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章 我草!(中)

第六百章 我草!(中)

  虽然困难重重,危险万分,然而吴建瀛还是决定拼上一把,第二天的上午安排好了军队备战的各项事宜后,吴建瀛便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把之前看好的几个中基层将领叫到了后堂中,又让心腹亲兵看住了前后门窗,正式对这几个曾经受过自己恩惠的部下秘密摊牌。

  龙脖子那边依然不断有炮声传来,吴建瀛也是以此为话题起头,低声说道:“几位兄弟,听到没有,龙脖子那边的炮声从昨天开始,到现在就没有断过,看上去象是敌人要从龙脖子动手打进城里。但我可以明白告诉你们,龙脖子那边是佯攻,我们神策门这边才是主战场!三两天内,我们这里就会炮火冲天,尸山血海,我们能不能熬过这一关继续活下去,谁都说不准!”

  “什天安,你怎么知道的?”几个中基层将领纷纷吃惊问道。

  “叫我吴大哥。”吴建瀛纠正了部下对自己的称呼,低声说道:“这事不但我知道,忠王他也知道,所以他才逼着我们顶在神策门城墙上,又要他的干儿子李容发带着军队驻扎在柳巷,就是要逼着我们和城外的敌人血拼到底,用我们的鲜血,染红他忠王千岁万古忠义的美名。”

  几个中基层将领目瞪口呆,看着吴建瀛将信将疑,吴建瀛明白他们的心思,又说道:“几位弟兄,我知道你们不信,我也知道你们会觉得忠王不是那样的人,但你们不要忘了,傅正纲傅兄弟的军队被困在九洑洲上,李秀成管过没有?这些天来我们连战连败,死了那么多的兄弟,李秀成又搭理过没有?妖兵势大,谁都知道天京城肯定守不住,可李秀成还是要逼着我们进城,他又考虑过我们的死活没有?你们说,妖兵来打神策门的时候,李秀成会不会逼着我们和妖兵死战到底,不过我们留一条活路?”

  连战连败后的太平军士气早已坠落到了谷底,对胜利的信心更是丧失殆尽,被吴建瀛看中的这几个中基层将领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听了吴建瀛的蛊惑言语后,在场的几个太平军将领全都是微微点头,对前途命运充满了绝望。吴建瀛察言观色,乘机说道:“几位兄弟,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吴大哥,都是爹妈生父母养的,谁会想死?”一个师帅苦笑回答,又说道:“可是不想死又有什么办法,忠王千岁的军令,谁敢违抗?抗了还不是得死?”

  “只要你们不想死,就有办法活!”吴建瀛的声音充满了阴狠,沉声说道:“只要你们听我的,跟我走,我保管你们可以活下去!还包管你们发一笔大财,以后安生享受荣华富贵!”

  吴建瀛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几个太平军中基层将领当然也隐约猜到了吴建瀛的意思,犹豫了一下后,一个叫汪兆强的旅帅就低声说道:“吴大哥,当初在湖州的时候,你在战场上救过我的命,我这条命等于是你给的,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我跟你走!”

  “很好,汪兄弟,以后我绝对亏待不了你!”吴建瀛满意点头,又转向在场的其他几个将领,低声问道:“你们怎么样?愿不愿意跟我走?”

  余下几个将领都有些犹豫,吴建瀛则叫房中亲兵拿来了一个包裹,打开后露出了一些金块银锭,低声说道:“弟兄们,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不管你们愿不愿意跟我走,你们都拿去分了,然后愿意跟我走的就听我的吩咐,我包管你们以后可以得到更多!不愿意跟我走的也可以现在就离开,但只求你们一件事,别让其他人知道。”

  既贪图吴建瀛给出的赏赐和将来可能会得到的更多黄金白银,又确实对眼下的战局绝望和贪生怕死,几个中基层便都先后点了点头,开口表示愿意永远追随吴建瀛。吴建瀛大喜,当既与几个部下歃血为盟,赌咒发誓将来绝不亏待这几个忠心部下,然后才吩咐几个部将下去秘密准备,控制好军队随时听从自己的调遣,几个部将应诺,同样是赌咒发誓绝不背叛,誓死追随吴建瀛。

  就这样,冒险摊牌成功后,吴建瀛手里总算是有了一支勉强可靠的武装力量,兵力虽然不多,却也足以对付掌控神策门钥匙的许连芳军,所以吴建瀛很快又拿定主意,决定在吴军发起偷袭时一边纵火烧掉自军火药库,削弱自己军队里的不稳定力量,一边冒险突袭神策门,全力争取干掉许连芳直接打开神策门!

  除此之外,吴建瀛还准备了一个备用计划,准备着一旦直接打开城门的计划失败,就带着忠于自己的军队控制一段城墙,掩护和接应吴军登城!如此一来,即便吴军偷袭失败,吴建瀛自己也有逃命的机会。

  接应的军队有了,叛乱的计划也准备好了,稍微安下心来后,为了不引起李秀成和其他友军的警觉,吴建瀛除了卖力的整兵备战外,也不敢再怎么和外人接触,躲在中军营地只是耐心等待天黑,打算到了晚上再派信使出城与吴超越联系,与吴军约定具体的动手时间,然后好方便行事。然而让吴建瀛意外的是,好不容易熬到了傍晚时分,监军陈德风却突然派人来请吴建瀛过去叙谈,说是想和吴建瀛商量一下约束军纪的事。

  天色已然不早,晚上又还有大事要办,吴建瀛当然婉言谢绝了陈德风的邀请,可是让吴建瀛更加意外的是,自己才刚打发走了陈德风的使者。得力副手方有才竟然也派人来拜见,说是有关于军务上的事想和吴建瀛商量,想请吴建瀛过营叙谈。

  前文说过,吴建瀛一度失权落魄时是暂时借住在方有才军中,当时方有才不但对吴建瀛相当不错,还任由吴建瀛出入他的营地防区,这才给了吴建瀛无意中遇到李秀成和李书香东山再起的机会,总体来说吴建瀛算是欠了方有才不小的人情。所以收到了方有才的邀请后,吴建瀛几乎张口就想答应,可是话到嘴边时,吴建瀛却又突然想起自己要派人出城和吴超越联系的事,犹豫了一下就改了口,说道:“回去告诉邡天燕,就说天色已晚,我马上就要去城墙上巡视夜间防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什天安,我们邡天燕说了,事有些急,他又不方便过来,所以请你务必过去一下。”代表方有才来邀请吴建瀛的亲兵巧舌如簧,又笑嘻嘻的说道:“还有,我们邡天燕还说了,他知道什天安你喜欢家乡菜,他恰好弄到了几条臭鳜鱼,想请你过去一起分享。”

  长年征战在江浙一带,安徽人吴建瀛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尝到家乡名菜臭鳜鱼,听了方有才亲兵的话后忍不住直接咽了一下口水,好在吴建瀛也知道什么轻什么重,又咽下去了一口谗涎后,说道:“告诉邡天燕,他的好意我先心领了,可我真的也脱不开身。这样吧,反正臭鳜鱼可以过夜,我明天再去和他一起品尝。”

  见吴建瀛坚决不肯应邀,方有才的亲兵也不敢坚持,只能是小心翼翼的告辞离去,吴建瀛也这才着手安排信使,准备亲自送他出城去和吴超越联系。可是就在吴建瀛准备出门的时候,门外却突然又有亲兵来报,说是旅帅高东求见。

  高东是白天时答应参与吴建瀛叛乱计划的将领之一,他的求见吴建瀛当然不会拒绝,然而令吴建瀛大吃一惊的是,高东进门后先是亲手关上房门,然后满脸慌张的说道:“吴大哥,不好了,汪兆强不见了。”

  “什么?!”吴建瀛脸都白了,赶紧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刚才有事找他,去他的营地里发现他见了。”高东慌慌张张的说道:“我问他去了那里,他的人告诉我说他出了营地,好象去了柳巷的方向!”

  “柳巷?汪兆强去了柳巷?!”吴建瀛差点没吓瘫在地上,脑海里也顿时一片空白,还马上想起了事情败露后自己的悲惨下场。

  “是去了柳巷那个方向!”高东大力点头,又战战兢兢的说道:“吴大哥,汪兆强那个狗杂种该不会是去告密了吧?那个狗杂种一向两面三刀,嘴上一套背后一套,他如果是去了告密,我们就完了啊!”

  仔细一回想曾经被自己救过性命的汪兆强,吴建瀛先是觉得不可能,可是再一盘算却又发现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否则汪兆强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了李容发驻扎的柳巷方向。所以吴建瀛也很快拿定主意,向高东吩咐道:“高兄弟,快,把今天结盟那几个兄弟都请来,我们必须得尽快动手,否则就晚了。”

  高东点头答应,又问道:“吴大哥,镇南王那边准备好了没有?他如果不出兵接应,光靠我们手里的人马,坚持不了多久啊?”

  吴建瀛的眼珠子稍微一动,马上就说道:“放心,镇南王那边我已经和他联系上了,他今天晚上就会动手,虽然时间上或许有些差池,但我们只要动手,他也会马上动手!镇南王的兵马不是笨蛋,看到城里有动静,他们不会没动作!”

  相信了吴建瀛的承诺,高东这才赶紧匆匆出门去和同党联络,结果高东前脚刚走,吴建瀛马上就一把抓住了自己的亲兵队长,吩咐道:“带三个绝对可靠的兄弟上城,用绳子出去,一定要尽快把消息送到镇南王面前,说我们的事可能已经败露了,请他立即派兵来神策门这边接应!我不管想什么办法,也要争取打开城门,迎接他进城!”

  亲兵队长领着三个绝对可靠的亲兵去了,吴建瀛也双手合了什,口中紧张念叨,“老天保佑,天父保佑,佛祖观世音保佑,汪兆强那个狗杂种千万别是去告密啊!千万别是去告密啊!”

  …………

  很可惜,祷告无用,悄悄离开了吴建瀛军营地的汪兆强千真万确是叛变了,来找吴建瀛的死对头李容发告密了。而促使汪兆强做出告密决定的原因一是汪兆强并不看好吴建瀛的叛变计划,担心失败后会死无葬身之地,二是汪兆强其实并不感念吴建瀛当初的救命之恩,相反还对始终没有重用过自己的吴建瀛颇有怨言,又觉得揭发了吴建瀛的叛变阴谋后肯定能捞到更多赏赐,比跟着吴建瀛投降吴军更有钱途,所以汪兆强才在天色将黑时决定恩将仇报,告发救命恩人吴建瀛。

  “他娘的,跟着姓吴的投降妖兵,就算成功了也是姓吴的拿大头,老子最多分点残羹剩饭。出卖姓吴的,天王万岁和忠王千岁有什么赏赐,都归老子一个人!先发一笔大财,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幻想着洪秀全和李秀成给自己的丰厚重赏,汪兆强很是顺利的来到了李容发的营地门前,向守卫李容发营地大门的太平军士兵表明来意,说自己发现有官职不小的太平军叛徒暗通吴军,准备发起叛变接应吴军攻城,请求李容发立即接见。但是很不幸的是,守营地大门的太平军士兵却告诉汪兆强,说李容发已经奉命去了忠王府,还要过点时间才能回来。

  还好,李容发虽然恰好没在营地里,但因为事关城中内奸,李容发麾下的士卒却还是把汪兆强请到了营地之中,让汪兆强等候李容发归来。同时在此期间,出面接待汪兆强的李容发部将还几次试图从汪兆强口中掏出叛徒名字,汪兆强却借口害怕走漏风声,坚持要等见到李容发再说——开玩笑,说了功劳就肯定会被分走了,咱们的汪兆强汪将军还没那么傻!

  仍然还好,虽然还是不满汪兆强的守口如瓶,出面接待的李容发部将却没有逼着汪兆强立即开口,只是让汪兆强在房中耐心等待李容发归来。汪兆强也还算沉得气,心里再是激动万分也耐下了性子一直等着,结果等了十几分钟后,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汪兆强还道是李容发来了赶紧起身,还没等来看清楚来人模样就跪下说道:“末将汪兆强,见过忠二殿下。”

  “汪将军误会了,我不是忠二殿下。”进来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男子,微笑说道:“我叫宋永琪,是忠王千岁的亲戚,托忠王千岁的福荫,被封为王宗,现在在忠二殿下的营地里帮着管理钱粮。”

  “原来是宋王宗。”听说过宋永琪的名字,知道他是李秀成的大舅子,汪兆强赶紧又向宋永琪磕头,恭敬说道:“末将汪兆强,见过宋王宗。”

  “汪将军快快请起。”宋永琪十分客气的亲自搀起了汪兆强,说道:“汪将军,我听说你发现天京城里有妖兵的内奸,这个内奸是谁,能不能告诉我?”

  “这……。”汪兆强有些犹豫。

  “怕我抢你的功劳?”宋永琪笑了,说道:“汪将军放心,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你告诉了我,我马上带你去见忠王千岁,请忠王千岁当面封赏你。”

  说罢,宋永琪还拍了拍汪兆强的肩膀,微笑说道:“我可以保证,你如果是向忠二殿下报告,他不会马上带你去见忠王千岁,他太忙了,没有这个时间,这点你可要考虑清楚。”

  考虑到李容发知道了吴建瀛的事后,肯定会优先想办法干掉吴建瀛,很可能没有时间让自己立即见到李秀成,着急当面向李秀成请赏的汪兆强盘算了一下,发现向宋永琪告密似乎更有利一些,便附到了宋永琪的耳边,低声说出了吴建瀛的名字,还有吴建瀛几个同伙的名字官职。宋永琪听了大喜,立即低声说道:“汪将军请,我这就带你去见忠王千岁。”

  http://www.zwydw.com/book/0/7/26789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