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八十八章 再不上当

第八十八章 再不上当

  实在拼不过吴军练勇的炮火,尽管主动撤回了黄山炮台上的驻军,但林凤翔和吴如孝困死吴家军的态度非常坚决,新营地才刚见雏形,太平军就已经分出兵力来开始挖掘深壕,离城四里的壕沟还是北到长江,南到横河,摆明了彻底切断江阴城与外界的陆地联系。

  让吴超越和赵烈文都十分无奈的是,江阴本地百姓也纷纷自愿加入了挖掘壕沟的工作,饱受满清暴政荼毒的江阴百姓三五成群,自带干粮工具赶到施工现场给太平军帮忙,导致太平军本就进展神速的围城工事施工速度更是飞快,壕沟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基本挖掘完毕。然后太平军又迅速开始修筑土垒,建立哨台,施工速度同样极快。

  在此期间,台文英和赵德辙等清军文武官员不是没有建议过吴军主动出击,破坏和阻挠太平军施工,被吴超越断然拒绝后,台文英还小心翼翼的问起原因,“敢问吴道台,长毛如此猖獗,你如果不赶快出城杀散长毛,真让长毛建成了围城工事,我们接下来的仗岂不是更加难打?”

  不敢泄露自军弹药严重不足的机密,吴超越无言可对,倒是赵烈文找到了借口,道:“台大人,不是吴大人不愿出城,是我军远道而来,士卒疲惫,急需时间休息,我们吴大人又素来爱兵如子,体恤麾下兵勇,所以才打算让士卒多休息几天。不过台大人请放心,等我军士卒稍微休息几天,吴大人他一定会亲自率军出城,一举粉碎长毛的包围!”

  知道吴军练勇是走陆路来的江阴,台文英和赵德辙等人倒是没起什么疑心,点头接受了赵烈文这个解释,但管粮草的粮台赵德辙却又提醒道:“吴大人,恕我提醒一句,最好动手快一点,城里的粮草情况。可不容乐观。”

  吴超越点点头,心中益发烦闷,知道内情的杨文定明白吴超越心思,也向替未来孙女婿分担一些烦恼。便转向江阴知县莫载问道:“江阴县,江阴城中,民间存粮情况如何?你能否号召城内富户再捐一些粮草助军?”

  轮到莫载愁眉苦脸了,苦丧着脸答道:“抚台大人,不是下官不肯尽力。是江阴城里的富户士绅恐怕也拿不出来了。前番江阴大战时,为了筹办练勇,下官就已经号召他们乐捐过一次,后来打退了长毛抚台大人你募兵到镇江参战,他们又捐了一次,这次大人你再回江阴守城,为了招募练勇补强守军兵力,他们又捐了第三次。四个多月三次捐钱捐粮,城外的秋粮又还没有来得及收割入库,让他们再捐第四次。恐怕他们也是有心无力了。”

  杨文定大失所望,只是暗恨新上司怡良乱抽手瞎指挥,破坏他的江阴屯粮大事。那边的台文英却说道:“莫大人,不妨再试一试,你可以直接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愿乐捐,我们可能就要强征了!”

  莫载一听更是心中叫苦,好在吴超越立即反对,说道:“绝不能威胁强征,我们守江阴是为了安境安民。不是为了祸害百姓!而且这么做了,不就等于告诉城外的长毛我们的粮草不足,更加坚定长毛的围城决心?”

  不想被万夫所指的莫载赶紧点头附和,台文英和李添潮等绿营将领却不以为然。还悄悄撇嘴表示不屑,暗骂吴超越是****立牌坊,虚伪之至。倒是赵烈文被吴超越的话提醒,忙转向吴超越说道:“慰亭,既然你不想让长毛发逆通过蛛丝马迹发现我们的粮草状况,那你为什么不想过办法。制造一些假象,让长毛认定江阴城中粮草充足,光靠围城断粮耗不垮我们,诱使长毛改变战术,为我军赢得破敌战机?”

  赵烈文这话又反过来提醒了吴超越,有城防优势在手,吴超越不怕太平军正面攻城,也不怕太平军拿手的地道攻城战术,更不怕太平军用什么投机取巧的办法发起偷袭奇袭,怕就怕太平军学习曾铁桶,用壕沟营垒的笨办法只围不战。而想破解太平军这种笨拙却又正确的战术,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诱使太平军主动改变策略,动起来露出破绽,给吴军练勇一战破敌的机会!

  制造粮草充足的假象无疑是诱使太平军放弃围城的一个好办法,而坑蒙拐骗这方面也从来就难不倒生性不良的吴超越,只稍微盘算了片刻,吴超越马上就对杨文定说道:“祖父,请你立即派人把城里所有的盐巴全买回来,能买到多少买多少,一点不能剩!”

  “买盐?为什么?我们不缺盐啊?”杨文定疑惑的问。

  吴超越不想当着太多的人解释原因,只是催促杨文定赶快行事,杨文定无奈,只能是马上命令莫载去执行此事,吴超越则又赶紧对莫载说道:“莫县令,江阴城里可有什么靠得住的士绅,明天请一个来见我。记住,一定要靠得住的士绅。”

  莫载办事还算得力,派出去差役没用多少时间,就把江阴城中大小店铺里的食盐收购一空,结果自然也造成了城里的盐价飞涨,百姓议论不断,好在食盐虽然重要,却始终没有粮食重要,所以除了给百姓生活制造了一些不便外,倒也没有引起什么动乱。而到了第二天时,莫载又亲自给吴超越领了一个叫黄植生的江阴士绅。

  从莫载的介绍来看,这个黄植生倒是相当靠得住,地主富户出身,秀才功名,做梦都是想考举人中状元,太平军两次攻打江阴期间,都抢了他在城外的庄园,他也先后三次捐钱捐粮帮清军抵御太平军。同时黄植生对吴超越也表现得异常崇拜,一口一个道台大人,看着只有十八岁就当上四品道台的吴超越时,两只眼睛里还尽是星星,正是执行吴超越特殊任务的理想人选。

  许下诺言,说黄植生如果帮着自己把事情办妥,就上表朝廷给黄植生弄个官当当,换得黄植生大喜过望的磕头道谢后,吴超越这才吩咐道:“黄秀才,麻烦你代表江阴士绅出城跑一趟,去见见长毛的伪丞相林凤翔。就说江阴城里现在粮草不足,官府又向民间强征粮食,你们马上就要断粮活不下去了。你们江阴的士绅征得莫县尊的同意,由你做代表出城和长毛谈判。请林凤翔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允许城里的无辜百姓出城投降,自寻生路……。”

  “吴大人,不行!”

  吴超越的话还没说完,莫载就已经傻了眼睛。黄植生更是断然拒绝,大声说道:“吴大人,我等孔孟门生,岂能向长毛发逆屈膝投降?城中粮草不足,我等再捐纳乐输就是了,小生虽然家境平平,却也愿意勒紧裤带,再向王师捐粮五石……,哦不,小生愿意再捐粮食十石!”

  吴超越一听笑了。微笑说道:“黄秀才,你的报国之心,固然可敬可佩,但你怎么不想想,如果城里的粮食真的不足,我怎么会派你去告诉长毛这么重要的消息?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哄骗长毛,为朝廷大军攻破长毛创造战机,明白了没有?”

  黄植生听了先是一楞,然后猛的醒悟过来,拍手笑道:“吴大人。妙计,学生想起来了,三国演义上是有这么一条妙计,袁氏忠臣审配。就用这条计骗过奸贼曹操。”

  拍手赞罢,黄植生又脸色一变,道:“但是审配那一计,好象是被奸贼曹操给识破了,曹贼将计就计,又杀了许多袁军忠士……。”

  “审配那一计失败。是因为袁绍的军队打不过曹贼,但我这里就没有任何问题。”吴超越微笑说道:“我现在所欠缺的,只是一位敢出城替我诓骗长毛发逆的忠勇之士,黄秀才,不知你……。”

  “学生愿往!”黄植生想都不想就磕头说道:“学生与长毛不共戴天,情愿舍死忘生,替道台大人你出城去诱骗长毛,也定然说得长毛伪丞相同意城内百姓出城投降!”

  吴超越听了大喜,先是狠狠夸奖了一通黄植生的精忠报国,然后又给黄植生指点了一些坑蒙拐骗的细节,最后才把赵烈文代笔的书信交给黄植生,派人立即送黄植生出城去和太平军联系。结果也是到了黄植生走后,莫载才满脸苍白的说道:“吴大人,长毛围城,江阴城中粮草不足,你怎么还故意派人去告诉长毛这个情况?”

  “你认为长毛还会相信我的话吗?”吴超越微笑问道:“在江宁时,我三次诈降,长毛三次中计,难道长毛都是傻子,还会再相信我对他们说的话?还会相信我故意泄露的所谓重要军情?”

  莫载终于恍然大悟了,赶紧向吴超越大拍马屁,称赞吴超越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但莫载却还是有点担心,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吴大人,如果长毛真的相信了黄植生的话,或者长毛真的答应让江阴城里的百姓出城投降,那怎么办?”

  吴超越笑笑,答道:“如果长毛不会汲取教训,真的相信城里粮草不足,那我就另想办法再骗他们。如果长毛真的答应让城里百姓出城投降,那更好。”

  说罢,吴超越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道:“那我就真的让老弱妇孺出城投降,省下粮食给军队用。”

  …………

  和吴超越预料的一样,吃过无数大亏的太平军这一次是说什么都不敢再相信吴超越的话了,所以黄植生带着请求百姓出城投降的书信来到太平军营地后,林凤翔虽然亲自接见了他,看完书信后却马上起了疑心。然后林凤翔也没有立即给黄植生答复,只是把黄植生暂留营中,同时赶紧派人去水寨把吴如孝请来商量。

  和林凤翔一样,看完了黄植生带来的所谓百姓请降书,吴如孝的第一反应同样是绝对不能相信,第二反应这一定又是超越小妖的无耻诡计。然后再细一分析吴超越的此举用意,一个可怕的念头也顿时出现在了吴如孝的脑海中,让吴如孝忍不住脱口说道:“难道城中粮草充足,超越小妖有意坚定我们的围城决心,才故意派人骗我们说城里粮草不足?”

  “我也是这么担心。”林凤翔点头,脸色阴郁的说道:“我军围城断路,固然可以切断超越小妖的粮草和弹药补给,但江阴城里如果粮草充足,超越小妖只要坚守不战,迁延日久下去。被拖垮的搞不好就会是我们。”

  吴如孝也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可是我们反复审问过抓到的清妖俘虏,还有向江阴本地的百姓了解情况,他们都说江阴城里的粮仓很小。囤积不了多少粮食啊?现在秋粮又还没有收割,江阴城里的粮食应该不足啊?”

  “但他们并不知道江阴城里的粮食究竟还有多少。”林凤翔提醒道。

  吴如孝沉默,片刻后才说道:“抓舌头!想尽一切办法抓舌头!江阴城里的粮食是否充足,只有现在城里的人才知道,多抓舌头问口供。一定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林凤翔同意吴如孝的这个提议,又说道:“现在我们营里就有一个刚从城里出来的,送信那个使者还没走,但他是使者,对他动刑逼供……。”

  “超越小妖派来的使者,还用得着对他客气?林丞相,超越小妖用使者这招骗了我们多少次?碰上他这样的无耻奸诈之徒,还用得着讲什么仁义道德?”

  吴如孝这话自然注定了黄秀才的悲惨命运,但是还别说,不管太平军将士如何的威逼利诱。严刑逼供,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黄植生居然就一直没有改过口,一口咬定他从来就没见过吴超越,更不是受吴超越指使出城使诈,江阴城里真的粮食不足,他家里已经三天揭不开锅了。但……

  但越是这样,林凤翔和吴如孝就越是不信!他们已经被吴超越的死间骗过不止一次,早就把‘死间’这个兵书名词牢牢记在了心中,那能继续吃亏?继续上当?

  迂腐秀才黄植生的嘴巴撬不开,其他的人却很容易撬开。当天晚上,太平军就抓到了一个从江阴城里跑出来的乡勇,而那个被强征进城助防的乡勇当逃兵的原因很简单——想念他在华墅的老婆孩子,被太平军抓获后也马上跪地投降。还主动交出了武器。

  这个乡勇自然受到了太平军的善待,还得到了林凤翔爱将欧振彩的亲自接见,投桃报李,这个乡勇也把他知道的城内情况向太平军如实坦白——城里的粮食价格确实上涨了不少,但他们乡勇的粮食配给从来没有变过,只是江阴官府前天时突然开始大量收购盐巴。同时他们吃的咸菜也被削减了一半分量。

  “城里不缺粮,只是缺盐?”

  这是林凤翔和吴如孝看到乡勇口供后的第一反应,但是吃亏上当的次数已经太多,林凤翔和吴如孝再是如何怀疑也不敢轻下决断了。可也还好,到了第二天下午时,太平军士兵又抓到了一个悄悄下城到横河捞鱼改善伙食的江阴乡勇,再度证明了之前那个乡勇的口供,林凤翔和吴如孝也忍不住再度动摇,“难道城里真的不缺粮食,只缺盐巴?”

  真正给了林凤翔和吴如孝致命一击的还是在第二天晚上,太平军巡逻队在通往常州的小路上抓到了一条大鱼——江苏巡抚杨文定派遣出城去常州和两江总督怡良联系的信使,还从他身上搜到了杨文定写给怡良的书信!同时那信使还如实招供,说出城去和怡良联系的使者不止他一个人,另外还有一个使者也出了城,和他走了另一条路去和怡良联系。

  赶紧看了杨文定写给怡良的书信后,林凤翔和吴如孝顿时就彻底绝望了,杨文定亲口告诉怡良,说江阴城里的粮食可以支用五个月有余,就是盐巴不足,即便遍收民间食盐也最多只够兵勇支用三十来天,所以杨文定请怡良务必想办法尽快给江阴送来一些食盐,以缓解城里的燃眉之急!同时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再给江阴送来一些火药。

  虽然也不完全算是坏消息,但林凤翔和吴如孝却都是大失所望,因为他们都是金田起义时的老人,当时清军也是瞄准了太平军食盐不足的弱点,拼命封锁盐道,还故意不许清军兵勇随身携带过多的食盐,以免被太平军缴获。但太平军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煮土熬盐吃辣椒的坚持了下来,而城中清军缺盐的情况不仅远不及太平军那么严重,也因为邻近产盐地,想要补充细小轻微的盐巴相对比较容易,所以想靠断盐熬死清军,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别无选择,林凤翔和吴如孝只能是死了困死吴超越的心思,开始盘算其他的破城之策。然后很快的,吴如孝就迟疑着对林凤翔说道:“林丞相,要不然用老办法吧,派土营的兄弟挖地道埋火药,炸开城墙杀进城去收拾超越小妖。”

  林凤翔远比吴如孝迟疑,许久后才说道:“超越小妖的妖兵极难对付,就算顺利炸开了城墙,杀进城里后,恐怕也只是一场苦战恶战。”

  “总远比超越小妖弹药充足时好打。”吴如孝说道:“超越小妖目前弹药不足,我们打得辛苦点还有胜的希望,但是等他从洋人那里买来的弹药洋枪运到了上海,给他的妖兵装备充足了,那我们再想破他,肯定只会付出现在十倍的代价!”

  又犹豫了一下,林凤翔总算是下定了决心,咬牙说道:“叫土营的弟兄立即动手,再有,想尽一切办法,先把超越小妖的弹药多消耗一些!”(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