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各有拿手

第五百九十二章 各有拿手

        秦淮河战场的惨败让李秀成嚎啕大哭,却让作恶多断的吴越是欣喜若狂,因为在这一战之中,吴军不但一举拿下了秦淮河以西的所有太平军营地,还成功的消灭了大批的敌人有生力量,几乎击溃和重创所有秦淮河以西的太平军部队,彻底粉碎了李秀成妄图把南京战场拉入僵持状态的美梦不说,又成功的把李秀成残部压缩到了一片狭小的空间之中,即便还没有完全把握一定能够全歼李秀成的残部,却可以保证让李秀成即便能够突围成功,也带不了多少人逃回苏杭后方。

        是人都会贪心不足,吴越也是如此,吴军将士还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吴越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和自己的帮凶走狗门商量起了如何一口吃掉李秀成的残部,然后再拿下南京干掉洪秀全,彻底结束为祸十余年的太平军邪教之乱。结果才刚把这个议题放上会议桌,吴军众人就纷纷说道:“只要能想办法再稳住长毛几天时间就行,让我们的军队休整和准备几天,曹炎忠那边安排布防,堵住长毛的南逃道路。然后我们再冲破长毛的秦淮河防线,彻底歼灭李秀成的残部就只剩下时间问题了。”

        “但问题是,我们怎么暂时稳住长毛?”吴越指了指李秀成所在的方向,说道:“仗打到这个地步,李秀成只要不犯傻,就肯定已经生出了赶紧跑路的念头,他如果铁了心要走,别说现在的我们了,就是洪秀全也未必拦得住他。我们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暂时稳得住他?”

        众人苦思,片刻后戴文节开口说道:“镇南王,继续假意和长毛谈判如何?随便找一些长毛觉得可以用来要挟我们的借口,比方说要长毛释放你唯一儿子的外公周立春,解除对我们上海的包围,或者干脆要长毛向我们臣服进贡,让长毛觉得有希望通过谈判停战,这样说不定就能稳住长毛一段时间。”

        “没用,李秀成绝不可能上当。”吴越摇头,说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李秀成肯定不会寄希望于什么所谓的和谈,我们派使者要求谈判,反倒会让他明白我们是想争取时间准备把他剩下的军队一网打尽,更加坚定他赶紧逃命的决心。”

        戴文节闭上了嘴巴,总管情报工作的张德坚则接着开口,说道:“镇南王,臣下觉得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李秀成一个人,只要我们能够想办法让他留下,他的军队就一定不会走。但我们如果做不到这点,那么不管我们想什么办法,用什么手段,都拦不住李秀成走。所以要想把江浙长毛残余和江宁长毛彻底歼灭在江宁战场上,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对李秀成本人下手。”

        吴越缓缓点头,认可张德坚这一分析,同时吴越又绞尽脑汁的回忆历史上的太平军南京决战细节,想要找到历史上李秀成为什么会选择留在南京等死的具体原因。但是很可惜,吴越的历史太稀烂了一些,穿越前又没有特别留心过这样的细节,所以不管如何努力都是一无所获,不得不重新开动起自己满是坏水的脑袋,自己琢磨逼着李秀成留下的办法。

        努力盘算的时候,张德坚又开口,说道:“镇南王,我的手下在审问长毛俘虏的时候,无意中问到了一个重要情报,说是洪秀全前些天往李秀成身边派了一个监军叫莫仕暌,是掌管长毛刑法的主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莫仕暌应该是洪秀全安插到李秀成身边的眼线,我们能不能在这个莫仕暌身上做点文章,利用洪秀全对李秀成的不信任,逼着李秀成留下来?”

        “难。”吴越还是摇头,皱眉说道:“这个莫仕暌肯定是洪秀全的眼线不假,但是他一个破监军无兵无权,李秀成铁了心要走的话,洪秀全都拦不住,更何况是他?”

        “镇南王,能不能想办法让这个莫仕暌把李秀成骗进江宁城里,让洪秀全逼着李秀成留下?”周文贤突然开口,说道:“在城外,洪秀全和莫仕暌是奈何不了李秀成,但是李秀成如果进了江宁城里,再想出城就不是他说了算了。”

        吴越的眼睛亮了,也顿时摸到了一些头绪,盘算了片刻后,吴越还转向张德坚问道:“石朋,关于这个莫仕暌的情况,你知道多少?”

        “不多。”张德坚答道:“只知道他是长毛的广西老贼,先皇六年时成了长毛的刑部伪尚书,还有听说是他带着洪秀全的金龙剑和伪圣旨去上海逼着李秀成回的兵,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广西老贼?替洪秀全逼着李秀成回的兵,又替洪秀全监视李秀成?”吴越稍一分析就得出结论,说道:“这样的人不可能收买过来,只能是利用。”

        “怎么利用?”张德坚问道。

        “派人和他联系,假装用官职和金银珠宝收买他。”吴越说道:“叫他利用监军身份,拦着别让李秀成率军进城,最好是帮我们把李秀成逼走,让我们可以轻松拿下江宁城干掉洪秀全,这样他就会想尽办法的让李秀成进城了。”

        “这样会不会适得其反?”张德坚有些担心的说道:“现在的情况,那怕是再顽固的长毛恐怕都会有些动摇了,如果这个莫仕暌真被我们收买过来,真的想办法去逼着李秀成带着剩下的江浙长毛跑路,那我们就弄巧成拙了。”

        “必须得赌一把。”吴越沉声说道:“现在我们拦不住李秀成跑路,只能是想办法让洪秀全去拦,这个莫仕暌是长毛的广西老人,又这么得洪秀全的信任重用,我们赌他不会背叛洪秀全,赢的把握要大得多。”

        见吴越决心已下,张德坚也不再反对,立即请令去了战俘营中挑选合适的信使,吴越则又让周文贤代笔,当场写了一道欲擒故纵的劝降信给太平军重臣莫仕暌,亲自签名用印后,吴越还亲了一口书信,喃喃道:“拜托了,一定要奏效啊,能不能尽快结束长毛贼乱,让老百姓少受几年的战乱之苦,就看你的了。”

        …………

        吴越当然不会猜错李秀成的心思,从一开始就反对打这场南京决战的李秀成早就已经生出了撤退的念头,这会连战连败又在秦淮河西岸遭到了致命重创后,李秀成当然更没有任何继续打下去的心思,所以就在吴越决定尽力争取把李秀成留下的时候,李秀成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赶紧率军离开,不想再留在南京战场给洪秀全陪葬。

        还好,李秀成对太平天国还是很有感情的,即便明知道肯定是徒劳无功,李秀成仍然还是又亲自写了一道表章,向洪秀全阐述现在南京战场的各种危急情况,明确指出南京战局现在是既不能继续再打,也不能继续再守,声泪俱下的恳求洪秀全乘着现在东面还有退路,赶紧带着南京太平军与自己一起撤往苏杭后方,以空间换时间争取东山再起的希望,并明确表示自己愿意担起殿后重任,舍命掩护洪秀全撤退。

        奏章写好之后,李秀成没再让自己的重要亲信去见洪秀全,随便挑了一个普通的忠殿官员就让他带着表章进城,末了李秀成才眼圈有些红的对李书香说道:“这是我给天王万岁的最后机会,我已经尽到我的臣子本份了,他如果不答应,我们明天晚上就走。”

        “忠王千岁,其实你早就应该下这个决心了。”李书香落下了眼泪,哽咽说道:“你如果早下定这个决心,我们不知道可以少死多少忠勇将士,不知道能保住多少军队啊。”

        李秀成长叹了一声,不再言语,转头只是看看南京城的方向,心头浮现的,尽是种种往事,还有自己老母家人的音容笑貌,许久都一声不吭。

        等待洪秀全答复的期间,也有人暗中来报,说是现有人秘密与洪秀全强塞进江浙太平军营中的监军莫仕暌联系,李秀成也没去做任何的理会,因为李秀成没有这个心思去的理会,也没有这个必要去理会——中军营地里的太平军众将全都是李秀成的心腹嫡系,莫仕暌一个空头监军翻不起任何的风浪。

        傍晚的时候,捧表进城的使者回到了李秀成的面前,还带来了一个手捧洪秀全圣旨的宣旨使者,结果跪下一听洪秀全的圣旨后,李秀成的鼻子却当场气歪了……

        “……李秀成,朕奉上帝圣旨,天兄耶稣圣旨,下凡作天下万国独一正主,何惧之有?不用尔奏,政事不用尔理,尔欲逃命去,欲在京,任由于尔!朕铁桶江山,尔不扶,有人扶!尔说不能战,朕之天兵多过于水,何惧越小妖者乎?尔怕死,便是会死!尔要去死,朕绝不拦!钦此!”

        没有任何表情的磕了头谢了恩,打走了宣旨使者后,李秀成这才转向了李书香和李容等亲信,十分冷静的说道:“天王万岁已经无药可救了,今天晚上好生休息,明天秘密做好出准备,明天晚上弃营撤退,出麒麟门和沧波门向东,先去句荣,再去丹阳。”

        李书香和李容等人也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就一起拱手应诺,末了李书香又说道:“如果天王万岁派兵阻拦怎么办?”

        “你觉得天京城里,还有谁敢出兵阻拦我们?”李秀成傲然反问,又冷冷说道:“就算真有人出来阻拦,也坚决打走!剩下这点军队,是我们东山再起的最后希望,绝不能再留下来白白给天王万岁陪葬了!”

        是夜,已经两个晚上没有睡觉的李秀成再一次整夜未眠,还是到了天色微明的时候,李秀成才迷迷糊糊的闭目睡去,可是没有睡得多久,帐外却突然传来了洪秀全宣召李秀成进城觐见的旨意,已经决心不再给洪秀全陪葬的李秀成听从了李书香的建议,以军情紧急不敢擅离军队为借口,断然拒绝了洪秀全的这次宣召,然后一边抓紧时间休息,一边让李书香和李容等人秘密着手准备撤退。

        同时李秀成也没忘了安排人手设法与自己被困在九洑洲上的傅正纲联系,让傅正纲乘着自己大举撤退时吴军注意力分散的机会,全力向长江北岸突围。又秘密允许在傅正纲在突围失败后向吴军诈降保命,先逃出九洑洲死地再设法返回苏杭后方。

        上午十点左右时,第二个宣旨使者来到李秀成面前,再次替洪秀全宣召李秀成进城觐见,宣读的圣旨不但语气婉和异常,还代表洪秀全赏给了李秀成一批金银珠宝,李秀成一度有些犹豫,可是考虑到洪秀全的狗熊脾气,还有因为李书香等人在一旁不断暗示,李秀成还是狠下心来拒绝了洪秀全的第二次宣召,态度强硬的打走了洪秀全的第二个宣旨使者。

        然而事情还是没完,下午两点左右的时候,洪秀全竟然又派遣了自己的宠臣蒙时雍为使,带着幼西王萧有和、幼南王冯瑞科、幼北王韦承业和洪秀全的次子洪天光等四个太平天国的二代王,一起来到李秀成的面前,第三次宣读圣旨宣召李秀成进城去觐见洪秀全。结果这么一来,李秀成当然是想推也找不到理由推,更狠不下这个心来推辞了……

        “忠王,忠王,求求你了,进城去见天王万岁吧,我们天国就只能指望你了。”

        “忠王叔叔,忠王叔叔,求你了。”

        四个少年幼王为了能够劝得李秀成进城,除了拉着李秀成的袖子嚎啕大哭外,还争先恐后的要向李秀成下跪恳求,蒙时雍也流着眼泪极力恳求,李书香和李容等人在旁边愁眉苦脸的不敢吭声,李秀成则是眼泪滚滚,扶住一个扶不住第二个,最后别无选择之下,李秀成只能是哽咽着点头,道:“好,我和你们进城。”

        还别说,洪秀全还真没打什么用武力强迫李秀成留下的主意,不过当李秀成带着四个幼王从洪武门进了南京城后,道路的两旁却密密麻麻的跪满了南京城里的军民百姓,哭声震天的哀求李秀成留下来保卫南京。而李秀成泪流满面的来到了天王府门前后,又泪眼朦胧看到洪秀全亲自到了天王府门前迎接自己,还脱下他身上的龙袍,亲手披到了自己的身上……

        “天王圣恩,臣下惟有粉身碎骨……,以保万一。”

        在无数哭着哀求自己留下的太平军将士家眷的面前,流着眼泪对洪秀全说出了这句话后,李秀成也和历史上一样,彻底葬送了自己在南京战场上的最后一个脱身机会。

  http://www.zwydw.com/book/0/7/26329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