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九十六章 好人师兄

第九十六章 好人师兄

  “别动的人是你!把刀放下!”

  周秀英用尖刀指住吴超越胸膛的同时,大有长进的吴大赛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拔出左轮枪,飞快指住了周秀英,末了同样认识周秀英的吴大赛还微笑说道:“周姑娘,我劝你放聪明点,你的刀再快,也绝不可能快得过我的火枪。”

  周秀英不吭声,就好象没听到吴大赛的话一样,化过装的脸庞上毫无表情,一双明亮的美目只是死死盯着吴超越。吴超越则神色平静,看清狭小的船舱中只有周秀英一个人后,吴超越还向吴大赛吩咐道:“大赛,把枪放下,出去等我。”

  “孙少爷,你开什么玩笑?”吴大赛大吃一惊。

  “没事,世妹不会杀我。”吴超越摇头,又冲周秀英说道:“世妹,你也把刀放下行不行?你知道我不是来抓你,我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

  周秀英不说话,只是刀尖不断颤抖,吴超越看出她的动摇,便主动伸手按住她的刀背,慢慢的把她的刀按了放下,然后吴超越才又吩咐吴大赛暂时出去。吴大赛也犹豫了一下,瞟见吴超越腰上同样插着左轮枪,吴大赛这才乖乖退出船舱,小心守在了舱门前。

  船舱中安静得连一根针掉落都能听到,过了不知多少时间,吴超越突然笑了笑,还直接笑出了声,笑道:“世妹,说来还真怪,咱们认识也有一年多了,面也见过不少,但是象今天这样单独面对面的说话,居然还是第一次。你说,我们这是什么缘分啊?”

  “谁和你有缘分?我和你有什么缘分?”周秀英毫不客气的反问。

  “谁说我和你没有缘分了?”吴超越微笑说道:“且不说我们那些恩怨纠葛,一次又一次阴错阳差的相遇,单就阿源叔和你爹想撮合我们,我们就是前世修来的缘分。”

  周秀英的脸有些泛红,好在脸上涂着颜料看不出来,悄悄吸了一口气后。周秀英努力板起俏丽脸庞,故意语气生硬的说道:“那是我爹瞎了眼!还有,你和我当时,也谁都没有答应!”

  “那是我和你赌气。”吴超越苦笑说道:“男人都爱点面子。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回绝我,我能说点硬话找回面子?再说了,后来你帮我给洋神父送信那次,我也当面对你说过,如果我们能够重来。当时我一定会一口答应!”

  周秀英的羞涩终于无法掩饰了,微微扭开了头,道:“我帮你给洋人送信,也是我瞎了眼,而且对我来说,就算那次事可以重来,我也绝不会答应。”

  “没关系,只要我答应就行,你不答应也没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你不答应,我只要把你爹给捧好了,不怕他不点头。”

  吴超越露出了无赖脸嘴,又自吹自擂道:“而且你也亲眼看到了,去年那个在码头上占你口头便宜的公子哥,现在已经是什么模样了。所以我相信,你就算那时候不肯答应,现在也肯定是一千个乐意,一万个愿意。”

  “呸!你做梦!”

  周秀英唾出了声。然后把脸扭得更开,还不由自主的补充了一句,“再说了,你现在还用得着看上我?你的身边。不是有一个更漂亮的了?”

  “我身边有一个更漂亮的?”

  吴超越一时没反应过来,询问原因时周秀英却拒绝回答,好在又回忆了一下后,吴超越终于想了起来,拍额说道:“想起来了,你是说傅善祥吧?我上次从江宁回来的时候。在黄渡那一带,你好象见过她。”

  周秀英不吭声,不承认也不否认,吴超越则赶紧解释道:“世妹,你误会了,我和她没什么,她是我在江宁救的人,而且她还是一个望门寡,没圆房就死了丈夫,你说以我爷爷那脾气,怎么可能答应让我娶她?”

  说罢,吴超越急忙又把自己和傅善祥的事对周秀英仔细说了,又赌咒发誓说自己连傅善祥的一根小指头都没有碰过,如果有半句假话就天打五雷轰——当然,傅善祥主动碰吴超越的不算。

  还别说,听了吴超越的这番解释介绍,周秀英感觉就象解开了一个心头的疙瘩一样,说不清楚是欢喜还是轻松,脸上也不由露出了开心神情。吴超越察言观色,突然扑上来一把抱住了周秀英,周秀英大惊间下意识的想要举刀,吴超越却早有准备的一把紧紧握住她的右腕,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世妹,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心里最牵挂的女人就是你。嫁给我吧,我想办法让官府取消对你的通缉,就算我现在已经不能给你正妻的名分,我也可以不娶正妻,只对你最好!”

  听到吴超越这话,周秀英几乎都有一些心动,反抗的力气也不由小了一些,吴超越一看有机会可乘更不客气,马上就开始强吻周秀英的耳垂和脸庞,左手还迫不及待的摸到了周秀英的胸脯上。可惜这下子却坏了事,几乎都已经动摇的周秀英感受到了那触电的感觉,一度迷茫的心思陡然清醒,毫不犹豫的抬脚重重一脚跺在吴超越的脚背上,然后一把推开吴超越,举刀护在胸前,涨红着脸说道:“臭淫贼,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马上就宰了你!”

  嬉皮笑脸的又想去抱周秀英,被利刀坚决挡住后,吴超越也只能更加嬉皮笑脸的说道:“世妹,你这是何必呢?我对你是真心的,你犯的事严格来说也不算大,我随便找个借口给你活动一下,解除官府对你的通缉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多谢,但不必了。”周秀英的态度异常坚决,说道:“我和你不是一路人,满清朝廷横征暴敛,荼毒百姓,我和我爹都发誓一定要推翻这个朝廷!现在你是满清朝廷的狗奴才,我是要推翻这个朝廷的反贼,我们之间只有不共戴天,不会有男女之事!”

  “其实我和你是一路人。”

  吴超越在心里叹了一句,开始盘算是否应该把自己的真正打算告诉周秀英,谁知周秀英又补充道:“还有,我和我爹也已经决定了。我们要去无锡投奔太平军!下次我们再见面时,还是只会在战场上!”

  “你要去无锡投奔太平军?”吴超越惊讶问道。

  “没错!”周秀英点头,略略有些咬牙的说道:“姓吴的,你不要忘了。正是你害得我和我爹无家可归,成天象老鼠一样的东躲西藏!听说谢师帅是第一个打败你的天国名将,我爹就马上决定去投奔他,我也要去!”

  吴超越忍俊不禁,差点没笑出声来。但周秀英却铁了心要粉碎吴超越对她的不轨之心,又说道:“还有,我也已经定亲了!所以,我们之间永远不可能了!”

  “你定亲了?和谁?”吴超越这次终于大吃一惊。

  “他叫徐耀,对我很好。”周秀英不敢去看吴超越的眼睛,只是板着脸说道:“我们到了无锡,就马上正式成亲!”

  “我不准你去!”吴超越脱口说道:“更不准你嫁给其他人!”

  “你拦不住我。”周秀英冷笑说道:“我知道你带着洋枪,我也知道我的刀没你的枪快,但我可以保证,我挥刀的速度。绝对比你拔枪的速度更快!聪明的话,咱们各走各的,不然的话,了不起就同归于尽!”

  说罢,周秀英还向吴超越亮了亮刀,以示警告。对周秀英动了真感情的吴超越则是心灰意冷,无力的摇头说道:“你用不着说什么同归于尽,你知道,我不会杀你,更舍不得杀你。但我就只想劝你一句。别去投奔太平军,他们成不了事,你爹在青浦聚众抗粮,你只是从犯。我有把握替你开脱罪名。但你如果去投奔了太平军,我再想替你脱罪洗白,就再没那么容易了。”

  “用不着你替我脱罪。”周秀英冷冷说道:“我说过,我要推翻残暴**的满清朝廷,所以我不用你替我脱什么罪,我也一定会去投奔太平军!”

  吴超越苦口婆心的再劝周秀英不要走上这条不归路。但周秀英却根本不听,还又催促道:“你走吧,你如果不想和我同归于尽,就马上给我走!你如果想抓我,那你就尽管放马过来,我奉陪到底!”

  吴超越如果真是这个时代的人,倒是肯定会动手把周秀英强行留下了——先抓起来一逞心愿,然后再交给满清朝廷也勉强算是一个小功劳。但是很可惜,吴超越却偏偏是个穿越者,比周秀英更痛恨更厌恶满清朝廷的穿越者。所以犹豫了许久后,吴超越终于还是在周秀英的一再催促下,慢慢转过身去掀布帘。

  见吴超越真的转身离开,周秀英心中不但没有半点轻松欢喜,相反还尽是万分的失落,嘴唇几次微动,想要挽留吴超越……

  吴超越突然停住了去掀布帘的动作,盘算了片刻后,吴超越忽然又转过身走向周秀英,周秀英大惊下赶紧又举刀时,吴超越却极力压低了声音,说道:“明天上午巳正,有几条船会在这个码头出发,到苏州进太湖,横穿太湖到宜兴登岸。那几条船上装的,全是湖南官员在上海向洋人买的枪支弹药,除了水手外,只有二十名丁勇护卫!”

  “你说这些干什么?”周秀英满头雾水,根本不明白吴超越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想你死在别人手里。”吴超越脸色严肃,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你一定要去投奔太平军,我不拦你,但是上战场太危险,我又不能随时去救你。你如果能把这些武器拿到手,不但有了自保的本钱,你和你爹在太平军那边,说话声音也可以大一些,更没有人敢随便欺负你。”

  周秀英恍然大悟了,痴痴看着吴超越,心中起伏澎湃,彻底乱成了一团麻。吴超越则又把李元度船队的路线和时间对周秀英复述了一遍,还告诉周秀英自己明天将要派人给这支船队送点军火,方便周秀英分辨那几条军火船。然后吴超越也没说告辞,直接就转身出了船舱,领着吴大赛下船离去。

  在舱门前目送吴超越离开,周秀英的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哽咽着喃喃道:“谢谢,……世兄。还有,我有件事……,骗了你。”

  垂头丧气的离开吴淞江码头时。吴超越就没说过一句话一个字,吴大赛也十分乖巧的一直没有吭声,还是走到了人流稀少处,吴大赛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孙少爷。既然你这么喜欢她,她对你又不是没意思,那你怎么不把她直接带回家?”

  “她不愿意,我有什么办法?”吴超越没好气的反问道。

  “我觉得她只是嘴上不愿意。”吴大赛说道:“你和她在船舱里呆了那么久,她一直没把你怎么样。这还不够证明她心里有你?既然她心里愿意,就算她嘴上不愿意,只要你把她硬拉回家,把生米直接煮成熟饭,你看她还敢嘴硬不?”

  吴超越的脚步突然顿住,脸上神情呆滞,半晌后吴超越又突然骂道:“你这个狗东西,刚才你怎么不说这个主意?”

  说罢,后悔万分的吴超越还马上又提着左轮枪掉头跑回了码头,路上不断盘算该用什么借口把周秀英在大庭广众下抓回自己家里。但是很可惜。周秀英那条渔船早已离开,吴超越左寻右觅也找不到,也只能是拍着脑袋懊悔,“蠢!我真是太蠢了!怎么就没想过把她硬拉回去先上了,然后她就不敢反水了?!”

  …………

  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第二天清晨,吴超越亲自带着全副武装的吴军练勇押送军火来到了吴凇江码头,还道吴超越是亲自来给自己送行的李元度感激不尽,却全然没有察觉吴超越嘴上说着一路顺风,一双贼眼却始终在不断搜寻旁边的人群。然而令吴超越大失所望的是。周秀英这一次没再出现。

  再接下来的情况十分简单,包租着五条民船沿吴凇江逆流而上,因为一路都是清军控制地,李元度的军火船队行进得倒是十分顺利。到了苏州进太湖时也是平安无事。然而到了横穿水天相连的太湖的时候,该来的事果然还是来了,天色才刚入黑,密集枯萎的荷叶深处,突然冲出了好几十条小渔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包围了李元度的船队。未及近舷便土枪土炮一起对着李元度船队乱放,仓促出舱应战的湘勇措手不及,顿时就被打死打伤了好几人,操纵船只那些普通水手更是大呼小叫,乱成一团。

  尽管李元度从湖南带来的湘勇也奋勇抵抗,但护卫人数太少却成了李元度船队的致命伤,被敌人连砍带捅又硬拖下水的一番激战下来,五条满载枪支弹药的民船被敌人抢走四条,仅有李元度的座船靠着手雷开路,侥幸杀出重围逃出生天。

  好不容易摆脱了敌人的追击后,终于回过神来的李元度却自行跳进湖中投水自杀,被水手硬拉回了船上后,李元度却挣扎着又要投水,又是哭又是喊,“放开我!放开我!恩师要我买的武器弹药,师兄送我的洋枪,都被人给抢走了,我还有什么脸去去恩师和师兄?!让我死,让我死,我没脸再去见他们了!”

  李元度在船上哭喊震天,痛不欲生。周立春和徐耀等青浦起义军的残部却是在远处的湖面上放声大笑,捧着刚缴获的洋枪刺刀爱不释手,周立春还不断大笑道:“有见面礼了!有见面礼了!带着这些见面礼去无锡拜见谢师帅,包管谢师帅会亲自出城迎接我们!以后我们在谢师帅的军队里,说话也可以大声一些了!”

  抚摸着脸上的伤疤,心里幻想着将来如何用这些洋枪找吴超越报一枪之仇,徐耀突然注意到了正端坐在甲板一旁若有所思的周秀英,月下看美人,本就对周秀英垂涎三尺的徐耀心中更是爱慕,用带着讨好的语气说道:“贤妹,你这次可是为伯父立下大功了,没有你打听到的准确消息,我们那来这么大的收获。”

  周秀英嗯哼答应,并不开口说话,那边周立春则好奇问道:“秀英,你到底是怎么刺探到这么重要的消息?还这么准确?”

  “运气好而已。”周秀英淡淡答道:“恰好听到押船这些清妖在我鱼摊旁边议论这些事,所以我才赶紧派人给你送信,让你做好准备。”

  “不愧是我的乖女儿!”

  心里本来就高兴,周立春笑得当然是更加大声,大笑过后,周立春还凑到了周秀英的身边,低声说道:“乖女,你也不小了,徐兄弟对你本来就有意思,这次又是他第一个杀上清妖的船,第一个砍死清妖,勇不可挡。你是不是……?”

  “过段时间再说。”周秀英还是婉言拒绝,说道:“现在我只想如何加入太平军,如何和谢师帅一起杀长毛,暂时还不想考虑这些事。”

  不知是第几次拒绝了与徐耀的亲事后,周秀英又把目光投向了东面的上海方向,心中轻轻说道:“谢谢,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等到下一次和你见面的机会。”

  回想着唯一一次与吴超越单独相处的情景,周秀英还轻轻抚摸了自己曾经被吴超越无耻亲吻的脸颊,心中也多少有些后悔。(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