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章 愿立军令状

第一百章 愿立军令状

  虽然李开芳断然拒绝了和吴超越会面,但小人得志的吴超越却仍然还是不肯放过这个羞辱他的机会,当着载垣和胜保的面,吴超越还写了一道招降信派人用箭射进了天津城里,劝李开芳和吉文元放下武器投降,自己保证在咸丰大帝面前为他们求得活命,绕他们不死。

  吴超越比鬼画符还难看的招降信当然被李开芳撕了一个粉碎,怒不可遏的李开芳还在城墙上对着吴超越破口大骂,赌咒发誓一定要为被吴超越杀害的太平天国将士报仇雪恨。不过当看到有几个吴军练勇鬼鬼祟祟的试图靠近城墙时,李开芳却又被他的亲兵给硬拉了回去,硬按在城墙上不让李开芳抬头——实在是被吴军狙击手的冷枪给打怕了。

  看到这点,载垣当然是益发的兴奋,知道这次白拣战功肯定是大有希望;已经在李开芳面前吃过无数败仗的胜保心中却尽是羡慕嫉妒恨,也更加的觉得吴超越不顺眼,甚至还生出了与僧格林沁联手整治吴超越的心思。

  耀武扬威出够了风头,吴超越这才在载垣一再邀请下率军继续前行,带着吴军练勇先到了北仓大营暂时驻扎,胜保也极不情愿的在中军大帐里摆下了酒席款待吴超越,还叫来了达洪阿、西凌河、善禄和佟鉴等清军将领作陪。而这些主要都是旗人的清军将领也个个对吴超越脸色不善,敌意明显,从不甘心给旗人做奴才的吴超越自然也不会拿热脸去贴他们的冷屁股,说什么都不肯奉承讨好任何一个旗人将领,宴会气氛因此十分沉闷压抑。

  发现气氛不对,位高爵显的载垣倒是有心想做个老好人,故意拉着吴超越不断说话,不断打听吴超越之前的光辉战绩,但吴超越如实相告后,载垣倒是赞不绝口了,胜保和达洪阿等旗人将领却是个个嗤之以鼻。压根不相信吴超越那些变态到了极点的战绩——什么以四百多人大破数千太平军,牵制两百于己的太平军,末了还成功杀出几万太平军的包围。实在听不下去了,著名汉奸世家出身的佟鉴还冷笑着说道:“听吴大人这么说。从现在开始,我们都用不着和长毛打了,光凭吴大人麾下的团练,就足够收拾天津这里的长毛了?”

  满帐大笑,旗人将领纷纷附和。达洪阿还大声说道:“对!应该就是这样,当初吴大人手里只有四百多练勇,就把几千长毛精兵打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还逼着长毛出动七八万军队专门对付他,现在吴大人手里的团练已经五个营两千五百多人了,天津这里的长毛全加在一起才五万来人,按道理说,这点长毛根本不够吴大人杀啊!”

  八旗将领更是哄堂大笑,连胜保都阴笑着点点头。说了一句应该如此,载垣看不下去想要开口呵斥,吴超越却不动声色的按住了载垣,微笑着向佟鉴和达洪阿等人问道:“佟将军,托将军,你们问仅凭下官的一军之力,是否能够收拾天津这里的五万多长毛,那么下官反问你们一句,你们是否想听真话?”

  “当然想听真话。”达洪阿等人冷笑答道。

  “那么真话比较复杂。”吴超越微笑说道:“如果长毛躲在天津城里只守不战,死活不出来。那么我一支军队确实收拾不了长毛,因为我的兵力太少,必须有友军配合帮忙才能破城。”

  “如果长毛有胆量出城和我决战……。”吴超越顿了一顿,然后才神情平静的说道:“那么就凭我这一支军队。就足够收拾他们了。但我的兵力太少还全是步兵,天津这一带的地势又太过开阔,所以我只能做到击溃长毛,重创他们,打不了歼灭战,没办法把五万多长毛一战歼灭。”

  大帐里鸦雀无声了。包括载垣都张大了嘴巴,看着吴超越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佟鉴和达洪阿等人更是瞠目结舌,说什么都不敢相信吴超越能说出这么狂妄的话。高坐正中的胜保则是脸色更加阴沉,半晌才狞笑说道:“好,既然吴大人这么说了,那么本帅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今后但有野战,就请吴大人出马迎敌。”

  “多谢胜大帅提携!”吴超越回答得十分干脆,也让胜保忍不住又呆了一呆,不明白吴超越是真有这个自信,还是狂到了没边。

  宴会在极不友好的气氛中结束,散席罢宴后,胜保和佟鉴等人当然是在背后大骂吴超越狂妄嚣张,赌咒发誓一定要给吴超越好看。载垣则在背后埋怨吴超越把话说得太满,担心吴超越将来难以收场,吴超越却并不解释,只是赶紧给载垣送上一张银票,讨好这个咸丰大帝派来监视自己的眼线。

  吴军练勇在清军营地也极不受欢迎,原因倒不是吴军练勇也象吴超越这么嚣张跋扈,而是因为清军兵勇眼红吴军练勇获得的酒肉犒赏,妒忌羡慕才对吴军练勇态度不善。好在一向注重饮食营养的吴军练勇也早就习惯了这一场面——走到那里都被友军眼红,只要清军兵勇没有动手强抢,纪律严明的吴军练勇也懒得理会他们。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次日清晨,胜保早早就命令吴超越移驻到战事最为激烈的天津南门外,接受僧格林沁的调遣指挥。吴超越毫不犹豫的领命,马上就带着吴军练勇移营,还十分谨慎的没有走已经结冰的河面渡河,选择了走坚固桥梁过河,结果也让清军将领得意嘲笑了一把,“连冰面都不敢走,还敢吹得那么凶?”

  知道僧格林沁肯定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吴超越当然拉着载垣陪同自己一起去拜见僧格林沁,结果还真去到了不小作用,看到载垣站在吴超越旁边,僧格林沁也只好放弃了见面就给吴超越一个下马威的念头,态度冷淡的和吴超越客套几句,马上就命令吴超越把营地建立在太平军出城南面的五里外,并且张口就要吴超越当道立营,摆明了要把吴超越推在前面当炮灰的态度。

  僧格林沁故意恶心吴超越,殊不知他不要吴超越和他驻扎在一起,对吴超越来说正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所以吴超越也没犹豫,马上就一口答应。倒是载垣好心提醒僧格林沁说吴军远来疲惫,要僧格林沁让吴超越暂时驻扎在清军大营的背后,稍做休整后再当道立营不迟。结果僧格林沁还没开口说什么。吴超越却抢先说道:“载王爷,不必了,天津南门这一带地势开阔,是最理想的攻城主战场,当道立营有利出兵。下官现在就把营地建立在那里,省得将来移营麻烦。”

  有些恼怒的瞪了吴超越一眼,载垣也只好闭上嘴巴,那边僧格林沁却是狰狞冷笑,暗道:“小蛮子,等着送死吧!”

  指挥练勇建立营地的同时,吴超越带着一支军队亲临现场,亲自侦察让清军万分头疼的太平军出城,结果让吴超越松了口气的是,因为严寒冻结土地。挖掘取土困难,太平军出城的土垒不多,城防工事八成都是木材建造,同时壕沟也不算太深和太宽,只要有数量足够的壕桥车,轻松可越。

  至于壕沟旁边的拒马鹿角,数量虽然又多又密,但是有苦味酸武器在手,吴超越根本就当这些玩意不存在。

  吴超越亲自巡视战场的时候,太平军那边毫无动静。倒是赵烈文派人来禀报吴超越,说是僧格林沁借口粮草转运困难,拒绝立即给吴超越供应粮草,要吴超越自己想办法解决粮草问题。对此。吴超越毫不意外,只是吩咐道:“去告诉赵师爷,叫他派人去周边县城采购,开高价多买猪羊鸡鸭,周边县城如果没有,直接去北京买!”

  故意不给吴超越粮草还只是开始。吴军练勇立营刚定,僧格林沁就又来找麻烦了,领着一些八旗将领在吴军营地里转了一圈,挑出了不下二十个毛病,什么没有炮台没有鹿角拒马,栅栏太过单薄没挖壕沟,营帐太过密集容易导致混乱,逼着吴超越要重新立营故意折腾吴军练勇。可惜吴超越根本不接招,还向僧格林沁反问道:“僧王爷,你到底懂不懂打仗?每支军队有每支军队的特点和习惯,你管得了天管得了地,管得了我的营地怎么建?我的团练是你办出来的,你知道我要怎么打?”

  “大胆!”僧格林沁果然是狗脸,说翻就翻,马上就咆哮道:“吴超越,你不要忘了,你是归本王指挥,本王要你怎么做,你就得怎么做!”

  “僧王爷,很抱歉,你只有调派我的权力,没有权力指挥我怎么立营安寨。”吴超越冷笑说道:“我这么立营如果出了什么差错,该担什么责任我就担什么责任,但是我想怎么立营就怎么立营,你管不着!”

  “你……,你……。”僧格林沁差点没气疯,咆哮道:“本王为什么不能管?你的营地立在我的大营前方,你的营地如果被长毛攻破,败兵南逃,冲垮了本王的营地怎么办?”

  “哎呀呀。”吴超越一听乐了,赶紧冲旁边的载垣说道:“载王爷,你听到了吧?咱们的僧王爷就是这样报效朝廷和皇上的,长毛盘踞天津,威胁京畿,咱们的僧王爷不想着尽快破敌,相反还只想着他的营地安全,立足于守,白白糟蹋朝廷的钱粮军饷,半点不思进取。”

  “本王砍了你!”

  僧格林沁勃然大怒,伸手就要去拔刀,一旁的载垣看情况不妙,赶紧拦在吴超越和僧格林沁中间,一边摆出********架子大声喝止,一边好言宽慰僧格林沁,还逼着吴超越向僧格林沁赔罪。而吴超越就连赔罪都故意气僧格林沁,拱手说道:“王爷恕罪,下官是太急着杀光天津长毛,为皇上排忧解难了,王爷也是朝廷大臣,皇上的忠心臣子,还请你多多原谅下官的焦急心情。”

  吴超越这话当然还是在讽刺僧格林沁贪生怕死,不思进取只想自保,为了这事没少挨咸丰大帝呵斥的僧格林沁当然听得懂,也当然更加怒不可遏,咆哮道:“好,既然你这么急着报效朝廷,那本王给你机会!吴超越听令,本王令你在七天之内,给本王拿下长毛的出城!从明天开始,七日之内。不能破城,军法从事!”

  “七天?”吴超越一楞,然后满脸惊讶的问道:“僧王爷,包围天津的朝廷大军。不算其他开支,但就军饷一样,每天至少也要耗费一万多两万两银子吧?你竟然要下官用七天时间拿下长毛的出城,朝廷的银子真的多得没地方放了?”

  载垣张大了嘴巴,僧格林沁等旗人将领更是个个目瞪口呆。吴超越则微微一笑,又说道:“僧王爷,七天时间实在太长了,给下官五天时间准备,保管拿下长毛的出城。”

  “五天?”僧格林沁更是张口结舌。

  “如果王爷还是觉得太长,那三天!”吴超越冷笑说道:“三天之内,下官必然攻破长毛出城!”

  僧格林沁终于回过了神来,上下打量了吴超越片刻后,僧格林沁狞笑说道:“吴超越,别怪本王没有提醒过你。军中无戏言!”

  “愿立军令状。”吴超越微笑答道:“从明天开始,三天之内,我如果不能拿下长毛出城,乞斩首级!”

  僧格林沁一听大喜,马上就要吴超越当场写下军令状,吴超越则说道:“军令状下官当然可以写,但是僧王爷,你并非钦差大臣,皇上的旨意是让胜大帅节制前线诸军,下官要立军令状也是在他面前立。”

  僧格林沁听了冷笑。还道吴超越是想反悔改口,当下僧格林沁也没迟疑,马上就派人去与胜保联系,让胜保出面接受吴超越的军令状。结果胜保一听也是大喜过望。十分难得的出营一次,打马直接来到吴军营中,逼着吴超越当做他的面写下军令状。吴超越则又出幺蛾子,对胜保说道:“胜大帅,军令状下官可以写,但是在此之前。你也得答应下官一个条件。”

  “说来听听。”胜保答道。

  “攻破长毛出城之后,下官直接归你节制,不再接受僧王爷的号令指挥。”吴超越淡淡答道:“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惊讶的看了一眼僧格林沁,见僧格林沁的黑脸已经气成了苍白色,早就对僧格林沁满肚子火气的胜保心中一阵大快,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吴超越的要求——这事成了打僧格林沁的脸,不成乘机收拾吴超越,这种坐收渔利的好事胜保当然是求之不得。而吴超越也不再多说什么,立即就提笔写下承诺三天破城的军令状,签下自己的丑名字交给胜保。

  捧着吴超越的军令状,胜保倒是欢天喜地的走了,僧格林沁也脸色铁青的大步走了,但载垣却冲着吴超越埋怨开了,指责吴超越不该把话说得这么满,还留下白纸黑字授人以柄。吴超越则神情轻松的回答道:“王爷,不是下官狂妄,是下官真有这个把握,如果不是我的练勇还要稍微准备准备,其实我都想说明天之内就拿下长毛的出城。”

  “你有这么大的把握?”载垣目瞪口呆的问道。

  吴超越点头,又微笑说道:“王爷,如果你信得过下官,相信下官不会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那么你大可以把这件事写成密折,让皇上万岁也知道这件事,那么等到下官攻破长毛出城获得大捷后,皇上必然更加欢喜。”

  其实也用不着吴超越指点,这么重大的事,本来就是来监视吴超越的载垣怎么都得向咸丰大帝奏报,所以载垣马上就点了点头,也马上去了他的营帐写折子。结果也是到了载垣也离开后,一直没有说话的赵烈文才凑上来,在吴超越面前微笑说道:“慰亭,干得漂亮,等你拿下了出城,就再不用担心同时受胜保和僧格林沁的气了。胜大帅又不是什么皇亲贵胄,看到了我军的真正战斗力,想来也会明白应该怎么对待你,我军的处境必然会大有改观。”

  笑了笑,吴超越又突然心中一动,忙向赵烈文低声问道:“惠甫,会不会伪造别人的笔迹?”

  “基本相象应该没问题,但完全一模一样不可能,估计会被懂行的人看出破绽。”赵烈文很有自知之明的回答道。

  “没关系,我要的就是能被别人看破。”

  吴超越附到了赵烈文的耳边,低声交代了一条自己刚刚琢磨出来的锦囊妙计,赵烈文则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对吴超越说道:“慰亭,亏你还有脸说被我带坏了,你这手,比我坏一千倍一万倍啊!”

  吴超越微笑谦虚,赶紧说是赵烈文这个脚底流脓的师傅教得好,又赶紧催促赵烈文依计行事。赵烈文答应,然后又皱眉说道:“慰亭,你这一计虽妙,但是有一点,长毛那边如果不配合怎么办?”

  “长毛又不是傻子,这么好的离间机会,他们能不抓住?”吴超越微笑反问,又道:“就算李开芳和吉文元都是笨蛋二百五,不知道抓住这个机会,打破了出城之后,只要还能找到这玩意,效果还不是一样?”

  向吴超越竖了大拇指,赵烈文马上就去依计而行了,然后到了夜深时,吴大赛就在吴军巡逻队的保护下,背负着一支手弩悄悄摸到了太平军的出城附近…………

  …………

  次日清晨,一道意外的箭书突然放到了守卫出城的吉文元面前,说是昨天晚上有人射进城里来的,吉文元拿起箭书一看时,却见书上只有短短一句话——吴超越已在胜保面前立下军令状,三天之内不能拿下出城,胜保必斩吴超越首级!尔等只需守住出城三天,吴超越必死!

  拿着箭书盘算了许久,吉文元突然吩咐道:“来人,安排一个使者,让他打着白旗把这道箭书送到清妖的营地里去。”

  “吉丞相,为什么要这么做?”左右惊讶问道。

  “当然是让清妖狗咬狗。”吉文元微笑说道:“不管是谁把这道箭书射进来的,只要让清妖也知道这件事,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