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九十三章 长线困鱼

第五百九十三章 长线困鱼

  招架不住洪秀全满把尽是王炸的感情牌,在明明还有退路可走的情况下,李秀成很是无奈的被逼着留下来了,不但答应了要陪着洪秀全一起与南京城共存亡,还答应尽快从苏杭后方抽调援军前来南京增援,不惜一切代价的保住太平天国的国都南京城。

  对此,熟知李秀成性格为人的李书香、李容发和吉庆元等心腹亲信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也对这个结局早就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所以心里再是不乐意看在李秀成的面子上也没流露出来。然而李秀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自己之前已经密令麾下众将准备撤退的缘故,其他的统兵将领却对李秀成的出尔反尔十分不满,率军驻守在石门坎的大将吴建瀛甚至还公开抱怨,说李秀成只为自己的一己之私名考虑,根本不管剩下的八万多江浙太平军将士死活,铁了心要拿剩下的江浙太平军成就他的万古忠义美名。

  也是和吴超越同宗的吴建瀛倒霉,他发的牢骚恰好被监军莫仕暌安插在石门坎的眼线听到,小报告当天就打到了莫仕暌的面前,然后因为太平军本来就已经严重的军心不稳的缘故,莫仕暌又马上把状告到了李秀成的面前,建议李秀成早做准备预防万一。而对吴建瀛来说更倒霉的是,李秀成的干儿子李容发又一向与他不和,也开口劝说李秀成要小心防范吴建瀛。所以李秀成思虑再三之后,还是采纳了李书香提出的建议,假意安排吴建瀛返回苏杭后方协助筹办粮草军需,乘机收走吴建瀛的兵权,让自己的绝对亲信吉庆元兼管吴建瀛留下的兵马,把危险直接扼杀在萌芽中。

  如果换成了是在早些时候,吴建瀛对李秀成的这道命令当然是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只能是乖乖的低头从命,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在太平军军阀化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谁交出了兵权谁就等于失势等死,几乎没有任何的翻身机会。所以即便吴建瀛在明面上不敢违拗李秀成的决定,可是到了私下里,吴建瀛却是躲在背后把李秀成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个遍,然后再被李秀成逼着离开南京战场后,越想越是觉得不心甘的吴建瀛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干脆带着几个心腹亲兵悄悄南下,跑到了土山一带的吴军阵地面前投降,不但向吴军出卖了许多重要军情,还表示愿意联络并策反自己在石门坎阵地上的旧部,接应吴军东渡秦淮河,突破李秀成目前勉强仰倚守卫的秦淮河防线。

  虽然无法确定吴建瀛的降意真假,然而已经亲临土山战场的吴军重将曹炎忠还是严密封锁了这个消息,又在第一时间派人把吴建瀛等人秘密护送到了大胜关,直接交到吴超越手里。而在此期间,尽管吴军对待吴建瀛的态度也十分友善,可是背主做窃的吴建瀛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既担心吴军不会相信自己的投降,更担心实力强盛的吴军看不上自己的微薄见面礼,不会给自己什么好招待。

  吴建瀛很快就发现自己是瞎操心了,秘密被押到大胜关后,驻扎在大胜关的吴军主力不但更加热情的友善接待了他,还把他请到了一个装饰简朴却整洁异常的军帐之中,让他见到了一个干瘦如柴的青年男子。然后那青年男子又微笑着一边给他让座,一边命人取来上好酒菜盛情款待他,接着又迫不及待的问道:“吴将军,听说你是皖北人,皖北那里的?”

  “回大人,罪将是皖北定远人。”吴建瀛恭敬回答道:“藕塘镇杨家集,庐州府边上。”

  “定远藕塘镇杨家集?”那干瘦青年的反应十分激动,一拍大腿惊喜叫道:“太巧了!吴将军,咱们俩说不定是亲戚啊!”

  “大人,你也是定远人?”吴建瀛有些奇怪,小心说道:“听大人你的口音,象是京城人啊?”

  “我是广东人,为了和各省各乡的人打交道方便,所以说了京城官话。”那干瘦青年解释,又微笑说道:“不过我的夫人是定远人,还是定远的杨姓,吴将军你既然是定远藕塘镇的杨家集人,那我们俩说不定就有可能是亲戚。”

  没想到自己会和吴军中一个看上去很有身份的官员有可能沾亲,吴建瀛当然是开心异常,赶紧连连点头说是有可能,然后又赶紧满脸谄媚的说道:“这位大人,罪将该死,还没请教你的高姓大名,在镇南王帐下官居何职。”

  “吴将军不必客气,我们是同宗家门,我叫吴超越。”干瘦青年微笑回答道。

  “哦,原来是吴超越吴大人。”吴建瀛赶紧连连点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忙疑惑问道:“吴大人,你的名字,罪将怎么好象在那里听说过?”

  干瘦青年笑而不语了,旁边侍侯的文员和卫士则全都笑出了声来,吴建瀛开始还有些莫名其妙,然而慢慢回过神来后,吴建瀛又逐渐张大了嘴巴,指着吴超越的手都开始颤抖,牙齿打着架说道:“你……,你就是镇……,镇南王……,吴……,吴……超越?”

  吴超越含笑点头,吴建瀛也一个踉跄扑到了吴超越的脚下,双膝跪着抱着吴超越的大腿又喊又叫,激动得连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镇南王,镇南王,罪将该死,罪将该死,罪将有眼不识泰山,罪将是做梦也没想到,你会亲自接见罪将!罪将投降,罪将愿意投降,只要镇南王你一句话,罪将上刀山下火海,三刀六个眼,粉身碎骨也要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仔细观察见吴建瀛的激动神情不似作伪,吴超越这才亲手搀起了自己媳妇家的同乡,对吴建瀛好言宽慰,又当场接受了吴建瀛的投降,赦免前罪赏赐金银,吴建瀛更是欢喜激动,赶紧又向吴超越连连磕头道谢。然后吴超越又问起太平军的内部情况时,吴建瀛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除了把自己知道的太平军军情全部如实交代外,又把自己被李秀成夺走兵权的起因和经过详细说了。

  末了,着急报复李秀成和效忠新主子的吴建瀛当然是再次自告奋勇,要替吴超越策反自己的旧部,帮着吴军突破李秀成的秦淮河防线。然而吴超越却摇了摇头,说道:“吴将军,没这个必要了,我的斥候和细作已经发现,李秀成正在把他的军需粮草和各种辎重往江宁城里转移,不出意外的话,一两天之内,李秀成就会带着他剩下的军队退进江宁城里了。”

  “啊!”吴建瀛一呆,然后很是老实的沮丧说道:“这么说,罪将已经帮不了镇南王你的什么忙了。”

  “吴将军,这点你就大错特错了。”吴超越沉声说道:“只要你愿意,你还可以为我立更大的功,帮更大的忙,将来也受更多的封赏。”

  “镇南王,罪将还能为你做什么?”吴建瀛赶紧问道。

  “我要你回长毛那边去,回到你的旧部军队里去,随着李秀成一起进江宁城。”吴超越声音阴沉,说道:“然后带着你的军队打开城门,接应我杀进城里,帮我尽快干掉洪秀全和李秀成!”

  吴建瀛倒吸了一口凉气,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位家门兼可能亲戚会这么心狠手辣,要让自己这么危险的缺德事。不过细一盘算后,吴建瀛忙又磕头说道:“镇南王恕罪,不是罪将贪生怕死不敢去为你做内应,是李秀成现在根本就不信任我,又要逼着我回苏州去帮着筹办粮草,我就算可以找什么借口重新回去,李秀成也不可能再让我带兵啊?”

  “没事,只要你敢回去,我会帮你重新获得洪秀全和李秀成的信任。”吴超越微笑说道:“刚才你不是说得很清楚,李秀成剥夺你的兵权,不过是因为你发了几句牢骚可能被他知道,这样的事很好处理,只要立为他立点功证明你的忠心,他就很有可能重新启用你。而且你的军队现在是由大长毛吉庆元兼管,你只要把吉庆元哄好了,还怕他不会让你带原来的旧部?”

  吴建瀛还是有些犹豫,吴超越看出他的心思,便微笑说道:“吴将军,我知道这事很冒险,你如果实在不愿意去,本王也不会勉强。但你如果敢去冒这个险,事成之后,官封实职二品副将,封世袭爵号,赏黄金一千两,纹银万两,良田千亩!”

  偷偷看了一眼吴超越的严肃神情,又盘算了片刻后,吴建瀛这才一咬牙一横心,磕头说道:“镇南王,罪将愿意回去做内应,替你打开天京城门!”

  吴超越满意点头,这才又亲手扶起了吴建瀛重新宽慰,亲自与吴建瀛约定了将来的联络暗号与方式,又把一笔活动资金交给了吴建瀛,让他回去用于贿赂吉庆元和李书香等李秀成亲信。最后吴超越才告诉吴建瀛道:“要想重新获得李秀成的信任也不难,你回去以后先多花点银子想办法回你的军队,这点得手以后,就尽快用暗号让我知道你的防区位置,我会故意派兵偷袭你的防区,让你打胜仗,明白没有?”

  吴建瀛心领神会的答应,吴超越微笑点头,又嘱咐了吴建瀛小心行事一通,然后就安排了人手又秘密护送吴建瀛返回秦淮河东岸,让他去借口遭到吴军斥候截杀重回太平军营地。结果笑容满面的送走了吴建瀛后,吴超越却马上把脸色一变,冲着吴建瀛离去的方向唾了一口,骂道:“蠢货!发现李秀成要收他兵权的时候不来投靠,偏要等兵权被收走了才来投降,卖自己都不会卖!”

  “镇南王,那你还给他一百两黄金,让他去贿赂其他的大长毛?”幕僚周文贤好奇问道。

  “因为他值这个价格。”吴超越笑笑,说道:“和我们暗中联系的长毛虽然不少,可是象他这样单独统领过一支长毛军队的,也就他一个,那怕他现在已经交出兵权了,但是他曾经的军队里,肯定还有不少听他话的旧部,所以和其他那些动摇的长毛比起来,能打开江宁城门迎接我们进城的,反倒以他的可能性最大。往他身上押一百两金子,输了也就损失一百两黄金,但是赢了的话……。”

  说到这,吴超越又是微微一笑,说道:“听说洪秀全那个土包子当上天王后,不但吃饭的碗筷是用黄金打成的,还连马桶都是黄金的,赢了的话,我们能捞回来的最起码也是几百倍,甚至上千倍。”

  周文贤赶紧点头的时候,旁边的吴军特务头子张德坚已经亲手在一份机密名单上写下了吴建瀛的名字和他的大概情况,还有与他联系的具体暗号和方式,而在吴建瀛的名字前方,还有许多太平军文武官员的名字,其中甚至还包括着李秀成亲戚的名字…………

  …………

  被吴超越料中,一天多时间后,剩下的八万余江浙太平军在李秀成的指挥下,果然开始了依次向南京城内撤退,吴军虽然在第一时间从西南两路向太平军发起进攻,奈何太平军有事先修筑的坚固工事可守,李秀成又亲自率军殿后,且战且退掩护自家军队转移入城,吴军多次发起冲锋突击都没能击溃太平军的殿后军队,没能再抓住太平军回城的机会消灭太多敌人,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平军有秩序的撤入城内,主动放弃已经没有坚守价值的南京南郊战场,集中兵力于城内。

  李秀成和他的残余主力倒是终于被逼进了南京城里,成了吴军的笼中鸟网中鱼,然而南京城实在是太大了,光是外城的城墙周长就有九十六里,另外在南京城北,也还有着以天堡城和地堡城为代表的多座太平军营垒扎根城外,吴军的兵锋虽然锐利,可吃亏在兵力不够难以面面俱到,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保证一定能彻底困死城内敌人,不给城内敌人任何突围逃命的机会。所以对于吴超越和吴军将士来说,能否把太平军的残余力量彻底歼灭在南京城内,不给太平天国任何东山再起的希望,依然还是一个不小的未知数。

  “没事,历史上连我那位只会打呆仗结硬寨的理发匠老师都能做到,更何况是我这个穿越者?”不过还好,吴超越对自己充满了信心,相信自己能够做到。

  http://www.zwydw.com/book/0/7/2639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