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九十三章 养贼自重

第九十三章 养贼自重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咸丰大帝确实没罢吴超越的官,但是让景寿带来的所谓口谕的语气也非常不善。

  “皇上口谕,宁镇守巡道吴超越跪接!吴超越,朕叫你进兵镇江,你竟然还敢对朕要银子?朕先后给了你十一万两银子,你还觉得不够?你自己说,你才给朕办出了多少团练,给朕打了几个胜仗?要银子,没有,先把长毛杀几千来再说!钦此!”

  复述完了咸丰大帝的所谓口谕,怕吴超越误会,景寿忙又说道:“吴大人,你的军饷和别人比起来,是要少上许多,但向荣、琦善和周天爵他们带的毕竟是旗兵和绿营,你办的是团练,军费饷银按理来说应该是在地方上自行筹措。由朝廷给你支付军饷,一旦开了这个先例,各地团练也向朝廷伸手要钱要粮,朝廷如何应对得了?所以僧王爷和麟魁他们用这个借口反对朝廷拨给你军饷,肃中堂就算想帮你说话也没办法。”

  吴超越板着脸不说话,其实吴超越并不缺军饷银子,越来越富庶的上海有的是富商士绅愿意捐钱捐粮给吴超越办理团练保卫上海,但是一想到自己付出这么多牺牲打了这么多代价,从满清朝廷那里弄到的银子却远不如向荣、琦善和周天爵等草包蠢货,吴超越就气不打一出来——太不公道了!

  察言观色见吴超越神色不善,景寿便又主动说道:“吴大人,肃中堂也让下官给你带了一句话,你如果真的缺银子,大可以自己想办法弄银子,只要不违国法,用什么办法都行,朝廷那边,他会给你想办法。绝不会再让僧格林沁和麟魁他们捣你的乱。”

  压根不知道肃顺这个承诺有多重要,吴超越只是闷闷不乐的点头,随口谢了肃顺对自己的照顾,旁边的赵烈文却是眼睛一亮。忍不住露出了一些喜色。陪着吴超越刚把景寿送走,赵烈文还不顾吴超越已经快要累垮,迫不及待的就一把拉住了吴超越,飞快说道:“慰亭,好事啊。有肃中堂答应给你帮忙,你这次就算想不发财都难了。”

  “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吴超越打着呵欠疑惑问道。

  “肃中堂让你自己想办法弄银子,又答应帮你在朝廷上活动,这等于就是给你发财的机会啊!”赵烈文兴奋的说道:“这么好的机会,慰亭你怎么就不想想如何好生利用,反倒还唉声叹气的?”

  “如何好生利用?”吴超越确实累得不行,连脑子都难得开动,只是直接问赵烈文。

  “办法多的是,我这会已经想到了两条。”赵烈文竖起了两个指头,说道:“第一。请肃中堂让皇上和朝廷允许你以盐代饷!盐税有多重要我就不说了,朝廷对私盐也一向查得极紧,但你如果求得朝廷准许你捆盐自卖,换取军饷,等于就是开辟了一条源源不绝的财源,从今往后,你就再也不用为军饷发愁了!”

  坚持着盘算了片刻,觉得赵烈文说得很有道理,吴超越这才点了点头,又问道:“那第二个办法呢?”

  “第二个办法不是我想出来的。是我四姐夫周腾虎长期以来的一个心愿。”赵烈文又说道:“请朝廷准许你自铸银元,借口为了向洋人购买武器方便,还有赚取利润充当军饷,让朝廷准许你在上海开办银元铸造局。把市面上的杂银收上来铸造成与洋人银元等值的大清银元,让你既方便和洋人交易,又可以从中牟取暴利。”

  吴超越在经济上并不擅长,但是铸币权有多重要吴超越还是懂的,所以吴超越也没犹豫,点了点头就打着呵欠说道:“好主意。按你的想法,把这两个办法写成折子和给肃中堂的书信,景寿回京的时候让他顺便带回去。我太累了,得休息了。”

  说罢,吴超越还真累得连眼皮都再睁不开,最后还是赵烈文亲手把吴超越给搀回了房休息。

  身份和环境不同了,不管再怎么累,吴超越都不敢象以前那样一觉睡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了,第二天天才刚蒙蒙亮,吴超越就赶紧爬了起来办理各种事务,而第一件事则是去景寿的钦差行辕探望已经罢免了官职的杨文定。结果让吴超越颇心酸的是,才一个晚上没见,杨文定仿佛就象苍老了十岁一样,还一见到吴超越就是老泪纵横,吴超越无奈,只能是好言安慰于他,承诺一定想办法为他求情,也一定请景寿在北上路上好生照顾他,好说歹说才让杨文定稍微安静了下来。

  稍微冷静后,杨文定当然又想起他孙女和吴超越的亲事,忙抹着眼泪向吴超越问道:“慰亭,你和老夫孙女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说这话时,手里已经没有了交换筹码的杨文定语气里都已经带上了一些哀求,而吴超越虽然很想赖帐反悔,但脸皮毕竟没有厚到那个地步,所以吴超越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请祖父放心,孙婿一定会尽快派人到定远去与岳父商定婚期,尽快把你的孙女迎娶过门。至于祖父你的其他家眷,你也可以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饭吃,我就绝不会让他们饿着。”

  听到吴超越这话,曾经与老吴家斗得死去活来的杨文定当然忍不住又是老泪纵横,哭哭啼啼的只是向吴超越道谢。吴超越无可奈何的继续安慰时,赵德辙、台文英和莫载也先后来到了景寿的钦差行辕探望杨文定,也是乘着这个机会,吴超越赶紧与众人商议起了江阴今后以谁为首,结果让吴超越颇意外的是,官职比自己高的赵德辙和台文英竟然都主动退位让贤,表示愿意听从吴超越的指挥,让吴超越接管江阴城防和城里的粮草军队。

  推辞不过众人的好意,吴超越也只好暂时挑起了这个担子,结果正当吴超越与众人商议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时,门外又突然有人来报,说是新任两江总督怡良派遣游击邓良辅率领两百兵勇押送食盐抵达江阴,请吴超越和赵德辙等江阴大佬去处置。

  有些哭笑不得的带着江阴众官去见到了怡良派来的邓良辅时。结果还真被吴超越给猜中了,杨文定派出的两个信使果然有一个侥幸抵达了常州府治武进城,见到了驻扎在那里的两江总督怡良,怡良还真的相信了江阴城里只缺盐不缺粮的鬼话。就真的派人给江阴送来了一百石食盐和一些火药。

  哭笑不得把真相告诉了怡良的部将邓良辅后,白跑了一趟的邓良辅也没介意,恭维了吴超越一番后还让人押来了一个太平军俘虏,说是他在运盐路上抓到的,还从他身上搜到了林凤翔命令无锡守将谢长沙弃城突围的书信。同时那俘虏交代林凤翔就只派了他一个信使,所以谢长沙那边很可能还不知道太平军主力已经败逃的情况。

  既然已成孤军的无锡太平军还没有跑,对吴超越来说光复无锡的一场功劳自然是唾手可得,然而就在吴超越大喜的时候,邓良辅却又拿出了一道书信,说是两江总督怡良写给吴超越的亲笔信,还是叙旧的私信,吴超越听了自然一楞,疑惑说道:“怡制台和我叙旧的书信?我没见过他啊?”

  “吴大人,你是没见过我们怡制台。可他认识你,还和你爷爷吴大人很熟。”邓良辅谄媚的说道:“吴大人可能有所不知,鸦片战争时,林文忠公蒙冤被罢去官职后,怡制台他接任两广总督后,不但林文忠公就住在怡制台的家里,你的祖父吴大人也是继续为怡制台担任通译,所以怡制台不但知道你,还和你的祖父小有交情。”

  翻了翻白眼,心说如果不是老子现在混得这么好。你怡良能把我放在眼里?但是能和主管两江军事的怡良打好关系,无疑也是好事一件,所以吴超越也只能是赶紧大叫原来还有这事,然后接过了怡良的叙旧书信细看。不过书信的内容却没什么营养,怡良除了介绍他和吴健彰的昔日往来情况后,再有就是以吴超越的长辈自居,希望能和吴超越尽快见上一面。

  盘算了片刻,为了讨好怡良,吴超越还是叫赵烈文替自己给怡良写一道书信。请怡良亲自率军出征无锡,与自己会师无锡城下共同攻城——然后自然是顺手把功劳分一份给怡良,以做讨好。

  赵烈文一口答应吴超越的要求,接着却又说公务太多暂时没时间动笔,好在这事不急,吴超越也没勉强,只是赶紧派人设宴款待,然后又忙着去接管江阴政务军务,安抚伤兵和组织百姓清理战场,很快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最后,还是到了吃午饭的时候,赵烈文才逮到和吴超越单独说话的机会,叫吴大赛守住房门不让外人偷听后,赵烈文直接向吴超越问道:“慰亭,你真的打算和怡制台联手去攻打无锡?”

  “当然。”吴超越一边嚼着饭菜一边点头,含糊着说道:“杨文定倒台,新的江苏巡抚上任前,我的顶头上司就只有怡制台了,不把他捧好点,说不定他就会扛不住向荣和琦善他们的压力,逼着我去宁镇战场当炮灰了。”

  “慰亭,如果你这么想,那你就错了,还是大错特错!”赵烈文冷笑说道。

  “什么意思?”吴超越又被赵烈文弄得一楞,忙问道:“我怎么错了?”

  “你一旦拿下无锡,怡制台不但不会感谢你,相反还有可能真的把你派到宁镇战场上去当炮灰!”赵烈文冷冷说道:“慰亭你怎么不想想?你光复了无锡,镇江以东就再没有了长毛威胁,你的军队也空闲了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向荣和琦善这些钦差大臣能不马上盯准你,逼着怡制台派你去宁镇战场当炮灰?到时候仗你打、人你死,功劳是向荣和琦善的,你乐意看到这样?”

  吴超越脸色一变,顿时呆住,这才想起了这个重要问题——自己只要闲下来,琦善和向荣这些钦差就肯定会马上盯上自己!

  “慰亭,你是军事天才,也是洋务天才,但你在官场上确实还需要一些磨练。”赵烈文指出道:“你该不会连养贼自重这句话都没听说过吧?当年吴三桂为了留在云南当土皇帝,向洪承畴请教办法。洪承畴就直接告诉他——不可让云南一日无事!你如果不想到宁镇战场当炮灰,想让朝廷更加注重你,唯一办法也是不可让镇江以东一日无事!”

  “只有留下无锡这股长毛,怡制台才有名正言顺的借口拒绝向荣和琦善他们抽调你到宁镇参战!你向朝廷请求以盐代饷。自铸银元,才有可能得到皇上和朝廷的批准!”

  盘算了片刻,吴超越突然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做?”

  “两个办法,一是夸大贼情,二是叫苦!”赵烈文沉声答道:“夸大贼情。把无锡这股吹嘘得越厉害越好,甚至可以故意派绿营在他们面前打一两个败仗。叫苦,上折子说你在江阴大战中损失惨重,士卒死伤过多,弹药消耗一空,人缺粮马缺料军缺饷,把你困难夸大十倍!反正有江阴大捷在手,你还怕朝廷为你久久夺不回无锡而降罪?他们真要降罪,你就向朝廷要援军,叫朝廷的援军来打无锡城!”

  慢慢点了点头后。吴超越又迟疑着说道:“但是怡制台那边,他离无锡也不远,很清楚无锡长毛的情况啊!”

  “哈哈哈哈哈!”赵烈文放声大笑了起来,然后笑着低声说道:“慰亭,你在这方面还真是实诚啊!故意把无锡长毛留下,难道对他怡制台就没有好处?无锡那股长毛对你来说,反手可灭,根本不足为惧,但是把他们留下,从苏杭湖州运来的军粮。就必须在无锡下游上岸,改走陆路到无锡上游重新装船运往镇江,其中可以做多少手脚,捞多少油水。怡制台就看不出来?”

  “还有。”赵烈文的声音更低,狞笑道:“把无锡这股长毛留下,怡制台就不用担心朝廷和皇上把苏南的兵勇抽调一空,有军队在手,怡制台就不用他的治下安全,更用不着担心象杨抚台一样。被朝廷逼着率军到宁镇战场参战,去受向荣和琦善的鸟气还背黑锅!”

  说到这,赵烈文又微微一笑,低声补充道:“另外还有一点,琦善当年背着朝廷和洋人签订《穿鼻条约》,当时这件事就是怡制台向朝廷揭发的,为了这事琦善差点丢了脑袋,和怡制台早就结下了不共戴天的死仇!在这样的情况下,怡制台能不防着琦善利用手里的钦差权力整他,能不琢磨着离琦善越远越好?”

  又沉默了许久,吴超越才叹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我在这些方面,确实太缺经验和城府,你说得对,无锡这股长毛确实不能歼灭,必须把他们留下!”

  稍微盘算了片刻,吴超越吩咐道:“惠甫,那这样,你替我写信给怡制台,语气尽量尊敬些,然后告诉他,就说无锡这股长毛非同小可,贼将谢长沙更是长毛名将,勇冠三军有万夫不挡之勇,我的军队在江阴大战中又损失惨重,弹药消耗一空,实在无法出兵把无锡长毛歼灭,只能是暂时先派五百绿营到无锡城外牵制长毛,能帮着他打下无锡就打,实在打不下来就帮助他护送粮草越过无锡运往宁镇战场,请他务必要体谅我的苦衷。”

  “长进得真快,连暗示都会了。”赵烈文笑道:“相信以怡制台的聪明才智,一定会非常高兴的接受你这个晚辈的请求,答应让你在江阴驻扎休整,等待弹药补给。”

  “还不是你这位老师教得好?”吴超越笑着回答道:“成天和惠甫你呆在一起,我就是想不学坏点都不行啊。”

  被赵烈文料中,吴超越的书信被快马送到了武进城后,官场老吏怡良果然是高高兴兴的接受了吴超越的请求,一边派遣千余兵勇到无锡城外和吴超越派出的绿营会师,保护运河航道,一边亲自提笔上书,把无锡城里的一千多二线太平军夸张为近四千人,也随便吹嘘了太平军名将谢长沙一通,让大清朝廷和咸丰大帝都知道不是怡制台和吴超越不想拿回无锡城,只是客观情况太过困难,无锡城里的太平军太过厉害,所以才没办法。

  其实也用不着吴超越和怡良过于吹嘘无锡太平军,林凤翔率领的太平军主力被吴军练勇击溃后,许多没能上船逃生的太平军将士几乎都选择了南下逃往无锡城,去投靠驻扎在这里太平军谢长沙部,给谢长沙补充了不少可战之兵。而谢长沙也是一个死脑筋,明明知道林凤翔和吴如孝已经跑了,却因为没有收到突围命令,同时也因为水陆道路都已经被清军封锁的缘故,断然拒绝了一些部下提出的弃城突围建议,选择了死守城池等待援军,有意无意的成为了一颗扎在了运河咽喉的大钉子。

  于是乎,很快的,向荣、琦善等钦差大臣催促怡良和吴超越尽快夺回无锡的命令就雪片一样的飞进了武进城和江阴城,但怡良和吴超越却是心照不宣,异口同声,“没武器,没弹药,没兵,没军饷,无锡长毛太厉害,打不过,拿不回来!如果你们不信,可以自己出兵来打无锡长毛!”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