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城防弱点

第五百九十四章 城防弱点

  太平军全面退守南京城内之后的第二天,曹炎忠也带着所部主力来到南京城下,包括吴军水师在内的吴军四大兵团正式会师一处,吴超越下令犒赏三军,同时在自己的中军大帐中举办宴会,与吴军主要文武官员一起庆祝主力会师、成功解救冯三保兵团和城外战场屡获大胜,共叙别来之情。

  久别重逢又是在接连大胜后庆祝,吴军的庆功宴会当然充满了喜庆气氛,到处都是喜笑颜开,到处都是互相恭维和互相吹捧,吴超越也忘了冯三保之前孤军轻进险些酿成大错的过失,对冯三保又是嘘寒问暖又是关怀倍至,体贴得就好象一直在牵挂老丈人的生死安危一样。投桃报李,冯三保也忘了自己几次悄悄在背后抱怨女婿不肯早派援军的往事,又是主动请罪又是连连道谢,末了还主动请缨道:“镇南王,打江宁城的时候,请一定要让末将的军队担任攻坚主力,末将一定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旁边李鹤章和丁宝桢等冯三保军团的吴军文武官员悄悄翻白眼,暗骂冯三保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居然有脸让吴军四大兵团中实力最孱弱的自军去争攻坚主力的重任。好在吴超越也很清楚冯三保兵团的实力情况,一个哈哈就抹过了这个问题,笑道:“岳父,不用急,怎么打江宁城我现在还没拿定主意,还是等详细的作战计划制订出来了再说。”

  吴超越这话不过是和老丈人客套,然而旁边的吴军大将毕金科却马上接过了话茬,说道:“镇南王,关于如何攻打江宁城,末将有一个建议。长毛在江宁西北角有两处营垒,一座叫天堡城,位于紫金山巅,一座叫地堡城,位于一座叫做龙脖子的山上,这座龙脖子山的山巅高于江宁城墙,可以布置火炮直接轰击江宁城内,山麓距离江宁城墙最近处也只有十几丈宽。我们如果拿下了这两座长毛营垒,再以炮火掩护配合土木作业,从龙脖子一带打进江宁城里,应该比从其他地方打要容易得多。”

  “你已经到现场去勘探过了?”吴超越问道。

  毕金科点头,又说道:“末将还估算,以我们可以动用的人力物力,完全可以用草木沙石在龙脖子山麓和江宁城墙之间填出一条路来,让我们可以从龙脖子山上直接冲进江宁城里。”(真实地形,历史上湘军的破城战术之一。)

  毕金科这番话马上引起了吴军众将的兴趣,纷纷把毕金科拉到新赶制出来的地图沙盘前,要毕金科指出他所发现的江宁城防破绽,结果毕金科指着沙盘详细讲解之后,信得过毕金科眼光的吴军众将便又争抢请令,想要率军去攻打夺取这个城外要地。不过吴超越对毕金科的这个发现却并不是十分兴奋,先是安抚住了众将的请令之举,然后才端着酒杯说道:“应侯的眼光我信得过,从他的介绍来看龙脖子那个位置确实应该是一个理想的攻城突破口。可是大家想过没有,我们能发现这个破绽,长毛那边难道就会对这个城防弱点一无所知?如果长毛针对这个弱点严密布置,我们就算从龙脖子打进了江宁城里,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很难一举成功。”

  考虑到太平军死活不肯放弃位于城外的天堡城和地堡城这两座营垒,很明显是对那一带的特殊地形抱有戒备,吴军众将忙又纷纷点头,承认太平军方面很有可能也十分清楚这个城防弱点,吴军的幕僚长戴文节也这才站了出来,说道:“各位,我们的镇南王虽然没有亲自到紫金山和龙脖子那一带去勘探,可我们的斥候细作早就已经把那一带的情况摸清楚报告到了我们的镇南王面前,我们的镇南王也早就发现那里是攻城的理想突破口,但是他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从那里攻城。”

  “文节先生,为什么?”毕金科赶紧问道。

  “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地形狭窄,不利于我们的攻城兵力展开。”戴文节答道:“第二是龙脖子那一带的城内地形特殊,长毛很容易布置陷阱。镇南王估算,如果长毛愿意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在一夜之间,修筑一道北至太平门、南到江宁内城的内城墙,到时候我们的军队就算从龙脖子打进城里,也要面临长毛的新筑城墙拦道,还很可能被长毛提前布置的火攻和地雷伏击,损失惨重。”

  又仔细看了沙盘上江宁内城到外城太平门那段狭窄的距离,毕金科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忙拱手请罪道:“镇南王英明,末将无知,没有考虑到长毛能在城内新筑城墙防线和布置伏击陷阱,献计荒谬,请镇南王治罪。”

  “谁说你的计划荒谬了?”吴超越摇头,说道:“如果长毛在城里的守军不多,没有足够的力量迅速修筑城墙,布置陷阱,那你的战术计划肯定是正确得不能再正确,我也肯定会马上采纳。但是现在情况不同,李秀成带了差不多八万长毛进城,再加上城里的长毛守军和百姓,就有足够的人力可以把龙脖子那个弱点变成陷阱,所以我们如果只是盯着龙脖子打,不但很难得手,还有可能正中长毛的下怀,给了长毛乘机收拾我们的机会。”

  毕金科赶紧低头接受教诲,然而吴超越却又突然话风一转,说道:“当然了,龙脖子这个江宁城防的弱点我们也不能放弃,天堡城和地堡城这两座长毛营垒我们一定得先拿下来,然后还要在龙脖子布置重兵,用应侯你说的办法修筑攻坚攻事,让长毛认定我们要对龙脖子下手!”

  “镇南王想要声东击西?”毕金科明白了吴超越的意思。

  “不错。”吴超越点头,微笑说道:“城里的长毛军队太多,直接攻城话不但很难得手,就算取得突破也肯定代价不小,推进困难。但如果我们来一个声东击西,引诱长毛把他们的主要作战力量集中在龙脖子一带,也引诱长毛在龙脖子战场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我们再突然在其他地方动手发力,得手的把握就可以大上许多。”

  “那镇南王,我们应该真正打什么地方?”毕金科赶紧又问。

  “不急,我也还没有考虑好。”吴超越再度摇头,又举起手里的酒杯,笑道:“好了,军务上的事今天就到此为止,今天是我们庆祝城外大胜和主力会师的好日子,虽然不能喝醉,但是一定要喝高兴。来,我们一起干一杯。”

  吴超越这次没说口不对心的话,佯攻南京的城防弱点龙脖子声东击西,确实早在吴超越的计划之中,然而佯攻龙脖子的同时究竟真正强攻那一点,吴超越却始终没有拿定主意。因为南京城里的敌人实在太多,李秀成的余部加上原有的南京守军,保守估计也在十万人以上,另外再加上可以动用的百姓人力,足以凭借南京城的坚固城防给吴军以迎头痛击,吴军正面强攻很难得手,即便成功也肯定代价巨大,而奇袭一旦失败,后果肯定更加不堪设想,所以在还没有摸清楚敌人的布防情况前,吴超越绝不敢轻率决定攻城战术和选择攻城突破点。

  除此之外,这场大战的战役目的也决定了吴超越这场仗不会好打,因为吴超越这场仗的目的是要彻底干掉洪秀全和李秀成,不过他们东山再起的机会,所以这点又决定了吴超越不能把兵力集中用于一处,必须要在确保破城的同时,还得防着洪秀全和李秀成突围得手,冲出吴军的包围圈。——别看李秀成已经被逼进了南京城里,洪秀全也说什么都舍不得离开南京这个富贵温柔乡,可是真到了城池告破的时候,别说是李秀成了,就是洪秀全都很可能选择全力突围保命。

  正因为有这些顾忌和考虑,第二天正式讨论具体战术的时候,吴超越也不得不继续决定分兵而战,把南京城墙划分为三个战区,从金川门到聚宝门这个战区,由吴超越亲自率领的直系兵团和吴军水师联手负责;通济门到朝阳门这个墙段,由吴军中实力最弱的冯三保兵团负责;军队中精锐营队最多的曹炎忠兵团,则负责太平门到神策门这个战场,同时曹炎忠兵团还负责对付天堡城和地堡城这两座太平军重要营垒,还有负责在龙脖子制造强攻假象,掩护友军在其他墙段发起奇袭。

  吴超越的战区安排遭到了爱将曹炎忠的反对,才刚划分完战区,曹炎忠就很是担心的说道:“镇南王,你的压力是不是太大了?从金川门到聚宝门足足有四十多里,光靠你不到三万兵力的直属兵团和我们的水师,恐怕很难防范周全吧?”

  “忘了秦淮河了?”吴超越反问,说道:“我们有水上优势,机动船队加上少许陆上驻军,再加上机动军队,守住江宁西面问题不大。”

  “那西面的主攻军队怎么安排?”曹炎忠又问,又说道:“还有,末将这边的兵力闲置是不是太严重了?末将只负责神策门、太平门和紫金山战场,中间又有个玄武湖是拦截长毛突围的天然屏障,然后还只是打佯攻,闲置的精锐兵力是不是太多了?”

  “西面的主攻军队,我会想办法抽调出来。”吴超越一一回答,说道:“你那边的战场显然狭窄,但我们如果不在龙脖子战场集中足够多的精锐,长毛又怎么可能会上当把太多的力量用于龙脖子战场?”

  “还有。”吴超越又补充道:“你的军队也不止是光光负责打佯攻,神策门那里是什么情况,你和我一样熟悉,如果有可能的话,神策门说不定就是我们的主攻方向,到时候你的压力就大了。”

  见吴超越胸有成竹,素来听话的曹炎忠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一再叮嘱吴超越小心,千万别让中军过于兵单,给了太平军突然偷袭的机会。吴超越谢了曹炎忠的好意,然后又转向了冯三保,嘱咐道:“岳父,其实压力最大的是你,你的精锐营太少,军队又疲惫,防着长毛突围的同时,还得帮曹炎忠保护侧翼,说不定还要挑起主攻重任,你要小心。”

  “镇南王放心,长毛不从我那边突围便罢,他们要是敢从我那里突围,我那怕豁出这条命也要把他们打回去!”冯三保也说一向不是很忌讳,又好奇问道:“镇南王,你说有可能让我打主攻,你准备从江宁东城下手?”

  至今还没有决定主攻点的吴超越苦笑了,答道:“别多问,到时候你就知道。”

  划分好了战机之后,吴军四大兵团立即开始调整布防,曹炎忠兵团绕过紫金山迂回到江宁城门,冯三保兵团离开雨花台移驻孝陵卫,吴超越亲自率领的直系兵团和吴军水师则接管南京城东线,水陆联手封锁南京东面诸门,同时吴军大将钱威也独率一军北上下关,负责对付距离聚宝门遥远的仪凤、钟阜和金川三门敌人。

  内线作战又有一定的群众优势,吴军的布防调整当然很快就被太平军基本摸清楚,结果情报汇总报告到了李秀成的面前后,李秀成也一眼看出吴超越此举是想以蛇吞象,一口吃掉自己的残余力量和南京太平军主力,嘲讽的同时也多少有些宽心,知道吴军战线过于漫长,很难对自己形成有效威胁,同时自军在生死关头也有一定把握突围,感觉压力大减。

  再紧着,吴军曹炎忠兵团大举逼近龙脖子战场这点,也很快就被太平军的斥候细作探知,结果发现曹炎忠兵团装备着击针枪的吴军精锐营队,竟然比吴超越的直系兵团中还多后,李秀成果然马上怀疑吴军要对龙脖子这个南京城防的天然弱点下手,也立即加强了对吴军曹炎忠兵团的监视和侦察。

  但是,李秀成却并没有急着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修筑内墙,布置迎战吴军的陷阱,原因一是易守难攻的天堡城和地堡城两处要害营垒还在太平军手中,还没必要这么急,第二个原因嘛,则是李秀成也有些在担心吴超越的真正用意……

  “龙脖子这里,是我们天京的城防弱点不假,可是超越小妖自己坐镇南线,却让一个部将来打龙脖子,这点是否有些可疑?”李秀成推理的逻辑分析虽然和吴超越的思路完全不一致,但是歪打正着,李秀成却还是因此生出疑心,暗道:“超越小妖一向奸诈过人,他该不会是想玩声东击西,明攻龙脖子吸引我的注意和我的城防主力,实际上准备悄悄对其他地方下手吧?”

  http://www.zwydw.com/book/0/7/26458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