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比谁都合适

第五百九十七章 比谁都合适

        “……吴建瀛是在见到镇南王你的当天傍晚回到长毛军队里的,用的借口是在汤山一带遇到我们的巡逻哨队劫杀,为了让长毛相信,还故意用火枪自己打伤了自己。但是长毛似乎对他还是有些怀疑,审问了很久都没有让他归队,还准备要让他再回苏州。”

        “……吴建瀛说他运气还不错,及时搭上了李秀成心腹吉庆元这条线,悄悄给吉庆元塞了五十两黄金,求得吉庆元在撤退的时候带他进了江宁城,又求得吉庆元同意让他回到旧部军中任职,给他原来的旧部方有才打下手,还答应有机会在李秀成面前给吴建瀛说说情。所以吴建瀛希望我们赶紧帮忙让他立功,让他有机会重新带兵,这样他才能想办法偷偷打开城门,接应我们杀进江宁城里。”

        “这些经过都是吴建瀛的一面之词,因为卑职此前没能在吉庆元身边安插内线,没办法了解具体经过,所以卑职无法判断吴建瀛说的是真是假,不敢断定他到底是真降还是诈降,这点请镇南王恕罪。”

        聆听着张德坚的详细报告,吴越一直没有吭声,心里也在犹豫难决,既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破城机会,又无比担心吴建瀛的降意真假,更担心这件事处理不慎,暴露自己的战场选择,为自军破城更增难度。最后,还是在张德坚介绍了吴建瀛所部防区是在神策门西面的红庙街一带后,陪伴在旁的戴文节才开口说道:“镇南王,这件事最好小心起见。如果吴建瀛是诈降的话,我们在他身上做文章,不但有可能落入长毛陷阱,还马上就会暴露我们的攻城主战场位置,给长毛提前做好防范准备的机会。”

        吴越犹豫着不说话,半晌才向张德坚问道:“石朋,你和长毛降将打交道的经验多一些,你觉得这个吴建瀛是真降还是诈降?”

        “卑职无法判断。”张德坚摇头,又很是小心的说道:“不过卑职总觉得这件事太巧了,我们要吴建瀛想办法回到他的旧部军队里,他不但很顺利的就做到了这一点,他的旧部军队还恰好就在我们准备要打的神策门防区,而且还恰好是在镇南王你亲自来到下关的同一天和我们取得联系,这几个巧合凑在一起,巧得让卑职都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

        “也不能说完全是碰巧。”吴越摇头,说道:“吴建瀛的旧部进城以后就被李秀成安排在神策门驻守,当时我们还没决定要在下关这边动手攻城,不可能是长毛提前安排了在这里等着我们。”

        “镇南王,你觉得吴建瀛是真投降,真打算给我们做内应?”张德坚试探着问道。

        “我也没办法肯定。”吴越摇头,坦然承认自己也无法判断吴建瀛的降意真假,然后吴越又说道:“不过我更担心的是另外一点,就算这个吴建瀛是真投降,我们安排军队偷袭帮他立功,在神策门这边有了动作,李秀成就有可能怀疑到下关战场,再结合我们的兵力配置,李秀成说不定还有可能直接推断出我们的战场选择,现我们的主攻目标是在下关这片区域。”

        “是不能不防。”戴文节赶紧点头,又提醒道:“尤其是镇南王现在你已经亲临下关战场,这点更容易引起李秀成的怀疑。”

        吴越又不吭声了,盘算了不少时间才下定决心,说道:“算了,吴建瀛这个机会不要了,不管他是真降还是诈降,我们都不去搭理他,先尽量别引起李秀成的警觉,然后再另外想办法破城。”

        戴文节和张德坚一起点头赞同,都觉得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最好还是尽量别引起太平军的太多警觉。吴越则遗憾的看了一眼自己十分熟悉的神策门方向,悄悄叹了口气,暗道:“可惜,如果真能从神策门打进城里就好了。”

        …………

        身在江宁城中,又没办法随时与吴军保持畅通联系,冒险回城给吴军当卧底的吴建瀛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多疑的家门抛弃,还在望眼欲穿的等待吴军帮助自己立功受赏,重掌军队。

        为了能够得到吴越许诺的封赏和荣华富贵,也为了报复无缘无故剥夺自己兵权的李秀成,吴建瀛在南京城里准备得十分卖力,除了拼命讨好自己的新上司吉庆元外,也放下架子尽量与自己曾经的部将方有才友好相处,不辞劳苦的帮方有才处理军队里的各种烦琐事务,即便被人嘲笑也毫无怨言。结果因为此前就和方有才关系不错的缘故,吴建瀛还真的很快就获得了方有才的信任和依赖,不但可以在方有才军中随意活动,还可以自由上下城墙,获得与吴军秘密联系的机会。

        吴越把指挥部搬迁到下关的同一天,确认已经把情报送到吴军手中后,吴建瀛还觉得吴军很可能会在当天晚上就动手起假偷袭,为了抓住这个立功机会,吴建瀛干脆直接住到了神策门的西段城墙上,顶着秋夜细雨才半个晚上就来回巡城三次,小心观察城下动静,随时准备着率军迎击吴军的偷袭之兵。然而让吴建瀛十分失望的是,时间都已经快到半夜子时了,城下依然还是一片寂静,没有半点异常动静。

        “镇南王怎么还没派人来偷袭这里?提前约个时间就好了。”

        惋惜着没能与吴军提前约定时间,到了三更子时的时候,吴建瀛再一次带着几个心腹亲兵在城墙上来回巡哨,一边假意检查值勤哨兵有没有偷懒睡觉,一边小心留意城下动静。结果一圈转下来依然还是一无所获,大失所望的吴建瀛正准备回到城楼休息,不曾想金川门那个方向却突然过来了一队打着火把的太平军士卒,吴建瀛不敢怠慢,赶紧上前大声喝问道:“口令!”

        “天生天养和为贵,各自相安享太平。”

        回答的口令无误,可是声音却让吴建瀛觉得依稀有些熟悉,再仔细定睛看去时,吴建瀛又顿时大吃一惊,脱口惊叫道:“忠王千岁?!你怎么亲自来了?”

        深夜登城的这队太平军为者确实是李秀成,旁边还跟着李秀成最信任的李书香,见吴建瀛手忙脚乱的跑到自己面前行礼,李秀成也是一楞,同样有些惊讶的问道:“吴建瀛?怎么是你?我记得我已经派你回苏州帮着筹办粮草了啊,你怎么还在天京城里?”

        “臣下在汤山遇到妖兵哨队拦截,受了伤,只能是重新回了天京。”

        吴建瀛赶紧解释,随同李秀成巡城的李书香也说道:“忠王千岁恕罪,还忘了向你报告这件事,进城那天养天义(吉庆元)有过报告,说什天安被妖兵拦截受伤,重新回到了我们的军队里。养天义知道什天安熟悉军队情况,还让什天安回了他的旧部军队,帮着养天义现在的部将方有才处理军中事务。”

        性格同样有些多疑的李秀成又看了吴建瀛一眼,心里多少有些狐疑,然而却又现了一个细节就是吴建瀛的身上衣衫已经被细雨打湿,便随口问道:“上城多久了?怎么衣服湿成了这样?”

        “回忠王千岁,臣下就住在城上。”吴建瀛如实回答,又说道:“天上一直在下小雨,臣下又已经来回巡哨了四次,所以衣服就被雨水打湿了。”

        “已经巡哨了四次?”李秀成心里更是疑惑,问道:“怎么巡哨得这么勤?”

        “回忠王千岁,因为越小妖已经到了下关。”吴建瀛对这个问题倒是早有准备,马上就答道:“越小妖无缘无故的在今天移营到了下关,臣下担心这是妖兵准备在下关一带动手的信号,就加紧了防备,尽量多巡哨免得哨兵偷懒睡觉,给了妖兵偷袭的机会。”

        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李秀成的心中疑虑稍减,也对勤奋卖力的吴建瀛多少有了些好感,便又随口说道:“辛苦了,但也别太紧张,这场仗还有得打,别现在就累坏了身体。”

        “多谢忠王千岁关心。”吴建瀛赶紧道谢,又十分虚伪的说道:“忠王千岁,你才是要保重你的身体,深夜巡城的事交给我们这些忠殿臣子就行了,用不着你亲自登城。”

        “我是睡不着,到城墙上来随便走一走。”李秀成随意回答,又随口嘱咐道:“小心防备,尤其是要防着妖兵偷偷在城下挖城,一有动静,马上告警。”

        吴建瀛恭敬答应,又拍着胸口说道:“请忠王千岁放心,臣下知道越小妖肯定要对神策门这边下手,会把这边给盯紧的,越小妖不来偷袭神策门便罢,他要是敢来,臣下包管叫他的妖兵有来无回!”

        “什么?”李秀成心中一动,忙问道:“你怎么知道越小妖肯定要对神策门这边下手?”

        吴建瀛一惊,这才现自己说漏了嘴,好在吴建瀛甚有急智,眼皮都没眨一下就马上回答道:“回禀忠王千岁,因为臣下知道,越小妖第一次和我们天国军队打仗的时候,就是在这座神策门。越小妖既对这里有特殊印象,又肯定对这里的地形和城防情况十分熟悉,所以他今天才刚把中军营地搬到下关,臣下就觉得他肯定要对神策门这里下手。”

        李秀成张大了嘴巴,李书香也有些目瞪口呆,互相对视了一眼后,李秀成和李书香还异口同声的惊叫了一句,“我们怎么把这事忘了?越小妖熟悉神策门的情况,又对神策门印象深刻,是最有可能要对神策门下手啊!”

        惊叫过后,得到吴建瀛提醒的李秀成再仔细一回忆吴军的军队部署情况,还顿时在雨夜中出了一身冷汗,吃惊说道:“不但是有可能!还是有很大可能!妖兵在下关和神策门这一带虽然看上去兵力不多,可是越小妖如果愿意的话,随时都有可能在半个晚上之内,把妖兵驻扎在龙脖子一带的机动兵力调过来参战,在局部对我们形成以多打少的优势!”

        见李秀成的神情激动,着急要讨好上司拿回兵权的吴建瀛稍一盘算,干脆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忠王千岁,还有妖兵的水师,下关紧邻长江,还有码头可以快上下船,越小妖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随时调动水师上岸参战,让他有更多的兵力可用!”

        听到吴建瀛这话,李秀成顿时以掌击额,李书香则擦着冷汗直叫侥幸,道:“好险,差点又上越小妖的当了,越小妖不是声东击西,是实则实之,真准备来打下关或者神策门!”

        “马上回府,召集众将议事!下关和神策门这边的防务,必须得加强!”

        李秀成没做多想,马上转身就走,李书香等人赶紧跟上时,吴建瀛把心一横,忙上前拉住了最得李秀成信任的李书香,一边去掏贿赂吉庆元后剩下的五十两黄金,一边低声说道:“李尚书,求你件事。”

        “什么事?”李书香低声问。

        “求你在忠王千岁说个情,原谅我在军队里胡说八道的事。”吴建瀛一边把金子悄悄塞进李书香手里,一边可怜巴巴的低声说道:“我知道,这次忠王千岁撵我回苏州,肯定是因为我在军队里胡说八道那件事被他知道,可我真的没什么心,就只是随口抱怨了几句,现在我已经知罪了。还请李尚书帮我美言几句,请忠王千岁宽恕了我的罪过,让我可以继续带着天国军队杀妖兵立功赎罪。”

        看了一眼吴建瀛塞过来的金子,又想到今天晚上全得吴建瀛提醒才让自军现吴军的主攻方向,李书香便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尽量试一试,成不成看你的运气。”

        运气来了什么都挡不住,当天夜里,李秀成召集麾下众将安排加强了南京城西北部的防御部署后,还没等李书香开口提醒,李秀成就已经自行现自己在南京城西北部的安排部署有一个漏洞,那就是负责西北防务的吉庆元的指挥部过以靠西,距离神策门有些过远,同时负责守卫神策门第一线的吴建瀛旧部又已经被吉庆元一分为二,刘玉林和方有才两员战将互不统属制约,交战时容易出现指挥混乱的问题,所以李秀成很快就拿定主意,决定安排一员大将总领神策门防务,直接听令于自己指挥。

        “忠王千岁,就让吴建瀛挑起这个担子吧。”收了好处的李书香乘机说道:“刘玉林和方有才这两支军队,以前都是吴建瀛的旧部,继续让吴建瀛指挥这两支军队既方便,又可以避免出现临阵换帅不熟悉军队情况的麻烦问题。”

        “不能让吴建瀛统兵。”与吴建瀛有过节的李秀成干儿子李容立即反对,说道:“这个人贪生怕死靠不住,又诋毁过义父你,让他统兵太危险。”

        “忠二殿下,吴建瀛说那些话就是几句牢骚,没什么恶意的。”看在金子的份上,李书香又替吴建瀛说了一句好话,道:“而且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他提醒,我们也不会这么快就现越小妖的主攻方向。”

        想到吴建瀛刚才为自己立下的功劳,李秀成有些犹豫,然后抬头去看自己的另一个亲信吉庆元,问道:“养天义,你觉得吴建瀛这个人怎么样?”

        “还不错。”同样收了吴建瀛金子的吉庆元拿人手短,答道:“他被妖兵斥候截杀逃回来以后,我叫他给他原来的部下打下手,他都没抱怨什么,做事还很卖力,获了罪还这么勤奋,这样的人不多见。”

        得吉庆元提醒,李秀成又想起了今天晚上吴建瀛尽职尽责冒雨巡城的事,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就让吴建瀛继续统率他的旧部,守卫神策门。”

        “义父……。”

        李容还想反对,李秀成却挥手打断了他,说道:“容,我知道你和吴建瀛有过节,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不能再计较个人恩怨了,要以团结为重。吴建瀛有忠心有头脑,又熟悉他的旧部军队,让他继续带着原来的军队守神策门,比谁都合适。”

  http://www.zwydw.com/book/0/7/26658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