吧,我从秣陵关带来的十个营都是百战精兵,保管可以正面强攻拿下凤台门的两座长毛营垒!”

  “敢不敢立军令状?”吴超越不动声色的问道。

  “末将敢!”黄远豹想都不想就一口答应。

  “那你去吧。”吴超越露出了微笑,说道:“我再派十个营带着一百门火炮给你帮忙,他们都听你调遣。”

  黄远豹一听更是大喜,赶紧向吴超越道谢,并迫不及待的讨来纸笔书写军令状,吴超越也这才转向了旁边跃跃欲试的钱威,吩咐道:“钱威,保护黄远豹两翼的差使就交给你了,长毛不出兵增援凤台门便罢,长毛敢出兵,就给我往死里打!”

  钱威也是赶紧领命,接着吴超越先是划拨了派给黄远豹帮忙的军队,安排了跟随钱威出战的军队,还有去令秣陵关,让曹炎忠同时出兵攻打太平军的方山营地,逐步压缩太平军的阵地空间。最后才往帅椅上一靠,双手抱胸笑道:“好了,这场仗就交给你黄远豹和钱威了,我留守营地,不去前线让你们分心考虑我的安全什么的。但是嘛,别让我失望!”

  “绝不让镇南王失望!”钱威、黄远豹和受命参战的吴军众将整齐答应,摩拳擦掌立即着手准备发起进攻,期间或真或假的,还有一些吴军中层将领跑到钱黄二人争抢首先出战的位置,卖力鼓动麾下士卒奋勇作战,杀敌捞功,斗志十分昂扬。

  与士气高昂又众志成城的吴军上下截然相反,连遭惨败的江浙太平军内部却是一片风声鹤唳,到处草木皆兵,各营各垒的将领士卒无一不在紧张注视着吴军主力的一举一动,生怕如狼似虎的吴军先拿自己所在的营垒开刀,把自己逼到吴军的枪口炮口之下,士气低落得十分可怕,即便是察觉到情况不妙的李秀成亲自出面鼓舞军心,也始终收效不大。

  矮子群里挑高个,相反倒是守正面钟万清和何明亮这两支太平军情况相对比较好些,一是这两支太平军需要防范冯三保乘机突围的缘故,始终没有受调参战没和吴军主力交过手,不知道吴军主力的虚实无知者无畏;二是凤台门这边的太平军工事坚固,防御战比较好打;三是两翼的友军实力雄厚,距离近增援方便,有恃无恐,所以反倒是这两支太平军的士气比较高,营地里还有些让妖兵有来无回的狂妄叫嚣。

  其实不光是钟万清和何明亮,就连李秀成本人也对凤台门这边比较放心,因为仔细研究过吴超越用兵风格的李秀成发现,吴超越其实从来不喜欢实打实的正面强攻,只要稍微有点机会就喜欢投机取巧,坑蒙拐骗出奇制胜。所以和凤台门战场比起来,李秀成反倒更加担心太平军兵力薄弱的上新河和江东门战场,怀疑吴超越可能会先对这个方向下手,先剪除太平军的外围,然后再见缝插针,寻机突破,以最小的代价救出被太平军包围的吴军冯三保兵团。——不过话又说回来,吴超越以前还真是这样的用兵习惯。

  在这样的前提下,当太平军斥候发现并报告了吴军直接出兵凤台门的消息时,李秀成当然是大吃一惊,一度都有些怀疑吴超越是在声东击西,以佯攻凤台门为掩护,乘机偷袭自军的其他营垒,最后还是在确认了吴军攻坚军队动用了数量空前的庞大炮队后,李秀成才明白吴超越这次是来真的了,要一反常态的正面强攻了。

  “难得,想不到超越小妖也有堂堂正正打正面的时候。”很是不解的哼了一句后,李秀成只考虑了不到一分钟,马上就下令道:“给钟万清和何明亮传令,叫他们给本王死守各自营垒,不许后退一步!再给蔡元隆、汪海洋和邓光明传令,叫他们做好随时出兵增援凤台门战场的准备,安排好督战队,出营增援之兵有后退半步者,立即斩杀!”

  李秀成决定全力死守凤台门阵地,吴军为了拿下凤台门却是连军令状都立下了,互不相让之下,凤台门攻防大战的激烈程度自然不是笔墨所能形容,总之吴军从上午十点开始炮火准备,一直到了吃完午饭之后,才有四个营的吴军将士兵分两路,同时向并肩而立的两座太平军营垒发起进攻,与营外的太平军展开护营壕沟争夺战。而此时此刻的凤台门两座太平军营垒中,则早已经是处处火起,到处都是苦味酸的青黄色有毒硝烟弥漫,风吹不散,地面上到处都是被吴军炮火炸死烧死的太平军士兵尸骸,匆匆从避炮工事中出来迎战的太平军士卒则个个咳嗽流泪,痛苦不堪。

  枪声密集如同过年的爆竹,凭借着在防守战中比较占便宜的米尼枪,太平军的枪弹一度把攻坚吴军压得抬不起头来,藏在羊马墙后的原始劈山炮打出的铁石散弹也给吴军造成了不少死伤,然而熬过了太平军的开场三板斧后,吴军的掷弹筒却很快又把壕沟对面羊马墙后的太平军士兵炸得鬼哭狼嚎,死伤惨重。同时通过火力侦察发现了太平军剩下的炮位所在后,吴军的后膛炮又很快就把侥幸躲过了炮火准备的太平军炮位轰得土飞沙扬,烈火冲天,攻坚吴军乘机发力,不到一个小时就先后突破了两座太平军营垒的第一道护营壕沟。

  接下来战斗仍然激烈异常,太平军有工事可倚,主力武器米尼枪又在防御战中比较占便宜,凭此两点与吴军周旋,至少可以保证开场不落下风。吴军则必须凭借掷弹筒和苦味酸手雷压制住敌人火力,然后才能靠着太平军士兵换装弹药的机会零散向前,伺机集群冲锋争夺壕沟阵地,双方各有所长,战局在一定时间内陷入僵持。

  如果是换成了别的吴军将领指挥这场战斗,对于这样的僵持局面肯定不会过于着急,只会耐心的等待战机或者寻找敌人破绽,有了机会再动手发力。但是对于凤台门的太平军来说很可惜也很倒霉,他们遇上的是吴军头号猛将黄大傻的亲弟弟黄远豹,当年跟着黄大傻出战时每一次都是走在吴军横队第一列的超级猛人!战局陷入僵持才没过多少时间,急不可耐的黄远豹就是大手一挥,大吼道:“再上去四个营!每边两个!”

  “黄将军,现在就添兵,是不是太急了?”部下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们在前线的军队也不算打得太差,不必这么急吧?壕沟战场,兵力过于密集的话,伤亡会容易上去啊?”

  “少废话!长毛那边米尼枪多,打得比我们的击针枪准,慢腾腾打我们的损失才更大!”黄远豹的计算公式与部下完全不同,又喝道:“派人去给前面的四个营官带信,问他们,是不是要老子把他们撤下来,让老子亲自带兵上?”

  招架不住黄远豹的残暴淫威,连同炮兵在内总共只有二十个营的攻坚吴军,正式进攻开始后还不到两个小时,就一下子往前线投入了八个营的兵力了。而传令兵把黄远豹的口信先后带到前线四个营官面前后,正在带着士卒耐心周旋的四个吴军营官也马上知道黄远豹就要发飙了,为了不得罪这个脾气火暴又兄弟两人都深得吴超越信任的上司,耽误了自己的光辉前程,吴军的四个营官也没了办法,只能是各自拔出配枪,举枪吼道:“四个哨轮流冲!亲兵队,给老子当预备队,有敢跑的,当场打死!”

  事实证明黄远豹的计算公式在一定环境下还是相当正确,前线四营被他逼着激着发起以哨为单位的轮流冲锋后,虽说吴军的伤亡在短时间内迅速上升,然而突破速度却迅速加快,先是靠着手雷开道,零零散散的有士兵冲过太平军的第二道壕沟,接着先过壕的同伴近战掩护下,更多的吴军士兵得以冲过壕沟,在至近距离与太平军展开刺刀白刃战。结果到了这个程度后,江浙太平军不擅白刃战的弱点自然严重放大,才刚有四五十个吴军将士冲过壕沟跳下羊马墙,全靠壕沟和羊马墙掩护作战的太平军就已经处处混乱,吴军将士乘机大举过壕,远比预计为快的夺占了太平军何明亮部的第二道壕沟防线。而与此同时,新派上来的四个营生力军,才刚进入进攻阵地。

  见此情景,负责攻打太平军钟万清营地的两个吴军营官也急了,为了不挨骂挨揍只能是吼叫着逼迫士卒拼命向前,好说歹说总算是很快接着攻占了钟万清营的第二道壕沟防线,然后又赶紧向钟万清的第三道壕沟防线发起进攻。而在望远镜中看到吴军将士的如潮攻势,黄远豹当然是得意洋洋,太平军这边的钟万清和何明亮却先后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都惊讶说道:“妖兵疯了?一上来就攻得这么猛,还投入这么多兵力,他们就这么急着把雨花台上的妖兵救出去?雨花台上的妖兵没怎么样,不用这么急啊?”

  只想立功的黄远豹当然不是急着想救出吴军冯三保兵团,然而已经被太平军重重包围了两个多月的冯三保却有些着急,尤其是在望远镜中看到黄远豹军的凶猛攻势后,冯三保还误会了黄远豹的意图,有些吃惊的说道:“我们的援军怎么打得这么急?难道这是给我们发信号,叫我们赶紧突围?”

  一直没办法与外界取得联络,不知道自军后援部队的战况如何,甚至都不知道吴超越已经亲自到了南京战场,狗头军师李鹤章和丁宝桢当然也有些怀疑黄远豹过于操切着急的攻势是代表着特殊信号。不过还好,李鹤章和丁宝桢都不是特别贪生怕死的人,没急着建议冯三保赶紧放弃雨花台重地全力突围,只是提议道:“要不我们出兵去打一打?配合我们的援军夹击一下长毛,然后再看情况决定?”

  冯三保没怎么考虑就接受了李鹤章和丁宝桢提出的建议,结果发现雨花台上的吴军有所动作后,虽说太平军此前早已做好了被吴军内外夹击的准备,在面对雨花台的方向也修筑了同样坚固的防御工事,然而考虑到从正面杀来的吴军攻势过猛,钟万清和何明亮的压力太大,李秀成却还是命令驻扎在双桥门、七桥瓮和聚宝、水西两门的五支太平军出击,向雨花台发起进攻。

  “忠王千岁,动作会不会太大了?”李书香很是小心的提醒道:“大胜关过来的妖兵攻势猛烈,又有雄厚的预备队可用,我们为了牵制雨花台上的妖兵,一口气调动这么多军队出营和妖兵打野战,这要是守住了凤台门还好说,要是让妖兵突破了我们的凤台门防线,又乘机和雨花台上的妖兵联手反攻,我们的损失怕是就大了。”

  “赌一把,怎么都比被妖兵一口一口吃掉的强。”李秀成神情一如既往的严峻,说道:“我们的斥候报告,说超越小妖的旗号还在大胜关,没有亲自到第一线指挥督战,雨花台上的妖兵也应该没和外面的妖兵取得联系,不知道外面的妖兵是打算接应他们突围,还是只想打通和他们的联系,有可能会在战术上出现失误,这是我们的机会,把战场打得越乱,我们的机会越大。”

  http://www.zwydw.com/book/0/7/26130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