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九十章 大厦将倾

第五百九十章 大厦将倾

  其实李秀成的女婿蔡元隆完全可以不必这么倒霉丢脸,让吴军混杂在败兵人潮中直接杀进他的营地里,事发时蔡元隆只要能够当机立断,狠心命令营门两侧的火炮火枪一起开火封锁道路,那么他的大营门前就是再乱,吴军士兵也休想偷鸡得手,轻而易举的杀进他的营地。

  但是没办法,关键时刻,蔡元隆稍微心软了那么一下,看着拥挤在营门前的自家败兵人潮,蔡元隆一度想要下令开炮,却实在不忍心用自家炮火去屠杀自己的麾下将士,再加上吴军今天的主攻点一直都是凤台门,蔡元隆不相信吴军会新开主攻战场,顺势攻取自己的营地,所以蔡元隆当时就把已经说到嘴边的命令又咽了回去,错得不能再错了的给了吴军机会。

  事前已经收到过吴超越命令的钱威牢牢抓住了这个机会,早在两路作战的时候,钱威就已经发现蔡元隆的军队要比汪海洋所部的太平军要好对付一些,早早就决定如果有机会就坚决对蔡元隆的营地下手,这会蔡元隆又心软没有对着太平军败兵开炮,钱威当然是毫不客气的逼着前军驱逐敌人败兵为前锋,全力冲击蔡元隆军的营地大门,结果也是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数十名暂时摘下了显眼白色斗笠的吴军率先冲进太平军营内,突然向守在两侧的太平军预备队接连投掷手雷,持枪封路的太平军预备队大乱间,更多的吴军将士也就毫不客气的冲进了太平军营内,帮助后军打开了进营道路。

  还是到了这个时候,蔡元隆才慌慌张张的下令开炮封路,然而这么做已经太晚太晚了,逮到了机会的吴军将士前仆后继,不计死伤的汹涌入营,以近战利器手雷弹开路,迅速杀散了慌忙上来阻拦的太平军,就好象一道白色的洪流一样的不断冲入太平军营中,见人就杀,见帐就烧,捣毁工事,点燃炮台,蔡元隆军营内彻底大乱,被迫与吴军展开自己最不拿手的近身白刃战。

  狗急跳墙和吴军打近身战也没用,吴军的刺刀白刃战训练本来就比太平军严格和科学,这会又是冒险杀入敌营四面皆敌,稍微退缩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所以吴军将士在刀刀见红的白刃战中自然杀得更猛更狠,通常是三五个吴军士兵就能把一群太平军士兵捅退杀跑,再加上吴军士兵不断抛出的手雷弹掩护,太平军的几次反扑都被吴军迅速打退,吴军后军源源不竭的杀入蔡元隆营内,彻底粉碎了太平军想把吴军驱逐出营的希望。

  蔡元隆当然很清楚自己营地失守的危险后果,为了挽回败局,蔡元隆除了全力坚守自己的中军营地争取时间外,又拼命向邻近的友军求援。但是很可惜,距离蔡元隆最近的几支太平军全都已经奉命投入了战场,不是在和黄远豹打就是在和冯三保打,根本腾出不手来增援蔡元隆,江东门和上新河的太平军驻军倒是应邀出援,可惜这两支太平军既是实力比较孱弱,又距离较远,难以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为蔡元隆分担压力,所以不管蔡元隆再是如何的垂死挣扎,都仍然挡不住吴军势如破竹的杀进他的中军营地,迅速逼近他的中军指挥部。

  “我不走!我不走!我要和营地共存亡!我的营地丢了,整个战场都得崩溃!放开我,让我和妖兵拼了!我没脸回去见岳父,我没脸回去见岳父!”

  眼看吴军越杀越近,亲兵只能是强行架起蔡元隆往后营逃命,蔡元隆挣扎哭喊,可还是被亲兵硬抬着逃出了大帐,结果蔡元隆等人前脚刚走,吴军将士后脚就杀进了他的大帐,一刀砍落了他的主将大旗,杏黄色的蔡字大旗应声坠地间,蔡元隆军也彻底失去了指挥,继而彻底大溃,营中太平军士卒争先恐后的出营逃命,掀翻车辆扯倒营帐,遗弃军械辎重无数。钱威所部的吴军将士则全面入营,胜利夺占了位于雨花台正西的蔡元隆营地,又从背后开枪开炮,迅速夺占了蔡元隆军用于防范冯三保军突围的壕沟羊马墙阵地,后发先至,率先打通了与雨花台吴军的直接联络。

  一点破,全线溃,看到蔡元隆的营地失守,旁边正被吴军黄远豹部猛攻的太平军钟万清部士气顿时受到影响,士卒恐惧将领慌张,吴军还没打到面前就已经开始四处张望逃命道路,吴军乘机猛攻猛打,先是靠着猛烈的火力掩护,用达纳炸药炸塌了一段太平军的营墙,继而蜂拥入营,士气低落的太平军将士无心恋战,稍做抵抗就纷纷弃营而逃。有蔡元隆可以背黑锅的钟万清也没有勇气和吴军血战到底,带着还能指挥的军队逃向双桥门,丢下何明亮在凤台门孤军苦战,独自应对吴军黄远豹的全力冲击。

  此时天色已然微黑,战事却依然激烈无比,杀红了眼的吴军黄远豹仍然还在全力猛攻太平军在凤台门的最后一座营垒何明亮部,与外界取得了联系的吴军冯三保部知晓友军意图,战术不再保守谨慎,除了继续配合黄远豹夹击何明亮外,又拿出了全部力量迎战从北线进攻雨花台的五支太平军,各种各样的苦味酸武器不再吝啬使用,冰雹雨点一般的只是往仰攻而来的太平军身上招呼,把辛苦攻坚的太平军炸得鬼哭狼嚎,尸横遍野,以逸待劳重创被李秀成逼着发起进攻的来敌。

  表现最为活跃的仍然还是吴军钱威部,拿下蔡元隆的营地后,很有头脑的钱威并没有急着去加入凤台门的混战,选择了让冯三保的士卒带路,绕道去打正在强攻雨花台的太平军叶芸来和吴如孝两部的侧翼,叶吴二军虽然意志坚定斗志顽强,无奈此前已经在太平军内战中元气大伤,这会又久攻雨花台不下伤亡惨重,已经处于师老人疲的状态,被吴军从侧翼冲击后还是没能支撑多少时间,很快败下了阵去,而叶芸来和吴如孝这两个顽固份子都已经退了,余下三支隶属于李秀成的江浙太平军自然更无战心,还没等吴军杀来就已经自行败退,连滚带爬的逃向了双桥门和七桥瓮。

  事还没完,见战机太过难得,吴军钱威部又果断向距离最近的叶芸来和吴如孝两军营地发起进攻,冯三保分兵下山助战,两军连手,接连攻破已经元气大伤的叶吴二军营地不说,还在混战中打死了太平军重将叶芸来。同时黄远豹也终于在二更时分攻入何明亮营中,何明亮军大败东逃,黑夜之中自相践踏,死者无数,尸首铺平东面的护营壕沟,距离不远的太平军邓光明部根本不敢出兵接应,只能是闭营自保,眼睁睁的看着凤台门这边惨败。

  这一战再次刷新了太平军的惨败记录,短短一天之内,包括方山在内的六座太平军营垒被吴军夺占,蔡元隆、何明亮和汪海洋等七支太平军遭到重创,余下参战的四支太平军也同样损失不轻,士卒损失直接突破四万,辎重粮草和武器弹药方面的损失更是无法计数。而更糟糕的是,因为吴军主力已经打通了与冯三保军的直接联系,吴军冯三保部又一直牢牢控制着南京聚宝门外的至高点雨花台,有居高临下的优势在手,所以太平军之前建立在雨花台四周的营地实际上已经直接暴露在吴军刀口之下,吴军方面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出兵前后夹击,干掉驻扎在夹岗门的汪海洋和邓光明军,继而逐个拔掉太平军的其他营垒。

  再所以,还没来得及去统计军队的具体损失数字,也来不及去惩治法办以蔡元隆为首的作战不力将领,李秀成就只能是连夜升帐议事,讨论如何调整军队布防。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李秀成才无比烦恼的发现自己能走的路已经不多,基本上只剩下了三个选择。

  “忠王千岁,我们现在就只剩下三个选择了,一是解除雨花台的包围后,把各路军队撤到其他要害位置去,扼守其他城外险要,继续凭借地利与妖兵周旋,把妖兵拖进消耗战。”

  “第二个选择是收拢兵力,把我们的军队集中在七桥瓮、上方桥和土山一线,以秦淮河为防线与妖兵对峙,把妖兵拉进消耗战。”

  “第三个选择……。”说到这里,李书香的声音有些微弱,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就是请天王万岁恩准,让我们的主力进驻天京城内,凭借城墙工事抵御妖兵攻势。这也是我们的最好选择,天京城大,驻扎得下我们这么多军队,城墙又坚固,城防工事也十分完善,足够抵消妖兵的枪炮优势。”

  李秀成不吭声,许久后才转向洪秀全强行派给自己的监军莫仕暌,问道:“莫秋官,你说天王万岁会不会答应让我的主力进城?”

  “这个……。”莫仕暌迟疑着没有立即回答,然后还反问道:“忠王千岁,难道现在的情况,你的军队进城才是最好选择?”

  “不错。”李秀成点头,沉声说道:“天京战场太大,让我的军队继续各守险要,只会给妖兵把我的军队各个击破的机会。全面退守秦淮河东岸也作用不大,秦淮河并不宽,不是很难逾越,妖兵曹炎忠部又已经夺占了秦淮河东岸的方山阵地,随时可以北上接应妖兵渡河。只有退进城里守城,我才有把握长时间挡住妖兵,等到转机出现。”

  “这……。”莫仕暌还是非常为难,犹豫着说道:“忠王千岁,天王万岁能不能答应让你进城,臣下真不敢去揣测天王万岁的心思。但臣下认为,这个可能很小很小,那怕是蒙时雍蒙掌率和燕王千岁(秦日纲)副掌率,也不可能会答应,他们俩不点这个头,天王万岁就更不可能会答应。”

  “为什么?”李秀成追问道:“蒙时雍和秦日纲,为什么也不会答应?”

  莫仕暌更是犹豫,还偷偷去看左右,李秀成会意,说道:“莫秋官如果不方便的话,可以到我耳边来说,我保证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信得过李秀成的人品,莫仕暌还真凑到了李秀成的耳边,低声说道:“忠王千岁,你还有这么多兵马,威望又这么高,进了天京城后,蒙掌率和燕王千岁马上就能被你彻底踩在脚下。臣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担心他们会有这个考虑。”

  李秀成叹了口气,知道莫仕暌说的是掏心窝子的话,自己率军进城后是会严重威胁到蒙时雍和秦日纲的地位,但李秀成又不肯死心,觉得屡有前科的秦日纲倒是肯定这么鼠肚鸡肠,少年老成的蒙时雍却未必是这样的人。所以盘算了一下之后,李秀成还是吩咐道:“书香,你拿着我的令牌连夜进天京城去见蒙时雍,请他无论如何都要帮你在今天晚上之内见到天王万岁,替我求天王万岁恩准,让我率军进驻天京城内。”

  “忠王千岁,臣下没这个把握啊?”李书香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不管你有没有把握,都要替我试一试。”李秀成冷冷说道:“天王万岁如果不答应,你就替我长跪不起,跪到天王万岁答应为止。放心,看在我的面子上,天王万岁不会杀你。”

  被迫无奈,李书香只能是带着李秀成的令牌和嘱托进城去了,然而不眠不休的等到了天亮,李秀成却始终没有等到李书香的消息,相反倒是等来了吴超越派遣大将毕金科率领生力军出阵,向昨天已经损失惨重的太平军邓光明和汪海洋两军营地发起进攻的噩耗。李秀成闻报大叹,骂道:“狗娘养的超越小妖,真是连口气都不想让我喘啊!”

  “忠王千岁,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帮李秀成率领中军的忠二殿李容发开口,提醒道:“邓光明和汪海洋他们昨天都损失不小,怕是很难挡得住妖兵的进攻,是给他们派援军?还是让他们转移?要早做决断啊。”

  “再等一等。”李秀成面无表情的说道:“上午了,李书香那边该有消息了。”

  很可惜,还是在等到了下午时,等到了吴军率先攻破了汪海洋的营地之后,李秀成才等来了被五花大绑着的李书香,还有洪秀全呵斥自己的旨意,“李秀成,你派忠殿臣子到朕的金龙殿上又哭又闹干什么?朕叫你杀退妖兵,你却要率军进城,进了城如何打妖兵?这次饶你,下次再敢提率军进天京城,天法不容!钦此!”

  听完了洪秀全的圣旨,又看了看额头上血迹斑斑并且一直泪流不止的李书香,李秀成没有任何的表情,很是平静的对李书香说道:“你尽力了,我不怪你,全面退守秦淮河东岸……。”

  平静说到这,李秀成又无比颓然的在心里补充了三个字,“等死吧。”

  http://www.zwydw.com/book/0/7/26227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