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零二章 幸未辱命

第一百零二章 幸未辱命

  吴超越和胜保都太小看了一些咱们僧王爷的情报能力,事实上,事发后没过多久,吴超越和胜保化敌为友、吴超越重立军令状、还有胜保决心不惜代价的帮助吴超越攻破出城这些消息,就被胜保帐中的蒙古副都统佟鉴派人送到了僧格林沁营中,点滴不漏的向僧格林沁做了报告。——家族号称佟半朝的佟佳氏子弟佟副都统,可是根本瞧不上举人出身的官场暴发户胜保,抱的也当然是世代王爵的僧王爷大腿。

  咱们僧王爷在官场上的本事可比打仗强多了,听到佟鉴的密报,僧格林沁当然马上就明白,胜保和吴超越准备联手了,如果真让吴超越在一天之内拿下了出城,那么咸丰大帝在大喜之下肯定不会对胜保过于追究,清军将帅失和的大黑锅九成九要被自己背上!

  所以在破口大骂了吴超越的卑鄙虚伪和胜保的无耻歹毒后,僧格林沁也没犹豫,只稍一盘算,马上就对佟鉴派来的密使说道:“回去告诉佟都统,胜保派给吴超越帮忙的西凌河和善禄可以争取,叫他私下和这两个人联络联络,让他们千万别让吴超越得逞。也明白告诉他们,皇上早就对屡战屡败的胜保万分不满,这一次有人模仿他的笔迹向长毛告密,他又在中军大帐以下犯上,与本王当众斗殴,皇上这次肯定会借着这个由头撤了胜保,等本王接任主帅后,一定把他们的顶戴还给他们!”

  僧王爷这一次可以说是揪准了胜保的弱点往死里打,深州大战时,太平军突围成功,西凌河和善禄受命担任先锋率军追击,结果在追击途中,这两位爷率领的前队先行出发,结果却反倒跑到了胜保的主力屁股后面,胜保在大怒下摘去了他们的顶戴,让他们戴罪立功。所以佟鉴私下里替僧格林沁许下承诺后。同样对胜保十分不满的西凌河和善禄虽然也没做出什么承诺,却也一起狞笑着向佟鉴反问道:“佟都统,长毛已有充足准备,吴超越扬言要在一天之内拿下出城。你认为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佟鉴回答时脸上当然尽是笑容。

  太平军这边也没闲着,虽说对来历不明的箭书内容并不是十分相信,但是为了谨慎起见,吉文元还是全力加强了对出城的防御,加固工事深挖壕沟。还专门针对吴军的作战特点,用草袋装土在栅栏内部修筑了一道羊马墙,泼水使之结冰,专门用来克制吴军练勇的优势火枪。同时李开芳那边收到了消息后,也早早就在天津城内安排了一支精兵,专门用来对付清军,吴超越如果真敢向出城发起进攻,李开芳就马上出兵攻打清军营地或者吴超越的辅助军队,围魏救赵替吉文元分担压力。

  当天半夜,朔风突起。乌云开合间,雪花纷纷,一场大雪突然落下,多少有些提心吊胆的僧格林沁也放声大笑了起来,“天助我也,天助我也!下这么大的雪,吴小蛮子明天想把火炮布置到位,有得苦头吃了。”

  和僧格林沁预料的一样,第二天清晨,大雪虽然已经收住。但厚达半米的积雪却给吴军练勇运输火炮制造了相当不少的困难,孟驲率领的吴军炮营,比预计的多用了半个多小时才把十门后装膛线炮、十门臼炮及大量弹药运送到了前线。同时因为气温再度下降的缘故,几乎全是南方人的吴军练勇在列队保护炮营运送火炮间。也被冻了一个够戗,许多将士的眉毛胡子上都结了冰渣。

  这里必须交代一个细节,也幸亏吴军练勇的主力步枪是普鲁士生产的击针枪,所处环境气候更加寒冷的普鲁士军队为了在冬天作战,对武器的抗寒能力要求极高,所以吴军练勇的击针枪才不至于被冻得连枪栓都拉不开。不然吴超越肯定就只能欲哭无泪了。

  厚实积雪给吴军练勇制造的麻烦让僧格林沁喜笑颜开,但吴超越的出兵规模却又让僧格林沁大吃一惊——吴超越竟然只出动了三个半营攻打太平军出城,另外还有一个半营则留守营地,象没事人一样的休息,做饭供给前线。所以在收到了这个消息后,原本打算躲在营地里搂着美妾喝酒等好消息的僧格林沁也改了主意,带了一队骑兵穿着厚厚的紫貂皮裘来到前线,亲眼一睹吴超越的攻城情况。

  僧格林沁来到前线时,胜保那边也已经亲自督促着四千清军过来给吴超越帮忙,但因为善禄等人极力鼓动的缘故,这四千清军并没有越过运河到东岸列阵,选择了在已经结起厚冰的运河西岸摆开阵势,准备等待战机再发起进攻。而李开芳那边也是针锋相对,马上出兵一千到天津城西南角列阵,随时准备拦截胜保这支清军。

  这时,胜保也终于看清楚了吴超越的出兵情况,大惊之下,胜保赶紧拉着载垣打马直接来到了吴超越的面前,刚一见面就劈头盖脸的向吴超越问道:“慰亭,你发什么疯了?你在我面前立了军令状,怎么还没出动所有兵力来打长毛出城?”

  “这点兵力已经足够了啊?”吴超越有些疑惑的说道:“下官已经仔细测量过,长毛的出城长宽都是一百五十步,里面最多只有四千军队,对付这么点长毛,下官出动三个营的兵力已经足够了啊?”

  “就算你的练勇能打,但长毛有工事保护!还是相当的坚固工事!”胜保赶紧又提醒道。

  吴超越笑了,说道:“多谢大帅提醒,但也请大帅放心,下官的火炮马上就布置到位了,要不了多久,大帅就可以看到下官如何用火炮把长毛的工事轰成一堆废墟。”

  狐疑的去看吴军练勇的火炮时,让胜保疑惑的是,吴军的二十门火炮竟然只有十门在调整炮位准备投入作战,另外十门又粗又短的火炮则躲在后面按兵不动,同时吴军那些炮手也在伸着大拇指对着太平军比划,不知道在搞些什么鬼。见此情景,胜保心中更是疑惑和担心,干脆也就没急着回到运河西岸归队,就留在了吴超越的身边,和载垣一起观看吴军的作战情况。

  上午九时三十分左右。经过吴军炮营将士的辛苦努力,十门超远射程的吴军火炮终于布置到位,但就在这时候,太平军出城里的火炮却突然抢先开火。把十来枚实心炮弹打到了吴军炮阵附近,激起了漫天雪花,先声夺人。

  不过还好,厚达半米的积雪在一刻站在了吴军练勇一边,积雪吸收了大量实心炮弹的冲击力。所以太平军轰出的实心炮弹弹跳不多,仅是砸伤了两名特别倒霉的吴军炮手,吴军练勇也毫不慌乱,有条不紊的只是继续装弹和搬运伤员,其中一些炮手还乘机用钟表法测量起了距离远近,更加确保了吴军火炮的射击精度。

  九时三十五分,吴军全部布置完毕,炮营居中位前,两个营排列左右,稍微拖后。由亲兵和狙击队组成的半个营则位列炮营之后。承担中军责任。见了吴超越的排兵布阵,胜保当然是眉头皱得更紧,僧格林沁则是眉花眼笑,不住在心里说道:“狗长毛,争点气,派你们的骑兵出来迂回了冲击吴小蛮子的背后,保管可以获得大胜!”

  九时三十七分,吴超越派遣一名使者手打白旗上前,到太平军出城外大声喊话,要求吉文元出城投降。承诺饶吉文元不死,吉文元则回答以枪弹。

  九时四十五分,确认了太平军拒绝投降后,先礼后兵仁至义尽的吴超越再不迟疑。将手中令旗一挥,亲自向孟驲发出开火命令,“打!让长毛看看我们的厉害!”

  看到吴超越的信号,孟驲手中令旗也立即挥动,大声下达开火命令,吴军炮手立即拉动炮索。底火受到撞击的十枚炮弹几乎同时发出巨响,呼啸旋转着飞向太平军出城,其中两枚炮弹打到了出城前方的雪地上,五枚炮弹击中出城的土木墙壁,另外三枚则飞进了出城内部。

  “一般嘛,也没见得打得有多准。”

  僧格林沁的冷笑嘀咕还没说完,狰狞笑容就已经凝固在了脸上,因为吴军那十枚炮弹的落地处火光四射,竟然先后又爆发出了十声巨响。僧格林沁也马上暗叫了一句,“开花炮弹!洋人的开花炮弹!”

  更加让僧格林沁瞠目结舌的还在后面,同时也让很少接触开花炮弹的太平军将士目瞪口呆的是,吴军炮弹的爆炸威力不仅远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巨大,喷发出来的火焰还马上就引燃了附近的一切可燃物,包括木制城墙都燃起了冲天大火。

  “泼水!灭火!”

  太平军也知道木制出城最大的弱点就是怕火攻,所以早早就准备好了大量的灭火器具,吉文元也并没有吴超越这只纸老虎吓怕,马上就下令士兵泼水灭火。然而太平军将士飞快把夹杂着冰块的冷水泼到起火处时,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却又马上传进了吉文元的耳朵中,“泼不熄!超越小妖有妖法,他的火用水泼不熄!”

  “什么?!”

  不等大惊失色的吉文元亲自去查看情况,更加让他魂飞魄散的事又发生了,才刚打出了一轮齐射的吴军火炮,竟然在不到两分钟内再度开火,又把十枚炮弹轰了过来,还因为适当做了一些微调后,十枚炮弹全都打在了太平军的出城木墙上,也再度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见此情景,不要说吉文元和天津城上的李开芳张口结舌了,胜保、僧格林沁和托明阿等清军将领士兵就没有一个不把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两个鸡蛋,惊叫声此起彼伏,“怎么这么快?那是什么火炮,怎么这么快就又开炮了?他们不要填紧火药?不要清洗炮筒熄灭余火?”

  吴军火炮的第三轮齐射速度更快,才一分钟左右就再次十炮齐发,第三次轰中太平军的出城,而三轮齐射过后,太平军的出城正面就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到处都是浓烟滚滚,火焰冲天,不要说木制的墙壁和密集的鹿角拒马纷纷燃起冲天大火,就连被吴军开花炮弹轰中的两处雪地上,也同样是火焰冲天,根本无视飞快融化的雪水存在。

  原本守卫严密的太平军出城正面早已是一片大乱,士卒奔走泼水灭火不止。惨叫声惊叫声更是不绝于耳。清军阵中则是欢声渐起,不要说对胜保比较听话的托明阿喜形于色,就连铁了心准备故意扯吴超越后腿的西凌河和善禄也开始动摇,暗道:“如果吴超越真能打破长毛出城。还是卖力冲一冲吧,先拣个便宜再说!”

  炮声隆隆,吴军的后装膛线炮轰鸣不绝,并且不断向太平军的出城内部延伸射击,让出城内部也迅速燃起了冲天大火。城里的太平军火炮硬着头皮开炮还击间。吴超越瘦手一挥间,三十名吴军营将士背负十具掷弹筒快步上前,猫着腰跑到太平军的出城近处,以掷弹筒精准射击太平军火炮所在,轻小的掷弹筒炮弹爆炸威力虽小,却胜在精确,各自射击下来,太平军的火炮很快彻底哑火,还有两门火炮在装药期间被打中,引燃火药导致殉爆。用太平军的火药炸死炸伤了不少太平军士兵。

  十时十分,为了节约价格昂贵的后装炮弹,吴超越下令停止射击,同时撤回了前方的掷弹筒队。但即便如此,短短二十多分钟的射击过后,太平军的出城还是已经笼罩在了一片火海之中,正面的拒马鹿角和木制墙壁全部燃起了冲天大火,出城内部也到处都是烈火浓烟,城里的太平军将士彻底大乱,惊叫声喧哗声在数里外都清晰可闻。

  胜保和载垣都没有质问吴超越为什么停止炮击。因为他们已经在望远镜里清楚看到,太平军的出城木墙已经被烧成了一片通红,冒着浓烟逐渐开始垮塌,根本不用吴超越继续炮击就会自行烧毁。所以胜保在狂笑之余也没犹豫。马上派人给运河西岸的托明阿等将传令,让他们在太平军放弃出城逃命时立即发起进攻,用不着向他请示命令。

  咱们僧王爷的脸皮厚度也非常值得让人赞叹,看到太平军的出城已经注定不保,僧格林沁也根本没做任何的犹豫,马上就命令自己麾下的察哈尔骑兵出动。到自己这里来集结听令,只等太平军弃城突围,马上就出兵拣便宜抢功劳。

  与此同时,在城墙上看到出城内外的冲天大火,又看到了城内将士的混乱模样,李开芳也彻底死了保住出城的心思,一边命令已经出城集结的将士退回到南门近处,在南门西面列阵保护吉文元的撤退道路,一边派人给吉文元传令,“立即放弃出城!全部撤回天津城内!”

  如果不是这一次面对的敌人是吴超越,吉文元肯定会拒绝接受撤退命令,也肯定会亲自率军发起冲锋,和掌握神秘新武器的清军拼一个你死我活!但是没办法,对面的敌人是吴超越,吴军练勇的攻坚能力有多强吉文元不清楚,吴军练勇的空心刺猬阵有多可怕,吉文元却是早就领教过不止一次。所以听到了李开芳的命令后,虽然万分的不甘心,犹豫再三后,吉文元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全部撤回天津城!”

  还算好,因为知道吴超越难缠,吉文元在开战前就已经提前做好了随时准备放弃出城的准备,匆匆撤退的四千太平军将士先后有序,并没有象清军希望的那样混乱崩溃,自相践踏。同时首先出城的一千太平军将士还抢先在天津南门的东面列阵,防范清军乘机从东面发起突袭。

  这时,看到太平军终于放弃了已经笼罩在火焰中的出城,在运河西岸列阵的西凌河和善禄也迫不及待的跑到了他们上司托明阿面前请令,要求率军发起冲锋,突袭撤退中的太平军吉文元部,为了谁能当先锋还当做托明阿吵了起来——没什么仗比顺风仗更好打,西凌河和善禄当然谁也不愿错过这个拿回顶戴的机会。

  结果,托明阿才刚命令西凌河担任先锋,急着抢功的善禄脑袋一发热,竟然直接向托明阿告密,说是佟鉴奉了僧格林沁的命令秘密联络西凌河,要西凌河故意在战场上扯吴超越的后腿。托明阿大怒下立即撤消命令,改为让善禄去拣这个便宜,气急败坏的西凌河自然也马上指出善禄在这件事上同样有份!也是一丘之貉!最后气爆了肚子的托明阿干脆亲自率军冲锋,留下西凌河和善禄在后方互相指责对方背信弃义,差点没象胜保和僧格林沁一样当场打起来。

  怒不可遏的托明阿亲自率军发起冲锋时,那边僧格林沁也马上亲自带着刚出营的千余察哈尔骑兵发起了冲锋,一左一右包抄太平军的败兵两翼。见此情景,胜保当然是破口大骂僧格林沁的厚颜无耻,载垣也是暴跳如雷,赌咒发誓一定要上折子弹劾僧格林沁故意抢功——抢先出击抢占道路,不给真正的破敌功臣吴超越刷人头的机会。

  其实载垣根本用不着这么气恼,吴超越本人还巴不得有人替自己打近身战,减少士卒伤亡和节约宝贵弹药,同时还可以让更多的太平军勇士有机会逃出活命——能够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中,从扬州一路打到天津,期间还杀了那么多的八旗寄生虫,吴超越可是对李开芳和吉文元麾下的太平军将士充满了敬意的!

  所以很轻松的耸耸肩膀后,吴超越也没迟疑,马上就向胜保单膝跪下,拱手大声说道:“大帅,下官吴超越受命攻打长毛出城,幸未辱命,一战得手!请大帅检查下官战果!”

  双手有些颤抖的搀起了吴超越,胜保的声音里都带上了哽咽,说道:“慰亭,你如果早到我的麾下,帮着我剿杀长毛,长毛何以猖獗至此啊?”(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