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零三章 最长之夜(2)

第六百零三章 最长之夜(2)

        公元一八六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夜,吴军祺祥二年、满清同治二年闰八月初二晚上,这是一个载入史册的日子。因为叛徒的肆虐,内奸的猖獗,太平天国都天京城牢不可摧的城防突然从内部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位于天京城正北面的神策门忽然一片大乱,脆弱的城池内部,也因此即将直接暴露在了吴军刀锋之下。

        然而拜上帝教中至高无上的天父并没有就此抛弃他的忠诚信徒,太平军还有机会堵上这个缺口,因为太平军叛徒的互不信任,事前没敢壮着胆子沟通联络,互相交换底牌,再加上种种阴错阳差,导致了大叛徒吴建瀛被迫提前动手,引一连串谁也没能在事前预料到的连锁反应,继而又导致吴建瀛、许连芳、方有才和刘玉林四支太平天国叛军在神策门内部大打出手,互相之间打得你死我活,既彼此消耗作战力量,又彻底错过了联手作乱的最好机会,再加上吴军在事前也是几乎没有什么准备,所以神策门大战究竟鹿死谁手,仍然还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

        最先醒过味来的是本可以统领各路叛军联手叛变的吴建瀛,结合事前现的各种蛛丝马迹,吴建瀛突然现了一个残酷而又可笑的事实,正在神策门打得热火朝天的四支军队很可能都是为了接应吴军进城。所以吴建瀛赶紧一边让军队转攻为守,避免叛军之间的无谓消耗,一边匆匆派出使者手打白旗去和其他叛军领联系,妄图赶紧结束叛军内战,掉转枪口一致对外,联手接应吴军入城。

        天父神力,吴建瀛想得太简单了,混战之中枪来炮往,各怀鬼胎的几支叛军为了活命全都是卖力作战,吴建瀛匆匆派出的使者那里能有那么容易与其他叛军领取得联系?所以几个打着白旗使者派出去了以后,不但没能迅见到其他的叛军领,相反还很快就被乱枪干掉了两个——黑暗之中,叛军士兵很难看清楚吴建瀛使者手里打着的白旗,看到有人靠近只是开枪,误伤率当然很高。

        还好,派去和方有才联系的使者总算是没被乱枪打死——只是被打伤,然后受伤的使者不断大喊‘不要开枪,是自己人’之类的话,又刚好被方有才麾下的基层将领听到,觉得奇怪就派人上前把使者抓了过来。然后这个使者又赶紧介绍说吴建瀛也是准备迎接吴军进城后,恍然大悟的方有才部将这才赶紧派人把使者送到方有才面前,结果方有才一听当然是觉得难以置信,惊讶问道:“什天安也是准备迎接镇南王进城?他怎么不早说?”

        “邡天燕,之前那些情况,我们什天安那敢随便说他已经是镇南王的人?”吴建瀛使者哭丧着脸说道:“要是走漏了风声,被天王万岁或者忠王千岁知道,什天安和我们还活不活了?”

        “我草!”方有才骂了一句脏话,十分哭笑不得的说道:“怪不得你们在晚上突然集结军队,我还以为是我这边走漏风声,什天安要对我下手,吓得我赶紧起事。早知道你们是准备迎接镇南王的大军进城,我应该和你们联手啊!”

        肠子悔青也没用,死了叛军的士兵已经活不过来了,方有才也只能是赶紧传令让部下知道吴建瀛军的友军身份,然后又听取了吴建瀛使者的建议,匆匆派人去和之前同一编制的刘玉林联系,向刘玉林介绍自己的友军身份。同时吴建瀛这边也硬着头皮又派使者出阵,继续打着白旗去和刘玉林、许连芳联系,尽最大努力争取赶紧结束混战。

        “我草!原来吴大哥和老方都是我们自己人!早说啊!早说的话那用得着这么稀里糊涂的乱打一气,白白死这么多自己人?别打了别打了!别和老方吴大哥的军队打了,都是自己人!自己人!!”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经过吴建瀛和方有才两军使者的不懈努力,总算是让刘玉林也出了懊恼后悔到极点的惨叫,也总算是结束了吴刘方三支叛军之间的糊涂混战。然而很不幸,因为许连芳军中的叛徒比较少,追随许连芳的神策门叛军被忠于太平天国的神策门将士包围,吴建瀛和方有才派出的使者始终都没能与许连芳取得联系,神策门的混战还在持续。同时更糟糕的是,打马飞奔回了柳巷的李容已经带着太平军的精锐部队起了进攻,从背后疯狂攻打吴建瀛和方有才两支叛军,开始不惜代价的镇压这场叛乱。

        其实吴建瀛的军队战斗力也还算不错——历史上淮军名将刘铭传就是收编了吴建瀛的降兵之后实力大涨,所部摇身一变成为了淮军的头号精锐部队。然而还是很可惜,吴建瀛、方有才和刘玉林这三个叛徒都是仓促起事,都只是各自拉上一支忠于自己的军队就仓促动手,既没能把力量集中成一团,也遗漏了大量的精锐将士,所以随着李容军成编制投入平叛战场后,叛军这边很快就处于了下风。

        还有糟糕的事,吴建瀛所部的许多将士在得知真相后,又纷纷拿起了武器,毅然向无耻背叛太平天国的同伴起了进攻,自行加入了李容的平叛军队。而忠于太平天国的神策门守军也已经匆匆推举出了新的领头人,代替许连芳指挥作战,一边疯狂射杀已经被包围在神策门瓮城里的许连芳叛军,一边顽强抵挡吴建瀛等叛军向神策门起的冲击,咬着牙齿为李容争取平叛时间。所以,不管吴建瀛、方有才和刘玉林再是如何的催促进攻,就是没办法迅突破神策门守军的拦截,与被困在神策门瓮城里的许连芳取得联系,还有彻底疏通吴军的进城道路。

        “派人告诉方有才,我和他联手拦截李容,给刘玉林争取时间!神策门那里战场狭小,兵力展不开,叫刘玉林一支军队干!告诉刘玉林,想活命,就得拿下神策门,打开进出天京城的道路!”

        也还好,关键时刻,头脑还算清楚的吴建瀛及时做出正确选择,安排了一个最为正确的攻守战术。同时靠着平时统御军队的余威,刘玉林和方有才也都没有介意让目前所部实力最弱的吴建瀛继续指挥自己,全都是眼皮都不眨的执行了吴建瀛的命令。神策门的混战也因此迅进入了新的局面,李容带着军队从南面背后向北打,吴建瀛和方有才联手阻击李容军,刘玉林军从城上城下两条道路猛攻神策门,忠于太平天国的神策门守军则一边顽强抵抗刘玉林叛军,一边加紧歼灭许连芳叛军,敌中有我,我中有敌,互相厮杀得热火朝天,血肉横飞,也一度暂时陷入了僵持局面。

        在这样的情况下,假如吴军的精锐主力能够及时赶到神策门外,在叛军接应下大举进攻神策门,那么最少也有九成把握一举突破神策门,彻底打开进城道路。可是现实却开了一个大玩笑,因为吴越的判断失误和准备不足,在可遇而不求的战机出现时,吴军方面能够迅投入战场的,却只有原先驻扎在神策门外负责封堵太平军出城道路的吴军胡怀昭部一支队伍,六个营兵力三千,其中还只有三个营装备着吴军的主战步枪击针枪,是吴军的精锐战兵。

        距离有些遥远,吴越的传令使者再是如何的快马加鞭,也是在当夜快要九点半的时候才把吴越的命令送到了吴军老将胡怀昭面前,得知吴越的命令要求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获得增援的消息后,曾经追随吴越参加过当年神策门保卫战的胡怀昭一度有些皱眉。不过很快的,胡怀昭却又自己鼓起了劲来,大笑说道:“好!是我的运气!当年跟着镇南王杀长毛保卫神策门的老兄弟,现在除了镇南王以外,虽然还剩一百一十九个,可是这会在神策门这里的,就是我一个!拿下神策门,从神策门打开进城路,让一百一十八个老兄弟们眼红去!”

        “胡将军,请下命令吧!”部将精锐营官成家燮语气激动,迫不及待的拱手说道:“末将请令,率领本营兵马担任先锋,攻打神策门!”

        胡怀昭军的三个精锐营有一个是胡怀昭直属,见成家燮抢功,另一个精锐营官周安宇当然也马上跳了出来请令担任先锋,余下三个普通营的营官也不甘示弱,同样纷纷请令说道:“胡将军,末将愿为先锋,攻打神策门!”

        眼珠子转了几转后,胡怀昭很意外的把先锋任务交给了一个普通营的营官许书刚,又安排了另外一个普通营的营官率军留守营地,然后才向成家燮和周安宇,说道:“你们都别抢,现在神策门的瓮城城门还没打开,得先有人去炸开城门。神策门瓮城里现在又乱成一团,城门炸开后肯定会有许多长毛冲出来,到时候前锋还得负责分辨敌我,守住道路,你们两个,负责带兵杀进城里!”

        事实证明吴军老人胡怀昭的安排十分恰当正确,五个营的吴军在胡怀昭的率领下匆匆赶到已经打得热火朝天的神策门城外时,根本来不及准备过多攻城武器,也更来不及把火炮拉到城外做炮火掩护,吴军惟一的破城办法就是用达纳炸药炸开神策门的瓮城城门。然而因为许连芳叛军已经被太平军包围在神策门瓮城里的缘故,城门上方城墙段仍然还是被太平军控制,才刚看到吴军逼近就大呼小叫的开枪放炮,阻拦吴军靠近城门——在这样的情况下,让精锐营担起爆破冲锋的重任显然是在浪费战斗力。

        战斗力确实没浪费,可胡怀昭的安排也意味着打先锋的吴军普通营将士必须要拿命来拼,在前锋大将许书刚的指挥下,先后有三支吴军爆破队携带炸药上前,舍命冲向城门安置炸药。然而熊熊燃烧的神策门城楼却彻底照亮了城下道路,吴军爆破手根本无地藏身,再加上城上守军的疯狂抵抗,三支吴军爆破队都没能取得成功,前两支爆破队都是还没能冲过护城河上的石桥就已经死伤惨重,所有成员非死即伤,无法再继续作战,不得不狼狈逃回。第三支爆破队则更惨,牺牲了三人舍命带伤冲到城下时,城上突然丢下来好几个火药桶,火药桶落地炸开间,吴军爆破队携带的炸药包被引燃殉爆,余下的三名吴军爆破手全部被炸得尸骨无存。

        “胡大哥,城上的长毛太多,枪弹过密,到不了城下啊?能不能多派点掷弹筒给我,多给我一点时间炮火准备……?”

        迫于无奈,负责指挥爆破的许书刚只能是跑到胡怀昭的面前诉苦,打算请求更多的掷弹筒掩护,结果胡怀昭却眼睛一瞪,怒喝打断道:“那你刚才还请令打先锋?说大话逗老子玩是不是?多给你点时间炮火准备,你知不知道我们还剩多少时间?城里接应我们的长毛死光了怎么办?错过了这个战机,想攻破神策门,我们得多死多少弟兄?!”

        “继续上!想换人打前锋也可以,把衣服裤子全部脱了,光着屁股给老子滚蛋!开除军籍!”

        许书刚也还算有点血性,听了胡怀昭的怒骂后连眼睛都有些泛红,二话不说就冲回了自己的营队,先是从自己的亲兵中挑了几个人出来,重新安排了一支爆破队,并自封为这支出击的爆破队队长,然后亲自扛起了炸药包,冲着自己的副营官吼道:“从现在开始,军队给你指挥!我回不来,你就是营官!指挥后面的继续上,不管死多少人,都给老子把神策门炸开!”

        副营官不答,只是含着泪光向许书刚行了一个军礼,旁边的其他吴军将士纷纷效仿,许书刚则不再说话,扛起炸药包就向过河石桥飞奔冲去,五名打下手的亲兵拿着勉强可以抵抗米尼弹的厚木板跟上,副营官则吼叫下令,让营中将士拼命开枪射击,向神策门上轰击掷弹筒炮弹,掩护上司亲自起冲锋。

        枪林弹雨中,举着厚木板保护许书刚的五名亲兵很快就牺牲了两人,然后又有两名亲兵不幸先后躺倒在过河石桥上,最后只剩下一个亲兵保护着许书刚冲过了护城河石桥,结果城上守军故技重施,飞快又丢下了几个火药桶,许书刚对此则早有心里准备,马上一个懒驴打滚,滚到护城河石桥旁边的死角中,躲过了火药桶爆破的冲击波和火焰,而他的最后那名亲兵则因为动作稍慢,转眼之间就被火药的火焰包围,死得凄惨无比。

        子弹又象泼水一样的打来,已经身中四弹的许书刚连滚带爬,跌跌撞撞的冲到了神策门城门下,也来不及放置炸药和转移藏身,直接把炸药包按在了城门上就直接拉开了引线,大吼道:“爹,娘,孩儿先走一步了!”

        炸药包猛烈爆炸,许书刚粉身碎骨,神策门的瓮城城门也应声而碎,露了把火光照得通明的城门甬道,还有众多正在疯狂砍砸破坏千斤闸的许连芳叛军士卒。而在远处,胡怀昭则带着泪花放下了望远镜,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马上去报告镇南王,请他给许书刚记破门功。再有,从我的积蓄里拿二百两银子,给许书刚的家里人送去。”

        左右亲兵答应的时候,受到吴军爆破得手的鼓舞,许连芳所部的太平军叛徒个个卖力砍劈,神策门瓮城内侧的千斤闸忽然轰然倒地,城门甬道彻底畅通,瓮城的太平军叛徒也欢呼着蜂拥冲出城外,逃出生天,还迫不及待的就纷纷大喊,“军爷,快杀进去!快杀进去!两道内城门都被我们烧了,千斤闸也被我们砸碎了,可以直接进城!可以直接进城!”

        不用这些叛徒招呼,许书刚营队的将士就已经在副营官的指挥下冲锋上前,一边喝令出城投降的太平军叛徒放下武器,一边迅占领城门甬道。而此时此刻,时间的指针,才刚指到晚上的十点十六分。

  http://www.zwydw.com/book/0/7/37314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