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零一章 深明大义

第一百零一章 深明大义

  “他娘的!还******四品道台,字写得真他娘难看!”

  瞟见书案上吴超越亲笔手书的军令状,胜保心中尽是冷笑,“不过嘛,也算是好东西,三天之内拿不下出城,老子正好拿这个狂妄小蛮子的脑袋立威!真要是奇迹出现,让这小蛮子侥幸拿下了出城,老子身为全军主帅,功劳怎么都得有老子一份。成不成老子都不吃亏,好事!”

  美滋滋的盘算着,胜保嘴角边还不由露出了一些开心笑意,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帐外却突然有亲兵来报,说是太平军派遣手打白旗的使者出城,与驻扎在天津西门外的直隶提督保桓所部清军联络交涉。胜保听了有些疑惑,便问道:“长毛派使者说了什么?”

  “好象是把一道书信交给了保提台麾下的士卒。”亲兵如实答道。

  “请降信?难道长毛想投降?”胜保一度还生出这样美妙的幻想,但很快胜保又自行否定了这个可能——已经被赐死的天津知县谢子澄生前交代得很清楚,天津城里的粮食可不是非同一般的多,同时太平军的随军粮草也相当不少,还有大量驴骡可以宰杀,没有一年半载的时间,太平军绝不可能出现粮尽投降的情况。

  猜不到太平军的遣使原因也没关系,直隶提督保桓虽是一品大员,但因为没能守住滹沱河防线,目前还是戴罪之身,对主帅胜保还算比较听话。所以胜保也没去动脑筋盘算分析,只是一边盘算着如何再弄几个美妾进营伺候自己,一边耐心等待保桓主动送来消息。

  左等右等,过了相当不短的一段时间,保桓竟然还没有派人送来太平军的使者书信,胜保就隐约有些觉得不妙了,开始怀疑保桓也象都统庆祺一样,不把他这个举人出身的主帅放在眼里,转而投入郡王僧格林沁的宽广怀抱。而生出了这个疑惑后。胜保也没犹豫,干脆就直接派人去和保桓联系,质问保桓为何不把太平军的使者和书信呈交给全军主帅?

  胜保很快又发现他是误会了保桓,因为他的催促信使还没出帐。帐外就传来了保桓求见的消息,胜保也这才松了口气,暗骂了一句真够拖拉,然后才下令召见。然而让胜保意外的是,随同保桓一起来拜见他的。竟然还有新任直隶总督桂良。见此情景,胜保难免更是奇怪,忙问道:“保提台,桂制台,你们二位受命值守天津西城,防范长毛西窜,责任重大,怎么会一起来这里?不留一个人坐镇营地?”

  “大帅恕罪,因为这事比较大,下官不敢一个人来。”保桓对胜保确实比较尊敬。恭敬说道:“所以下官与桂制台商议后,决定一起来这里拜见你,方便将来在皇上面前互相做一个见证。”

  “什么样的大事?让你们二位一品大员都必须互相做见证?”胜保惊讶追问。

  保桓没有解释,只是亮出了一道书信,恭敬说道:“胜大帅请看,这是长毛刚才派人送到下官营地的,长毛使者说,这道书信是昨天晚上有人用箭射进了他们的出城,他们的伪丞相吉文元看了觉得有趣,就派人给我们送来了。”

  “呈上来!”胜保赶紧吩咐道。

  “大帅见谅。这道书信,不能交给你,只能请你近看。”保桓小心翼翼的说道。

  “为什么?”胜保大吃一惊,保桓和桂良二人却没有回答。脸色也非常严肃,只是邀请胜保离座近看。胜保益发觉得不妙,赶紧起座离身,走到保桓面前细看那道书信,结果让胜保目瞪口呆的是,那道书信上竟赫然写着吴超越如果三天之内不能攻破太平军出城就要被他斩首的重要军情。同时告密人还建议太平军死守出城三天,帮助胜保行军法砍吴超越的脑袋,还有那笔迹对胜保来说十分熟悉,似乎是一个熟人的亲笔。

  再然后,胜保当然是暴跳如雷了,“谁这么大胆,敢向长毛泄露如此重要的军机大事?他长几个脑袋了?!查,马上给本帅查对笔迹,看是谁写的!”

  保桓和桂良都不吭声,只是紧张的看着胜保的神情反应,胜保察觉不对,赶紧再仔细去看那熟悉笔迹仔细回忆时,胜保又突然醒悟过来——那笔迹,竟然就是他自己的笔迹!

  脑袋一晕,胜保下意识的想去抢夺那道书信细看,但保桓却赶紧后退,旁边的桂良也赶紧伸手拦住他,提醒道:“大帅,谨慎起见,请不要落下毁灭证据或者掉包的嫌疑。”

  “桂制台,保提台,难道你们也怀疑这是我做的?”胜保怒吼起来,“我疯了还是傻了,会主动向长毛泄露这么重要的军情?”

  “大帅息怒,我们没有怀疑你。”桂良摇头,主动说道:“其实下官和保制台仔细对比了你的笔迹后,发现这道书信上,并没有你在行书间藏墨暗挑的习惯,也怀疑是有人伪造了陷害你。但这件事实在太大,我们身为朝廷命官,职责所在,所以必须谨慎行事!”

  “对,没有藏墨暗挑,就足够证明这是伪造的!”胜保赶紧点头,还主动说出了自己的私人机密,“本帅为了防止他人伪造我的书信,行文间习惯在第一排第五个字的最后一笔藏墨暗挑,以做防伪。只要这道书信没有这个暗记,就足以证明它是伪造的!”

  “大帅说得对。”桂良点头,又说道:“但兹事体大,下官等不得不小心行事,这事下官和保制台必须得联名向皇上如实奏报。还有,下官此前已经派人去联络了载王爷和僧王爷,请他们也来这里,想来他们就快到了。”

  胜保确实是被冤枉的,人正不怕影子歪,当然不怕桂良和保桓向咸丰大帝如实奏报这件事,更不怕僧格林沁和载垣也知道这事。自信之下,胜保也赶紧分析起了谁最有可能伪造这道书信陷害自己,然后很快的,一个熟悉的身影当然马上就浮现在了胜保的脑海中——那个王八蛋,窥视胜保的主帅之职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嫌疑最大那个王八蛋很快就和载垣一起来到了胜保营中,而看到了那道用胜保笔迹写成的那道告密书信后,载垣当然是大吃一惊。怒吼出声,而那王八蛋却是脸上闪过喜色——窥视已久的主帅宝座已经在向他招手,也由不得那王八蛋不狂喜过望。再然后,那王八蛋虽然努力压住了心中狂喜。却还是迫不及待的嚷嚷了起来,“载王爷,这是通贼!这是叛逆!这件事一定得查一个水落石出,查出写这道告密信的人,把他抓起来千刀万剐!乱刀砍死!”

  听到这话。胜保的脸色当然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对王八蛋僧格林沁疑心更生。而载垣却是连连点头,说道:“对,这件事是得查到底,各位大人,你们快看看,可有人认识这书信上的笔迹?”

  桂良和保桓都不吭声,幸灾乐祸到了极点的僧格林沁则是笑而不语,脸色阴沉的胜保则是主动招供,说道:“王爷。不必查了,是我的笔迹,有人伪造了我的笔迹写下这道书信陷害我,所以桂制台和保提台才请你来做个见证。”

  “啊?!”载垣惊叫出声,眼珠子差点没瞪出眼眶,桂良和保桓则默默点头,又低声说了他们是因为发现告密信笔迹出自胜保,所以才请载垣这个********来做见证。

  “王爷,请相信我。”胜保突然向载垣双膝跪下,磕头说道:“奴才是被冤枉的。奴才是不喜欢吴超越的狂妄不假,但是奴才还不至于无耻到主动向长毛告密的地步!这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奴才,请王爷替奴才主持公道!”

  “王爷,奴才也认为胜大帅还不至于这么做。”桂良也说道:“还有。奴才和保提台仔细对照笔迹,发现这道书信的笔迹虽然和胜大帅的笔迹几乎一模一样,却多少还是有一些破绽,是有人故意伪造了陷害胜大帅的可能非常大!”

  如果这道告密信真是僧格林沁伪造的还好说,那咱们的僧王爷为了避嫌,肯定会保持沉默置身事外。但大家都知道。这道陷害胜保的告密信不是咱们僧王爷写的,同样是人正不怕影子歪,所以咱们的僧王爷当然就不会错过这么好的上位机会了,马上就向载垣提醒道:“载王爷,这道书信究竟是谁写的,当然得一查到底。但是这么重大的事,我们必须立即向皇上奏报,请皇上万岁下旨定夺,看是另派钦差彻查,还是由什么人负责调查。”

  瞟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僧格林沁,胜保忍无可忍,冷笑说道:“僧王爷,你想查这个案子就明说嘛,何必遮遮掩掩?这件事牵涉到我,我是得避嫌,但我胜保行得正站得直,你想借着这个案子整死我,怕是没那么容易!”

  “大胆!”僧格林沁勃然大怒,咆哮道:“胜保,你一个奴才,也敢和本王这么说话?”

  “不错,你确实是郡王,是我的主子!”早就对僧格林沁不满到了极点的胜保干脆跳了起来,挥舞着手臂咆哮道:“但你也别忘了,我是皇上亲自下旨任命的钦差大臣,受令节制前线诸军!现在你是我的部下,你必须听我指挥!别以为你伪造了这道书信,就可以板倒我整死我,坐上主帅宝座!皇上一天不撤我的差,我就一天有权力节制你!”

  “胜保!你……,你……。”僧格林沁终于醒过味来,指着胜保气得全身颤抖,咆哮道:“胜保,你竟敢污蔑本王,说本王伪造了这道书信陷害你?!”

  “僧格林沁,你敢说不是你!”

  胜保双眼通红,手指头几乎就要点上僧格林沁的鼻子,吼道:“从你率军出征以来,你有那一天那一刻没在窥视我的帅位?不听指挥,不受约束,叫你南下和我会师,和我联手把长毛困在深州,你赖在涿州不动,导致长毛突围成功,本帅功亏一篑!长毛向东流窜,本帅粮草断绝,率领全军将士饿着肚子一路追击,你还是在涿州按兵不动!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是王爷,觉得我这个举人出身的主帅没资格约束你,想看我的笑话。把我取而代之!天津沦陷,你僧格林沁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压抑已久的怒火喷发间,胜保的动作自然难以控制,手指头终于还是不可避免的点了在僧格林沁的鼻子上。同样狂怒中的僧格林沁一把打开胜保,胜保吃疼更是怒火暴发,竟然抬腿一脚踢在了僧格林沁的肚子上,僧格林沁挨了一脚马上反击,扑了上来直接和胜保拼命。将帅之间拳脚你来我往,揪辫子砸鼻梁,打得比在战场上还要激烈三分,也害得载垣和保桓等人在劝阻间也挨了不少拳脚。

  最后,还是载垣摆出亲王架子,喝令帐中卫士动手,这才好不容易把僧格林沁和胜保拉开,但即便如此,鼻子已经被砸出了血的胜保仍然还是怒吼不休,“僧格林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几次三番派人进我的营地,秘密调查我的一举一动,想抓我的把柄把我取而代之!(史实噢。)你少做白日梦,我胜保身正不怕影子歪,不管你用什么样的宵小手段,也休想坐上主帅大位!”

  “胜保,你这个狗奴才!”牙齿都被打松了一颗的僧格林沁同样是咆哮不止,“你污蔑本王伪造假信,欺主犯上。本王要参你!参你!和你不死不休!”

  “够了!都本王闭嘴!”载垣终于也是忍无可忍,抬手给僧格林沁和胜保每人赏了一个耳光,咆哮道:“大敌当前!你们不思破城剿贼,反倒在这里闹内讧。打窝里架,还有没有把朝廷放在眼里?都给本王闭嘴,本王马上就写折子向皇上奏报这里的事,你们两个就给本王等着听参吧!”

  又给胜保和僧格林沁每人赏了一脚重的,载垣还真的马上提笔做书,向咸丰大帝奏报这里发生的事。连同那道伪造的书信一起用快马送往京城。然后载垣又逼着僧格林沁立即回营,同时决定由自己亲自坐镇中军大帐,亲自监视胜保的一举一动,预防胜保在狂怒之中做出蠢事。好在载垣的爵位比谁都高,处事也还算公平,所以僧格林沁和胜保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彼此之间结下不共戴天之仇,从此彻底断交。

  也是等胜保彻底冷静了下来后,载垣才想起应该让吴超越也知道这件事,赶紧派人把吴超越也叫到北仓大营,当面告诉吴超越已经有人向太平军告密的情况。而吴超越听了后却毫不惊奇,相反还苦笑着对载垣说道:“多谢王爷,但没关系,下官已经习惯了,在江宁的时候,下官就被扯了无数次的后腿,这次来天津勤王之前,下官也已经做好了被人扯后腿的心理准备。”

  听肃顺说过一些吴超越在江宁的情况,载垣叹了口气,说道:“慰亭,你放心,究竟是谁向长毛告的密,本王一定会请皇上和朝廷查一个水落石出,还你一个公道。”

  “多谢王爷。”吴超越再次道谢,然后离座下拜,当着胜保的面向载垣说道:“但是王爷,下官敢用颈上首级担保,向长毛告密的人绝不可能是胜大帅!胜大帅实属无辜!”

  胜保惊讶抬头,在场的几个旗人将领也惊讶看向吴超越,吴超越则神色平静,又向载垣说道:“王爷,请你仔细想一想,下官与胜大帅前日无仇,近日无冤,他凭什么要这么坑害下官?就算胜大帅真的看下官不顺眼,想收拾下官,行军作战间想给下官穿小鞋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又何必会用自己的笔迹向长毛告密?所以下官认定,这件事必然是他人所为,与胜大帅毫无半点关系!”

  胜保的嘴唇有些颤抖了,载垣则点了点头,说道:“想不到慰亭你还能这样的肚量胸怀,不错,你说得很有道理,本王也相信胜大帅在这件事上是无辜蒙冤。”

  “还有。”吴超越又恭敬说道:“王爷,皇上知道这些事后,想来肯定会龙颜震怒,说不定还会生出换帅之心。如果真是那样,还请王爷务必提醒皇上,临阵换帅乃兵家大忌,惟有让胜大帅戴罪立功,继续担任主帅之职,方为上策。”

  听到这话,胜保的眼眶里都有泪花在打转了,载垣则连连点头,对吴超越的话深以为然,也益发的欣赏吴超越的深明大义,事事处处以野猪皮家族的江山社稷为重。又叹了一口气后,载垣还转向了胜保,说道:“胜大帅,慰亭的话你都听到了,情况你也知道了,长毛已经知道慰亭立下军令状要在三天之内攻下出城,也肯定会坚持死守出城,逼你处死慰亭。事已至此,是不是把军令状还给慰亭,让他另外想办法攻破长毛出城?”

  胜保飞快点头,又手忙脚乱的从书案上找出了吴超越那道军令状,亲自捧到吴超越的面前,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慰亭,长毛已经知道我们的军机,你的这道军令状,本帅允许你作废。”

  看着军令状盘算了片刻,吴超越道了一句谢,接过军令状还真的当众撕毁。但撕毁了这道军令状后,吴超越却又向帐中卫士讨来笔墨纸砚,当做胜保和载垣的面重新写了一道军令状,双手捧了交到胜保的面前,恭敬说道:“大帅,下官吴超越,请令明日攻打长毛出城!一天之内,下官若是不能拿下长毛出城,乞斩首级!”

  “一天?!”载垣、胜保和在场的旗人将领全都惊叫了出来,然后连胜保都惊叫道:“慰亭,你疯了?长毛明明知道你已经立下军令状的事,你还要给自己加担子,立军令状一天拿下出城?”

  “大帅,载王爷,你们请放心!”吴超越恶狠狠说道:“长毛如此离间我军将帅,我们的军中败类又向长毛通风报信,妄图害我性命!我的麾下将士知道后,必然个个义愤填膺,猛不可挡,军心不但不会受到影响,相反还会把冲天怒气发泄到长毛身上!所以下官可以保证,明天之内,下官必破长毛出城!”

  说罢,吴超越又把军令状往胜保面前一送,大声说道:“大帅,下官吴超越请令出战!明日之内,不破长毛出城,乞斩首级!”

  凝视吴超越的表情半晌,见吴超越的神情严肃,意志坚定不可动摇,胜保迟疑了许久,终于还是双手接过了吴超越的军令状,然后又转向帐中诸人喝道:“托明阿、西凌河、善禄听令!明日你们率领所部四千精兵,协助吴大人攻打长毛出城!给本帅记住,也告诉你们的麾下将士,本帅明天要亲临前线督战!有后退一步者,立斩!”

  “扎。”三将一起答应,但其中只有托明阿的声音稍微坚定点,已经被胜保摘去顶戴的西凌河和善禄却是纯粹敷衍,还一想到太平军那座坚固出城就有点心头发憷。

  见胜保拿出了这样的态度,吴超越当然是赶紧向胜保道谢,胜保则拍拍吴超越的肩膀,说道:“慰亭,军令状是你一定要我收下的,别让我为难。明天的大战,就看你的了。”

  “请大帅放心,下官一定不会让你为难。”吴超越平静的回答道。(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