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八十四章 无耻背叛

第八十四章 无耻背叛

  历史上向荣策划并发动的镇江反击战确实遭到了失败,但是因为吴超越这个变数的出现,导致本应该与李开芳携手北伐的太平军名将林凤翔出现在了镇江战场上,清军就败得比历史上更快更惨了。而且遭到最惨重失败这一路清军的主将还不是别人,正是刚逼着吴超越和他孙女定了婚的江苏巡抚杨文定。

  按理来说,躲在太平州江心岛上的杨文定军根本不可能遭到什么惨败——四面环水还船只充足,随时都可以撒腿跑路。无奈发现太平军出兵增援镇江战场后,钦差大臣向荣一再派人逼迫杨文定进兵,与和春率领的清军水师联手阻击林凤翔率领的援军,书信一日三催不算,向荣还威胁说杨文定如果再不进兵,他就要具表弹劾杨文定怯战畏敌,导致太平军成功增援镇江战场。

  做为官场老吏,杨文定当然很清楚如果自己继续抗命不遵的后果——向荣和邓绍良这些货铁定会把所有黑锅都推给他。被迫无奈之下,杨文定也只好硬着头皮率军西进,琢磨着随便打上一仗,能不能成功阻击太平军援军不要紧,先把向荣的命令敷衍过去再说,同时杨文定还早早做好了逃命准备,进军时他的旗舰也一直都是躲在船队的最中间。

  然并卵,正所谓树大招风,鉴于超越小妖叔叔刘丽川的‘赫赫威名’,林凤翔从一开始就把杨文定军视为头号大敌,接战时仅以偏师牵制住和春,主力则用来对付杨文定的船队,还设下了圈套诈败诱敌。结果杨文定军果然中计,刚看到太平军败逃就欢呼着发起追击,被太平军逐步引进了林凤翔精心设计的伏击圈。

  暮色下,几百条轻便灵活的小拨船突然从芦苇荡中杀出时,清军船队当然是一片大乱,刘家军也终于原形毕露,是既不懂操炮轰击太平军船只。也不知道如何发挥他们装备好射程远的优势压制太平军,一个劲的只是拿着击针枪对着射程外的太平军船只乱射,吃过大亏的太平军水师则汲取教训,凭借小拔船的良好机动性不断穿插迂回。也不断用土炮轰击打着上海团练旗帜的刘家军船只,蚂蚁啃骨头一样的不断削弱刘家军和消耗刘家军的弹药。

  如果换了一个靠谱的将领来指挥这次水战,杨文定军其实绝不会败得这么惨——闻知杨文定军中伏,发现上当的清军水师总兵和春已然迅速摆脱了太平军偏师的纠缠,带着水师主力过来给杨文定帮忙。然而和春难得的良心发现却被喂了狗。鉴于太平军攻势猛烈,杨文定已经首先掉转船头向下游逃命,刘家军这边也是越打越心慌,同样在怯极下掉头逃命。而太平军这边则不顾清军水师在身后的威胁,全力只是追击杨文定军还专门盯住了刘家军打。

  最后,杨文定倒是借着夜色掩护逃跑成功保住了老命,但是他带来的两千五百多兵勇却只有千余人逃出生天,刘家军乘坐的五条舰艇则有两艘被击沉,两艘被太平军登舷夺走,仅有林阿福带着五十来名练勇乘坐最后一条船侥幸逃回太平州。双刀会和刘家军的双料老大刘丽川则在战乱中不知所踪,生死下落不明。

  还别说,虽然打了大败仗,杨文定和刘家军却意外的给清军水师创造了战机,因为太平军全力猛攻杨文定和刘家军的缘故,尾随杀来的清军水师拣了不小便宜,在战斗中击沉和夺取太平军小拨船四十余艘,斩杀和俘虏太平军将士六百余人。但随着罗大纲的出兵接应,还有林凤翔也掉过头来全力应对清军水师,和春也没敢继续恋战下去。带着勉强可以向满清朝廷交代的战绩赶紧退兵,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写折子报捷,第二件事则是弹劾杨文定临阵逃脱,导致他未能扩大战果。林凤翔军则顺利进驻镇江城。彻底扭转了镇江战场的优劣局势。

  再然后,知道大难临头的杨文定第一件事当然是写信给吴超越,向未来孙女婿介绍镇江战况,也要吴超越尽快出兵来镇江给他帮忙,想办法替他保住官职顶戴!同时拼命收拢败兵残将,还有就是寻找刘丽川的下落。然而杨文定却不知道的是。曾经在江阴帮他勉强保住乌纱帽的刘家军老大刘丽川,虽然没有不幸惨死在乱军之中,却更加不幸的被太平军生擒活捉…………

  也是刘丽川倒霉,本来以他对船只的熟悉,在水战中逃出生天不是什么难事,无奈太平军最忌惮的人偏偏就是他,宁可不去追杀杨文定的旗舰也要全力围堵他的船,刘丽川和他船上的练勇又不知道节约弹药,慌乱中没多少时间就把子弹和手雷用光,太平军将士再红着眼睛冲过来展开近舷战时,刘丽川只能是赶紧跳水逃命。然而却更倒霉的被一条小拔船盯上,船上太平军士兵用火绳枪指着逼他投降时,根本没什么骨气的刘丽川也得赶紧举起双手,带着哭腔喊道:“我投降!别开枪!我投降!”

  还算刘丽川聪明,知道太平军肯定痛恨自己入骨,见战事不利时就已经早早换上了士卒服色,被俘后也捏造了一个化名假身份,差点就蒙混过关。然而刘丽川却又傻乎乎的忘了换上普通布鞋,仍然还穿着高级军官才有资格穿的带钉军鞋,经验丰富的太平军士兵发现这点后,也马上怀疑刘丽川很可能是条大鱼,便把他单独押了出来严格审问,同时甄别战俘的太平军将领还把其他被俘的清军士兵押来指认刘丽川,最后当然就是真相大白了。——痛恨刘家军入骨的清军士卒可绝不介意出卖刘丽川,也非常乐意让刘丽川死得更惨一点。

  再然后,刘丽川当然是被直接押到了林凤翔和罗大纲等太平军高级将领的面前,而且因为吴超越和太平军结下的梁子太大太深的缘故,林凤翔和罗大纲等人看到的还是一个已经面目全非的刘丽川——连鼻子都已经被打歪了。

  让刘丽川颇意外的是,和吴超越过节最深的林凤翔并没有对他一见面就喊打喊杀,只是神情平静的介绍了自己的姓名身份,然后又质问刘丽川的姓名身份,知道已经自己必死无疑的刘丽川则沉默不答,勉强装出了一副硬气模样。结果林凤翔也没逼他,只是淡淡的向太平军将士吩咐道:“把这个清妖看好。不许他自杀。在镇江南门城上准备刑台,明天我要当做城外清妖的面,亲自用小刀把他一点一点的割死。”

  林凤翔越是神情平淡,刘丽川就越是心惊肉跳。再当太平军将士喜笑颜开的上来押他离开时,求生保命的本能终于还是在刘丽川心中占了上风,让刘丽川忍不住扑通一声向林凤翔双膝跪下,带着哭腔哀求道:“林丞相饶命,我就是刘丽川。我就是吴超越的世叔刘丽川,我投降,我愿意投降!”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林凤翔冷笑说道:“江宁时,超越小妖三次声称投降,一次差点害死了我们天国的几百老兄弟,一次骗了吉副丞相,第三次干脆害死了我们天国的北王六千岁。江阴时,你又对李丞相吉丞相用诈降计,又骗了他们一次。你自己说,我现在能相信你吗?敢相信你吗?”

  “林丞相。江阴那次是误会啊!”刘丽川大声喊冤了,“江阴那次,出城的人是真投降,只不过我们的运气好恰好撞破了,才有了后来的事!我们不是故意诈降啊!”

  喊着冤,刘丽川赶紧把江阴诈降计的真相对林凤翔等人大概说了一遍,然后拼命磕头说道:“林丞相,小的真不是故意要害你们,真不是故意要害你们啊!而且江阴那一战我也不想参加,是吴超越那个小兔崽子硬逼着我去的。我对你们有用,我对你们有用啊!”

  哭喊无用,吃亏太多的林凤翔和罗大纲等人还是不肯相信刘丽川的解释——也不敢相信,而刘丽川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也只能说了关于自己的一个机密,又喊叫道:“还有,我虽然是吴超越的世叔,但我和不是一路人,我是天地会的人,我给吴超越的爷爷吴健彰办事。是为了潜伏在他身边,做反清复明的事啊!”

  “果然会吹。”林凤翔还是不信,讥笑道:“还天地会?你怎么不说你是洪门的人?还会摆茶碗阵?”

  “头顶梁山忠义本,才取木杨是豪强,三八廿一分得清,可算海湖一能人,脚踏瓦岗充英雄,仁义大哥振威风!林丞相,我会摆茶碗阵,忠义阵、反清阵和桃园阵我都会摆!”

  刘丽川的回答让林凤翔和罗大纲万分意外,对洪门情况颇熟悉的林凤翔还忍不住问道:“你真是天地会洪门的人?”

  “千真万确!”刘丽川赶紧答道:“我是道光二十五年在香港加入的天地会,直接进了洪门,后来管香港的洋人和满人勾结,取缔洪门三合会还通缉我,我才跑回了广东。本来你们在金田起事的时候,我们洪门的兄弟还约我去广西投奔你们,是官府堵得严我才没去成啊!”

  “对了,我在香港时用的名字是刘阿混,我们洪门的兄弟有很多人知道我,也有很多人加入了你们天国太平军,林丞相你找一个洪门老人来一问就知道我是不是骗你了!”

  听了刘丽川的哭诉,林凤翔和罗大纲面面相觑,盘算了许久后,林凤翔才挥了挥手,示意士兵暂且放开刘丽川,然后低声吩咐道:“传令下去,严密封锁我们抓到这个刘丽川的消息,这个人或许真的有用。”

  …………

  又该来看看吴超越这边的情况了,收到了刘家军惨败的消息和杨文定的求援信后,吴超越也马上陷入了左右为难的窘境,出兵帮忙吧,弹药武器都不齐全,去了也肯定拿不下镇江,还很可能陷入消耗战的泥潭。不出兵,道义上说不过去,杨文定的巡抚之职也肯定保不住,到说话重新换上一个新巡抚,一道调遣吴家军到镇江参战的命令下来,吴超越只会更为难更不好办。

  与左右为难的吴超越截然相反,赵烈文在这个时刻倒是非常能够下决断,斩钉截铁的对吴超越说道:“慰亭,绝不能出兵!镇江一带局势太过复杂,光钦差就有两个,你一个四品道台率军去镇江参战,只会是任人摆布。更加为难,稍有不慎就很可能泥潭深陷,再也从战场上抽不出身。”

  “但我如果不出兵,赶快帮杨文定保住巡抚位置。那他的官职就肯定保不住了。”吴超越为难的说道:“到时候换了一个新巡抚,难道还要我再去把新巡抚的孙女给娶了?”

  “另外想办法替杨文定保住官位。”赵烈文答道:“杨文定这次兵败镇江,主要原因还是兵力不济,实力与长毛悬殊太远,打输了也还算情有可原。你大可以先上折子力保杨文定。为他分辨解释,能保就尽量保,保不住再说!”

  寻思盘算,吴超越发现自己确实不能去搀和镇江的事,那边的向荣和琦善都不是什么善茬,到了镇江归他们节制,想抽身离开就是千难万难,再想独立自主当上军阀肯定更是镜中花水中月。所以盘算再三之后,吴超越终于还是咬了咬牙,说道:“好。就这么办,你替我写折子力保杨文定。顺便再帮我写一道书信给肃顺,请他给杨文定求求情,争取保住他。”

  “慰亭,杨文定那边,你也可以去道书信,就说你向洋人买的武器还是没有送到,所以没办法出兵帮他打镇江,只能尽量上折子保他。”赵烈文又建议道:“另外再直接告诉他,你现在的力量最多只够帮他守住江阴重地!他是聪明人。会明白你的底限,现在你已经和他暗中缔盟,又还要娶他孙女,他也不会不考虑你的态度立场。”

  吴超越点点头。同意赵烈文的这个建议,同时也在心里拿定主意,“如果杨文定一定要我去镇江,那我去那里虚晃一枪就往江阴跑,了不起就是丢了我的不败之名,我就不信野猪皮九世在这个时候还舍得把我直接罢了。解散我的军队。”

  …………

  收到了吴超越拒绝出兵的答复后,杨文定当然是愁容满面,大骂孙女婿不孝忤逆,可是现今的局势已经糜烂透顶,杨文定又下不定决心是否应该和未来孙女婿彻底翻脸,硬逼着吴超越率军来镇江参战,同样是左右为难,迟迟拿不定主意。

  杨文定很快就解脱了,得到了林凤翔的增援后,镇江太平军理所当然的向包围镇江城的清军邓绍良部发起了反击,邓绍良虽然拼死守营,和春也鬼鬼祟祟的出兵攻打瓜州,妄图围魏救赵替邓绍良分担压力。无奈太平军的士气高昂,将领士卒前仆后继猛攻清军营地不止,邓绍良苦战了一个白天都杀不退太平军的进攻,到了晚上时最终还是力量不支,被太平军成功杀进他的营地,清军各部彻底崩溃,新旧营地一起被太平军攻破,邓绍良见势已极,也只能是带着残兵败将逃往了丹阳,清军苦苦支撑了近三个月的镇江包围圈也被太平军彻底粉碎。

  收到邓绍良再败的消息,孤立无援的和春只能是赶紧率军逃回江宁与向荣会合,杨文定更是毫无办法,同样是连头都敢回的直接逃回江阴守城。而最苦的却还是清军江北大营的主帅琦善,因为镇江太平军腾出了手来后,几乎注定是要北上增援扬州,向江北大营发起进攻!

  事实上,林凤翔和罗大纲也认为接下来肯定要增援扬州,帮助扬州守将曾立昌收拾琦善,干掉兵力和战斗力都远不及江南大营的清军江北大营。然而令林凤翔和罗大纲万分诧异的是,当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出兵扬州的准备时,杨秀清却派遣心腹军师张沛泽送来命令,命令林凤翔率领所部人马向江阴出发,去攻打镇江下游的江阴小城。同时为了增加胜算,杨秀清还点名让率领太平军水师的吴如孝也参加攻打江阴的战事,听从林凤翔的指挥。

  “打江阴?”林凤翔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忙又向张沛泽问道:“张军师,我没听错吧?为什么要去打江阴?”

  “林丞相,因为你抓到那个刘丽川。”张沛泽如实答道:“那个刘丽川被你秘密押送到天京(已经改名了)后,东王九千岁亲自审问了他,从他嘴里问到了许多关于超越小妖的重要情报,这才临时改变主意让你们去打江阴。”

  林凤翔等人又问杨秀清改变主意的原因时,张沛泽又说道:“因为刘丽川交代,超越小妖现在在上海虽然又重新拉起了三千人马,但是他的军队还没有训练成熟,武器也还没从洋人那里买到,三千妖兵只有大概一半人装备上洋枪,弹药也严重不足,所以才没敢出兵来镇江参战。”

  “还有,刘丽川还交代,超越小妖现在最怕的就是江阴失守,因为江阴一旦被我军拿下,他的妖巢上海就再也无险可守,我军水师只要愿意,顺流而下只要一两天时间就可以直接打到上海,让超越小妖日夜不得安生。林丞相,现在你明白东王殿下为什么改变主意去打江阴了吧?”

  “明白了。”林凤翔大力点头,说道:“不过超越小妖练兵备战的时间,我们如果不赶快拿下江阴,争取到攻破超越小妖的机会,那么一旦让超越小妖把他的妖兵练出来,又全都装备上洋人的洋枪,我们将来只会更难破他。”

  “明白就好。”张沛泽又叮嘱道:“千万小心,东王九千岁从刘丽川交代的口供分析,我们出兵江阴,超越小妖很可能会全力出兵相救,这个小妖有多难缠相信林丞相你也知道,我就不罗嗦了。”

  林凤翔郑重点头,下意识的抚摸了小腹上吴超越留给他的伤口,暗暗咬牙切齿,“超越小妖,你的一枪之仇,想不到这么快我就有机会报了!”

  “对了。”张沛泽又补充道:“按东王九千岁的吩咐,我把刘丽川也秘密带来了,他已经被封为了殿前右六检点,还赏了不少金银,林丞相你可以把他秘密带到军中,关键时刻,或许可以派上重大用场。”

  “谢东王殿下。”林凤翔道谢,然后又有些不放心的说道:“这个人用好,确实可以起到重要作用,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考得住。”

  “放心,可以靠得住。”张沛泽微笑说道:“已经加入我们天国的天地会兄弟确认,他八年前确实在香港加入了天地会,是被洋人通缉才跑回了广东,而且东王殿下还把他的口供写成了供词,让他画了押按了手印,他如果敢耍花样,我们只需要把他的供词往清妖那里一送!哼!”

  …………

  就这样,在战略战术都绝不合理的情况下,近两万的太平军就向着江阴开拔了。收到这消息,向荣当然是莫名其妙,不明白太平军脑袋里进什么水,为什么会向着长江下游去?心里都已经做好被太平军夹击准备的琦善却是双掌合十,不断感谢佛祖保佑,苍天保佑。而杨文定收到了这个消息后,却是脸色苍白的马上提笔做书,要未来孙女婿马上带兵来救他,还让信使给吴超越带了一个口信,“你这次再不亲自出兵来救江阴,老夫就退到上海守江海关!”

  用不着杨文定这么威胁,刚收到太平军出兵东进的消息,吴超越就已经脸色铁青的下令全军备战,还马上决定出兵两千去救江阴,同时吴超越心里也万分不理解,“杨秀清吃错药了?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要来打江阴?娘的,恰好卡在老子最难受的节奏上!”(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