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零四章 最长之夜(3)

第六百零四章 最长之夜(3)

  “轰隆——!!”

  神策门的瓮城城门处响起的巨大爆炸声音,迅速传到了混战成了一团的神策门内侧战场上,听到了这声音,虽然被各种阻隔看不到究竟是什么发生了爆炸,然而以吴建瀛、刘玉林和方有才为首的太平军叛军上下还是欣喜若狂,也不需要吴建瀛等人下令,中基层的叛军将领就已经纷纷嚷嚷了起来,“镇南王的军队来了!镇南王的军队来了!弟兄们,坚持住啊!镇南王的军队来接应我们了!”

  “镇南王的军队来了!弟兄们,挺住啊,镇南王的军队来救我们了!挺住,挺住,守住阵地,等镇南王来救我们!”

  被这样的喊话蛊惑,又确实听到了神策门瓮城处传来了的惊人巨响,原本已经被李容发军打得喘不过气来的吴建瀛叛军士气顿时大振,咬着牙齿站稳了脚步不再节节败退,许多都已经在悄悄逃命的叛军士卒也争先恐后的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挺枪挺刀继续与昔日战友浴血奋战,精神面貌迅速焕然一新,一时之间竟然奇迹般的稳定住了本已摇摇欲坠的阵脚。

  “出什么事了?神策门那边怎么会突然大爆炸?还有那么大的火光?是不是妖兵杀来了?”

  与吴建瀛叛军截然相反,之前一直都在压着叛军打的李容发军却是人心惶惶,上上下下都只是紧张的去看神策门方向,士气动摇,战意大减,不再全力专注于面前敌人。甚至就连李容发本人也赶紧举起了望远镜去紧张观察神策门方向,心里不断祷告,“千万别是妖兵来了,千万别是妖兵来了啊!”

  祷告当然没有任何作用,吴军成功炸开城门的消息,迅速通过一直都被太平军控制的神策门东墙段传到了李容发军中。结果听到这消息,在场的李容发部将亲兵没有一个不是脸色苍白如纸,身体开始发抖,李容发更是面如死灰,几乎当然瘫软。但还好,从城墙上方过来报信的太平军信使又及时说道:“忠二殿下,钟将军还要小的报告你,妖兵虽然是乘乱炸开了城门,但是从火把数量观察,神策门外的妖兵数量并不多,很可能就只是之前守在神策门外的妖兵胡怀昭,所以钟将军请你尽快过去救援,我们或许还有重新堵上城门的机会。”

  血色重新回到了李容发的脸上,也没多想,李容发马上就大吼道:“传令前军,加紧进攻,不管死多少人,也要把拦在前面的叛徒尽快杀散!督战队上前,前军有后退者,有作战不力者,立斩!再有,给柳巷那边传令,所有军队都过来帮忙!给我义父忠王千岁报信,请他多派一些军队过来增援!”

  也是凑巧,李容发的命令刚发出后,正好李秀成派给李容发的首波援军吴如孝部也赶到了神策门战场,李容发见了大喜,赶紧请吴如孝率军向叛军的方有才和刘玉林两部的结合处下手,切断叛军的互相联系也尝试开辟直抵神策门下的道路,对太平天国忠心耿耿的吴如孝闻报也没犹豫,二话不说就带着军队冲了上去,从表盘的八点位置向神策门猛冲猛杀,狂吼大叫着疯狂冲击,逼得之前专心攻打的叛军刘玉林部只能是重新分兵迎击。

  战斗的激烈程度因此直线上升,在李容发和吴如孝的指挥逼迫下,太平军将士前仆后继,顶着枪林弹雨向前冲锋不断,而叛军方面虽然也凭借街道民房顽强抵抗,不断开枪射杀正面冲来的太平军将士,然而因为李容发和吴如孝两支太平军冲得实在太猛,再加上这个时代又还没有出现冲锋枪机关枪等压制步兵冲锋的大杀器。所以战斗很快就进入了短兵相接的白刃战阶段,双方士兵在至近距离以刺刀、砍刀和斧头甚至石头砖块等物舍命相搏,刀刀见血,刺刀捅斧头劈,枪托砸板砖抡,鲜血飞溅,脑浆迸裂,杀人者旋即被杀,砍人者转眼又被别人剁翻,上演出一幕在这个时代已经十分罕见冷兵器近身决战。

  混战中,江浙太平军不擅长近身肉搏战的弱点再次暴露无遗,虽然李容发麾下的也是江浙太平军,白刃战能力同样不强,在叛军面前占不了多少上风,可吴如孝麾下的江阴太平军因为武器装备不及江浙太平军精良的缘故,却恰好在这方面有所偏长,在近身白刃战中简直就象是如鱼得水,刀砍斧劈砖块砸技巧娴熟,勇猛无比,即便找不到称手的武器用拳头牙齿也敢和对面的叛军拼命。不擅长近身战的叛军上下叫苦不迭,被吴如孝军砍得是节节败退,鬼哭狼嚎,之前好不容易稳住的阵脚也再度松动,吴如孝军则是一路高歌猛进,不断逼近神策门,眼看就能杀到神策门参与守城,顺手还能切断方有才和刘玉林两支叛军的直接联系。

  …………

  很可惜,吴如孝军虽然冲得又快又猛,吴军这边的也不差,许书刚所部的吴军普通营刚炸开了神策门的瓮城,拿下城门甬道的部分控制权,还没等瓮城里的太平军叛徒全部出城,吴军老将胡怀昭就已经派遣爱将成家燮率领一个精锐营向神策门瓮城内部发起了冲击,知道战机难得的成家燮吼叫如雷,身先士卒顶着枪林弹雨大步冲锋,城墙上乱成一团的太平军士兵则一边手忙脚乱的接连开枪,一边匆匆扔下剩下的火药桶阻拦吴军进攻,烧炸正在夺取瓮城甬道控制权的吴军许书刚所部将士,烈火浓烟杀声震天,战斗的激烈程度丝毫不比神策门内侧的战斗逊色。

  没有把剩下火药桶用来对付吴军精锐队,是神策门守军最为致命的失误——当然,这也不能怪太平军神策门守军愚蠢,是天黑加上战场太乱,再加上主将许连芳叛变指挥出现混乱,所以神策门守军才没能把好钢用在刀口上。而吴军成家燮部则是牢牢抓住了神策门守军这一细微而又致命的失误,乘着太平军应急用的火药桶暂时用完的机会,顶着烈火硝烟冲杀进门,集群冲进了头顶上空没有敌人威胁的城门甬道,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冲着瓮城内部抡出几波手雷弹,手雷弹在瓮城内部接连炸开间,正在列队准备以排枪封锁城门甬道的太平军东倒西歪,死伤惨重,刚成雏形的队形顿时大乱,吴军将士则乘机冲杀进城,或是以能够快速装弹的击针枪射击远处敌人,或是挺起刺刀与太平军大打白刃战,间歇还扔出手雷去炸大群敌人,武器装备和吴军精锐代差巨大的太平军手足无措,更是彻底一片大乱。

  招架不住吴军精锐营的猛烈攻势和强大火力,瓮城里的太平军只能是纷纷退向城门和千斤闸都已经被叛徒破坏的神策门的两道内门甬道,妄图利用狭窄地形阻击吴军,同时瓮城四面城墙上的太平军也疯狂的开枪下石,投掷火把灰瓶和火药桶等物,阻拦吴军继续前进。知道战机稍纵即逝的吴军成家燮营队则是不计死伤,顶着敌人的强大火力全力猛攻,不断向两道内门甬道投掷手雷和轰击掷弹筒,以爆炸开路并及时投入敢死队冲锋,与太平军在狭窄的城门甬道互相射击搏杀,不惜代价的与太平军争夺两道内门甬道的控制权——拿下了这两条内门甬道,吴军也等于就是打开了直抵南京城内的道路!

  成家燮军并不是孤军奋战,事实上成家燮军才刚冲进神策门瓮城,吴军老将胡怀昭就已经给他派出了援军——命令身边仅剩的一个普通营携带飞梯上前,蚁附登城与太平军争夺瓮城上空的城墙控制权!而率领这个普通营的吴军营官常亮虽然毫不犹豫的接过了命令,胡怀昭却不敢放心,又下马握住了常亮的手,沉声说道:“常兄弟,蚁附战难打,谁都没把握打,你的营队装备和战斗力都要差点,所以我才故意这个差使派给你,让你去打这个没把握的仗。”

  “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不是故意让你和你的麾下弟兄去送命,是战机太难得了,好钢我必须要用在刀口上,所以没把握的仗,我只能交给你!拜托了,一定要冲上城墙,一定要替我牵制住城墙上的长毛!”

  其实吴军重将曹炎忠让爱将胡怀昭独当一个偏师战场完全有些浪费人才,胡怀昭最合适的岗位应该是吴军曹炎忠兵团的政委——听了胡怀昭推心置腹的肺腑之言后,本来就决心要大干一场的常亮更是斗志昂扬,也没说话,只是向胡怀昭郑重行了一个军礼,然后飞奔回自己的营队面前后,红着眼睛张口就吼,“扛上梯子!跟老子上!杀上神策门!让狗长毛看看,咱们装备不好的讨逆军将士一样能打!一样能打得他们哭爹喊娘!”

  “杀————!”

  在常亮身先士卒的率领下,常亮所部的吴军普通营虽然没能一举冲上神策门的瓮城城墙,却也成功的把仅有的二十来架飞梯搭上了城墙,常亮继续带头蚁附登城,身中两弹,两次从飞梯上摔下来,却还是带伤冲锋不止。被常亮斗志鼓舞的吴军将士争先效仿,前仆后继的不断登城,不但为瓮城里的吴军成家燮部分担了巨大压力,还成功逼得城上太平军把刚送来的几桶火药全部用在他们头上,以鲜血和生命掩护瓮城里的吴军精锐将士冲击神策门的内门甬道,做出伟大贡献。

  在此期间,因为瓮城里空间狭窄的缘故,胡怀昭并没有急着投入剩下的两个精锐营,把一切都拜托给了首先进城的成家燮营队,还派人给成家燮带信道:“告诉成家燮,我什么都看他的了!我们能不能拿下神策门,为镇南王的主力大军打开进城通道,就看他怎么打了!”

  胡怀昭这番话有些多此一举,他的亲兵把口信带到成家燮的面前时,靠着成家燮麾下将士的浴血奋战,吴军将士已经成功拿下了左面的神策门内门甬道,右内门甬道的争夺战也已经进入了关键时刻,不下百人的吴军将士已经成功冲进了右内门甬道,正在至近距离与太平军做殊死之斗。所以听到了胡怀昭的口信后,成家燮马上就吼道:“回去告诉胡大哥,拿不下进城甬道,我就象许书刚许兄弟一样,躺在这里不回去!”

  吼叫着,一颗流弹突然飞来,正好打中成家燮的脸颊,成家燮顿时血流如注,口中还飞出几颗牙齿,然而成家燮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吐出了口中鲜血,继续声音变形的嘶吼道:“上!继续上!跟老子上!”

  …………

  吴军打得顽强勇猛,太平军这边也不差,近战中大占优势的吴如孝军气势如虹,接连杀退了方有才和刘玉林两支叛军先后三次发起的联手反扑,以刀斧肉搏开路,犹如一把尖刀一样,硬生生的从方刘两支叛军的结合部杀出了一条血路,成功切断了两支叛军的直接联系,也终于联系上了此前被孤立的神策门守军,摸到了一度被叛军控制的神策门西面墙段。

  “快帮忙!妖兵快拿下内门甬道了!我们快挡不住了!快来帮忙啊!”

  听到友军士兵的惊惶叫喊,又远远看到神策门右内门那边枪火不断,不时响起猛烈的爆炸声,亲自率军冲锋的吴如孝也没敢迟疑,马上就带着军队冲向了战火密集处,还不顾亲兵的反对阻拦,坚持亲自冲到了队伍的前方。然而在吴如孝军距离神策门右门甬道只剩下不到十米的时候,右内门甬道里突然人声鼎沸,十几二十个满身鲜血硝烟的太平军士兵惨叫着象潮水一样的涌回了城内,很明显是抵挡不住吴军的强攻而被迫撤退。

  “快回去!快回去!我们来帮忙了!我们来给你们帮忙了!快回去顶住妖兵!上!上!我们快……。”

  见此情景,吴如孝当然是急得脑门都开始冒烟,大吼大叫着逼迫败兵回头迎战,可是喊到这里的时候,吴如孝的瞳孔却猛然收缩——黑暗之中,一个冒着白烟的黑瓶子突然从天而降,正好砸到了吴如孝的面前,还直接砸进了吴如孝的怀中……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太平天国中的鹰派代表吴如孝胸膛开花,被不知那一位吴军将士投出的苦味酸手雷炸得五脏具碎,满身血染又全身冒火的躺倒在了距离神策门甬道只有五米的地方。而与此同时,吴军将士的白色斗笠,也终于出现在神策门右内门甬道的进城出口处,正式代表了吴军彻底疏通进出南京城的道路!

  几分钟后,晚上十点四十三分,在太平军叛徒刘玉林所部士卒的帮忙接应下,仅靠飞梯登城的吴军常亮部,奇迹般的冲上了神策门的瓮城城墙,将第一面吴军旗帜插上了神策门城头。而与此同时,吴军老将胡怀昭也已经迫不及待的向神策门瓮城内部投入了第二个精锐营。

  http://www.zwydw.com/book/0/7/44928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