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九十五章 恶客师弟

第九十五章 恶客师弟

  如果不是刘丽川喝醉了酒闹了一次事,吴超越率领吴军练勇撤回上海休整完全可以算是一路无话。

  事也不算太大,不满吴超越撤消刘家军的番号,心里又藏着其他隐事,再加上又多喝了些绍兴黄,刘丽川便借着酒劲在船上大骂了起来,骂苍天对他不公,骂伙食不好,骂坐的船太烂,也指桑骂槐的骂吴超越忘恩负义剥夺他的兵权,重用只会念几句酸诗破文的赵烈文和周腾虎,还谁都劝不住。

  当吴超越阴沉着脸出现在甲板上时,刘丽川还不知足,还不肯闭嘴,逼着吴超越下令把他绑到了桅杆上醒酒,让江风把他吹了一夜。而经过此事后,吴超越和刘丽川也彻底的撕破了脸皮,吴超越开始盘算把刘丽川撵到绿营去当把总,乘机把他赶出上海;刘丽川则把对吴超越的不满升级为仇恨,寻思如何报仇雪恨。

  这么一点小事并没有影响到吴军练勇的撤军速度,离开江阴两天后,吴军船队顺利抵达上海,和上一次在吴凇江的民用码头上靠岸。而与上次从江宁回来不同,这次因为一直保持着上海联系的缘故,吴凇江码头上终于没人再指着吴超越大叫鬼来了,相反还有许多的上海文武官员和富商士绅在惠征率领下来到了码头迎接吴超越,恭喜吴超越再一次凯旋班师,也再一次御敌于松江之外,让他们可以在上海高枕无忧,安享生活。

  来迎接吴超越的还有一些外国洋人,老熟人麦都思一见面就对吴超越大叫遗憾,说是英国公使文翰博士前几天才回了香港,临行时都还遗憾没能和吴超越见上一面。吴超越对此倒是没怎么介意,只是低声向麦都思打听文翰与太平军联络的结果,麦都思则低声答道:“没谈成什么实际内容,太平天国那边虽然答应允许我们英国人自由通商,但是却要求我们英国向他们进贡,被文翰博士断然拒绝了。”

  “进贡?”吴超越差点没笑出声来。追问道:“神父,你不是太玩笑吧?太平天国要你们向他们进贡?”

  “我也认为太平天国的人是在开玩笑,但事实确实是这样。”麦都思无奈的摊手,笑着说道:“还有。听陪同文翰博士到南京访问的传教士说,太平天国信奉的所谓拜上帝教也很奇怪,和我们西方的所有教派都完全不一样……。”

  吴超越和麦都思的窃窃低语被美国人布朗打断,和往常一样,人高马大的布朗一见面就给了吴超越一个熊抱。扯着大嗓门说道:“亲爱的吴,看来我向上帝的祷告起了作用,你果然胜利的平安回来了!怎么样?我卖给你的卡宾枪,是不是比普鲁士人的灌·肠枪更好用?”

  “各有所长吧。”吴超越苦笑答道:“这次江阴大战,你卖给我的卡宾枪确实起了很大作用,不过我的朋友,很抱歉,我暂时不需要再采购卡宾枪了,倒是左轮枪想要再买一些。”

  “没关系,吴。现在你就算想买卡宾枪,我暂时也拿不出现货了。”布朗的表情十分得意,说道:“吴,你的朋友比你更有眼光,他昨天已经把我好不容易从培里将军那里弄来的卡宾枪全部买走了。”

  “我的朋友把你的卡宾枪全买走了?”吴超越一楞,疑惑问道:“我那个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元度·李,用中国的叫法就是李元度。”

  布朗随口解释,说是他担心吴超越在江阴大战中需要枪支补充,就提前从培里率领的美国舰队里弄来了两百支卡宾枪和配套的弹药刺刀。以便正在打仗的吴超越随时应急,谁知前些天突然有一个叫李元度的中国人找到布朗,说他是吴超越的朋友,要买吴军练勇使用的卡宾枪。开始布朗还有些想给吴超越留着,但收到了吴超越已经打完仗并且已经开始撤回上海的消息后,布朗便把那两百支卡宾枪和配套的弹药刺刀全部卖给了那个李元度。

  听了布朗的解释,吴超越当然是越听越糊涂,打破脑袋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叫李元度的人,同时吴超越心里也难免有些不舒服——操!外国朋友还能替老子考虑。提前替老子准备应急用的弹药武器,你这个叫李元度的明知道我在和太平军打仗,还一定要买光这些武器,如果我真的急着要补充武器应急怎么办?

  心中暗生不满,吴超越也随意看了看旁边的人群,想看看那个李元度到底是谁,结果却无意中看到了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吴超越的心里也马上一跳,下意识的想要张口呼喊,好在强行忍住,而那人明显也发现吴超越已经看到了她,赶紧压低头上的斗笠,转身去了远处的渔船聚集处。

  勤于公务的吴健彰倒是没来码头迎接宝贝孙子凯旋,但吴超越心里很清楚——这个老买办绝对比任何人都急着见到自己,所以与众人约定好了在第二天举行庆祝宴会,又匆匆安顿好了军队后,吴超越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海关衙门去给吴老买办磕头。

  亲手搀起了宝贝孙子,吴老买办的欣慰笑容发自肺腑,拍着宝贝孙子的肩膀只夸孙子给自己争气,又迫不及待的问起满清朝廷这次给吴超越升了什么官,而当得知吴超越没要官职只要了以盐代饷和自铸银元两个奖励后,吴老买办还发了一通脾气,呵斥道:“糊涂!我们吴家缺钱么?你缺银子老夫会替你想办法,你还想朝廷伸什么手?要官,一定得要官!你的官越高,老夫就越高兴!记住,以后再打了什么胜仗,一定要想方设法的乘机升官,在京城里走门路缺银子,只管找老夫开口就是了!”

  呵斥归呵斥,宝贝孙子这么争气,吴老买办当然是骂都舍不得多骂,早早就吩咐从人回家布置宴席给宝贝孙子接风洗尘,还提前交代了不许请任何人,打算只和宝贝孙子聚一个晚上。然后还没到下班时间,吴老买办就难得偷懒了一把,把公事交给部下,自己则领着宝贝孙子一起回家吃饭。

  知道吴家祖孙肯定要好生相聚。连赵烈文都知情识趣的留在了营地里没有跟来,同样住在上海城里的惠征也没来凑热闹,但是有些人就是喜欢不长眼,吴家祖孙才刚回到家里连屁股都没有坐稳。吴超越也还没来得及向七位年轻貌美的小奶奶行完礼,门外就有人突然递来了拜贴,说是有人想要求见。吴健彰听了大发脾气,喝道:“不见,老夫的孙子好不容易才回来。老夫今天不管什么人都不见!”

  “老爷,不是拜见你的,是拜见孙少爷的。”门子畏畏缩缩的说道:“他说他叫李元度,字次青,是孙少爷的同门师弟,想要拜见孙少爷这位同门师兄。”

  “李元度?我的同门师弟?”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的吴超越又是一楞,然后吴超越迅速醒悟过来,道:“难道是老师在湖南收的新学生?请他进来吧。”

  在吴老买办不满的目光中,抢先买光卡宾枪的李元度终于被领到了吴超越的面前,结果让吴超越哭笑不得的是。年纪明显已经三十好几的李元度在向自己行礼时,竟然自称师弟,称吴超越为师兄,也坦然承认他确实是曾国藩回到湖南丁忧后新收的门生。吴超越慌忙纠正他的称呼,苦笑道:“兄长千万别这么叫,你的年纪可比我大得多,应该我称你为兄才对。”

  “先入师门者为长。”李元度在这方面倒是很乖巧,恭敬说道:“吴大人先入师门,自然是师兄,小生虽然贱齿稍长。但后入师门,只能为师弟。”

  扭不过李元度的坚持,年仅十八的吴超越也只好以师兄自居,请李元度落座又问起他的来意。李元度则坦然相告,说他奉了曾国藩的命令来上海采购武器,还按照曾国藩的要求,专门买了吴军练勇现在装备的洋枪,同时曾国藩还有一封书信要李元度当面呈交给吴超越,所以听说吴超越凯旋回到上海后。李元度就马上跑来拜见吴超越了。

  曾国藩书信的内容毫无营养,除了叙旧和恭喜学生屡建奇功外,再有就是希望能够早日与吴超越师徒联手大破长毛,再剩下就是教导学生精忠报国给满清八旗当好奴才之类的废话。吴超越看得无趣,又见李元度没有主动告辞的意思,就只能是随意问道:“次青,你这次来上海采购武器,情况怎么样了?”

  “就只买到了一些美利坚国的洋枪,还有其他西洋国家的洋枪样品。”李元度回答得很坦白,说道:“本来恩师是打算让我采购武装一个营的洋枪,但是租界的洋枪差不多被师兄你给买光了,剩下一点洋人也要留下自卫,所以小弟连半个营的武器都没有买到。在这一点上,还请师兄你多多帮忙。”

  听出李元度话里的弦外之音,吴超越皱眉盘算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次青,不是我不想帮你,是我现在弹药也很紧缺,打不下无锡被迫撤回上海休整,就是因为弹药不足。这样吧,我拿一百支美利坚国的洋枪和配套的刺刀给你,请你带回去送给恩师,算我的一点微薄心意,请他千万不要嫌弃。”

  说罢,吴超越又赶紧补充道:“但是次青,丑话说前面,子弹我是一颗都拿不出来了,这次江阴大战,我的子弹差不多都打光了,就算剩一点也必须留下预防万一。”

  虽然不是很满意吴超越献给曾国藩的弟子礼,但好歹不算是白跑一趟,所以李元度还是赶紧向吴超越道了谢,然后又提出请吴超越允许他带来的二十名湘勇住进吴军营地,学习洋枪的操作运用,吴超越再次一口答应。

  宴席已经准备好了,可李元度还是没有告辞意思,吴老买办和吴超越又不好意思下令逐客,也只能是满肚子不乐意的邀请李元度入席用饭。结果李元度倒是毫不客气在老吴家蹭了一顿山珍海味了,可是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个不长眼的恶客后,吴老买办却发了脾气,“这个叫李元度的,怎么连点眼色都不长?也不想想你才刚回来,我们祖孙有很多家里话要说,就是赖着不走?”

  吴超越同样有些不满李元度的死皮赖脸,但是没办法,做了师兄就必须得有点师兄样,所以吴超越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赶紧把吴老买办搀进后房,与这个对自己好得无法再好的买办祖父互叙别来之情,亲手侍侯他更衣洗漱,期间也乘机提出了想把烂泥扶不上墙的刘丽川撵出上海的想法。而吴老买办一听走狗敢对自己的宝贝孙子呲牙,顿时也是勃然大怒,马上就答应吴超越的要求,祖孙叙谈到了半夜方散。

  回到上海的吴超越其实比在前线还忙,迎来送往、安抚士卒、补充兵员、采购弹药、开发武器、办理实业和抚恤探望阵亡士卒的家眷。各种各样的事堆积如山,期间还得开始着手办理以盐代饷和自铸银元这两件经济大事,连续好几天都是一天到晚忙得脚不沾地,连去和处女寡妇傅善祥联络感情都找不到时间和机会。

  但即便这样,不长眼的师弟李元度却还是又跑来找了一次吴超越的麻烦——想从吴超越手里要一些手雷。手雷本来就严重不足的吴超越本想拒绝,可是情面难驳,不得已,吴超越也只好答应送给曾国藩一百枚手雷——当然,是黑火药手雷,还是黄胜负责的上海兵工厂自产的手雷。爆炸后产生的碎片远没有英国产的多。

  吴超越松了口,再一次敲诈成功的李元度这才心满意足,也顺便向吴超越说道:“慰亭,顺便说一件事,我打算明天就走了,我知道你忙,所以你用不着去送我,我们师兄弟以后有缘再聚。”

  “你明天就走了?”吴超越随口问道:“怎么不多留几天?我是刚回来实在太忙,一直没机会和你好生聚聚,多住几天吧。我尽量抽空和你好生畅谈一番。”

  “多谢师兄好意,但不必了。”李元度答道:“船我已经雇好了,明天上午巳时正出发,向洋人买的武器弹药也已经装船。请师兄在巳时前把手雷送到码头交给我就行了。”

  “坐船?”吴超越一楞,忙问道:“你要走水路回湖南?长毛现在已经控制从九江到镇江的江面,你的船怎么可能过得去?”

  “多谢师兄关心,但小弟当然不敢走长江这条路。”李元度拱手道谢,也是随口说道:“小弟打算走吴淞江这条水路先到苏州,然后经过太湖到宜兴登岸。然后走陆路把武器送回湖南。”

  吴超越松了口气,先是叮嘱了李元度在路上一定要千万小心,接着又答应在明天上午巳时前派人把手雷送去吴凇江码头交给李元度,李元度这才千恩万谢的告辞回去准备出发。然而看着李元度离去的背影,吴超越心里却觉得很有一些不是滋味,既不爽李元度打着曾国藩的旗号从自己手里弄走不少军火,又更担心一件事,心中暗道:“记得曾剃头的湘军好象在武器装备方面不怎么样,卡宾枪烂归烂好歹也是后装枪,子弹也是定装弹,射速远超过火绳枪,这要是让曾剃头尝到了后装枪的甜头,将来大量装备了,那太平军不就是更难把他怎么样了?”

  担心也没办法,就算吴超越反悔不送手雷和卡宾枪,人家李元度也已经在美国人那里买到了卡宾枪,所以吴超越也只好把这件事暂时抛在脑后,集中精力又去忙碌其他的事。而很凑巧的是,新拿起的一道公文,恰好就是关于吴军练勇采购鲸鱼肉的公文,看到鱼字吴超越自然是马上就想起了一个人,心里也马上就生出了一个念头,暗道:“她会不会还在那里?”

  深藏在心中已久的思念突然浮上了心头,搅得吴超越心中一片大乱,彻底的坐立难安。随手在鲸鱼肉的采购预算上批了一个同意后,吴超越干脆借口憋得太久,换了一身便衣,只领了吴大赛一人去吴凇江的码头游荡,既散步解闷,也期盼奇迹能够出现,让自己能够与那个思念已久的人再见上一面。

  随着大量的难民涌入,吴凇江码头的热闹程度早非往常可比,几座码头处都是人头涌动,想要走上码头都难,不得已,吴超越只能是领着吴大赛在岸边随意走动。而期间吴大赛也再没象往常那样的动不动就怂恿吴超越去逛妓院上花船,还多少有些长进的主动发表起了一些关于军事的意见,假设上海如果发生战事,应该在什么地方布置什么样的防御。

  注意着岸边的大小渔船,有口无心的和吴大赛扯谈着,就在快要失望的时候,朝思暮想的那个戴着斗笠的熟悉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吴凇江岸边,吴超越开始还以为自己是思念过甚看错了,可是看到那人迅速退回到了一条带蓬的小渔船上后,吴超越才终于确认——自己没看错!

  激动之下,吴超越直接向那条渔船快步冲了过去,后面的吴大赛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却也还算乖巧的大声喊叫,只是悄悄握住了腰间的左轮枪紧紧跟上。而吴超越也还算理智,再是激动也始终没有叫出那人的名字,只是跳上了那条小渔船,冲着蓬布蒙盖的船舱里说道:“有没有人?我要买鱼。”

  看出情况不对,吴大赛硬把吴超越拉到旁边,用身体护住吴超越,吴超越则再次重复了刚才的问题,又过了片刻后,船舱里才终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想买什么鱼?”

  “啊!这声音是……?”

  同样对这个声音十分熟悉的吴大赛差点没喊出来,吴超越则心情激动难当,迫不及待的一把拉开遮盖船舱的布帘冲了进去,然后吴超越也马上就傻了眼睛,一把雪亮的尖刀,已经指在了吴超越的胸膛处。同时那熟悉的声音还低声喝道:“别动,否则宰了你!”(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