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九十八章 上海隐患

第九十八章 上海隐患

  经过赵烈文仔细润色后,吴超越用了六百里加急把自己的折子送往京城,忠心耿耿的向咸丰大帝表示,自己愿意率领上海团练乘船从海路北上,直赴京畿勤王护驾,保卫大清京城,替咸丰大帝抵挡并消灭李开芳和吉文元率领的太平军北伐军。

  吴超越的六百里加急算是快的了,但太平军的动作却比吴超越更快,在临洺关只休整了一天,太平军马上杀入直隶腹地,象是开了外挂一样,以每天拿下一座城池的速度推进,所向披靡,短短四天之内,沙河、任县、隆平和柏乡四座县城沦陷,接着第五天,赵州州城也被太平军拿下。新上任的直隶总督桂良连集中兵力封堵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命令直隶提督保桓率领所部绿营严守滹沱河,不给太平军渡河机会,胜保也带着清军主力兵出井陉关,急赴正定增援保桓。

  然并卵,胜保率领的清军主力九月初八这天才赶到正定,太平军却已经在九月初七就已经在藁城突破了清军的滹沱河防线,轻取晋州,又把胜保甩在了屁股后面吃灰。接着太平军又轻松拿下了深州州城,再度获得大批粮草军需,然后才停下来休整。而这个时候,吴超越请求勤王的折子,才刚刚经过赵烈文润色完稿。

  吴超越的折子被六百里加急送到京城时,虽说过于疲惫的太平军仍然还在深州州城里休整休息,但僧格林沁和胜保却已经为了争权夺利把嘴仗打得是天翻地覆。原来为了守卫京城和抵挡太平军,咸丰大帝重新启用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让他辅佐死鬼道光的五弟绵愉总领京师兵马,结果绵愉贪生怕死不敢出京,借口守城躲在北京城里不出来,把野战军队交给僧格林沁率领,让僧格林沁去为野猪皮家族冲锋陷阵当炮灰。

  做为最后一个敢提刀上马砍人的蒙古王爷,僧格林沁倒是不介意统兵出阵,但问题是咸丰大帝和绵愉交给僧格林沁的任务是助剿,给胜保当助手听胜保指挥,仗由僧格林沁打,力由僧格林沁出,打下功劳却要被胜保拿走大头,咱们心高气傲的僧王爷当然不干。所以出了北京城后,带着军队才刚抵达涿州,咱们的僧王爷马上就借口保卫京畿更要紧,停下脚步赖着不走,拒绝到深州去和胜保会师听令。(史实噢。)

  僧王爷聪明过人,胜保也不是傻子,有咸丰大帝的旨意在手,胜保当然不会错过把僧王爷提溜过来当炮灰的机会,见僧王爷耍赖,胜保自然是马上就写折子弹劾僧格林沁不听指挥,怯敌畏战拒绝会师。僧格林沁则振振有辞的列举自己留守涿州的种种理由,不但仍然拒绝与胜保会师,还含沙射影的指责胜保庸懦无能,屡战屡败不是统兵之才,反过来想把胜保拉下马取而代之。

  在这样的背景下,吴超越主动请求北上勤王的折子送到咸丰大帝面前时,咸丰大帝当然是要多感动有多感动,要多伤感有多伤感,以至于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咸丰大帝都这样夸奖吴超越道:“朕的治下,若是多有几个吴爱卿这样的忠臣能臣,长毛何以猖獗至此?长毛何至猖獗如此啊?”

  感动过后,咸丰大帝当然是马上就决定批准吴超越的请求,让吴超越赶紧带着吴军练勇来给胜保和僧格林沁帮忙。但是让咸丰大帝万分意外的、同时吴超越事前也绝对没有想到的是,竟然马上有许多的文武百官跳出来反对劝阻,受封为奉命大将军的绵愉还连磕头,说道:“万岁,此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发逆猖獗,威胁京师,京师兵马本来就已经不支应派,再调一支外军到京畿参战,倘若外军突然生变,我大清朝廷如何应对?”

  “皇上,惠王爷言之有理。”穆荫也乘机说道:“奴才等不是怀疑吴道员对朝廷的忠心,而是担心他麾下的练勇,练勇来自民间,不识礼仪,不知忠孝仁义,又多是乡间野人,粗鲁无知,来到京畿繁华之地,心中必然生出贪念,欲图扰民劫财,吴道员倘若稍微约束不住,只怕马上就会酿出祸患!”

  “皇上,微臣也认为不可让吴超越北上勤王。”麟魁也大声说道:“吴超越素来与洋夷交好,又是要走海路来北京勤王,圣上若是恩准,倘若吴超越率军乘坐洋船而来,我大清朝廷岂不是还得单独抽调一支军队监视洋船?”

  把洋人怕到骨子里的大清文武官员纷纷附和,还有人举出了当年董卓率领外军进京的例子,提醒咸丰大帝不要重蹈何进的覆辙,异口同声的反对征调吴超越北上勤王。

  也有点赞同声音,至少肃顺就坚决支持让吴超越率军北上勤王,还大声驳斥穆荫和麟魁的荒谬言论道:“荒唐!上海团练来到京城会生出贪念?你们到过上海没有?知不知道上海现在的繁华富庶已经不在京城之下了?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吴超越麾下的练勇在上海做出扰民的事?而且吴超越麾下的练勇本来就以军纪严明著称,所经之地对民间秋毫无犯,各地百姓士绅对上海练勇有口皆碑,到了天子脚下,京城首善之区,怎么可能做出扰民劫财的事?”

  “还有,什么吴超越乘坐洋船北上更是荒唐!吴超越在折子里说过他要坐洋人的船来京城了吗?担心他乘坐洋人炮船来北京,下道命令让他坐我大清的民间海船不就行了?”

  也有一些人附和肃顺的看法,但这声音微弱了些,深州距离京城也稍微远了些,在还没有感受到切身之痛的情况下,绵愉和麟魁等满人权贵还是反对征调全部是汉人的外军到京城参战——而且这支外军还这么能打,对京城里的八旗老爷们威胁自然更大。

  架不住一帮同族手足的极力劝说,咸丰大帝也终于收回了马上征调吴超越北上参战的旨意,但咸丰大帝也还算明智,又接受了肃顺的建议,没有立即下旨让吴超越去攻打无锡,改为命令吴超越在上海按兵不动,以便在紧急时刻征调北上,留下吴超越这支预备队预防万一。同时为了谨慎起见,咸丰大帝当然又用密旨命令惠征加强对吴超越的监视不提。

  与京城里的八旗王公有着千丝万缕的紧密联系,胜保和僧格林沁当然很快就知道了吴超越想来和他们抢功劳的消息。对此,胜保的态度还稍微好点,只是冷笑说吴超越也不是百战百胜,至少在无锡也吃过一个败仗。与吴超越八字相冲的僧格林沁却是破口大骂,“狗蛮子,剿灭深州这股长毛还用你来帮忙?如果不是本王需要镇守涿州保卫京城,深州的长毛早就被本王杀光杀绝了!本王第一次掌军带兵的时候,你这个狗蛮子还没生出来!”

  万没料到自己的勤王请求竟然会没有得到立即批准,都已经做好了出发准备的吴超越还真有些措手不及,不得不解散都已经雇好的船队,白白浪费了不少银子。好在咸丰大帝也没有再逼着吴超越马上去打无锡,所以吴超越窝火之余也没怎么遗憾,只是冷笑说道:“很好,用不着我最好,我正好多休息休息,享受享受,看你们接下来怎么办!”

  北伐太平军和吴超越希望的一样争气,在深州和胜保对峙了十几天后,太平军用计诱使胜保出战,以伏兵大败胜保,接着乘机杀出清军包围,二渡滹沱河攻取献县。咸丰大帝破口大骂着逼迫胜保和僧格林沁联手封堵时,太平军又出怪招,掉头向南拿下交河县,一度以为太平军想要南逃的胜保才刚松口气,不料太平军又突然取道泊头镇一路杀向沧州,三天时间内接连攻下沧州、青县和静海三座城池,兵临天津城下。

  在这一刻,历史又发生了巨大的偏差,历史因为战术失误和情报错误,太平军先锋林凤翔只打到了距离天津只有十里的地方便退兵到了独流镇,压根不知道天津其实只有几千临时招募的练勇守卫,最好的武器装备也只是五百支比火绳枪更加古老的抬枪,其实一战可下,白白错过了拿下天津城的天赐良机。

  但是因为吴超越这只妖蛾子翅膀的搅动,太平军先锋大将变成了吉文元,没犯错误的吉文元克服了种种实际困难,强行向天津发起了一次进攻,结果天津知县谢子澄临时招募的几千练勇一轰而散,太平军顺势杀入城内,一战拿下了天津,不但夺得了大量的军需粮草,还获得了一处远比静海小城稳固的立足地,更彻底掐住了满清朝廷的漕运粮道,满清朝廷的漕粮无论是走海路还是走运河水路,都已经受到了太平军的直接威胁!

  在这样的情况下,暴跳如雷的咸丰大帝当然是连下圣旨,第一道圣旨就是同时摘去胜保和僧格林沁的顶子,让他们戴罪留职,限期十天克复天津!第二道圣旨则是命令吴超越立即率领上海团练从海路北上,到直隶助剿!——别看咸丰大帝嘴上要求胜保和僧格林沁在十天之内夺回天津,实际上咸丰大帝自己心里也很清楚——根本毫无可能!

  必须得顺便交代一句,这一次满清朝廷里终于再没有了反对征调吴超越到京畿参战的声音,八旗王公也不是傻子,看到形势这么危急,别说征调吴超越到京畿参战未必就是一杯毒酒,就算真是一杯鸩酒,快要渴死的八旗王公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

  …………

  咸丰大帝的反复无常让吴超越难受了一把,因为就在收到北上勤王命令的头一天,无锡那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坏消息,得到了一定武器弹药补给的无锡太平军奋起出战,杀败了包围无锡城的清军,还顺手抢走了许多走陆路北上供给宁镇主战场的清军粮草,围城清军直接溃败到了阳湖,无锡太平军也因此声势再度大涨。

  其中还有一件事让吴超越相当震惊,那就是无锡的太平军竟然是用吴军练勇赖以成名的线性战术打败的清军,排队枪毙的同时还用上了三段射!知道这点,吴超越马上就明白——自己养贼自重的事玩大了!也马上就决定出兵无锡,帮已经养得过肥的谢长沙减点肥,免得自己一手培养的太平军名将谢长沙继续壮大,直接威胁到自己的老巢上海。

  “糟了,怎么这样不凑巧?是不是先去一躺无锡,然后再去北方?”

  担心上海的安全,吴超越一度都打算先去打无锡然后再去救北京,结果这个想法刚说出来后,吴超越却被吴老买办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你这个小兔崽子是疯了还是傻了?无锡重要还是京城重要都分不出来?皇上亲自下旨调你去北京打长毛,你不马上出发,还要先去打无锡,皇上一旦责怪下来,你拿什么交代?!”

  知道买办爷爷说得对,再加上赵烈文也劝吴超越以勤王大事为重,不得已,吴超越也只好暂时放弃去帮无锡太平军减肥的计划。但是为了谨慎起见,吴超越还是决定只带五个营的兵力北上勤王,留下一个营的练勇让老走狗邓嗣源率领,保护吴健彰、上海城和自己的兵工厂。同时吴超越又去令江阴,让周腾虎率领江阴团练南下无锡,帮助怡良麾下的清军兵勇牵制无锡太平军,尽量不给伪名将谢长沙继续发展壮大的机会。

  除此之外,吴超越也始终没敢忘记小刀会起义对上海的威胁,虽然历史稀烂不知道小刀会起义军的首领究竟是谁,同时通过各种渠道多方探听,也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活力四射的社会组织叫做小刀会。但是在出发前,吴超越还是对吴健彰再三叮嘱,“爷爷,我这次去天津打长毛,什么我都不担心,就只担心你的安全。现在的上海是比较太平不假,但是帮会太多,流民和饥民也太多,稍微有点什么风吹草动说不定就会生出意外,所以爷爷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千万要注意你自己的安全。”

  “风水转了,轮到你来教训你爷爷了?”吴健彰带着笑容呵斥,又说道:“放心吧,你走以后,老夫出门每次带二十个兵勇保护,让他们都带上左轮枪,这总没问题了吧?”

  吴超越点点头,但还是不放心,便又说道:“爷爷,你一定要记一点,如果真有什么意外危险出现,别管上海城,直接逃到租界去找洋人保护你!上海这边的问题,等我回来解决!”

  “知道,知道。”吴健彰漫不经心的点头,又欣慰的拍拍吴超越的脑袋,慈祥笑道:“有你这么争气的孙子,爷爷真是什么都不用怕了,放心去建功立业吧,爷爷这里不会拖你的后腿。”

  除了向吴健彰告别,吴超越自然也和俏寡妇傅善祥单独告别了一把,互相叮嘱了一番对方一定要保重好自己后。吴超越还搂着傅善祥淫笑说道:“这段时间一直在忙,没机会办你和我的事,让你等急了。不过没关系,等我从京城回来,我就正式把你收房,给你一个名分。”

  红着脸按住了在她内衣中不住游动的吴超越魔爪,傅善祥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突然说道:“老爷,你这次回来,怕是不止收我一个进房吧?”

  “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吴超越一楞。

  “还装?”傅善祥轻嗔道:“别以为奴家不知道,老爷你在京城也有一个相好,还曾经在太老爷面前说过非她不娶,现在你功成名就,衣锦还乡,还能不乘机把她也收了?”

  终于明白傅善祥说的是谁了,对冯婉贞小箩莉其实也非常垂涎的吴超越顿时心中大动,暗道:“傅善祥说得对,是不是应该把她也收了?小是小了点,不过她可以慢慢长大啊?收回来先不吃,等她慢慢长大也不错啊?”

  幻想着箩莉养成的美妙时,吴超越却又把另一个小箩莉给忘在了脑后。

  辞别了所有该辞别的人后,也做好了应该算是万无一失的安排后,带着五个营的练勇登上了五十条适合近海行驶的大型冲沙船,十月十三这天,吴超越终于还是启程出发了。但吴超越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他前脚才刚走,已经被发配到苏州去当绿营把总的刘丽川后脚就跑回了上海,跪在地上抱着吴健彰的腿苦苦哀求。

  “爽叔,我求求你了,把我调回上海,把我调回上海吧。无锡那边的长毛越闹越厉害,我随时有可能被调到无锡去打仗,我也不是怕打仗,我只是不想给别人拼命,我只想给你拼命,只想拼命啊!爽叔,我求你了,超越带团练去天津了,你身边也缺可靠的人保护,让我回来保护你吧!爽叔,爽叔!”

  招架不住刘丽川的苦苦哀求,又考虑到刘丽川是自己的同乡,乡里乡亲比外人靠得住,还有以前刘丽川组织的双刀会也没少给自己出苦力,吴健彰心头一软,终于还是答应了刘丽川的请求,又找到了现在的苏松太兵备道惠征,让惠征下道公文把刘丽川调到上海任职。

  结果惠征倒是大笔一挥就把刘丽川的工作地点调动了,把调令递给刘丽川的时候,吴健彰却全然没有注意到,历史上亲手把他生擒活捉的老乡刘丽川,眼中正在闪烁着得意与狠毒的光芒。(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