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七十七章 麻杆打狼

第七十七章 麻杆打狼

  众目睽睽中,由六条民船组成的刘家军船队就这么大模大样的开进江阴运河了,清军在城墙上惊叹鼓掌,太平军这边却是犹豫为难,虽说十几米宽的运河根本难不倒太平军将士,泅渡冲上甲板易如反掌,在岸边以火枪射击船上敌人更是简单容易,可是李开芳和吉文元两员太平军猛将却迟迟不敢做出决断,下令全力把这支清军援军拦在城外。

  李开芳和吉文元实在是被吴军练勇给打怕了,近身肉搏战太平军不休吴军练勇,然而火枪对射战太平军在吴军练勇面前却只有被吊打完虐的命,射程比不过,射速比不过,枪法更比不过。江宁大战,不知多少身经百战的太平军精兵强将丧命在吴军练勇枪下,就连北王韦昌辉和名将林凤翔都被吴超越的冷枪打得一死一伤,吃了那么大的亏,李开芳和吉文元如果还不知道汲取教训,那他们也混不到今天的位置,更活不到今天!

  所以没办法了,李开芳和吉文元只能是派出少量士卒上前,侦察这支来敌的情况,看清楚这支清军到底是不是前几天才把太平军打得欲哭无泪的上海团练,吴军练勇?同时吃够了大亏的李开芳也提前告诉这些士兵,说来敌很可能是超越小妖的走狗,前进侦察间一定要提防冷枪!

  太平军士兵同样很会汲取教训,听说来敌很可能是超越小妖的走狗,所以受命上前侦察的太平军士兵全都是一边跑一边东躲西藏,每冲到什么树木石头背后都要先行躲藏,看清楚下一个避弹点再发足冲锋,连滚带爬的模样万分狼狈,丝毫没有了前几日追杀杨文定时的赫赫威风,让江阴城上的杨文定和清军兵勇难得放声嘲笑了太平军将士一把。

  看到太平军逼近,好歹接受过一段时间军事训练的刘家军将士纷纷各自备战,刘丽川也赶紧拿起了一支装弹容易的击针枪,按照洋人教的办法举枪瞄准来敌。嘴里还喊道:“传令下去,没我命令,不许开枪,让我先打几枪再说!”

  哨官林阿福唱诺。先把命令交代下去,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提醒道:“源哥,太远了,是不是该换米尼枪打?”

  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击针枪,想起洋人教官和吴超越的再三叮嘱指点。刘丽川这才不情不愿换上装弹麻烦的米尼枪重新瞄准,还很快找到了一个蹲在石头背后露出脑袋的太平军士兵,小心瞄准,大吼道:“狗长毛,看老子的神枪!”

  枪响,子弹射出,蹲在石头背后那个太平军士兵安然无恙,倒是旁边十几米外的另一名太平军士兵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刘丽川打出的子弹,可正好打中了他身前的树木!

  见此情景,林阿福和刘丽川的亲兵当然个个都是忍俊不禁。想笑不敢笑,刘丽川则黑脸有些泛红,一边把米尼枪扔给一个亲兵,一边重新拿起一支已经装好弹药的米尼枪,吼叫道:“狗长毛,给老子听好了,你爷爷我坐不改名行不改姓,大清松江府上海县董家渡练长刘丽川!前几天打死你们北王的吴超越,就是老子的大侄子,你们仗着人多欺负我侄子。今天老子给他报仇来了!给老子站出来,看老子的神枪怎么收拾你们!”

  太平军将士傻叉了才会站出来吃枪子,听到了刘丽川的吼叫,又看到了刘家军将士手里全都拿着带刺刀的步枪。吃够了吴军冷枪苦头的太平军将士自然更加不敢动弹,只是回过头去冲后方大喊,“禀报李丞相吉副丞相,真是超越小妖的叔叔刘丽川,也是超越小妖的妖兵,全都拿着带刀的妖枪!”

  太平军将士这么向后方。当然是为了安全把消息带回李开芳和吉文元的面前,但这么做也有一个坏处,就是让刘丽川等人也听到了他们叫喊。结果听到大侄子被人骂做小妖,勉强算是个好叔叔的刘丽川也顿时来了火气,抬手就是乱放一枪,吼叫道:“******的!敢骂老子的侄子,滚出来,都给老子滚出来,看老子怎么给我侄子报仇!”

  尽管刘丽川这一枪偏得更加离谱,但太平军将士却依然还是不敢动弹,眼睁睁看着刘家军船队继续沿着运河南下,逐渐靠近江阴西门外的运河码头。而远处的李开芳和吉文元却是既咬牙切齿又犹豫万分,拿不定主意是否应该不惜代价发起进攻。

  太平军犹豫的时候,刘家军船队已经在江阴清军的欢呼声中大摇大摆的靠上了南门码头,放下跳板下船卸货。见此情景,带伤上阵的太平军猛将黄懿端忍无可忍,冲到李开芳面前行礼说道:“李丞相,不能让这些妖兵进城,让他们进了城,江阴城只会更难打!末将请令率军突击,杀一杀这些清妖的威风!”

  迟疑了一下,李开芳咬牙说道:“你有伤,回去休息,施绍恒,与你五百精兵,去给我冲一冲!”

  施绍恒愁眉苦脸抱拳唱诺的同时,这边刘丽川在林阿福的提醒下,也终于想起应该让士兵列队保护码头,掩护将士搬运船上的武器弹药和鸦片烟枪,然后刘丽川再一声令下后,勉强还算靠谱的林阿福也马上带着他的练勇在码头旁边排列队形,排出了一个两轮射的两排横队,举枪对准远处来敌。

  和美国教官布朗说的一样,刘家军练勇都是天生的优秀演员,线性战术的精髓半点没有学到,装模作样的表面皮毛却是学得象模象样,两排横队前蹲后站,肩并肩人挨人排列得整整齐齐,即便拿枪的手都在发抖,仍然还是丝毫不乱。看到这点表面功夫,已经看惯了清军兵勇糜烂溃散模样的杨文定当然是赞不绝口,正在小跑冲来的施绍恒和太平军将士则是叫苦不迭,无不怀疑自己今天是否还能活着回去吃晚饭。

  这时,仍然还在船上的刘丽川虽然心里也开始逐渐发毛,却又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赶紧让亲兵拿来了一枚手榴弹——为了让刘丽川替自己争取时间,吴超越可是把阿礼国先行供应的手榴弹拿了一百枚交给刘丽川。然后刘丽川又冲着正在逐渐加速的太平军将士大吼道:“狗长毛,看你爷爷的掌心雷!”

  吼叫完了,刘丽川左手一拉引线,右手赶紧把手榴弹向太平军扔了出去——还好没扔反。结果手雷翻滚着向前飞出,落到太平军前方一百多米处炸开,发出一声如雷巨响。顿时就把施绍恒等太平军将士吓了一大跳,赶紧收步爬下。习惯性做出躲避炮弹的动作,刘丽川见了哈哈大笑,狂笑道:“狗长毛,看到你刘爷爷的厉害没有?过来,尽管过来。来一个老子杀一个,来两个老子杀一双!”

  自打明朝灭亡以后,在宋朝就已经发明的投掷型爆炸武器就不幸在中国的土地上消失,第一次鸦片战争时英军又已经淘汰了手雷这种武器,从来没在中国战场上用过。所以看到刘丽川突然使出这种武器后,不要说施绍恒等太平军将士心惊肉跳,就是李开芳和吉文元也是大吃一惊,一起惊呼道:“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会突然爆炸?”

  没人能回答李开芳和吉文元的问题,有的只是仍然还爬在原地不敢动弹的太平军突击队。见士气已竭,又见刘家军练勇早已是‘严阵以待’。李开芳咬了咬牙,吩咐道:“传令,叫施绍恒退回来,敌情不明,别让将士们白白牺牲了。”

  命令传达,吃够线性战术苦头的施绍恒等太平军将士如蒙大赦,赶紧连滚带爬的掉头逃走。城上的清军兵勇欢呼雀跃,刘丽川得意洋洋,刚才还紧张得连枪都拿不稳的刘家军练勇也是欢声不断,还有几个练勇干脆掏出那活儿冲太平军撒尿。得意叫嚣,“狗长毛,来啊!来啊!看爷爷我怎么收拾你们!”

  就这样,在太平军小心谨慎又胆战心惊的退让中。两百多名刘家军练勇毫发无损的进到了江阴城了,亲眼看到了刘丽川‘赫赫神威’的杨文定等满清文武官员也象受尽了委屈的孩子看到父母一样,把刘丽川等人流氓头头淹没在了巨大的热情之中。为了让‘战无不胜’的刘家军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杨文定还不顾城中物资不足的残酷现实,下令杀猪宰羊摆酒设宴,款待和犒劳刘丽川一行。

  做为一个靠在码头上收保护费为生的黑社会头子。能够受到省长级别的杨文定这么热情的接待,刘丽川当然是受宠若惊,感激不尽,几杯黄汤下肚后,刘丽川自然是又开始了自吹自擂,说什么只要自己到来,江阴城就一定能稳如泰山,长毛发逆也一定是弹指可破。再被人奉承了几句后,刘丽川更是头脑发热,想都不想就对杨文定说道:“抚台大人,不是小的吹牛,只要你一声令下,小的马上就可以带兵出城,和长毛拼一个你死我活,杀他一个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刘将军,你敢带兵到城外和长毛交战?”绿营守备李添潮惊喜问道。

  “我侄子都敢,我这个当叔叔的,还有什么不敢的?”刘丽川得意洋洋的反问道。

  “那刘将军,麻烦你去把黄山炮台端了如何?”李添潮又迫不及待的说道:“长毛今天一直都在黄山炮台那一带活动,我们都怀疑长毛是打算在那里架炮打城里,可是又不敢出城去阻拦。既然刘将军你敢出城,那你去帮我们端掉那座炮台如何?不然的话,长毛如果在那里对着城里开炮,对我们威胁很大啊。”

  刘丽川的黑脸微微有些发白了,酒也一下子醒了一大半。但还好,杨文定立即摇头反对,道:“不行,不能让刘练官去冒这个险,刘练官和他的练勇是江阴长城,若有闪失,江阴如何能保?”

  刘丽川悄悄松了口气的时候,杨文定却又对刘丽川说道:“刘练官,听说吴主事在江宁城时,他的练勇操作火炮,可以把长毛轰得连夜转移营地,正好,江阴城里还有八门红衣大炮,本官就把这些红衣大炮交给你了,等长毛运炮上山,你就给我开炮轰击,让长毛在黄山炮台无法立足!”

  刘丽川更加不敢吭声了,鉴于他和他的练勇在训练中的‘精彩表现’。洋人那边可没浪费时间和金钱帮他训练炮手。但这么丢脸的事,刘丽川当然不好意思在这里说出来,也只能是闭着嘴巴不说话。

  “刘练官,你怎么不说话?”杨文定看出不对。疑惑问道:“有什么问题吗?若有困难,刘练官你尽管畅所欲言,本官一定尽力替你分担。”

  “不是有什么问题,是……。”吞吞吐吐的说到这里,刘丽川突然灵机一动。忙说道:“是我在盘算,能有什么办法把长毛的匪首骗到黄山炮台上,然后象我的超越贤侄对发匪伪北王韦昌辉一样,一炮把匪首打死。”

  杨文定和李添潮等文武官员全都张大了嘴巴,是既怀疑刘丽川是否能够做到这点,又多少抱有一点希望。然后更加迫不及待的,杨文定又问道:“刘练官,那你想出办法没有?”

  “这……。”

  黑社会头子就是黑社会头子的思维,很快的,刘丽川就一拍大腿说道:“有办法了。我写封信给发匪的首领约架……,哦不,约战!约他到黄山炮台上,我在江阴城上,我们互相立起自己的大旗,互相用火炮对轰,看谁被打死!”

  “这能行吗?”杨文定张口结舌了。

  “抚台大人放心,绝对能行!这事我有经验!”刘丽川在这方面确实很有经验,飞快说道:“就象帮会打架一样,一个帮会的老大对另一个帮会的老大下战书。这个老大如果不敢答应,那他就是没卵子没胆子,连他的兄弟小弟都会看不起他,以后他说的话就没小弟会听。所以我只要下了这道战书。长毛匪首那边就一定不敢推辞!”

  杨文定和江阴知县莫载等人面面相觑,都还是头一次听说帮会打架的规则也可以用在军事战场上,倒是守备李添潮大为赞同,道:“抚台大人,末将认为可以一试,长毛那边就算不中计。对他们的军心士气也是一个打击,我军士气鼓舞,长毛士气衰竭,对我军有百利而无一害!如果长毛真的中了刘练官的激将计,那我们不就可以赢得擒贼先擒王的机会了?”

  “这么说,是可以试一试。”杨文定开始动心,又盘算了一下这么做绝不会有什么损失,杨文定便说道:“刘练官,那你写约战书吧,本官在城中招募死士,派他出城给长毛送信。”

  刘丽川一口答应,立即提笔写了一道格式类似于黑社会约架的书信,约李开芳到黄山炮台上去和自己火炮对拼,杨文定也马上派人到城中以重金招募死士,连夜把刘丽川的约架信给李开芳送了过去。结果也是到了死士捧书出城的时候,林阿福才逮到机会对刘丽川低声说道:“源哥,如果长毛真答应了怎么办?”

  “不怕。”早就想好对策的刘丽川低声答道:“如果长毛真的答应,那么到了火炮对轰的时候,我就躲得远远的,让长毛拿火炮去打我的旗帜好了。”

  林阿福当然是白操心,江宁大战时,李开芳、吉文元就已经吃够了和吴军练勇对拼火炮的苦头,这会碰上了比吴超越更狠的刘丽川,李开芳和吉文元那里还会吃二次亏,上二次当?所以李开芳断然拒绝刘丽川的约战,还对江阴死士说道:“回去告诉刘丽川,少用这些什么激将计,本丞相不会上当!也叫他洗干净脖子等着,本丞相一定会亲手取下他的首级,为我天国将士和北王六千岁报仇雪恨!”

  打发走了清军使者,李开芳和吉文元也拿定了主意,决定放弃火炮轰城促使清军逃亡的计划——实在是对拼不过,又决定把营地转移到江阴城东门外,借助水流四面合围江阴城,然后再想办法慢慢全歼城中守军。同时按照杨秀清的要求,李开芳和吉文元又把江阴地形画成图本,连同战术计划和清军获得强力增援的情报一起送回江宁,向杨秀清奏报江阴这边发生的情况。

  当然,李开芳和吉文元并不知道的是,城里的杨文定和刘丽川也都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天,招架不住咸丰大帝的再三逼迫和威胁,清军大将向荣终于还是带着五万大军追击到了江宁西北面的江浦县境内,同时琦善也鬼鬼祟祟的带着三万多军队来到了安庆。杨秀清则迫于主力过于东倾,不得不下令主动放弃江浦(史实),同时开始考虑收缩战线,立稳脚步消化新占地盘,还有围魏救赵向清军兵力空虚的中原腹地发起进攻,逼迫清军分兵去救中原…………(未完待续。)xh:.218.204.13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