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八十九章 报仇!

第八十九章 报仇!

  说干就干,刚决定放弃耗时漫长的围城战术,改围城对耗为地道攻城,专门负责挖掘地道的太平军土营将士马上就忙碌了,勘探地脉,挖掘坑道,又以两柱一梁的支护坑道,熟练而又快捷的从地下不断向江阴东门城墙挺进。

  为了掩护地道施工,太平军特地把坑道入口开在一座土山背后,又在环山筑垒,在高地建立炮台,伪装要建立一座大型工事据点,结果还真骗过了包括吴超越和赵烈文在内的清军文武,一度都以为这里的施工是太平军围城工事的其中一部分。

  与此同时,为了消耗吴军弹药减轻将来的攻城压力,林凤翔和吴如孝又绞尽脑汁的布置了一连串的佯攻行动,专门在夜间派出小股军队到江阴城下敲锣打鼓的惊扰,同时又在火枪射程内布置大量的稻草假人,引诱清军开枪射击。但很可惜,这招数只对普通的清军兵勇管用,对以江宁大战旧卒为骨干核心组建的吴军练勇却是毫无作用,假人很快就被吴军练勇识破,清军兵勇遂改用火箭射击,彻底粉碎了太平军的佯攻计划。

  一计不成,林凤翔又生一计,集中民船秘密在夜间南下到江阴运河上游,满载土石又在土石上放上一些粮袋,伪装成运载粮草辎重的船队,令五百老弱士兵操船北上,故意途经江阴西门城下,又令两千士兵到运河口伪装接应,妄图诱使吴超越出城劫粮,也乘机再度试探江阴城里的粮草情况。

  林凤翔这一手再一次骗过了江阴城里的清军文武,包括杨文定都认为这是一个夺粮补给的大好机会,要求吴超越派兵出城劫粮。可惜吴超越却死活不上当,担心粮草有假更害怕这是太平军在试探江阴城里的粮草储备情况,坚决不肯出城,还力劝杨文定和台文英等人也不要派兵劫粮,继续打肿脸充胖子,眼睁睁看着太平军的粮队从江阴城下顺利通过。

  两次都没能骗得吴军练勇开枪。又舍不得拿人命去换吴超越的子弹,林凤翔也只好暂时打消了事先诱使吴军练勇浪费子弹的念头,老老实实的全力布置攻城计划,一边催促土营将士加快施工。一边命令士卒砍伐木材,赶造飞梯和壕桥车等攻城武器。结果这么一来,早就盼着太平军改变战术的吴超越终于生出了疑心了,在收到了太平军大量砍伐木材的报告后,吴超越连帽子都没戴。拉着赵烈文一溜烟的就冲上了东门城墙,举起望远镜向太平军的营地方向张望。

  江宁富庶,土地开发程度极高,稍微平坦点的土地都已经被改造成了农田,太平军想要砍伐木材当然只能往山上找,结果这一点自然方便了吴超越的观察,站在城墙上用望远镜远远看去,香山林区一带太平军人头蚁,到处可见正在奋力砍伐的太平军将士,成根成根的大木和成捆成捆的毛竹不断向山下运输。一目了然。见此情景,吴超越当然是面露喜色,旁边的赵烈文也是大喜过望,忙向吴超越说道:“慰亭,看来你的虚张声势之计成功了,长毛不想围城对耗,想要发起正面强攻了。”

  “有可能。”吴超越点头,但还是不放心的又说道:“但也不能大意,要防着长毛象我一样,也是虚张声势装做要攻城。骗得我们掉以轻心,实际上却继续坚持围城战术,和我们比拼粮草物资的消耗。”

  “那么可有办法甄别?”赵烈文赶紧问道。

  吴超越盘算了片刻,然后才答道:“有办法。重金招募死士化装成百姓出城,假装自愿去给长毛效力,乘机刺探长毛军情。”

  赵烈文一听叫好,催促吴超越赶快行事,吴超越则是连招呼都懒得对杨文定等人打,现场就招募起了敢于化装出城侦察的乡勇。结果也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听到吴超越开出的二十两纹银重赏,马上就有不少乡勇跑出来应征,吴超越则从其中挑选出了两个江阴本地的乡勇,安排他们在夜间出城,又交给了他们不少的侦察技巧,让他们全力寻找太平军是否真要发起攻城的蛛丝马迹。

  吴超越的美梦也做得太好了一些,他这边派遣乡勇出城探察敌情,却不知道太平军那边正在全力寻找江阴粮草情况的情报,也正在不遗余力的抓舌头问口供。所以到了天色全黑时,两个乡勇分头出城后,还没摸到太平军大营的旁边,就已经被太平军埋伏的暗哨发现,一个乡勇被生擒活捉,另一个乡勇则被太平军将士穷追猛打,几次差点被抓到,最后完全是靠着运气才带伤逃回了江阴城下,在同伴的帮助下用绳子逃回城上。

  第二天清晨收到报告后,尽管大失所望,吴超越还是亲自去探望了那个带伤回城的乡勇,好言安慰亲自为他喂药,还当众赏给了他五两银子的慰问金,把那没能完成任务的乡勇感动得嚎啕大哭,挣扎着起身向吴超越连连磕头,哭泣着说道:“谢吴老爷,谢吴老爷,小的没用,没能混进长毛的营地里,你还这么待小人,小人就是当牛做马,也报答不了你的大恩。”

  纯粹就是为了收买人心,让其他的江阴乡勇死心塌地的给自己卖命,吴超越当然不希奇那乡勇的由衷道谢,亲手搀起了他又假惺惺的安慰了几句,然后就要离开。而那乡勇更是感激感动,又突然想起一事,忙说道:“吴老爷,请等一等。”

  “什么事?”吴超越停步回头问道。

  “吴老爷,小的昨天晚上也不是完全没有什么异常,只是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那乡勇如实答道:“昨天晚上小人被长毛追杀时,跑错了路经过长毛的炮台背后,看到有许多长毛正在推送什么东西,但是他们都没打火把,小的又没敢停步,所以小的没看清楚他们到底在运什么。”

  吴超越的脸色变了,然后吴超越也没迟疑,马上就喝道:“走,随我上城墙,指给我看。你是在什么地方看到长毛在偷偷运送东西!”

  在同伴的搀扶下,那乡勇挣扎着随吴超越上到了江阴城墙,也马上指出了他无意中看到太平军正在秘密运输物资的位置——就是那座被吴超越误以为是太平军围城工事支撑点的土山背后!确认了这点后,吴超越终于恍然大悟了。心头的一块大石也顿时落地,大喜之下,吴超越向吴大赛吩咐道:“大赛,马上拿二十两现银,赏给这位兄弟!”

  吴大赛乖乖掏钱。那乡勇却惊喜得根本不敢相信,讪讪说道:“吴老爷,小的没有办成你交代的差使,不敢收啊。”

  “谁说你没办到?”吴超越开心笑道:“你不但办到了,还超额完成了,收下吧,这是你应得的。”

  说罢,料定太平军已经开始挖掘地道的吴超越也没迟疑,马上就按照张继庚教给自己的地听法,命令江阴乡勇在城内沿城墙每隔百步挖掘一个三丈半左右的深坑。又找来许多的大水缸,埋在深坑中,挑选耳音灵敏的士兵下坑测听。

  尽管按规矩来说吴超越无权直接指挥江阴乡勇,但是有榜样在前,吴超越的命令还是被江阴乡勇立即严格执行,而工事完成后,水缸也安放完毕后,下坑监听的清军兵勇便很快惊叫了起来,“有声音,真的有声音!是挖土的声音。距离好象还不远了!”

  确定了这点,还大概确认了太平军的地道位置,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得多了,不要说赵烈文马上就提出了好几个收拾太平军地道的歹毒主意。就连打仗本事稀松平常的参将台文英都提议道:“吴大人,长毛埋火药炸我们,我们也埋火药炸他们,在他们的地道顶上埋上火药,等他们挖过来就引爆火药,把这些长毛活埋在地道里!”

  “埋火药炸不死多少长毛。最好是用毒烟熏!”杨文定更狠,目露凶光的说道:“准备好柴草、巴豆、砒霜、硫磺和火油,挖地道连通长毛的地道,点火放烟熏!把所有的长毛都熏死在地道里!”

  “抚台大人妙计!”马屁声四起,除了吴超越外,在场的清军文武没有一个不是阿谀谄媚,齐声称赞杨文定的悲天悯人,菩萨心肠,江阴县令莫载还迫不及待的要去收集砒霜巴豆等剧毒药材。

  吴超越很冷静的叫住了莫载,然后对杨文定说道:“祖父,以孙婿之见,我们不应该破坏长毛的地道,应该让长毛把地道挖成,埋下火药炸毁城墙,然后再发起反击。”

  “为什么?”杨文定和台文英等人都傻了眼睛。

  “因为长毛爆破城墙的同时,肯定还要发起突袭和蚁附攻城。”吴超越答道:“我们如果提前破坏了长毛的地道,不管是用什么办法发起反击,最多不过杀死几百个长毛兵,只是伤长毛的皮毛,伤不了长毛主力的筋骨,也改变不了敌强我弱的局面。”

  “但我们如果故意让长毛的爆破得手,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吴超越指出道:“长毛爆破得手,为了破城必然要不惜代价从缺口处杀进城内,同时发起蚁附攻城增加胜算,也掩护他们的突击队进城。这么一来,我们只要立即发起反击,就可以杀死数量众多的长毛精锐,让长毛主力伤筋动骨,也为我们的全面反击创造战机!”

  觉得未来孙女婿的话有道理,杨文定先是点了点头,然后迟疑着说道:“慰亭虽然言之有理,但这么做,是不是太危险,如果长毛借着机会真的杀进城内,就算我们把他们给杀出去,也肯定损伤不小啊?”

  “没关系,我们只要提前做好准备就行。”吴超越答道:“抓紧时间修建一道栅栏,呈半圆形包围住长毛的地道入口,栅栏内建一道羊马墙防弹,栅栏外多立鹿角拒马,再挖一条深壕保护羊马墙和栅栏。这么一来,长毛就算杀进城内,我们也可以凭借工事优势把他们想怎么杀怎么杀。”

  “还有,如果觉得不保险的话,我们也可以效仿长沙大战时的官军守城战术,在城墙上提前准备好大量沙袋,必要时填补城墙缺口,不给长毛继续进城的机会。”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过吴军练勇的强大战斗力,杨文定和台文英等人肯定接受吴超越的这个相对比较冒险的提议,但就是因为知道吴军练勇能打,还有考虑到城里的粮草问题。杨文定盘算了许久。终于还是点头说道:“好吧,就这么办!尽量多杀长毛,让长毛知道我们的厉害!”

  经过仔细的测量和精心安排后,在吴超越的亲自指挥下。江阴军民百姓很快就行动了起来,先是包围着太平军的地道出口挖掘一道漫长深壕,用挖壕所得泥土在壕沟后面修筑了一道齐胸高的羊马墙,又在羊马墙的前方修建了一道栅栏,栅栏前方密布距马鹿角。最大限度防止太平军越过深壕冲击栅栏和羊马墙,保护躲在羊马墙后开枪射击的清军士兵。同时吴超越又用多余的泥土在几个要害处修筑了几座高台,让吴军狙击手可以躲在高台上尽情射击太平军士兵。

  为了不让城外的太平军察觉异常,吴超越宁可夜间施工进度慢点也不许多打火把灯笼,同时包围圈内的民房吴超越也没有拆除——只是拆了可以防弹的院墙,又在房梁上或者阁楼上藏了许多洒过硫磺的柴草和火油壶,到时候只要随便射上几支火箭,打上几发苦味酸炮弹,那躲在房子里的太平军自然是乐子要多大有多大。

  还别说,这么劳民伤财的事还真没让杨文定和吴超越破费多少钱粮。因为之前吴超越已经派人买光了市面上的食盐的缘故,极度缺盐的江阴百姓全都要求用盐巴代替工钱支付,那些房屋被征用的百姓也乐意拿盐巴代替部分补偿款,手里根本不缺盐的杨文定和吴超越再大把大把的挥洒食盐后,施工进度自然是飞快,才用了不到一天时间,城内工事就已经基本建成,并且在不断的加固中。

  同一天夜里,负责地听的清军士兵不但清楚听到了太平军在城墙下的挖掘声,还隐约能听到太平军士兵的口号声。消息报告到吴超越的面前后。得张继庚指点已经十分熟悉太平军用兵习惯的吴超越也马上断定,太平军第二天如果发起佯攻,那么他们的真正总攻,就肯定是在第三天的清晨。还肯定是黎明曙光时分!

  太平军的这个习惯确实没有纠正,第二天上午,林凤翔和吴如孝果然派遣大约三千兵力的军队向江阴东门发起了多次佯攻,战事虽然不是十分剧烈,却是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了天色全黑,攻城手段则是火枪对射配合火烧城门。用壕桥车搭建临时桥梁,运载柴草到城门下举火烧门,还多少给江阴城门造成了一些威胁。

  早就知道太平军是在佯攻,吴超越自然没舍得浪费打一颗少一颗的击针枪子弹,还连相对比较充足的卡宾枪子弹都舍不得消耗,毫不要脸的让吴军练勇抢过清军士兵的火绳枪迎战,配合弹药勉强可以自制的米尼枪还击,同时指挥清军兵勇泼水下石,迟滞和阻挠太平军烧门,应对有方,丝毫不给太平军以任何的可乘之机。

  吴超越知道太平军的作战习惯,太平军这边也总结出了一些和吴超越交战时的心得经验,其实早在发现城墙上火枪发射频率缓慢的时候,林凤翔和吴如孝就已经明白吴超越根本没出全力,正在拼命节约他从洋人那里买来的纸壳子弹。但是知道这点也没用,吴超越死活不肯出全力,林凤翔和吴如孝也不可能为了消耗吴超越的子弹,故意派大量士兵到城下白白送死。所以破口大骂了吴超越的狡诈无耻后,林凤翔和吴如孝也只能是抓紧时间往江阴城墙下运送火药,铺设导火线,还有就是全力准备明天发起的全面总攻。

  天色全黑后,太平军终于收兵回营,辛苦了一天的吴超越却根本不敢休息,赶紧连夜调兵遣将布置防御,准备迎接第二天的真正恶战。同时吴超越又要求清军兵勇和自军练勇五更初刻起床吃饭,带足干粮饮水,五更三刻前赶赴预设阵地备战。

  对此,杨文定和台文英等人都多少有些担心,担心吴超越对太平军的总攻时间判断失误,太平军提前发起进攻杀了江阴守军一个措手不及。吴超越则露齿笑道:“放心,错不了。从长沙到武昌,又从武昌到江宁,长毛每一次都是在清晨卯时发起爆破攻城,他们也要时间准备,尤其是也需要时间秘密运送火炮和调整炮位,轰击城墙增强爆炸效果,发起突袭时更需要微光照明,所以长毛的总攻时间绝对是五更后的卯时,绝不会有错!”

  就好象太平军也是由吴超越指挥一样,第二天清晨的卯时正,朦胧曙光中,江阴东门的南段处,突然响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如雷巨响,城外也几乎同时响起火炮轰鸣声,十余发炮弹先后命中摇晃中的江阴城墙,不堪重负的江阴城墙在巨响中轰然倒塌,露出了一个不下五丈宽的缺口!

  “得手了!”

  早就在盼着这一刻的林凤翔重重一挥手,向前方率领突击队的部将汪一中大喝道:“汪一中,率军突袭!为北王六千岁报仇!为所有惨死在超越小妖枪下的天国兄弟报仇!”

  “报仇!”由六百精兵组成的太平军突袭队勇士齐声怒吼,声若春雷。(未完待续。)

  PS:  上山打老虎新书《庶子风流》,喜欢后宫的朋友不容错过。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