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七十九章 又是诈降计?

第七十九章 又是诈降计?

  说干就干,天色才刚入黑,双刀会刘家军的三当家陈阿林就带上了二十来个心腹打手,带着麻袋准备去南门找绿营把总陈道远的晦气,本来刘丽川已经被杨文定请去了喝酒用宴,刘家军营地没人能够阻拦陈阿林这么做,但是很不幸,走出营门的时候,陈阿林却恰好碰上了去东门城墙巡逻回来的刘家军二当家林阿福——曾经帮着吴超越从翁同龢刀下救回的林阿福,可是刘家军里唯一比较靠谱的货。

  听说过陈阿林和绿营兵冲突的事,又看到陈阿林一行人全副武装又杀气腾腾,熟知陈阿林禀性的林阿福马上就明白事情不妙,赶紧当道拦住陈阿林,问道:“阿林,你去那?这么晚了,带这么多人出营做什么?”

  “报仇。”陈阿林倒没隐瞒,直接说道:“白天有个绿营的碌葛带人和我们打架,当时人太多没机会下重手,这会去把他办了。”

  “你疯了?”林阿福脸都白了,低声惊叫道:“你吃错药了?现在长毛就在城外,随时可能打进来,你还敢做这种事,你就不怕长毛乘机打进来?”

  “怕个球!”陈阿林大手一挥,狂妄说道:“有爽叔买给我们的洋人武器,怕长毛球卵!这事你别管,我去办就行了。”

  说罢,陈阿林推开林阿福就要走,林阿福赶紧又拦住他,低声劝道:“阿林,听我一句劝,算了,别惹事了。白天那事我也听说了,是我们不对,杨抚台叫那个碌葛给你磕头赔罪,已经是给了我们天大的面子,你何必要得寸进尺,一定要把绿营兵得罪到死?”

  “就是因为已经得罪了他们,所以才一定要干到底。”陈阿林反过来教训林阿福,还举起了之前的面子。说道:“你忘了,上次爽叔就是没听孙少爷的劝,没对袁祖悳下死手,后来袁祖悳恩将仇报。差点害死爽叔你忘了?我今天和那个碌葛把仇结得这么深,如果不赶紧把他解决了,长毛攻城的时候,他突然在我背后打黑枪,谁来救我?你能?”

  林阿福无法驳倒陈阿林的歪理。只能是一再规劝陈阿林不要在这个时候挑起内斗,还说这事一旦被人发现,后果肯定不堪设想。陈阿林则坚持不听,还不耐烦的说道:“没事,我早就打听好了,那个碌葛今天晚上在南门值夜,那里恰好人最少,我借口发现敌情,怀疑长毛今天晚上要偷袭南门,上城去巡逻。找到机会就把那个碌葛干掉就是了。”

  匆匆说完,陈阿林硬推开林阿福带着打手就往南门直接去了,林阿福苦拦不住,又碍于兄弟一气不能动粗,也只能是赶紧另想办法阻止林阿福胡来。然后很快的,林阿福就想到了请刘丽川出面阻止这个法子,当下林阿福也没犹豫,马上就匆匆赶到了江阴县衙,寻找正在和杨文定等人喝酒的刘丽川报告此事。

  林阿福的运气比陈阿林还烂,到得县衙要求与刘丽川见面时。刘丽川不但没有单独出来和林阿福见面说话,相反还让人把林阿福叫进了清军文武官员聚集的宴席会场,硬逼着林阿福也入席喝酒。当做众多文武官员的面,林阿福当然不敢说出实情。只能是婉言谢绝,对刘丽川使着眼色说道:“练官,请你出去一下,我有些军情要单独对你禀报。”

  “什么军情,需要出去单独说?”已经喝得不少的刘丽川压根就没看到林阿福杀鸡抹脖子的眼色,只是大咧咧的说道:“有军情就直接说吧。在坐的都是我们大清的官员将领,我们的军情用不着对他们隐瞒。”

  发现包括杨文定在内的文武众官都已经注意到了自己,林阿福别无选择,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禀练官,适才我军哨官陈阿林发现长毛有异常调动,怀疑长毛可能会在今天晚上偷袭江阴南门,现在陈哨官已经去了南门巡查,我放心不下,特地来向你禀报。”

  刚才还吆五喝六的宴席会场突然安静了许多,杨文定还吃惊得跳了起来,惊叫道:“长毛今天晚上要偷袭南门,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禀抚台大人,陈哨官他发现长毛在秘密备战,又发现有长毛细作一再窥视江阴南门,所以怀疑长毛有偷袭江阴南门的可能。”林阿福只能是硬着头皮鬼扯,又说道:“具体情况我不是很了解,但陈哨官已经带着一些人先去了南门预防万一。”

  谎扯大了难收场,听了林阿福的胡说八道,杨文定、莫载和台文英等文武官员在震惊之余,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竟然要亲自到江阴南门去了解情况。林阿福心中叫苦可是又不敢阻拦,只能是老实唱诺遵令,跟随杨文定和刘丽川等人一起急匆匆赶到南门视察,结果也是到了路上,林阿福才总算逮到机会单独对刘丽川说出实情,刘丽川听了则大为埋怨林阿福的小题大做,纯粹多事——让陈阿林直接把那个绿营把总干掉多好,何必要把动静闹得这么大,还耽误影响刘大爷的喝酒大事。

  各怀心思的上到南门后,让林阿福悄悄松了口气的是,陈阿林仍然还带着人在城墙上转悠,显然还没找到机会下手。然后也没用串供,杨文定等人把陈阿林叫到面前了解情况后,值守东门的陈阿林为了解释自己私上南门的原因,同样是鬼扯说自己发现太平军有异常调动,怀疑太平军今天晚上要偷袭江阴南门,所以才带着人过来了解情况。——鬼扯的同时,陈阿林自然少不得恶狠狠瞪了几眼故意坏他好事的林阿福。

  听完了陈阿林的解释,杨文定自然少不得把今天晚上值守南门的清军把总陈道远叫到面前,喝问他是否发现有长毛异动。然而令林阿福诧异的是,陈道远不但没有乘机指责陈阿林的胡说八道,相反语气还有些吞吐含糊,答道:“禀抚台大人,末将……,末将酉时二刻才上城接防,不是……,不是很清楚,但好象……。好象……。”

  “好象什么?直接说,别吞吞吐吐的。”杨文定不耐烦的催促道。

  “好象是有异常。”陈道远有些勉强的答道:“好象是有些人影在城外活动,但末将不敢确认那些人是否长毛。”

  “天黑了靠近城墙,就算不是长毛。也肯定是通匪的刁民!”杨文定武断的分析,又冲刘丽川和参将台文英等人吩咐道:“刘练官,把你的人调一半来这里值守。台参将,把你的绿营兵也调三百人来,两百人上城助守。另外一百人守城门,今天晚上你也给本官住在南门城上,和刘练官联手守好南门。”

  台文英抱拳领命,立即派人传令调兵,知道事情真相的刘丽川也无可奈何的唱诺,还故意报复,命令林阿福率领本哨练勇到城墙上喂蚊子,林阿福应诺,那边的陈道远则是脸色开始发白,双腿微微开始颤抖。额头上也微微渗出了冷汗……

  命令传达,援军很快先后到位,然而就在绿营兵和刘家军练勇迅速补强城上守军兵力,也在杨文定等人准备离开城墙的时候,意外发生,一个早就脸色苍白如纸的绿营兵突然脱离岗位,冲到杨文定和台文英等人面前双膝跪下,带着哭腔喊道:“抚台大人,台将军,小人要告密。这里有人暗通长毛,今天晚上要把城门献给长毛!”

  听到这话,还没等杨文定和台文英等人做出反应,那边的陈道远就已经撒腿向箭垛处逃跑。跳上箭垛就要往城下跳,但是很可惜,旁边新上城的一个绿营兵却眼明手快,一把把他给拉了回来摔在城墙上。陈道远不敢耽搁,爬起来又要往箭垛处冲,但是很可惜。更多的绿营兵和刘家军练勇却已经做出了反应,陈道远才刚爬到一半,就已经被几个绿营兵用刀枪指住了他的胸膛…………

  …………

  同一时间的太平军营内,陈道远的亲弟弟陈道堂,也终于被太平军将士五花大绑的押到了李开芳和吉文元的面前。受尽了刘家军练勇欺凌的陈道堂一度还以为自己会受到善待,然而当陈道堂说明了献城乞降的原因后,李开芳却是连陈道远亲笔写的请降书都没看,马上就愤怒吼叫道:“来人,把这个清妖押出去,用鞭子活活抽死!”

  已经见过这一场面的李开芳亲兵毫不犹豫,马上把陈道堂拖起就走,可怜陈道堂晕头转向,挣扎着大声呼喊,“为什么?为什么?将军,小人犯什么错,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小人是来投降,是来投降啊,还要把江阴城门献给你啊!”

  “住口!”李开芳愤怒大吼,“超越小妖真当本丞相是傻子,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上他的恶当?上次在江宁,本丞相被他骗得还少了?拖出去,给我狠狠的打!”

  如果不是旁边还有一个比较冷静的吉文元,或许可怜的陈道堂在被刘家军欺负之后,又要无辜的被太平军将士活生生抽死。陈道堂被拖下去毒打的时候,吉文元虽然没有反对喝止,却也拿起了陈道远亲笔写的请降书细看,见信上的请降原因合情合理,还主动介绍了清军的驻防情况及江阴诸门的兵力部署情况,吉文元还是动了一些疑心,暗道:“难道是真的要请降?”

  动了疑心,吉文元便把书信递给了李开芳,要李开芳自看信中内容,然而李开芳却是被吴超越给坑怕了的,一把就推开,怒道:“不看!本丞相这次不会再上当了!”

  “李丞相,请息怒,听我一言。”吉文元劝道:“上次超越小妖对我们用诈降计,是想把我们骗进瓮城全部歼灭,但江阴这边的城门没有瓮城,超越小妖的叔叔刘妖就算骗我们去偷袭城门,也没办法用瓮城把我们全部歼灭,我们发现情况不对立即撤退就是了,又用得着担心会有多大危险?”

  听吉文元说得有理,李开芳这才拿起请降书细看,然后也很快象吉文元一样的开始动摇,而帐外陈道堂的哭喊声也一直传来,“将军,我们是真要投降,是真要把江阴献给你们啊!上海那帮练勇欺人太甚,打我们绿营的弟兄又开枪杀人,我哥气不过才派我出城和你们联络啊!我们不是骗你们,我们是真要投降。真要投降啊!”

  咬牙切齿的犹豫了许久,李开芳终究还是下令把陈道堂重新拖回帐中,仔细向陈道堂问起绿营兵与刘家军冲突的详细,已经遍体鳞伤的陈道堂则哭哭啼啼。一边喊着冤一边如实相告,介绍了刘家军练勇在江阴城里的各种无法无天,说了江阴文武对刘家军练勇的各种包庇纵容,更哭诉了刘家军练勇对绿营友军的各种欺负****。李开芳和吉文元一再追问各种细节,陈道堂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丝毫没有半点破绽——也根本不存在破绽。

  如果不是攻破江阴生擒杨文定的巨大诱惑,李开芳肯定下不了这个决心冒险再相信一次,但就是因为杨文定人在江阴城中已经无路可跑,李开芳迟疑了许久后,终究还是一拍桌子,咆哮道:“好!本丞相就最后相信一次!但你给本丞相听好了,如果你敢耍诈,又是来替超越小妖诓骗本丞相,本丞相就亲手用小刀一刀一刀的割死你!”

  下定了这个决心后。李开芳立即调兵遣将,命令施绍恒率领五百精锐为先锋突击队,又让吉文元率领两千军队为后援,自己则连夜动员全军备战,提心吊胆的等待战机出现——也确实是提心吊胆。

  按照约定,三更刚过半时,施绍恒率领的五百突击队就已经摸到了面向横河的江阴南门城外,埋伏在了河滩旁边,城墙上却是寂静无声,连火把灯笼都没有几个。没有任何的异常端倪。但越是这样,早就已经吃够了大亏的太平军将士就越是提心吊胆,被迫无奈才接过这个任务的施绍恒更是不断在心里祈祷,“天父保佑。千万别有埋伏,千万别有埋伏啊!黄懿端上次是运气好才跑掉,这次如果真有埋伏,我恐怕就没他的运气了。”

  忐忑不安间,四更时分终于还是到了,按照约定。城墙上果然出现了三盏红色灯笼,同时高悬的吊桥也缓缓放下,逐渐落地,还有城门也从内部打开。见战机出现,虽然心里仍然还是七上八下,施绍恒仍然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催军前进,带着突击队快步冲过吊桥,大步冲进城门甬道,杀进同样漆黑一片的江阴城中…………

  领着一群士兵走完黝黑而又漫长的城门甬道,踏进城内的第一步,施绍恒第一件事就是抬头去看城上,生怕有什么千斤铁闸,然而…………

  砰一声巨响,还真有一道铁闸突然落下,把几个躲避不及的太平军将士给砸成了肉酱,也把倒霉的施绍恒将军给堵在了城内,然后几乎同一时间,战鼓大作间,城墙上和街道上都是杀声枪声四起,火把缭乱,无数的清军兵勇杀了出来。见此情景,施绍恒也只能是无奈的哀号了一声,“果然还是中计了!”

  哀叹完了,已经无路可退又寡不敌众的施绍恒别无选择,很干脆的抛下了武器跪地投降,哭喊道:“别开枪,我投降!我投降!”

  同样凄惨的还有城门甬道里的太平军士兵,鼓声大作的同时,城门上方突然抛下了无数石头、柴草和火把,浇过桐油的柴草遇火即燃,烈火熊熊,转眼间就烧断了太平军将士的退路。然后更凄惨的是,因为施绍恒无耻投降的缘故,完全没有遭到任何抵抗的刘家军练勇直接冲到了千斤闸旁,操起火枪就对着城门甬道里的太平军将士胡乱开枪。甬道狭窄,太平军将士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也只能是象被关进了笼子里的兔子一样,任由刘家军练勇用击针枪肆意屠杀了。

  “怎么又是诈降计?怎么又是诈降计?超越小妖,你这个无耻奸贼啊!太卑鄙!太无耻了!”

  吉文元在城外痛苦得以头抢地,痛恨自己不会汲取教训,一再被超越妖军的诡计玩弄戏耍。刘丽川却是在城墙上哈哈大笑,一边带着亲兵不断把手榴弹抛进城下乱成一团的太平军将士人群中,一边得意洋洋的自言自语,“原来打仗就这么简单,超越贤侄说得没错,长毛很容易对付,收拾他们易如反掌!”

  收到太平军再次中计遭到惨败的消息后,李开芳气得直接就瘫在了地上,也气得猛抽自己的耳光自责,痛苦得几乎想要放声大哭。然而令李开芳更加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第二天的早上,杨秀清又用快船送来军令,命令他立即率军撤回镇江,李开芳和吉文元再是心有不甘,但也只能含着眼泪,带着对吴超越的切齿仇恨下令退兵,垂头丧气的带着太平军撤离江阴战场。

  出于战略需要而退兵的太平军当然白送给了刘丽川一份天大功劳,狂喜过望的杨文定则拼命夸奖刘丽川之余,也大笔一挥,把刘家军不到三百人的斩获夸大为一千三百余人,用六百里加急把喜讯送到京城向咸丰大帝报捷。然后很快的,京城里马上又有一个人的小脸被抽肿了。

  “僧爱卿,你不是说吴爱卿没有尽职尽责,没有多为朕练出一支精兵吗?朕之前总共只给了吴爱卿一万两银子的军饷,朕现在也给你一万两银子,你能不能也练出两支这样的精兵,替朕斩杀长毛伪王?力保江阴?”

  在早朝上被咸丰大帝当着文武百官这么奚落,僧格林沁连气都不敢喘一口,额头贴地的只是连连请罪,“奴才有罪,奴才有罪,奴才……,罪该万死。”(未完待续。)xh.13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