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七十六章 山寨水货

第七十六章 山寨水货

  吴超越山寨了一支欧美军队并且加以改进,刘丽川则是彻底山寨了一支吴军练勇,靠着吴健彰的财力支持,正式全名为松江府上海县董家渡团练的刘家军不但武器装备与吴军练勇一模一样,同样聘请洋人教官教导训练,还连人数也故意效仿初次出战时的吴军练勇,总共为二百二十六人,两个哨十四个亲兵,外加吴超越独创的二十人狙击手小队,表面上除了旗号不同,就没有那点与当初青浦大战时的吴军练勇不同。

  表面上倒是基本相同了,可骨子里嘛……

  曾经帮助吴超越练出吴军练勇的美国退伍老兵布朗,后来在吴健彰和刘丽川的请求下,也帮着刘丽川训练过一段时间的刘家军,对刘家军有过一番相当客观的评价,“他们不应该做为士兵上战场,战场不是他们的舞台,百老汇、酒馆黑市和监狱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属。”

  “他们非常聪明,聪明得近乎愚蠢,负重奔跑,我必须逐个逐个检查他们的背包,不然他们就肯定会把沉重的石块换成茅草;每次越野行军,我都必须全程监视,不然五十英里的行军路程,他们最多只走十英里;刺刀格斗训练,吴的士兵可以在训练中导致同伴死亡,但他们的训练强度连一只老鼠苍蝇都杀不死;实弹射击就更别提了,为了蒙骗我,他们的军官能帮助士兵作弊,不是伪报成绩,就是偷偷更换早就射有弹孔的靶盘。”

  “他们是天生的演员,有我监视的时候,他们的列队行进可以比吴的士兵列队行进更标准更整齐,可是我只要转过头,他们马上就能全部坐在地上休息。健彰·吴带着上海富商士绅视察他们时,他们的口号声可以比友军大,阵形可以比友军更整齐,装弹射击也可以保持不错的射速,可是没有了外人在场。他们马上就能变成一群散兵游勇。”

  “他们是天生的奸商,越境训练时,他们的背包里和辎重车里常常能找到走私的鸦片和货物;他们的军官采购粮食蔬菜,平均每十文钱通常要贪污六文以上;健彰·吴为他们采购的鲸鱼肉。同样会被他们的军官转手卖到市场上;他们的武器弹药消耗比吴更多,但实际上却是大部分都不知道了去向;他们的军官还悄悄找到我商议,要把健彰·吴买给他们的武器弹药卖还给我,然后报告为训练消耗,让健彰·吴重新向我购买。”

  “他们是天生的罪犯!赌博酗酒、打架斗殴和猥亵妇女是他们的家常便饭。剥削码头工人和敲诈无辜商人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我教给他们的战斗技巧,他们基本上都用到了无辜平民的身上,和他们有仇隙的中国帮会更加倒霉,光我知道被他们装进麻袋扔进黄浦江喂鱼的中国帮会头目,就不低于三人!我不敢想象到了他们控制一座城市的时候,那座可怜的城市会遭受什么样的灭顶之灾。”

  “我的上帝!尊敬的祁理蕴领事先生,我不认识丽川·刘,他的士兵也不是我负责训练出来的,我绝不承认!我不能让我佩戴的荣誉勋章蒙受灰尘!哦不。他们不是灰尘,他们是污泥!我不能让我的荣誉勋章被污泥粪便玷污!我在中国只训练了一支军队,那就是超越·吴的军队,丽川·刘和他的军队我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

  不管国际友人如何评价刘丽川的练勇,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吴超越还是只能硬着头皮把刘丽川的刘家军派上了战场,也根本来不及等待杨文定的答复,马上就让刘丽川着手准备出发。然后很快的,吴超越就又发现了一件怪事。那就是刘丽川的两百多练勇,竟然包租了十五条民船准备出发,觉得不对劲的吴超越亲自上船检查时,又很快在船舱里发现了许多没有在海关登记的鸦片、硫磺、奎宁和香料等进口货物。还有二十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

  “超越贤侄,别这么激动嘛。我顺便做点小生意,也是为了补贴军用,给你爷爷减轻负担。至于这些女人,她们都是上游逃难的难民,在上海连口饭都找不到吃的。我把她们带到军队里做饭做菜,洗洗补补,也是给她们找一条活路,积阴德做好事。”

  …………

  下面该扭过头来看镇江战场这边的情况了,事实上,如果吴超越能够知道镇江战场这边的清军表现,那么吴超越肯定不会在刘丽川面前大发雷霆,相反还要感谢上天垂怜,赐给自己刘丽川这么一个可靠的战友。

  镇江沦陷的同时,朋友们肯定想象不到清军是如何保卫扬州重镇的,在漕运总督杨殿邦的默许下,也在知府张廷瑞和参将文艺的全力支持下,两淮盐运使但明伦但大爷,竟然派出了扬州名士江寿民为使,赶赴江宁拜会杨秀清,提出进贡二十万两银子换取太平军不去攻打扬州。而杨秀清在大笑之余,一边答应接受扬州方面开出的条件,一边密令罗大纲偷袭扬州,结果但明伦等人相信杨秀清的承诺,大开四门不做提防,又按照约定派遣一支练勇出城与罗大纲交战,用二十万两银子买一个击退太平军进攻的功劳。然后罗大纲是一手拿银子,一手挥师进攻,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扬州练勇打得七零八落,又乘势杀入城内,一举拿下了扬州重镇,太平军也因此胜利完成东征战略目标,开拓了宁镇扬三角形战略支撑基地。

  如吴家祖孙所料,收到了扬州沦陷的消息后,尽管太平军还没来得及对焦山发起进攻,驻守焦山的江苏巡抚杨文定马上又是撒腿东逃,一口气直接逃到了常州府。而太平军斥候探察到这一动静后,太平军内部也马上出现乘势东征的巨大呼声,尤其是后期赶到镇江的李开芳和吉文元等将,更是红着眼睛扬言要直接打到上海,找吴超越清算新帐老帐。

  太平军东征主将秦日纲万分为难,因为杨秀清给他的命令是创建宁镇扬战略基地,并没有要求他继续向东打,更没说过什么要打到上海的话——杨秀清可不恨吴超越。但现在的长江下游一片空虚,战机十分难得,李开芳和吉文元等将又坚决请战。态度异常坚决,所以秦日纲也只好把情况用快船送往江宁,征求杨秀清的意见。

  杨秀清同样十分为难,因为现在的太平军立足未稳。急需时间消化新占地盘,稳固统治打造战略基地,不宜继续拉长战线,但长江下游的战机又过于难得,继续东征运气稍微好点。一举拿下常州、苏州和松江等重要产粮地绝不是毫无希望。所以权衡再三之下,杨秀清便下了一道相当谨慎的命令,允许李开芳与吉文元率领本部人马继续东征,但是遇到清军的强力拦截时,必须要向杨秀清奏报包括地形地理和敌人装备的具体情况,由杨秀清决定是否继续打下去。

  杨秀清的命令被快船送到了镇江后,李开芳和吉文元等将当然是喜不自胜,二话不说马上就着手准备出发。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吴健彰和吴超越的联名信也通过水路,被快船送到了杨文定的面前。而看到吴家祖孙主动表示要给他派遣援军的文字时。杨文定根本就不敢相信他的眼睛,一个劲的只是向吴家信使问道:“吴参政和吴主事真要给我派遣援军?吴主事在上海,不是只办理一个营的团练么?那里还有多余的兵力增援我?”

  “请抚台大人放心,我们的援军已经登船出发了。”吴家信使按照吴超越的指点答道:“抚台大人有所不知,我家孙少爷在上海实际上办了一个半营的团练,但是为了谨慎起见,防着主力被调走无人守卫上海钱粮重地,孙少爷就让那半个营打了上海县董家渡团练的旗号,做为战术预备队使用,所以外人才一直误以为孙少爷他麾下只有直属的那一个营兵力。”

  “他娘的。想不到吴超越这个小瘪三这么狡猾,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杨文定肚子里暗骂,同时心里也重新燃起了一线希望,又问道:“那吴主事这半个营的练勇。战力如何?是否靠得住?”

  “大人请放心,绝对靠得住。”吴家信使拍着胸口说道:“率领这两百多练勇刘丽川刘练官,是我家孙少爷的世叔,他的练勇装备的武器,也全都和我家孙少爷直系练勇的装备一模一样,还同样是请洋人军官教出来的。能使洋枪洋炮,敢拼刺刀,打起仗来一个顶十个。我家孙少爷这次如果不是在突围战里伤亡太大,否则还真舍不得现在就亮出这张底牌。”

  相信了吴家信使的吹嘘,又知道吴超越带出来的兵确实能打,杨文定便很快下定了决心,说道:“好,那本官就接受吴参政和吴主事的建议,移师江阴,扼住长毛东进咽喉。你回去告诉那个刘练官,叫他赶快来江阴与本官会合,仗打漂亮了,本官上折子为他请功请赏。”

  吴家信使欢天喜地的答应,杨文定也在心里盘算道:“但愿能靠着这些练勇打个胜仗,不然的话,再这么逃下去,老夫不但顶戴难保,脑袋也得悬乎。”

  就这样,在已经逃到了小河镇的情况下,杨文定马上又带着一千多清军兵勇展开了百里长征,水路并进直往江阴。期间为了鼓舞士气,杨文定还把吴军练勇即将赶到江阴增援的喜讯公诸于众,并且百倍夸大吴超越在青浦和江宁取得的种种战绩,结果这一手还真起到了不小作用——从山嘴头转进到焦山,从焦山转进到小河镇,两次转进期间都出现了两百多逃兵,而这次竟然只跑了一百多人,所以最终胜利转进到了江阴时,杨文定麾下的兵勇竟然奇迹般的还有一千一百多人。

  杨文定转进得快,李开芳和吉文元追得更快,杨文定才刚在江阴住下不到一天,李开芳和吉文元的近两万军队就已经水陆并进的开拔到了江阴城下,杨文定魂飞魄散之余也没敢迟疑,马上就下令紧闭四门,全力守城待援。

  军事上和陆建瀛同样高明的杨文定这次总算是做了一次正确选择,他麾下的兵丁是烂,江阴的绿营兵也更烂不假,但江阴这边的特殊地形却注定了城池很难被太平军攻破,北面是长江,南面是横河,西面是江阴运河。三面环水仅有东面受敌,又是江防要地工事完善,还有火炮可用。所以太平军再是如何的锐不可挡,杀到江阴城下后。也没办法迅速破城,只能是暂时在运河以西安扎营地,研究攻城战术。

  习惯性的实地勘察了江阴地形后,李开芳和吉文元全都有些皱眉,因为江阴的城防不但坚固。还连太平军擅长的地道攻城和围三缺一的恐吓战术都无法施展——三面环水,在东面发起强攻,无路可跑的清军肯定会拼死顽抗,就算最终破城,太平军也非得蒙受不小损失。

  不得以,李开芳和吉文元只能是盯上了被清军主动放弃的江阴炮台,准备把大型火炮运到炮台上去对着城里开炮,逼迫清军弃城而走。然而就在太平军刚开始实施这一战术计划时,一队太平军将士却押来了两个刚抓到的清军绿营兵,李开芳便随意问起了口供。了解江阴城内情况,只可惜这两个绿营兵是杨文定从镇江带来的人,对江阴城内的情况一概不知,李开芳无奈,也只好改口问道:“那么杨文定那个清妖麾下还有多少军队?都有那些军队能打?”

  两个绿营兵还是一无所知,旁边的吉文元听得火大,喝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你们的军队里有多少人都不知道?”

  “大人,小的们真不知道。”两个绿营兵都喊冤,道:“抚台大人麾下的兵马有镇江兵,有地方乡勇。还有八旗兵和常州和苏州的绿营,来自好多个地方,这些日子又天天有人跑,我们两个小兵。怎么可能知道他麾下到底还有多少人?”

  这其实也是一个重要情报,还绝对可以算是一个好消息,然而李开芳和吉文元对视微笑的时候,一个绿营兵为了活命,又赶紧补充道:“对了,抚台大人还告诉我们一个消息。说是松江名将吴超越,还要给江阴派援军,所以我们只要撤到了江阴,就可以定下心来休息了。”

  “吴超越?!”李开芳和吉文元的脸上同时变了颜色,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说!把关于吴超越的事,详细告诉我们,越详细越好!”

  为了活命,两个绿营兵倒是按要求如实招供了,可惜他们交代的却已经是杨文定亲自加过作料的情报,说什么带兵的大将是吴超越的叔辈,实际上比吴超越本人还能打,练勇装备的也全是从洋人那里买来的洋枪洋炮,个个以一当十能征善战,枪法如神说打谁就打谁,还说什么吴超越还要亲自带着后续援军来江阴助战,所以就算是洪秀全和杨秀清亲自带着太平军主力来,也休想拿下江阴城!

  事有凑巧,正当李开芳和吉文元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的时候,运河口那边突然有人飞马来报,奏道:“禀李丞相,禀吉副丞相,有一支清妖船队从长江下游而来,靠南岸行驶,正在转进运河口!”

  “转进运河口?”

  李开芳和吉文元再度大惊失色——因为在正常情况下,探得太平军驻军江阴运河西岸后,清军船队应该在江阴北门外的码头靠岸登陆,走北门或者东门进城!而这支清军船队明知道太平军驻扎运河西岸,竟然还敢转进运河从江阴西门入城,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这支清军有恃无恐,根本不怕在河面狭窄又水流平缓的运河上和太平军交战!二就是这支清军蠢到根本就没派斥候探路,不知道太平军驻扎在西岸,所以才傻乎乎的一头钻进运河死地!

  当然,考虑到率军来此的很可能是吴超越的叔辈,所以李开芳和吉文元也立即下意识的排除了第二个可能…………

  “源哥,快出来看,快出来看啊!西岸有人,脑袋上包着红布,好象是长毛,好象是吴少爷说的长毛!”

  几乎同一时间,在了望手的再三催促下,吴超越的世叔刘丽川总算是打着呵欠擦着脸上的口红胭脂走上了甲板,又懒洋洋的拿出单筒望远镜向西面张望——不过拿反了。再重新把望远镜掉过来后,刘丽川很快就象杀猪一样的大喊大叫起来,“长毛!长毛!真的是长毛,长毛怎么已经到江阴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这帮蠢货,转进运河前怎么不知道派人先看看这边的情况?”

  “源哥,是你没吩咐啊?”已经升任哨官的林阿福无可奈何答道:“我之前劝你派条船在前面看情况,你不答应,说什么不能分散兵力,还说没你的命令,不许有一个练勇私自离队。”

  “我是怕他们乘机跑了。”

  刘丽川没好气的回答,又赶紧举起了单筒望远镜继续观察敌情,然后很快的,刘丽川就看到太平军那边的人数非常众多,还分出一支军队正在向这边过来,刘丽川下意识的就想下令撤退,然而话还没有出口,旁边林阿福又指着长江上游惊叫道:“源哥,快看,上游还有长毛的船!”

  刘丽川又赶紧举起望远镜向上游张望,见上游确实正有一些打着太平军旗帜的小拨船过来,熟悉船只水流的刘丽川也顿时叫苦,知道这时候掉头逃回长江,自己雇来的民船在轻便灵活的小拔船面前只有挨打的份。别无选择之下,刘丽川也只好一咬牙一跺脚,吼道:“加快前进,继续从西门进江阴城!快!越快越好!”

  命令传达,在通州码头卸货后已经只剩下六条船的刘家军船队水手奋力摇撸划桨,全速冲进了不到二十米宽的江阴运河,然后刘丽川又赶紧拿出了洋神父送给他的十字架举起,在胸前画着十字祈祷道:“仁慈的主啊,你一定要保佑我,不要让长毛在这个时候打我啊!阿门!”

  刘丽川在甲板上祈祷,却不知道太平军名将李开芳和吉文元正在脸色阴沉,正在断然拒绝部下乘机突击的建议。更不知道江阴城上的清军已经一片大哗,还有杨文定正在冲着清军士兵咆哮怒吼,“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什么叫百战精兵?这就叫百战精锐!江阴运河才多宽点,一个猛子都能扎到对岸,他们照样敢直接往里面冲,视西岸的上万长毛如无物!你们要是有这样的胆量勇气,本官还用得着弃守镇江城?!”

  咆哮过后,杨文定又向上天双手合十,一拜再拜,口中道谢不断,“感谢上天,感谢上天,老夫这次可以保住顶戴花翎了,总算是可以保住顶戴花翎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