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九十六章 缘分不浅

第五百九十六章 缘分不浅

        “没办法,我们的攻城计划又得变了。”

        看完了上海吴军送来的紧急情报后,吴越的神情颇有些无奈,语气遗憾的向在场的几个帮凶说道:“不能再慢慢的打了,必须得加快动作,尽快拿下江宁城,不然的话,长毛如果真的求得英国法国插手干预我们和他们的决战,这场仗的变数就得增大了,我们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都不是没有可能。”

        “镇南王,长毛真的能求得动洋人出面调停?”戴文节对太平军的外交努力十分怀疑,说道:“先不说我们和洋人的关系更好,有合乎国际公法的正式外交关系,就算洋人那边为了他们的利益可以出卖我们,长毛又能拿得出什么价钱让洋人动心?”

        “千万不要小看了长毛手里的筹码,也不能低估了洋人的厚颜无耻程度。”吴越摇头,说道:“东南沿海的富庶之地,大部分还在长毛的手里,这些年来长毛打家劫舍也攒了一笔可观的积蓄,洋人如果盯上了这些东西,绝不是没有可能被洋人收买。”

        “还有。”吴越又补充道:“对于国家利益来说,再没有让其他国家陷入内战让自己做裁判决定胜负更有利的事,英国人和法国人不可能看不懂这一点,他们只要有一个国家出面插手我们的内战,对我们来说就是麻烦无穷。即便我们可以不搭理他们的干涉坚持干掉长毛,也有可能引外交争端,不利于我们的战后重建和展。”

        吴越之所以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当然是因为清楚后世中国在外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不想也不愿在中国工业基础还十分薄弱的情况下,与当今世界的两大霸主英国和法国结仇。而戴文节等人虽然不象吴越一样是穿越者,却又因为亲眼目睹过西方列强在军事技术和工业实力方面的巨大优势,同样也不愿与这些无法战胜的敌人翻脸开战,所以便都是纷纷点头,说道:“这点是不能不防,现在我们最好的办法是只有赶紧攻破江宁城,干掉李秀成和洪秀全这些大长毛,不给洋人插手的机会。”

        吴越不再多说什么,先是让幕僚代笔给吴老买办和周腾虎等人回信,让他们替自己联络身在香港的便宜老爸吴晓屏,让便宜老爸不惜代价拉拢英国新任香港总督罗便臣,延续自家与英国官方相对来说一直十分友好的关系;又请吴老买办出面,尽全力阻挠太平军使者请英法出面调停的事。然后吴越才坐到了地图沙盘的旁边,一边回忆归纳这几天收集到的太平军军情,一边盘算和琢磨尽快拿下南京城的办法。

        盘算的结果是吴越现自军迅破城其实也有把握,只要动用三大6师兵团的其中两个,集中力量猛攻南京城墙的一处阵地,以吴军的武器装备和士卒素质等综合优势,配合以威力巨大的达纳炸药,完全有很大希望直接破城——了不起就是多付出一些伤亡代价。然而很遗憾,吴越如果使用这个战术攻城的话,那么吴军就没有多余的力量去防范太平军弃城突围,而一旦让李秀成保护着洪秀全逃到了苏杭后方,彻底消灭太平军的时间肯定变得遥遥无期不说,太平军也将获得充裕的时间去争取把西方列强拉下水,更加增加吴军的统一难度。

        鉴于此情,目前对吴越来说最理想的办法,就是在确保封堵太平军突围道路的情况下,以部分兵力打入南京城内,逐步消灭城内敌人,让太平军无法在城中容身被迫突围,然后再以围城之兵力,在野战中全力消灭试图夺路逃命之敌。而这一点,只要能够想办法迅突破太平军的城墙防线,开辟一条稳定可靠的进城道路,那么以吴军在武器装备和士卒素质方面的优势,达到这个目的不但有希望,也有把握。

        “还是得想办法偷鸡摸狗坑蒙拐骗出奇制胜啊。”

        思路转了一圈后,吴越现自己又回到了原点,如果能想出办法迅突破太平军的城墙防线,那什么都好说,可如果做不到这点,那什么都是空话一句。不过还好,这方面一向都是吴越的强项,具体如何偷袭的办法吴越虽然一时还想不出来,然而针对李秀成并没有把守军主力主要集中于北城战场这个部署安排,吴越却很快现了机会所在。盘算了片刻后,吴越还向戴文节问道:“文节先生,假如你是李秀成,看到的我的旗号突然出现在了下关一带,你会怎么想?”

        “我会怎么想?”设身处地的替李秀成盘算了一番后,戴文节答道:“回镇南王,我会马上起疑心,下关战场那边虽然也很重要,但还是比不上聚宝门这边紧要。而且下关那边已经有钱威将军坐镇,聚宝门这边是由镇南王你亲自统兵,镇南王你没有理由再离开聚宝门这边去下关建立中军大营,完全不符合常理,所以我一定会起疑心。”

        “那你会怀疑我准备做什么?”吴越追问道。

        “这个……。”问题的难度有点大,戴文节花了不少的时间思考才答道:“镇南王,如果学生是李秀成的话,我会怀疑你想继续声东击西,诱我把主力调到北城,为你偷袭江宁南城创造机会。但是考虑到镇南王你的用兵一向是喜欢出奇制胜,我也会怀疑你来一个实则实之,真的到了下关,突然对江宁的北城下手。”

        “那你会怎么应对?”吴越又问。

        “以不变应万变。”戴文节在这个问题上回答得很快,答道:“除非镇南王你大规模的调整军队驻防,否则我就一定会选择以不变应万变。因为镇南王你只是移驾到了下关主持战局,并没有对下关一带的江宁城墙形成实质威胁,调整城内军队不但没有必要,还容易出差错露出破绽。”

        吴越缓缓点头了,又盘算了一段时间后,吴越下定决心,一拍桌子说道:“搬迁我的中军大帐,到下关去!”

        “镇南王,你真要去下关?”戴文节一楞,忙问道:“无缘无故的,镇南王你怎么突然决定去下关?聚宝门这边怎么办?”

        “当然是让李秀成彻底摸不着头脑,不敢随便调整军队布防,给我们攻打下关三门或者神策门创造机会。”吴越答道:“至于聚宝门这边,以不变应万变,不做任何调整只守不攻,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意外。”

        “镇南王,你决定对下关三门或者神策门下手?有什么原因吗?”戴文节又问道。

        “原因就两个字,兵力。”吴越答道:“我搬迁中军大帐,准备带四个营过去,这点兵力数量不多,应该不会引起长毛的警觉。但实际上呢,我带了四个营过去后,再加上钱威此前带过去的八千兵力,还有曹炎忠大约八千人的机动兵力和三千人的神策门驻军,我们在江宁城西北部的四门战场上,就有过两万三千军队可以动用,就算在每座城门外驻扎两千军队封堵长毛的逃命出击道路,我们也还有过一万五千人的机动兵力可以投入攻坚战场。然后只要想办法突破长毛的城墙防线,这么多兵力就足够决定城内战局的胜负。”

        说到这,吴越顿了一顿,然后又补充道:“还有,下关毗邻长江,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还可以紧急抽调水师上岸助战,更加确保我们在局部战场上的兵力优势。”

        戴文节鼓掌叫妙,称赞道:“镇南王妙计,既不引起长毛的太多怀疑,又不声不响的在下关战场集结大批兵力听用,只要长毛别提前把主力调动到江宁城西北角,我们就有很大可能杀长毛一个措手不及。”

        “也要看能不能突然攻破江宁城墙。”吴越叹了口气,仍然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突然破城,但吴越也没有多余选择,只能是挥手说道:“先把我的中军大帐搬过去,具体怎么破城,等我到了下关再说。那边的情况我比较熟悉,在那里动手,把握也比在其他战场上大些。”

        吴越并没有在当天就把自己的中军指挥部搬迁到下关,原因一是搬迁指挥部牵涉众多,需要时间准备,二是冯三保那边突然派人来报,说两天后是冯三保的四十岁生日,冯三保本人虽然不想为这么点小事费心,可狗头军师丁宝桢却献计诱敌,准备利用冯三保兵团大量征调本地百姓挖掘围城壕沟、百姓民夫中肯定潜伏得有许多太平军细作这点,故意大事张扬,演戏饮宴,引诱太平军在冯三保生日的当天出城偷袭,暗设伏兵迎头痛击太平军的出城之兵,尽量在野战中削弱敌人。冯三保盘算再三觉得是个办法,就一边着手安排诱敌计划,一边向吴越密报此事。

        吴越对丁宝桢这个诱敌计划十分赞赏,为了不引起李秀成的警觉,吴越便暂时推迟了自己转移指挥部的计划,全力配合冯三保兵团的诱敌之计。——推迟的原因也很简单,吴越如果搬迁了中军指挥部亲自去了南京城西北部,冯三保又突然在南京城正东的孝陵卫大张旗鼓的庆祝生日,李秀成肯定会怀疑这是吴军的诱敌计。

        晚清名臣兼著名吃货丁宝桢没让吴越失望,收到谢庄土包子地保冯三保大张旗鼓过四十岁生日的消息后,李秀成果然中计上当,一边嘲笑冯三保的土包子暴户行为,一边安排了两支精兵埋伏在了朝阳门和洪武门内,乘着吴军冯三保兵团大肆庆祝的机会突然出城,借着夜色掩护偷袭孝陵卫,妄图利用吴军防备松懈的机会,狠狠教训一下吴军中实力最弱的冯三保兵团。

        冯三保兵团确实在吴军三大6战兵团中实力最弱不假,可是实力再弱,在早有准备的情况下伏击没有携带重武器的太平军,冯三保兵团还是可以做到想不打胜仗都难。一场激战下来,冒险出城偷袭的两路太平军双双惨败,率军从朝阳门出击的太平军大将练业坤战死,所部六千余人逃回城里的还不到两千,从洪武门出击的太平军方海宗部也损失不小,士卒连阵亡带被俘和乘机逃亡过三千人,两个天安级别的将领阵亡,丢失军械无数,还连宝贵的骡马毛驴都被吴军缴获了四百多匹。

        出城军队遇伏惨败的消息送到李秀成的面前后,李秀成的脸色当然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既内疚自己的判断决策失误,又无比惋惜一下子折损这么多精锐预备队,严重削弱了自己手里的机动力量。然而事还没完,才刚到了第二天早上,城外就传来了消息,说是吴军搬迁中军指挥部,吴越亲自率领大约两千人左右的吴军将士取道江东门向北迁移,李秀成闻报不敢怠慢,赶紧匆匆登城,亲自到了城墙上观察敌情。

        隔得太远,在望远镜里看不到太多有价值的情况,所以李秀成在城墙上亲自观察后唯一所能确认的,就只是吴越那面张牙舞爪的吴字大旗确实正在大步北上。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李秀成就更加有一种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吴越为什么会突然搬迁指挥部,无缘无故的离开聚宝门重地。

        “越小妖吃错药了,没头没脑的,怎么会突然想起转移中军营地?”得力参谋李书香也十分不明白吴越的用意,疑惑说道:“聚宝门这边的战线本来就长,我们在这个方向突围的机会也相对来说最多,越小妖的军队安排又摆明了是想困死我们,他怎么还要离开这个位置,去北面的下关方向?”

        李秀成苦苦思索,半晌后才十分小心的说道:“越小妖的旗号是离开聚宝门向北走了,可是他本人有没有和他的旗号在一起?”

        “忠王千岁,你怀疑越小妖只是虚打旗号北上,他本人没有走,还在聚宝门外?”李书香明白了李秀成的意思。

        “以越小妖一贯的为人,这种事他绝对干得出来!”李秀成回答得斩钉截铁,又说道:“毕竟,聚宝门这边的城墙最长,越小妖如果想出奇制胜的话,聚宝门这边是最好的选择。”

        李书香点头,同样怀疑吴越仍然是在声东击西,表面上离开聚宝门,实际上还是躲在聚宝门外准备偷鸡摸狗。再接着,李书香还考虑到了另外一层,说道:“忠王千岁,最好是多防着一点聚宝门这边,我们在南城的机动兵力昨天晚上才被妖兵重创,军心受挫,预备队力量也被削弱,越小妖如果真的又来偷袭南城,我们很容易吃亏。”

        李秀成点头,很快就拿定主意,说道:“不做任何调整,以不便应万变,先摸清楚了越小妖移营的用意再说。还有,南城这边从今天晚上开始,加双倍的巡逻队和暗哨!”

        就这样,被并不是很擅长军事的吴军幕僚长戴文节猜中,因为忌惮吴越的诡诈多计,又实在无法判断吴越突然搬迁指挥部的原因和目的,李秀成果然选择了以不变应万变,没敢轻易调动守军调整布防。而吴军方面则是在动作不大的情况下悄然完成了重心北移,暗中将主战场选择在了下关三门和吴越当年亲自守卫的神策门一带。

        但是也有让吴越意外的事,当吴越带着两千中军来到下关后,还没等吴军将士建立起新的中军营地,吴军特务头子张德坚就匆匆来到了吴越的面前,奏道:“禀镇南王,长毛降将吴建瀛与我们取得联系,说是他已经成功回到了他的旧部军队里,请我们按照约定出兵他的防区,帮他取得李秀成的信任,重掌旧部军队。”

        “他的防区在那里?”吴越随口问道。

        “禀镇南王,在神策门。”

        “神策门?!”

        张德坚的回答让吴越难得失声惊呼了一次,还有一种亲切感油然而升。可惜张德坚却无法体会吴越这种心情,只是继续说道:“李秀成的亲信吉庆元负责总领定淮、仪凤、钟阜、金川和神策五门,吴建瀛的旧部被分派在了神策门听命,军队还被吉庆元一分为二,交给吴建瀛原来的两个旧部下刘玉林和方有才分别掌管,直接听令于吉庆元指挥。吴建瀛目前在方有才军队里任职,帮着方有才安抚士卒,处理一些军中杂务,虽然没办法直接统兵,不过还是有一些人继续听他的话。”

        “还真是神策门,还真是缘分。”

        吴越又笑了笑,颇有些惊讶于自己与神策门的不解之缘。可是再细一盘算后,吴越却又现神策门这边未必就是自己的机会,说不定还有可能耽误自己的破城大计。因为先第一点是吴越还无法判断吴建瀛的降意真假,担心吴建瀛如果是诈降的话,自己一旦在他身上做文章,马上就会彻底暴露自己的攻城主战场所在。其次是就算吴建瀛是真投降,吴越派兵偷袭故意给他立功机会,也有可能暴露自己的真正主攻目标,让李秀成注意到吴军随时可以集结重兵起攻城的下关战场……

  http://www.zwydw.com/book/0/7/26602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