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九十二章 乐极生悲

第九十二章 乐极生悲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对吴军练勇来说,江阴这一仗的激烈程度绝对要超过当初的江宁突围战,当时吴军练勇面对的敌人虽然远比现在多,但当时吴军练勇人人拿的都是高射速的击针枪,弹药也比较充足,可以强力有效的压制太平军的冲锋。而现在黄大傻这个营的吴军练勇手里拿的却全都是卡宾枪,射速比较慢又容易后膛漏火,对太平军的冲锋压制力度不够,被太平军冲到近前的次数大增,继而也只能是被迫与太平军展开最为残酷的刺刀白刃战。

  激战中,压制不住太平军的冲锋突袭,配备的手雷弹又少得可怜舍不得随便乱用,黄大傻麾下的吴军练勇也只能是端起刺刀和太平军正面硬拼,连捅带砸的太平军士兵刺刀见红,太平军将士的白刃战经验丰富,吴军练勇的训练严格又有战术配合,棋逢敌手厮杀天昏地暗,如火如荼,中刀中枪的惨叫声闷哼声此起彼伏,喊杀声不绝于耳。

  肚子上已经中了一枪的黄大傻伤口一直在渗血,但即便如此,性格憨直的黄大傻仍然还是端着刺刀接连捅翻了两个对面敌人,口中不断大喊的也是稳住阵形,扎稳阵脚,不许后退一步。还是到了对面敌人大量聚集时,黄大傻才终于扔出一枚手雷炸散敌人,而后又拔出左轮枪连续开枪,杀退了专门冲着他来的太平军人群。

  势头稍受遏制,但已经总结出了不少与吴军交战经验的太平军将士同样是死战不退,那怕没有机会冲散吴军刺猬阵也仍然死死以白刃战缠住吴军练勇,为后续援军近身争取时间,而林凤翔也毫不犹豫的一口气又投入了两个营的兵力,加固加深对吴军刺猬阵的包围。率军作战的太平军将领更是个个身先士卒,带着麾下将士冲杀不休,红着眼睛与吴军练勇生死相拼。

  吴军练勇的伤亡数字迅速上升。空心刺猬阵几乎被压迫成实心阵,但江阴那边还是没有半点出动援军的迹象,黄大傻口里也一直在不断大吼,“挺住!挺住!不要忘了洋鬼子是怎么打的。我们汉人难道连洋鬼子都不如?杀!给我杀!”

  憨直归憨直,黄大傻打仗也不是全然不会用脑子,当太平军的后续援军上来轮换作战人群大量聚集时,黄大傻就突然大吼道:“有手雷的,每人一颗。给我扔!”

  吼叫着,黄大傻再次扔出一枚手雷,有资格装备手雷的吴军什长哨长也扔出了一枚枚手雷,三十来枚手雷先后向四面八方飞出,发出一声声巨响,也爆发出一阵阵恐怖的冲击波,太平军将士惊叫着东倒西歪,惨叫不绝。每一名吴军练勇却都在心中万分遗憾,因为他们手中总共就只八十枚手雷,又已在此前的战斗中用了一些。这样的攻击顶天能打出两波,不然的话,就算手里全都拿的是卡宾枪,吴军练勇也丝毫用不着害怕对面敌人。

  遗憾无用,乘着太平军被炸乱的机会,吴军练勇立即发起反冲锋夺回阵地空间,刺刀捅刺配合左轮枪连续开枪,杀得太平军将士连连后退,总算是重新稳住了一度摇摇欲坠的阵形。

  在远处看到这一情况,林凤翔当然是窝火万分。立即大声催促士兵继续冲锋,绝不能向后退却前功尽弃。而旁边的吴如孝却是忧心忡忡,赶紧对林凤翔说道:“林丞相,超越小妖的战术已经非常明确了。就是用这支妖兵勾出我们的主力,以有备对无备和我们展开决战。再这么打下去只会正中超越小妖的下怀,我们必须另外想办法。”

  “另外想什么办法?”林凤翔没好气的反问道:“难道要现在就退兵?继续长超越小妖的威风?”

  “稍微示弱,也不算什么坏事。”吴如孝飞快说道:“现在退兵,撤回去我们还有工事可依,就算超越小妖倾巢来战我们也有把握挡住他。但再这么打下去,超越小妖突然出兵,战事一旦不利,我们再想撤回去就没那么容易了。运气稍微差点,说不定我们的营防工事都得被我们的败兵给冲垮了!”

  知道吴如孝说得有道理,林凤翔确实有些动摇,然而就在这时候,远处的江阴东门那边却突然传来了喧哗声音,紧闭的城门开启,队列整齐的吴军练勇大步出城,迅速越过护城河在城外列阵。见此情景,林凤翔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大吼道:“打旗号,让黄益峰马上冲锋,不要给超越小妖列阵的机会!”

  旗号打出,率军一千五百在江阴东门城外列阵的林凤翔部将黄益峰也没迟疑,马上大声下达冲锋命令,他麾下的太平军将士也知道一旦让吴军练勇列好战阵只会更难对付,闻令下全都发足冲锋,吼叫声顿时响彻天地。然而很快的,黄益峰和他的部下却又突然看到……

  二十支古怪的铁管突然在四十名吴军练勇的保护下越阵而出,一尺多长的铁管黑黝黝的没有多粗,由一名吴军练勇双手拿着按在地上,看上去似乎毫无威胁,但是很快的,太平军将士却又看到,另一名吴军练勇突然把什么东西放进了那些铁管里。再然后……

  再然后,当然是原始掷弹筒的炮弹第一次在战场上炸响了,二十枚内装苦味酸的炮弹呈抛物线飞出,带着白烟落入太平军人群中,剧烈的爆炸声也紧随着接二连三的响起。与之相伴的,当然又是火光四射,弹片乱飞,躲避不及的太平军将士不是弹片射中,就是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还有特别倒霉的被苦味酸火焰烧燃衣服毛发,惨叫声接连不断,冲锋队型也顿时一片东倒西歪。

  知道吴超越的主力肯定无比难打,黄益峰虽然惊骇却也没有慌张,只是大声催促士卒继续冲锋,不给吴军练勇重新装填炮弹的机会。可是黄益峰很快就绝望了,一轮炮弹打出后,吴军练勇竟然马上又往那些黑铁管里装上了新的炮弹,轻响声中。那些炮弹居然马上又飞上了半空,准确打进太平军的人群中,再次发出阵阵可怕的爆炸声响。

  “超越小妖的火炮会连发?!”

  无数太平军将士难以置信的惨叫了起来,黄益峰本人更是脸色苍白。心中下意识的闪过这样的念头,“这一仗,又输定了!”

  确实是输定了,在吴军练勇突然使出的原始掷弹筒面前,本来就畏吴军如虎的太平军将士再无斗志。冲锋间为了避弹队形自行散开,还有许多人开始掉头往后跑。而乘着这个机会,首先出城的吴军练勇已然排好了战斗队列,以击针枪掩护好了掷弹筒队,后面的练勇源源不绝的出城,迅速补强战阵,再到太平军士兵冲到面前时,不再留力的吴军练勇迅速纷纷扣动扳机,打出珍藏多时的击针枪子弹,眨眼间就打退了队形大乱的太平军。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军歌声也在吴军阵中响起,军歌嘹亮,队列整齐的吴军练勇形似游龙,源源不绝从城内向城外开拔,以炮营为先锋,迅速在城排出了一个品字形战阵,吴超越则把自己那面张牙舞爪的吴字大旗列在了最前面,亲立旗下发令进攻,三个营的吴军练勇高唱军歌,大步前进。气势汹汹杀向已经被黄大傻营队成功诱出营外的太平军主力。

  考验林凤翔和吴如孝指挥能力的时刻到了,虽说兵力方面太平军还占着绝对优势,但是蓄势已久的吴军主力面前,一向勇冠三军的林凤翔却彻底动摇了。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和吴超越打这场决战。吴如孝更是一再苦劝,“林丞相,不能犹豫,超越小妖这次出击非同小可,我军准备不足,仓促决战把握极小。还是先把军队撤回去,回营去采取守势才最把稳。”

  迟疑了约有半分钟,林凤翔终于还是一跺脚,下令鸣金收兵退军回营,并且立即布置撤退顺序和殿后队伍。然而令林凤翔和吴如孝都大吃一惊的是,他们的鸣金铜锣才刚一敲响,正在前方和吴军黄大傻部苦战的一千多太平军竟然都马上发足向后飞奔,撤退时仓促得就好象吃了败仗一样,露出胆气早怯的败象。而已经只剩下了两百多人的吴军练勇在黄大傻的指挥下,竟然端着刺刀毫不犹豫的发起了追击,驱逐着数倍于己的太平军败兵为前锋,直接向着林凤翔的旗阵杀来。

  为了避免旗阵被自家败兵冲乱,怒不可遏的林凤翔立即下令对着自家败兵开枪,然而把自家败兵打得四散逃亡后,林凤翔却又张口结舌的看到,已经伤亡惨重的吴军练勇竟然脚步丝毫不停,顶着太平军的枪林弹雨继续冲锋不止,还刚到五十米内就马上抛出了剩下的所有手雷,炸乱了太平军的火枪队,继而乘机冲进乱军中和太平军展开刺刀见红的白刃战。

  很清楚这时候带头逃亡只会导致军队彻底崩溃和混乱,林凤翔硬着头皮催军上前迎战,和两百多名吴军练勇缠斗在了一起。然而随着吴军主力的迅速逼近,两百多吴军练勇越战越勇,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太平军将士却是越打越心慌,队伍中不断出现逃兵,反倒出现了被吴军练勇打垮的念头。

  看情况不妙,吴如孝只能是赶紧一拉林凤翔要他赶紧走,林凤翔坚决拒绝,吴如孝则大吼质问林凤翔是不是想当韦昌辉第二?将来还想不想再找回这个场子?挨了训斥的林凤翔这才一咬牙一跺脚,掉转马头向营地撤退。

  兵败如山倒,看到林凤翔都带头逃命了,已经开始被吴军练勇压着打的太平军中军瞬时崩溃,从上到下都是撒腿向来路逃命,连累了两旁队形严整的太平军队伍也是一片大乱,将领士卒再无战心,全都是争先恐后的向营地逃命。黄大傻率领的吴军练勇则紧咬住太平军中军的屁股不放,紧紧追杀不止,后面的吴超越也下令全军加快前进,去抓太平军仓促回营的难得战机。

  汹涌的败兵人潮迅速淹没了太平军的各处营门,你推我搡间,即便是光线充足的白天,都有无数的太平军将士被同伴践踏致死,伤兵尸体填满护营壕沟,冲垮栅栏把鹿角拒马踩成碎片,林凤翔和吴如孝再是如何呼喊阻止都毫无作用——命令声被彻底淹没在了巨大的喧哗声中。

  战机难得。吴超越果断命令掷弹筒队跑步前进,把炮弹倾泻到太平军人群头上,结果也正如吴超越所愿,又挨了这么一下后。原本就乱成一团的太平军败兵人群更是变成了无数的没头苍蝇,你争我夺的逃命期间冲垮更多的营防工事,继而又冲垮了无数太平军的营内设施。再到吴军主力杀到太平军营前时,曾经形如铜墙铁壁的太平军营门处早已是一片坦途,铺满了层层叠叠的太平军将士尸体。

  见势已极。林凤翔也彻底死了凭借中军营地坚守的心,听取吴如孝的建议直接冲着水寨去了,许多聪明的太平军将士则跑得更快,更多的太平军将士则是在营地内到处乱跑。吴超越挥师追杀,势如破竹的直接拿下太平军中军营地,还亲手砍倒了林凤翔的丞相大旗,吴军练勇则不断开枪捅刀,拼命扩大战果。

  这时,看到胜局已定,台文英和李添潮等清军将领也带着绿营兵勇来拣便宜了。大打顺风仗砍杀太平军败兵间比吴军练勇还更狠更猛。最为贪功的台文英还乘着吴军练勇专心搜杀营中残敌的机会,带着绿营兵直接杀向了太平军的水寨码头,甚至还喊出了活捉林凤翔的狂妄口号声。可惜……

  可惜却被做困兽之斗的太平军抽了一个满地找牙,已经无路可退的太平军将士在码头上殊死反抗,转眼间就把战斗力为负的清军绿营打得抱头鼠窜,然后乘机抓紧时间登船往江心逃命。冲了两次都被太平军杀退,台文英也没了办法,只能是赶紧派人去向吴超越求援,请吴超越赶紧带军队过来帮忙。

  也是到了收到台文英的求援时,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吴超越才恍然大悟的醒味过来。一拍脑门大叫后悔,然后才赶紧带着吴军练勇杀向码头。可是这么做已经太晚了,不要说林凤翔和吴如孝早就已经上到了战船逃走,就连太平军的精锐战兵都已经大部分登船。吴军练勇再是如何对着码头开炮开枪,所杀死杀伤的也都是未及上船的太平军二线士卒,看似斩获颇丰,实际上对太平军伤害不大——得百姓支持,这样的二线炮灰太平军可是想怎么拉就怎么拉。

  没能成功取下林凤翔和吴如孝的首级,吴超越当然是大叫后悔。然而看着正在向上游逃命的太平军船队,吴超越嘴上倒是叫后悔了,心里则是在冷哼,“林凤翔,我这次可是故意饶了你一命。别让我失望,以后多为我杀点八旗寄生虫,不然你就是对不起我!”

  即便在最后关头悄悄手下留情,吴军练勇这一战的斩获仍然还是让杨文定等满清官员欣喜若狂,仅是首级就砍下了近四千颗,俘虏超过三千,缴获火炮十五门,粮草辎重无法计数。同时因为太平军主力败退得太过突然的缘故,林凤翔和吴如孝甚至还来不及撤回占据无锡县城的军队,清军只要迅速封锁住狭窄缓慢的江阴运河,就可以把无锡那支太平军孤军变成瓮中之鳖,又一场大捷等于是唾手可得。

  值得一提的是,吴超越用来诓骗林凤翔和吴如孝的那个迂腐秀才黄植生竟然还活着,还正好被吴军练勇救出,再被带到吴超越面前时,黄植生还跪在吴超越的面前放声大哭,连连磕头说道:“吴大人,小的没招,小的什么都没招!长毛再对小生如何的严刑拷打,小生都没有改过口,坚持说江阴城里已经断了粮!”

  “知道知道。”吴超越笑着说道:“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铁骨头,不错,以后你跟我混吧,我会尽量提携你的。”

  安抚好了痛哭流涕的黄植生,到了天色全黑吴超越收兵回城时,杨文定自然是亲自率领全城文武官员到城门前迎接吴超越的凯旋之师,还一见面就对吴超越说道:“贤孙婿,打得好!捷报我已经写好了,明天就用六百里加急送到京城,向万岁为你请功。”

  吴超越笑笑,刚想主动开口把功劳分一份给杨文定时,不曾想远处却突然奔来几骑,为首的骑士还大声表示他的身份,说他是御前侍卫景寿,还是咸丰大帝派来的宣旨钦差。杨文定不敢怠慢,赶紧拉着吴超越等人跪地接旨,谁知景寿刚一拉开圣旨就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江苏巡抚杨文定督师镇江期间,畏战怯敌,屡催不进,临阵之际又首先逃命,致使镇江兵败,丧师辱国,着即罢去江苏巡抚一职,押赴京城交部议罪!钦此!”

  景寿还没把圣旨念完,杨文定就已经彻底瘫在地上了,正指望杨文定这个顶头上司为自己挡灾的吴超越听了也是有些焦急,赶紧开口说道:“钦差大人,杨抚台确实在镇江打了败仗,但他那是实力与长毛发逆相差太远,输了又是情有可原。还有,我们今天又打了这么大一个胜仗,难道还不足够抵消他的镇江兵败之罪?!”

  景寿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先看了看左右,小声提醒了吴超越赶紧谢恩,然后才走到吴超越的面前,低声说道:“吴大人,小的是肃中堂的人,肃中堂要我告诉你,镇江这次败得太惨,皇上龙颜震怒,朝廷又不可能动向荣、和春和邓绍良他们,所以他对杨抚台的事也是有心无力,望你体谅他的苦衷。但吴大人你也可以放心,杨抚台到了京城,肃中堂还会再想办法救他,绝不会让他被判得太重。”

  吴超越哑口无言,其实吴超越心里也非常清楚,以杨文定江宁和镇江战场上的表现,咸丰大帝就算把他砍了也绝对没冤枉他,只不过希望杨文定能替自己遮风挡雨吴超越才力保他,现在实在保不下来,吴超越也是毫无办法。

  顿了一顿后,景寿又低声说道:“还有,吴大人,你上那道请求军饷的折子,因为僧格林沁和麟魁他们搞鬼,皇上不但没答应,还有不太好的口谕要我带给你。这里人多,皇上口谕我就暂时不宣了,等到了僻静的地方再说。”

  要换了寻常的大清官员,听到景寿这么说就算不被三魂吓飞六魄,也非得提心吊胆心惊肉跳不可,惟有吴超越例外,听到景寿这么说,吴超越还悄悄撇了撇嘴,心道:“狗屁口谕!野猪皮家的口谕,在我这里就是狗屁!老子就不信了,他野猪皮九世现在敢把老子给罢了?!”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