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零一章 我草!(下)

第六百零一章 我草!(下)

  吴建瀛团队的凝聚力还不错,吴建瀛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等待间,参与叛变计划的几个中基层将领总算是先后到齐,也总算是再没有人失踪失联,悄悄跑去找其他的太平军将领告密。不过当得知同伙汪兆强突然失踪还很可能去了李容发的营地后,几个吴建瀛的党羽也顿时全都变了脸色,纷纷低声惊呼道:“吴大哥,汪兆强那个狗杂种该不会是跑去告密吧?他如果卖了我们怎么办?”

  “吴大哥,你快拿主意啊!”最早知道情况的高东催促,说道:“如果汪兆强那个狗娘养的真把我们卖了,忠王和李容发那边抢先动手,我们就全完了啊!”

  “不要慌!不要怕!”

  到底是长年统兵的角色,事态虽然危急,平时性格有些优柔寡断的吴建瀛反倒显得比谁都冷静,压低了声音说道:“不管汪兆强那个狗杂种有没有出卖我们,现在我们都还有机会,马上把你们的军队调过来,悄悄到我的住所大门前侯命,等我派去和镇南王联系的人回来,马上动手!”

  众将赶紧答应,然后又有一个将领问道:“吴大哥,调动军队被其他人发现怎么办?中军营地里这么多人,还有松天福陈德风的人盯着,我们带军队过来,就算不打火把,也很难瞒得过其他人的眼睛啊?”

  “有人问,就说我收到消息,发现城外有妖兵秘密集结,调你们的军队过来侯命。”吴建瀛被迫替部下找了一个连夜调动军队的借口,又说道:“对你们下面的人也这么说,先别让他们知道情况!”

  众将应诺,这才匆匆出门去集结和调动自己麾下的军队,吴建瀛不肯放心,又让表现得最忠心的高东多派人手严密监视自军驻地的四周动静,然后吴建瀛又下定了一个决心,安排了两个亲兵分别去请自己的两个副手刘玉林和方有才来见,心中暗道:“刘兄弟,方兄弟,抱歉,虽然咱们的关系一直不错,可是事情到了这地步,为了不让你们带着军队给我捣乱,我只能是做好对不起你们的准备了。”

  忙碌准备间,几个中基层将领的军队很快匆匆赶到了吴建瀛的指挥部门前侯命,有了几支勉强靠得住的军队在旁,吴建瀛这才心中稍安。然而令吴建瀛十分意外的是,自己派去邀请刘玉林和方有才来见的两个亲兵居然先后都是空手而回,其中去和方有才联系的亲兵回报说是方有才吃坏了肚子,正在腹泻,请吴建瀛宽恕原谅,等他稍微好点再来拜见谢罪;刘玉林给出答复则是他正在城墙上巡视夜间防务,暂时来不了,请吴建瀛多等他一段时间。

  “怎么回事?怎么都不肯来见我?方有才吃臭鲑鱼吃坏了肚子?他娘的,当初和老子在安徽时候天天吃顿顿吃,怎么从没见过他拉肚子?刘玉林怎么也找借口让我等他?事情怎么这么巧?”

  越盘算越是觉得不对,越琢磨越是觉得心慌,害怕东窗事发的巨大恐惧之下,吴建瀛几乎就想带着军队马上去神策门直接干掉许连芳,强行打开神策门出城。然而考虑到还没和吴军取得联系,神策门外还没有吴军接应,吴建瀛却又说什么都不敢下定这个决心——先不说能不能迅速干掉占据工事地利的许连芳军,就是目前在指挥部门侯命的军队,吴建瀛也不敢保证所有人都会跟自己走。

  所以,吴建瀛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是等,等自己派出去的信使与吴军取得联系,也等吴军那边尽快安排好接应的军队……

  …………

  吴建瀛这边准备不足力量也不够,不敢急着立即动手,这点对于太平军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只要宋永琪能够尽快把吴建瀛团队的叛徒汪兆强迅速带到李秀成的面前,太平军立即把吴建瀛即将发起的叛乱扼杀在萌芽中不但手到擒来,还直接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同时在事实上呢,宋永琪带着汪兆强离开了李容发营地后,也确实与汪兆强共同乘上了一辆马车,正在几个宋永琪亲兵的保护下急匆匆向李秀成的忠王府赶来。

  李秀成的忠王府位于南京内桥南部,距离位于南京西北部柳巷很是有一段路程,在同车南下的途中,宋永琪当然没少向汪兆强打听吴建瀛叛变的具体详细情况,汪兆强则吐沫横飞,绘声绘色的介绍自己假意屈服吴建瀛的前后经过,口口声声说自己从始至终都是对太平天国忠心耿耿,对洪秀全和李秀成忠贞不二,为了诓骗吴建瀛才假装答应参与叛乱——乘机摸清楚了吴建瀛的所有同党。

  听着汪兆强的介绍,宋永琪当然是连连点头,不断夸奖汪兆强对太平天国的赤忱忠心,一再保证会替汪兆强在李秀成面前多进美言,请李秀成对汪兆强厚加封赏,汪兆强听了大喜,不但向宋永琪再三道谢,还迫不及待的暗示保证,说自己得到了李秀成的赏赐后肯定会有宋永琪一份。宋永琪听了微笑,说道:“汪将军太客气了,我亲自领你去见忠王千岁,也全是出于对天国的一片忠心,怎么还能分你的封赏……,咦?那是什么?”

  说着,宋永琪突然向车厢外的黑暗处一指,汪兆强赶紧扭头看去时,还没等看清楚宋永琪为何惊讶,一只手就已经捂住了他的嘴巴,然后一把雪亮的尖刀突然插进了他的心窝,汪兆强大惊低头看去时,却更加惊讶的看到,突然捅进他胸膛的匕首,竟然是掌握在李秀成大舅子宋永琪的手中!

  面无表情的拔出匕首,紧紧捂着汪兆强的嘴,直到确认汪兆强已经断气,宋永琪这才推开死不瞑目的汪兆强,开口吩咐马车停下。而马车停下后,宋永琪跳下马车,冲随行的几个亲兵说道:“刚才有刺客冲过来,突然刺杀了汪兆强汪将军,你们看到了没有?”

  “回王宗,我们都看到了。”几个亲兵一起回答道。

  “看到了就好,记清楚了,穿黑衣服的刺客往龙脖子那个方向去了。”宋永琪继续吩咐,又把自己的亲兵队长郭老四叫到面前,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马上去见吴建瀛,对他摊牌,告诉他我已经帮他干掉了汪兆强,忠王千岁那里,我会说汪兆强没来得及说出叛徒名字就死了。然后再告诉他,只要他听我的,帮着我打开城门迎接镇南王的大军进城,得手之后,镇南王面前,我们平分功劳。”

  “明白,这下子我们总算是有一支军队可用了。”郭老四心领神会的微笑答应,又低声问道:“王宗,那你怎么办?”

  “我去见忠王千岁,向他报告汪兆强遇刺的事。”宋永琪微笑说道:“也乘机劝一劝忠王千岁,城里的人心已经彻底散了,乘着我们手里还剩点本钱,赶紧和镇南王谈判算了。”

  “希望忠王能听得进王宗的劝。”

  郭老四微笑点头,在宋永琪的要求迅速北上,匆匆赶回神策门这边代表宋永琪和吴建瀛摊牌,结果也是在郭老四已经走远后,宋永琪才向自己剩下的几个亲兵努了努嘴,几个亲兵心领神会,纷纷开口大喊道:“有刺客!有刺客!快来抓刺客!”

  顺便说一句,吴军特务头子张德坚的机密名单上,有一个李秀成亲戚的名字就是叫做宋永琪。而在历史上,宋永琪不但打着李秀成的招牌秘密和湘军谈判投降,还直接劝说过李秀成开城向湘军投降,不慎被莫仕暌发现后,李秀成还拿出一千多两银子,买回了宋永琪的小命……

  …………

  宋永琪的暗助似乎并没有帮上吴建瀛多少忙,因为就在宋永琪亲兵郭老四北上的途中,吴建瀛派在中军营地周边的眼线突然发现,旁边的方有才营地里忽然出现了异常动静,大批的士兵匆匆出房集结,似乎要有什么大的动作。而消息飞快报告到了吴建瀛的面前后,联想到方有才之前拒绝来见和汪兆强突然失踪,吴建瀛就是再冷静也彻底慌了手脚,旁边以高东为代表的几个帮凶更是心惊肉跳,争先恐后说道:“吴大哥,方有才突然集结军队干什么?该不会是准备对我们下手吧?”

  “没办法了,必须得赌一把了!”迫于无奈,吴建瀛只能是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吼道:“去城门!就说许连芳叛变,准备打开神策门迎接妖兵进城!干掉他,拿下神策门!”

  知道事情到了这步已经没有回头路走,高东等同党也没有多余选择,只能是赶紧随着吴建瀛匆匆赶往神策门。结果让吴建瀛和高东等人庆幸的是,他们才刚带着军队冲出了中军营地,后面方有才那边就有许多火把冲进了吴建瀛的中军营地,正式宣布要对吴建瀛动手!吴建瀛等人见了也更是心慌,脚步更快的冲向神策门,行进间为了加快速度,还直接打出了许多火把照亮态度。

  许连芳这边反应远比吴建瀛等人预料的为快,还没等吴建瀛这支军队杀到神策门内侧,神策门这边就已经是火光通明,军队各就各位,也刚看到吴建瀛的军队逼近就马上果断开枪射击。吴建瀛见了心中更慌,虽然不明白许连芳为什么会有这么快的反应,可是为了活命,吴建瀛还是果断下令道:“冲上去!抢下城门!”

  “轰隆!”

  后方突然响起的如雷巨响让吴建瀛下意识回头,可不回头还好,一回头吴建瀛就彻底傻了眼睛,火光冲天的位置,竟然清楚就是吴建瀛军的火药库所在!吴建瀛莫名其妙,惊讶问道:“怎么了?怎么回事?我好象没来得及派人去炸火药库啊?我的火药库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炸了?”

  “吴大哥,神策门那边不对!”死党高东又突然指着前方大吼,道:“许连芳的军队,好象自己打起来了?”

  更加难以置信的回头,都不用举起望远镜细看,吴建瀛就已经清楚看到,神策门的内侧城上城下确实是火光交戈,很明显守军正在互相对射,同时神策门的城楼还自行升起了烈火浓烟。吴建瀛见了无比傻眼,惊叫说道:“我草!怎么了?许连芳的军队怎么自己打起来了?我在那里没有军队啊?”

  难以置信的事一件跟着一件,神策门西面的城墙上突然也是杀声震天,今天晚上负责值守城墙的刘玉林军蜂拥冲下台阶,吴建瀛开始还以为是刘玉林军准备来和自己交战,心脏还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可是再仔细一看后,吴建瀛却又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大骂了一句,“我草!怎么回事?怎么刘玉林也去打神策门?”

  吴建瀛没看错,突然下城的刘玉林军一部确实是直接杀向了神策门内侧,同时从城上城下两条道路杀向神策门,正在内战的神策门守军更是一片大乱,有人跑有人喊,神策门城楼的火势也因此更加扩大,迅速变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的巨大火堆。

  “杀啊!”

  后方的方有才军的喊杀声也迅速逼近,吴建瀛赶紧回头准备指挥军队迎战,可是仔细方有才军的冲锋道路,吴建瀛却又忍不住去揉眼睛——因为方有才军,竟然是从侧后方直接冲向了神策门的方向,并不是从背后来夹击吴建瀛军!

  “我草!怎么方有才也是去打神策门?他准备干什么?”

  吴建瀛彻底的莫名其妙了,倒是死党高东旁观者清,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忙说道:“吴大哥,方有才先是烧我们的火药库,然后又冲击神策门,该不会也是想打开城门迎接镇南王的军队进城吧?”

  吴建瀛彻底呆住,而再接着,更加更加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烈火中,神策门内侧的左右两座门洞竟然都先后自行打开,还有人纵火点燃了城门,试图直接烧毁城门彻底打开出入城门的道路!同时在此时此刻,不管是吴建瀛军,还是从西面杀来的刘玉林军,还有从侧后方冲向神策门的方有才军,都没有一个人摸到神策门的城门甬道!所以吴建瀛很快就得出了一个惊人结论,是神策门守军自己打开了城门并纵火烧门,彻底疏通进出神策门的道路!

  “我草!我草!我草!”吴建瀛突然象发疯一样的吼叫起来,“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吴大哥,你明白什么了?”旁边的死党高东莫名其妙的问道。

  “我明白昨天见到许连芳的时候,为什么会觉得不对了!”吴建瀛双手攥拳,兴奋大吼道:“昨天许连芳去探望陈德风的时候,他和他的两个亲兵都是空着手!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部下去探望一个受伤的上级,部下怎么能空着手,什么礼物都不带?!还有,昨天陈德风的神情反应,还有说的话,明显就是在试探我啊!”

  “吴大哥,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一点都不听不懂?”并非当事人的高东越听越是糊涂了。

  “高兄弟,你怎么比我还笨?”吴建瀛狂笑着说道:“许连芳是我们自己人!陈德风也是我们的自己人!所以今天晚上神策门这边才会彻底大乱,还有陈德风才会请我去商谈军务,在我集结军队准备动手的时候也一直没出现!啊……,不会吧!”

  狂笑到这里,吴建瀛突然又一呆,惊叫道:“不会吧?难道方有才和刘玉林也都是我们自己人?不然的话,方有才为什么会烧我的火药库,不打我去打神策门?还有刘玉林,也是放着我不打,偏偏跑去打神策门?”

  “吴大哥,谁说方有才和刘玉林没打我们?”高东愁眉苦脸的说道:“你看,他们两支军队都在对着我们开枪?”

  仔细一看见刘玉林军和方有才军确实也在对着自军开枪,可激烈程度并不严重,吴建瀛稍一楞就明白了原因,挥手说道:“不是打我们,是自卫,他们不知道我们来神策门想干什么,当然不敢让我们的军队靠近他们。”

  “吴大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高东赶紧又问。

  “还能怎么办?”吴建瀛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派人打白旗去和刘玉林、方有才、许连芳联系,告诉他们,我们都是自己人,都是镇南王的人,都是准备迎接镇南王大军进城的人!叫他们不要打了,先联起手来迎接镇南王进城要紧!”

  “我草!不愧是镇南王亲自坐镇过的神策门啊,不用他亲自动手,这边早就全都变成了他的人了啊!”

  顺便普及一下历史,陈德风,历史上南京大战时暗通湘军,试图与宋永琪同谋献城,事泄后被捕下狱,南京城破后被湘军干掉,是太平天国金田老人中为数不多的叛徒之一。许连芳,历史上企图向湘军献出神策门,献门期间因为湘军士兵的枪支走火而功亏一篑,事后被太平军将士用石臼碓舂死!刘玉林和方有才,历史上挟持吴建瀛向淮军投降,残酷屠杀了许多吴建瀛军中不肯投降的太平军将士!

  所以,和这几位大爷的所作所为比起来,吴建瀛其实都还算是太平天国的忠良义士。

  http://www.zwydw.com/book/0/7/26845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