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零五章 最长之夜(4)

第六百零五章 最长之夜(4)

        “顾王!顾王!顾王殿下!”

        “狗妖兵,老子和你们拼了!顾王,等我给你报仇!”

        太平天国鹰派强硬典型吴如孝的不幸战死,并没有让惊天动地的神策门大战划上句号,相反的,因为极得军心的缘故,吴如孝带来的江阴太平军在愤恨伤悲之下,还爆出了更加高昂的斗志和战斗力,高喊着为吴如孝报仇的口号冲锋上前,红着眼睛挥舞砍刀、斧头与内门甬道里的吴军将士近身搏杀,白刃拼命。

        传承于吴越的练兵风格,每一个吴军精锐营都十分重视近身战训练,刺刀战训练中误伤致死的事也并不罕见,对打刀刀见血的白刃战并不陌生,然而因为吴如孝军冲得实在太猛的缘故,吴军将士还是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狼狈后退,让十好几个吴如孝军士兵冲杀进了内门甬道,没能守住甬道出口,顿时又被太平军拉回了一些局面,被迫又陷入了在狭窄甬道中的近身苦战。

        乘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后面的吴如孝军士卒乘机纷纷向前,或是冲进右门甬道帮助友军打白刃战,或是冲向左门去和吴军争夺甬道出口的控制权,劈砍捅刺,嘶吼喊叫的声音此起彼伏,血花也不断在双方混战的人群中飞溅,厮杀得天昏地暗,不可开交。

        今夜的激战惨烈程度注定要无限制的上升,关键时刻,李容军也取得了重要突破,在混战中杀溃了顶在前面的叛军士卒,夺取大片阵地空间的同时又士气大振,势如破竹的把匆忙上来增援的叛军后队也直接冲溃冲散,本来就缺乏旗帜标识而指挥困难的叛军吴建瀛和方有才两部一起混乱,中上层将领再也无法有效指挥士卒上前列队迎战,被杀红了眼的李容军迅冲杀得彻底大乱,兵找不着将,将找不着兵,只能是乱糟糟的向两旁闪避逃命,李容军士气如虹,奇迹般的一口气杀抵到了神策门内侧门下,与吴如孝军会师在了一处,加入进了城门甬道的争夺战,也把神策门大战的规模更进一步扩大。

        城门上方的战场也是如此,靠着叛军刘玉林部帮忙接应,吴军常亮部虽然奇迹般的靠着二十几架飞梯就蚁附登城成功,也一度把城墙上断的太平军杀得手忙脚乱,节节败退,可是随着城上太平军的逐渐缓过气来,还有神策门东段城墙上的太平军纷纷过来增援,城上大战也很快陷入了刺刀见红的惨烈混战,交战双方为了宝贵的阵地空间刀枪相向,以命相搏,同样是厮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僵持拉锯,谁也不肯和不敢后退半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二个冲进神策门瓮城的吴军精锐营自然就陷入了尴尬处境,想往前冲被前面的友军挡住了路,想上城参战同样没有道路,只能是拥挤在瓮城内部等待僵局打破,战机出现,期间还得不断面临城上敌人抽空砸下的石头灰瓶,光挨打还不了手,想参战没有机会,进退两难。

        还好,身经百战的吴军老将胡怀昭毕竟经验丰富,大概了解到了前方的僵持情况后,胡怀昭不但没急着投入最后一个精锐营,相反还一声令下,指挥许书刚所部的普通营将士在神策门东段城墙上挖掘爆破洞穴,准备争取在神策门东段城墙上炸出一个缺口,打开更多的道路,也切断神策门敌人与东段城墙上的敌人的直接联系。结果收到命令后,主将已经阵亡的吴军普通营将士也没耽搁,马上就在副营官的指挥下疯狂挖掘城墙,而城上的敌人则万没想到吴军在已经基本拿下了城门的情况下还要炸城,慌乱之间暂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城下危险。所以吴军的挖掘进度极快,仅仅几分钟就凿穿了墙砖,摸到了被墙砖包裹的夯土层。而让吴军工兵惊喜的是,他们所挖开的墙砖后夯土层上,竟然正好有一道可能是因为地基沉陷或者地震山水等自然灾害造成的裂缝,可以帮他们节约无数时间和力气的裂缝!

        与此同时,李秀成已经下令把自己能够动用的机动预备队全部调往神策门参战,同时靠着城里良好的道路交通,全城的太平军都已经处于了戒备侯命的状态。而吴军方面因为事前准备严重不足的缘故,吴越只能是匆匆亲自率领三个营的兵力离开指挥部,又从钱威军中调来两千人,组织了三千五百人左右的兵力疾驰赶来神策门参战;曹炎忠亲自率领的六千军队也才离营出动,距离赶到神策门参战起码得花三个多小时时间;王孚和徐来率领的水师也没来得及赶到下关登6听命,仍然还在机动途中。所以这一场大战的胜负输赢仍然还是一个未知数,太平军也是仍然还有希望。

        无所不能的天父把机会给足了他的信徒,一直在忠王府里指挥全局的李秀成也始终没有丧失信心,然而就在这个关键得无法比拟的时刻,门外却突然传来急报,说是洪秀全突然派遣秦日纲率军包围了旱西门旁边的东王府,还直接冲进了东王府里抓捕已经被软禁多时的杨秀清。李秀成闻报大惊,赶紧问道:“确认是去抓东王九千岁吗?有没有说原因,为什么要突然抓东王?”

        “确认!”来报信的使者大力点头,又说道:“我们在城里控制街道的军队拦住燕王的军队时,燕王千岁亲自出面要我们让路,出示了天王万岁的圣旨说去请东王九千岁到天王府见面,但没说是什么原因。”

        李秀成气恼拍额,旁边的李书香则说道:“忠王千岁,这事不奇怪,东王府距离旱西门不远,现在形势又这么危急,天王万岁出于谨慎稳重考虑,暂时把东王九千岁请到天王府里关押,这点并不奇怪。”

        “这我当然知道。”李秀成没好气的回答,又拍案恨道:“但这根本没必要!担心东王有异心,派几十个靠得住的兵把他盯紧就行了,何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抓人?动摇军心,打击士气,这事让我们的将士知道了,肯定会有人觉得天京快要完了,所以天王万岁得先把东王九千岁抓到手里了!”

        李书香叹了口气,也知道洪秀全突然决定抓捕杨秀清的事一旦在军队里传开,肯定会严重的打击军心,影响士气。可是事情到了这步,李书香也只能是继续安慰道:“忠王千岁放心,城里已经戒严,市井消息传递困难,燕王千岁不管再是怎么大张旗鼓的抓人,只要他别在东王府里点火放炮,也不会有太多的人知道。”

        “点火放炮?!”李书香的安慰之语无意中提醒了李秀成一件大事,让李秀成先是全身一震,然后赶紧下令道:“快,派人去联络燕王千岁!告诉他,他怎么抓人拿人我不管,但千万不能在东王府里放火!一定不能脑出太大动静!”

        “忠王千岁,没这个必要吧?”李书香有些疑惑,说道:“燕王奉旨抓人,平白无故的烧东王的家干什么?”

        “难说!”李秀成的脸色严峻,说道:“秦日纲那个人本来就有些二楞子,被关进天牢这么多年,也是因为当初东王九千岁看他不顺眼,打了个败仗就故意整他,他怀恨在心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报仇的机会,什么事都有可能干得出来!”

        言罢,李秀成再次催促,还是坚持派出了使者去和秦日纲联系,然而使者派出去没过多久,噩耗却抢先传来——西北面的东王府那个方向,居然真的升起了火光!结果收到了这个消息后,脾气还算温和的李秀成也顿时变成了一头暴怒的狮子,破口大骂道:“秦日纲,我丢你老母!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老子在城里放火!你是嫌城里的人心还不够慌,军心还不够动摇?!”

        当然,事后李秀成才知道自己冤枉了秦日纲——东王府里那把火不是秦日纲放的,而是杨秀清本人!听到北面激战正酣,又听说秦日纲带着军队冲进了自己的家里,杨秀清在政治方面就是再幼稚也明白自己末日已至,为了不至于受刑被辱,所以仍然还有点英雄气概的杨秀清便干脆选择了纵火自焚!只可惜杨秀清的动作稍微慢了点,火才刚烧起来就被秦日纲的兵揪出了起火的房间,没有葬身火海,同时火势也过大,秦日纲的兵扑救不及,所以才有了东王府起火的事。

        究竟是谁放的火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军心士气确确实实被影响到了,听到北面的枪炮声一阵紧过一阵,又看到城中突然火起,南京南部的水西、聚宝和通济等门没有一处不是军心惶惶,人心浮动,流言四起,再加上城外的吴军各处营垒也纷纷进入了战备状态,斥候在南京各座城门处活动不断,太平军的士气更是直线下坠,动摇者益动摇,此前就已经和吴军有秘密联系的太平军叛将更是加紧联系心腹亲党,时刻准备着向吴军投降,甚至准备对友军倒戈相向。

        相反的,因为距离遥远的缘故,反倒是神策门这边的太平军没有受到东王府火起的影响,同时因为方海宗、袁得厚和陈得才等太平军机动部队先后赶到神策门这边参战的缘故,神策门战场上的太平军士气还得到了一定的鼓舞回升,很快就把吴建瀛和方有才两股叛军杀得抱头鼠窜,狼狈逃入城内黑暗处,基本粉碎了吴军再靠内应杀入城内的希望,也腾出了主要力量用来对付吴军和勉强占据了一段城墙的刘玉林叛军。

        混战中,神策门内门的左右两处早已堆满了尸体残骸,然而吴军和太平军的将士依然还在甬道出口激战不休,为了夺回甬道控制权,也为了不给吴军进城的机会,太平军将士前仆后继,拿着各种各样的冷热兵器不断冲锋上前,与狭窄甬道里的吴军将士做生死之搏,并靠着兵力方面的绝对优势,活生生的拖死了相当不少的吴军将士,多次逼得吴军将士只能是靠投掷手雷缓解压力,保护阵地空间,枪声杀声和爆炸声始终不断,一浪高过一浪,但太平军将士的冲杀却始终不停,丝毫不给吴军任何站稳脚跟的机会。

        还是在混战中,也不知道是李容麾下的那个中层将领突然灵机一动,大声喝令自己的士卒收集一切可以收集的易燃物,尽量抛掷到内门左甬道出口处,不求打中打伤吴军将士,只求堆积成山,结果吴军将士一时不查没有注意到这个危险,面前脚下很快就被铺满了可燃物,结果那个太平军将领又喝令大量集中投掷火把时,麻烦来了,左甬道出口处开始起火了,被火焰挡住去路的吴军将士只能是纷纷后退避免被活活烧死,太平军士兵则纷纷醒悟,开始更尽可能的向甬道出口投掷可燃物,还有火把火油,烈火熊熊,很快就烧断了吴军进城的道路,太平军将士压力大减,欢呼着纵火更加卖力。

        看到左边纵火断路的战术效果非凡,右边的太平军将士自然是纷纷效仿,不顾城门甬道内还有同伴在与吴军厮杀,吼叫着只是把一切能收集到的可燃物扔向甬道出口,为了获得木材甚至把附近的街道房屋都拆了无数,结果大火升起之后,吴军也就没了办法再从甬道处直接入城,只能是隔着火海开枪投手雷,白白浪费弹药武器。太平军则欢呼着一边继续纵火断路,一边搬运沙包和火炮准备彻底堵死城门甬道。

        还有麻烦的事,甬道这边压力大减之后,太平军又马上腾出手来全力对付城上的叛军刘玉林部,刘玉林叛军本来就士气不高,被无数曾经同伴联手夹击后更是节节败退,之前上城的吴军普通营又装备不够理想,同样没办法迅杀退来敌,所以吴军在城上的阵地空间迅被压缩变小,开始出现被太平军驱逐下城的苗头。

        在望远镜里看到了这一情况,最先率军赶来平叛的李容当然是手舞足蹈,喜笑颜开,可就在李容大吼大叫着逼迫军队全力向前时,神策门东段城上却突然传来噩耗,说是现吴军在城下挖掘城墙,李容听了再次脸色大变,赶紧大吼道:“那还楞着干什么?干脆砸石头灰瓶,丢火把泼火油,把火药桶给我砸下去!”

        “二殿下,没了。”信使哭丧着脸说道:“刚才为了增援瓮城战场,我们这些东西都送过去了,一桶火药和一壶火油都没有了,孙将军叫小的来,就是请你赶紧派人送些火药桶和火油去。”

        “那你不早说?!”李容气急败坏,先是一脚踹翻浪费宝贵时间的信使,又大吼道:“马上把火油和火药给城墙上送去,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亲兵连滚带爬的冲去传令了,一批火药和火油也急匆匆的被送上城墙了,已经大概问清楚了吴军爆洞所在的李容也眼睛不眨,一直在用望远镜紧紧盯着那个位置,心里不断祈祷,“天父保佑!天父保佑!一定要赶得及,一定要赶得及!天父保佑!天父你一定要保佑啊!我这里只差一点了!”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猛烈巨响宣告了李容的祈祷无效,为了确保能一举炸塌城墙,吴军这次爆破足足使用了八十斤以硝酸甘油为主要原材料的达纳炸药!八十斤达纳炸药猛烈爆炸间,历史上太平天国期间被太平军和湘军用黑火药先后炸塌了三次的南京城墙,就象是变魔术一样,先是地面抖了几抖,然后城墙猛烈一跳,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轰然倒塌,露出了不下十丈宽的巨大缺口,城墙上和城下拥挤的无数太平军将士,也顿时就永远消失在了瓦砾尘烟之中!

        “杀——!”

        早就等得心焦的吴军老将胡怀昭长声嘶吼,神策门外最后的一个吴军精锐营也足狂奔,冲向了仍然还被尘土灰烟笼罩的城墙缺口。而在此之前,吴越亲自率领的三千多吴军将士,也早就打着火把快步赶到了神策门外,列队到了胡怀昭的后方,随时准备着投入战场,为胡怀昭军提供后援帮助。

        此时此刻,时间的指针,也指到了当夜的十一点五十六分。

        二十三分钟后,凌晨零点二十九分,神策门东段城墙被吴军炸塌的消息送到了李秀成的面前,虽然听到此前巨响已经有一定心理准备,可是确认了这一噩耗后,李秀成还是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好不容易扶住李书香站稳后,李秀成又无奈到极点的哀号了一声,“天京城完了。”

        “忠王千岁宽心,别这么急。”李书香没什么信心的安慰,又说道:“先不说我们还有堵住缺口的希望,就算真堵不住,我们也可以一边和妖兵打巷战,一边在城里抢修羊马墙防线,继续挡住妖兵进攻。”

        李秀成苦笑了,哀叹道:“有那么容易就好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63004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